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老总年轻有为,但平时爱抽烟,爱喝酒,结果突发脑梗死了!

“肖副总去世了。”司机老赵下午一回到办公室就把这个消息炸了出来,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可能,昨天我们还一起共事。“听说昨晚抢救了整整一个晚上,还是没有抢救回来,今天早上十点多咽的气。”老赵又补充了一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肖副总,45岁,是我们当地国有企业的副总经理。我们浙江人一般都很弱,但他是一个身高1.85米的人。他很强壮,似乎重约200斤。他喜欢抽烟、喝酒和唠叨。他很能与人相处,他看起来更像北方人而不是南方人。事实上,肖副总和我仍然有亲属关系。他是我姑父的姐夫的外甥,多亏了他,我才在这家国有公司工作。虽然我是一名合同工,没有正式的机构,但我也非常满意。肖副总曾经告诉我,“只要你工作好,有指标,我会第一个给你!”

肖副总是我们本地人,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就分到了这家国企单位,直接就分到了会计科。他业务能力强,工作中也考出了各种证书,30岁就成为了下面县市的副经理。37岁成为市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是集团公司最年轻的副总经理了。为了工作,他32岁才结婚,和妻子结婚多年,妻子一直没有怀孕,后来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妻子有多囊卵巢囊肿,不容易怀孕。

肖副总家父母只要他一个孩子,妻子提出了离婚,可肖副总告诉妻子:“我们可以做试管婴儿,如果实在不行,那是我们没有和孩子的缘分。就当我们是丁克家庭好了,爸妈那里我会去说的。”肖副总的爸妈也是开明的老人,觉得儿媳妇人不错,对自己儿子好,对他们两个好人也好,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再说只是不容易怀孕,也没有就不能生育啊!也劝儿媳放宽心。因为丈夫的体贴,公婆的理解,肖副总妻子的心也放松了不少,终于在肖副总41岁,自己40岁的时候自然怀孕了。

肖副总妻子原来也有分不错的工作,因为怀孕的时候年纪大了,是高龄产妇,也就辞职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肖副总的妈妈有阿尔斯海默症而且还中风了,从此,肖副总妻子就做起了全职妈妈!肖副总虽然人看着很严肃,但平时爱开玩笑,和我们这些下属都相处得不错。但他对工作很严谨,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平时动不动就喜欢开会。

经常号召部门里的一群人围坐在会议室里挨个播PPT,汇报完工作,还得发表个人经验总结。这样的会议一周三次。会议的成效有多少姑且不说,倒是给大家增加了无尽的PPT工作量。公司的同事说:市场部的人,不是在念PPT就是在做PPT,这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段子。而现在,肖副总却突然就这么没了。前天还是个大活人坐在会议桌那头,拉着脸瞪着眼听你念PPT,还时不时地打断你,问你几个问题,顺便和大家讨论讨论,磨磨唧唧不肯散会,今天这个人居然就再也不会出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喝酒喝的,前晚喝大了,倒路边就起不来了。送去医院后直接进ICU。这不,今天就没了。唉,人的生命太脆弱了,明天和意外不知道那个先来!”老赵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员工朱祖明不紧不慢地接起了司机老赵的话题。 “四十多了,又不是小年轻,还那么没数,现在好了,喝死了,谁赔?”不知谁又在嘀咕了一句:“肖副总是为了公事喝酒的,算因公殉职吧?”

“这几天天气特别冷,喝上一肚子酒,北风一吹,心脏不好的,平时三高的,很容易过犯病呢。这可好,家里还有妻子孩子呢,孩子才三岁,老人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这可让活的人怎么熬下去啊!”老赵端起泡好的茶水,轻轻啜了一口,深深叹了一口气。司机老赵平时接送肖副总,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对肖副总的了解也比其他人要多一些。肖副总平时待老赵不错,加上老赵已经快到退休年龄,很多时候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所以,肖副总的离世,一时半会儿,让老赵也有点接受不了,心情也一时没法平静。“哎呀,老赵师傅,大腿没了,以后可不好混喽!”办公室主任娟姐幽幽地吐了一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去年我可整整被肖副总骂了一年,换换也好。”朱祖明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看着他那样,让我心里不是滋味。平时,肖副总对朱祖明很好的。

两个新来的九零后研究生也凑在一块嘀嘀咕咕。 一个说:“参加葬礼是不是应该穿黑色啊,我可不可以化妆啊?我是涂口红合适还是涂无色唇膏合适啊?哎呀,人生第一次参加葬礼,还真是件值得纪念的事情啊!”说话间竟然带着笑意。另一个接着起哄:“拍成视频呗,人生第一次,必须得纪念,到时候你给我拍我给你拍,咱俩互助。也许放上网还能火呢。”

今天的风特别大,窗外树枝在北风的撕扯下咔啦啦地发出声响,咔嚓一声,有一根断裂的枝条撞在玻璃上,又在窗台弹起,掉到地上,仿佛压根就没料到自己的命运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在悼念肖副总,为肖副总不值呢!肖副总去世的消息在各个办公室扩散,其它部门的人陆续来我们办公室,讨论肖副总的死因。有的说:“他太能喝酒了,喝酒对肝脏不好。”有的说:“肖副总他太胖了,平时又不爱锻炼,又抽烟,又喝酒,又是工作狂,肯定有三高。”

还有的说:“中午午休,哪怕肖副总在他自己办公室睡觉,每次都能听到他鼾声如雷,肯定早就有心脑血管方面的病史了。”听到有人说起了心脑血管疾病,大家又对心脑血管疾病的预防进行了科普,每个人都说的头头是道,好像都是心脑血管专家一样。大家又相互提醒健身跑步的重要性,喝酒,抽烟对人体的伤害。一时间办公室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肖副总的猝死,给几个老死不相往来的员工有了互动,他们七嘴八舌地聊着如何活地更健康,如何从肖副总身上汲取教训,完全把肖副总这个人当成了“不好好珍惜生命”的反面教材。一会大家又聊到了健身器材健身房上,大家都在说着自己知道的好的健身房,从来没有去过健身房的几个同事都约着一起去团购了。很难想象,在某一天,有一个人突然死去,对另一群人而言只是一场八卦的盛宴。 没人关心你怎么样,人人都忙着关心自己。

葬礼,是给死去的人最后一次体面的告别 。肖副总去世后的一天,居然下起了雪,而且整整下了二天,在此之前,我们这个城市已经好几年没有下雪了。下过雪的城市银装素裹,处处风景如画,肖副总的葬礼安排在周日。 司机老赵、朱祖明、娟姐三人又趴在一起嘀嘀咕咕。“意思意思就行了,这种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我们以后又不会跟他妻子有来往,我就这个数。”娟姐说着就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对对对,我也就这个数。”朱祖明立刻表示赞同。“金天凤,你给多少啊?”司机老赵用眼神对着我的电脑显示器大声问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几个人,心里莫名就堵得慌。娟姐和朱祖明跟肖副总共事了十多年,平时这俩人都是肖副总眼前的红人, 朱祖明是部门主管,娟姐是办公室主任。他们两个人都是肖副总一手培养出来的人; 无论是工资待遇,员工福利,职位晋升,还是优秀员工评选, 每一样肖副总都是先照顾他俩。

现在人没了,他俩连两百块钱的份子钱都觉得舍不得。“我跟你们一样呗。”我淡淡地说。“那就好那就好。这钱啊,撒出去是收不回来的。都理解都理解。”娟姐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像是安抚,又像是肯定。我只能笑笑,他们都不知道我和肖副总有很绕的亲戚关系,我的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我一定得单独找个机会,先去看一看肖副总的家人,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顺便先把份子钱送过去。等同事都去的那天再给200元份子钱。我想想真觉得有些悲哀,前段时间,单位也有同事去世,肖副总给了一千元份子钱,也去参加了葬礼。肖副总为人很不错,对下属都挺照顾的,可等他人一走,落得这样的下场,真是人走茶凉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四年,一直都是肖副总的下属,肖副总一直对我挺照顾的。对我的工作能力挺肯定的,而且还单独帮我申请过两次加薪。我结婚生孩子,肖副总都给过红包。我提前去了肖副总家,看着来开门的肖副总妻子,感觉她一下子老了很多,我给她女儿买了玩具。她3岁的女儿接过我给她买的芭比娃娃,还很有礼貌地和我说:“谢谢!”她应该不知道,年幼的她从此没了爸爸。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只是和她坐下来。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人在咒骂,应该是肖副总的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症,那一刻,我很高兴她生病了,把白发人送走黑发人那里的痛苦减轻了!肖副总离开了一对年长的父母和一个小孩。生活的重担落在他的妻子身上,这让我很伤心。我不知道明天谁先来,或者万一发生事故,人们需要时刻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