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 贷款核销率突破3%,不良贷款激增,信贷风险持续扩大
  • 给最困难的企业发放最高利率的贷款,小微企业复苏困难
  • 重要资产价格下行,可能会动摇市场主体对经济前景的信心
  • 保险收入持续减少,居民消费已经处于顾头难顾尾的状况
  • 上游原材料涨价成本无法向消费端同步释放,在今后会存在超过3%的滞后性中度通胀

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颠覆性的创新词汇。这几个月,我已经学会了好几个创新的经济词汇,比如摩擦性失业,边际性改善,后发性优势,长期性向好。相信不少人也跟我一样在努力学习,确保不掉队吧?

7月份,美国失业率3.5%、二季度GDP增长2.3%、上半年人均收入实际增长6%、7月份物价上涨8.5%、正在用持续加息来压抑旺盛的消费需求和高度通胀。我们认为,美国经济正面临技术性衰退。

我们6月份失业率为5.5%、二季度GDP增长0.4%、上半年人均收入实际增长3%,7月份CPI上涨2.7%,去年12月份以来一直在利用降息降本、货币宽松的政策通过扩大投资、加大基建来刺激经济回暖。我们觉得,我们的经济韧性十足,长期向好。

虽然我们的政策工具箱中还有很多政策未用,我们的投资已经在超前增长,高新技术产业、数字经济增长快于平均水平,经济充满爆发力会很快回暖企稳。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经济在基本面稳中向好的同时,还存在一些有碍于经济长期向好的不足之处,如果任由这些因素扩大发展,极有可能动摇经济的基本面。

一、贷款核销率突破3%,不良贷款激增,信贷风险持续扩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8月10日央行发布的《上半年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在极其不起眼的“表7 2022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一表的最下一行,披露了截至6月末的贷款核销存量为6.8万亿,在人民币贷款存量中的占比,已经突破3%,达到3.32%。同比增长18.8%,比人民币贷款余额的同比增速11.1%高出7成。比疫情前的2019年底的贷款核销率2.69%,增加了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上半年新增贷款核销477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1.6%,在新增的人民币贷款中占到3.52%。疫情以来,累计新增贷款核销2.73万亿元,在贷款核销余额中占到40.15%。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上周二(8月2日)在一份金融报告中披露,截至 6 月,有约 2.7% 的美国家庭未偿债务处于拖欠状态,比 2020 年第一季度低近 2 个百分点。当时较高是因为该国刚刚进入新冠病毒大流行。

贷款核销是“呆账贷款核销”的简称,银行按规定将呆账贷款或贷款损失予以核销的一种制度。理论上与实践中,不是任何一笔不良贷款都可以核销,必须符合一定条件,央行对贷款核销有着严格的法律程序,必须是经过多种努力认定没有任何收回或者减少的可能性,已经成为呆账的不良贷款。

而未偿还债务处于拖欠状态,离贷款核销还远得很,经过几轮催收,才有可能构成不良贷款。因此,从理论上讲,贷款核销规模只占到拖欠状态未偿还债务的几分之一。

但我们的贷款核销在贷款中的占比3.32%,已经比美国未偿债务处于拖欠状态的比例2.7%,高出23%了。

二、给最困难的企业发放最高利率的贷款,小微企业复苏困难

众所周知,疫情以来,小微企业受到的打击最大。而小微企业的市场竞争能力、技术含量、盈利能力、抗御风险的能力又是所有企业中最弱的。但小微企业又是众多底层人士创业、就业的主战场,是社会稳定的基本面。

这几年,高层也一直在强调支持、帮扶小微企业。央行给商业银行设立了普惠小微贷款政策,据说大家也比较给力,助企惠民成效显著。央行披露,2022 年 6 月末,普惠小微授信主体高达5239 万户,是 2018 年末的 2.9 倍;普惠小微贷款余额达 22 万亿元, 是 2018 年末的 2.7 倍,占全部贷款的比重提升至 1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央行在《上半年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披露,6 月份,1 年期LPR 为 3.70% ,5 年期以上 的LPR 为4.45%,分别较上年 12 月下降 0.10 个和 0.20 个百分点。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4.41%,同比下降 0.52 个百分点。其中,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4.16%,同比下降 0.42 个百分点。

但是,6 月份新发放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高达 4.82%,比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高15.8%,比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也高9.3%,比炒房的贷款利率都高4.3%。

大家在看到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增加的同时,全部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银行给予盈利能力最差的小微企业以最高标准的贷款利息。这样做,是在真心实意地帮扶小微企业,还是在加速吸血小微企业,加速小微企业的衰败?

人行在《上半年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称,“人民币贷款利率整体较 3 月进一步下降,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稳固”。那么,给予小微企业最高的贷款利率,22万亿的小微企业贷款,最弱势的小微企业每年要比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多支付1452亿元的利息。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又体现在哪里呢?

三、重要资产价格下行,可能会动摇市场主体对经济前景的信心

经济学理论上和经济实践上都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规律,那就是资产价格上行,总是伴随着经济上行周期;资产价格开始下跌,往往是经济下行周期的开始。

在我们这个半计划半市场的国家有哪些代表性的资产价格?我想应该是“资金价格、股票价格、房产价格”。

首先从资金价格来看

经济过热,提高资金价格,给经济降降温,避免温度太高烧坏脑子。今年3月份开始,美联储提高美元利率,就是因为美国从2020年开始处于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股票、房产价格持续上涨。但资金价格与房产和股票价格不一样,往往资金价格上涨,出现在经济上行的末期。利率上涨,往往也意味着房产与股票价格下行的开始。在经济确认下行的阶段,货币当局为了恢复经济增长,往往又会下调利率,降低资金价格。当资金价格下行时,又会给股票、房产价格上行创造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央行在2021年12月20日开始将一年期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3.85%下调到3.8%;2022年1月20日开始,将1年期的LPR再次下调到3.7%。5年期LPR从4.65%下调到4.6%;5月20日开始,再次下调5年期LPR到4.45%。

半年之内,央行3次下调资金价格。特别是第三次下调资金价格,发生在美联储2次上调美元价格之后。

其次从股票价格来看。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哪怕有时或者有的地方没有遵循这一规律,也属于偶发现象,不能因此否认这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7月底,沪市收于3253.24,比2021年12月31日的收盘3639.78,下跌了10.6%;深市收于12419.39,比2021年12月31日的收盘14857.35, 下跌了16.4%;创业板收于2670.25,比去年底的收盘3322.67,下跌了19.6%。

而7个月以来,日经225从28791下跌到27915,下跌了3%;标普500从4793下跌到4207,下跌了12.2%。均小于大A股的下跌幅度。

再次从房地产价格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去年开始,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就处于投资减少、销售萎缩、价格小幅回落的状态。2022年6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8%,销售均价同比下降3.3%。如果和去年初对比,商品房销售均价下降了11.6%。

四、保险收入持续减少,居民消费已经处于顾头难顾尾的状况

据银保监会最新统计数据,2022年上半年,保险业累计实现保费收入2.8万亿元,同比减少 0.4%,远低于同期GDP的增长速度。

银保监会披露,2021年我国保险全行业保费收入为4.49万亿元,保费收入增速较低,仅为4.05%,也低于当年8.1%的GDP增速。这也意味着,我国的保费收入,已经持续两年增速不及GDP的一半了。而保费收入还是现价收入,GDP增速是扣除通胀的可比价涨幅。

反观海外,保险市场一片兴旺。

美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市场,2021年保费总额为2.7万亿美元,2021年美国保费总额名义值增长8.1%。在欧洲,英国和法国保险市场在2021年表现出强劲的增长,保费总额名义值分别增长16.7%和24.0%。

保险在中国市场起步较晚,整体规模仍和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区别,理论上发展空间比欧美大很多。但实际上,疫情期间欧美国家的消费者,购买保险的欲望明显强于中国消费者。

在美国,居民的投保率高达420%,也就是平均每个人都拥有4.2份保单,但是在中国,平均下来一个人甚至达不到1份保单的标准。拥有全球最多人口的中国,为何撑不起一个保险行业?

央视财经《中国美好生活大调查》曾经有调查数据显示,在2021年的投资意愿里,保险已经成了投资意愿的第一名。不过无情的权威数据告诉我们,在经过疫情之后,国内不少行业遭受了巨大打击,大家的收入水平难以增加,失业率上升,钱越来越难赚。对中国人来说,目前维持住必要的开支与基本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对于保险这个非刚需的消费弹性较大的产品,大家的购买欲望,已经大不如前了。

五、上游原材料涨价成本无法向消费端同步释放,在今后会存在超过3%的滞后性中度通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和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不仅是衡量通货膨胀的指标,也可以根据CPI和PPI的不同涨跌幅度,分析判断市场经济是如何通过价格因素调整不同经济环节的收入分配的,还可以根据CPI和PPI的剪刀差来研究处于经济链条不同环节中的市场主体,是如何传递原材料涨价或跌价的。

去年以来,原材料、大宗商品迎来了一波涨价潮。我国的PPI同比涨幅从去年1月份开始逐月快速上涨,到去年4季度达到涨价高峰,PPI涨幅超过两位数,最高同比上涨13.5%。今年开始,上游价格处于涨价周期末端,涨幅逐月收窄,7月份同比上涨4.2%,比最高峰收窄了9.3个百分点。

但同期CPI涨幅不温不火,缓慢上涨,直到今年7月份才同比上涨2.7%。这导致工厂购进原材料增加的成本,无法同步、顺畅地通过涨价的方式向CPI传导,导致PPI与 CPI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剪刀差。

剪刀差最严重的去年四季度,都超过了两位数。19个月中,有15个月剪刀差超过4%。

我们存在严重剪刀差的原因,在于中国内需严重不足,消费疲软,生产端增加的成本只能非常缓慢地以细水长流方式逐步传导给消费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一时期,美国的PPI涨幅虽然比中国稍微大一点,但总体上其实与中国比较接近。这19个月美国的PPI平均同比上涨7.9%,中国平均上涨7.8%。但美国的PPI可以基本同步地传递给CPI。这19个月美国CPI平均上涨6%,PPI与CPI的剪刀差只有1.9个百分点;但中国的剪刀差平均有6.5个百分点,是美国剪刀差的3.4倍。

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有的财大气粗,还得爽快;有的比较拮据,需要慢慢还。美国的PPI与CPI的剪刀差比较小,那么其PPI涨幅回落之后,CPI基本上只需要滞后1-2个月,就会随之回落。但中国的情况就需要发改委高度注意了。我们的PPI涨幅已经连续8个月在回落,但CPI涨幅不仅没有同步回落,反而在逐月扩张。按照这个趋势,9-10月份我们的CPI和PPI上涨曲线会重合,之后,CPI涨幅会超过PPI,形成反向剪刀差,直到PPI在这一轮涨价周期累积的成本,通过CPI的涨幅基本释放。

【作者:徐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