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故事:丈夫抛给乞丐两颗白菜,妻子飞身扑去,乞丐冷冷一笑:让开

作者:梁永逸

海叔和妻子海婶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他们的儿女都在外地谋生,只有年底才回来一次。海叔老两口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按理说应当享享清福了,可他们却闲不住,一天不干点活就浑身难受,在屋子里坐久了,不是腰酸就是腿疼。

这一年,海叔在屋后的坡地里种了一块白菜,两口子每天在菜地里忙活,挑粪浇水,忙得十分开心。到了入冬时节,两口子更是乐得大嘴巴合不上了,因为白菜丰收了。

这天,天刚亮,海叔两口子就起来了,他们到菜地里割了一担白菜,随后海叔挑着,海婶跟在后面,二人一路向村外赶去,打算挑到集市上卖。

二人出了村口,远远就见路边一棵老松树下,有一个乞丐蹲在地上。那乞丐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衣着破烂,神情呆滞,蹲在树下一动不动。

“咦?那怎么有个乞丐?”海叔不由得停下脚步,将菜担放到地上,定定地打量着乞丐。

“这世上有乞丐不是很正常吗?”海婶也朝乞丐看去。

“唉,怪可怜的呀!”海叔嘴里一叹,就拿上两颗白菜,快步来到乞丐跟前,将菜轻轻放在地上,笑道:“小伙子,我也是个穷人,没有什么钱,我见你可怜,就把这两颗白菜送给你吧,希望可以解你一顿饥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乞丐听着海叔的话,仍然蹲着不动,只是奇怪地打量着海叔,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怎么?你嫌太少吗?那我再给你拿两颗。”海叔说着就要转身去拿菜。

那乞丐这才开口:“不必了,多谢你的心意。”说着,伸手想拿菜。

可这时,海婶却跑了过来,狠狠地瞪了海叔一眼,突然一个飞扑,一把将两颗白菜抄到了怀里。那乞丐的手拿了空,一时怔在那里,呆呆地望着海婶。海婶伸手一戳海叔脑门,大声数落起来:“咱种个菜容易吗?就你大方,要白白送给这臭乞丐!”

“这……我这不是想做件善事吗?”海叔小声辩道。

“做善事?你为别人做善事,又有谁来给咱做善事了?”海婶气乎乎地一掌扇在海叔后脑上,恨铁不成钢地骂了起来:“只有你这个呆货才会干这样的事,你说,你会得什么好处?你做什么善事,别人也不会感激你!”

接着,又转身指住乞丐的鼻子,大声骂道:“瞧你这样子,年纪轻轻不去干活,沦落成乞丐,活该!你就算饿死,也不会有人可怜你!”

正要再骂,那乞丐已站了起来,冷冷道:“让开!”

海婶还要再骂,海叔见乞丐要生气了,连忙将海婶拉开,认输道:“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不做善事了还不行吗?拜托你快闭上你的嘴吧!”

“哼!算你识相!”海婶仿佛斗胜的鸡,头一昂,抱着两颗白菜转身就去放回了菜担中。

海叔摇摇头,也走回去,挑起菜担继续往集市方向走,走出不远,回头看时,见那乞丐仍然蹲在树下,两眼呆呆的,不知在看什么。

海叔心中极不是滋味,到了集市中,海婶将菜摆开叫卖,海叔在一旁照应了一会,心中无法忘记那个乞丐,他抽了个时机,对海婶称肚子不舒服,就到附近找地方小解。趁着机会,却偷偷跑回那棵老松树下,而那乞丐此时仍然蹲在树下。

“太好了,小伙子,你还在这。”海叔连忙从怀里摸出几个包子,递向乞丐:“小伙子,我妻子是个小心眼,你千万不要在意,刚才我在市上买了几个包子,特意送给你。”

那乞丐盯着包子看了一眼,冷冰冰的脸上忽然一松:“你这人心肠倒是很好,只是你妻子是个泼妇,心地冷硬,刚才我观她面相,知她必过不了今夜。实话与你说,我是这山中的小神,我蹲在这,其实是在值守,你妻子的灾祸,也是她命中的劫数,我本不该理会的。可你是一个好人,我不忍你孤守余生,就帮你一回吧。”乞丐说着,将一个类似菜篮的小罩丢在地上,道声:“拿回家去吧。”声刚罢,乞丐已化成一缕烟雾,钻入那棵老松树中不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叔看得十分惊奇,怔愣了好一阵,这才捡起那只小罩子离开了。到了傍晚,海叔和海婶卖完了菜。二人一同回家,海叔将那只小罩子拿出来,放在床头上。海婶见到这只不伦不类的小罩子,鼓着眼睛问:“这哪来的?在哪捡的破玩意?”

海叔就将事情原本说出,海婶一听,破口大骂:“你个天杀的傻货,竟然瞒着我给乞丐买包子!”气得一掌扇在海叔脸上,抓起那只小罩子一脚踩扁,丢出窗外去了。

海叔自知海婶泼辣,不敢与之顶撞,吃了一巴掌,也只能一声讪笑,默不作声地上床作息。

睡到半夜,突然听到轰隆隆一阵巨响,海叔惊醒过来,没想到后山发生了泥石流。他推醒海婶,二人要往屋外逃,可这时,屋门倒了,被一块巨石堵住,竟是出不去了。二人十分绝望,正闭目待死,突然,那只被丢出去的小罩子飞了起来,在空中眨眼间涨大,大罩子闪着金光,缓缓降落,将海叔和海婶罩在里面。这样一罩,屋梁倒下也砸不中了。

可是,这时海婶却惊惶地叫了起来,原来,她所在的那一边罩子却是断了好多根罩丝,她头上就形成了一个大洞,一根大木砸下来,从大洞中砸落,正好砸在海婶头上,把她砸死了。而海叔所站的一边,罩子完好,他毛发无损。

天亮了,海叔扑在海婶尸身上痛哭,抬头一看,那乞丐不知何时来了。见到这情状,乞丐不住摇头:“我已出手救她,可她心肠刻薄冷硬,终于还是自送了性命。”

乞丐言罢,嗟叹连连,转身走了。(本故事完)

注:这是作者想象创作的聊斋神话故事,仅供阅读,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