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各位家长要当心啦,新冠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另一种严重危害儿童健康的疾病——脊髓灰质炎又来了。

据美联社报道,近期,一名美国纽约的年轻人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小儿麻痹症),目前已确诊瘫痪,这是美国近10年来的首例病例

当地卫生机构污水样本检测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呈阳性,这表明这种病毒正在社区中传播。现在纽约州官员再度发出警告:已经报告的病例只是 " 冰山一角 ",还有数百人可能被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一场脊灰疫情暴发正在路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无独有偶,英国也暴发了脊灰疫情。

根据财联社电,今年6月在英国伦敦北部和东部污水处理厂检测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发布警报,随后更多病毒样本被发现,英国卫生安全局对样本经过基因分析后表示病毒传播已经超出少数人范围

目前英国卫生部门宣布:伦敦地区1-9岁近100万儿童需要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全球各地脊灰疫情四起,一场脊灰疫情的阴霾逐渐笼罩而来.........

一、脊髓灰质炎

那么什么是脊髓灰质炎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脊髓灰质炎,在我国俗称“小儿麻痹症”,它是由 3 种脊灰病毒血清型(Ⅰ、Ⅱ、Ⅲ型)引发的急性人类传染病。

在卫生条件较差的地区,脊灰病毒主要通过粪-口途径传播;而在卫生标准较高的地区,口-口途径为主要的传播方式

不过,在大多数地区,脊灰是以两者兼有的方式传播的。在脊灰疫苗问世之前,几乎所有儿童都会感染脊灰病毒,平均每 200 名脊灰感染者中会出现 1 例麻痹型脊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脊髓灰质炎病毒为嗜神经病毒,主要侵犯中枢神经系统的运动神经细胞,以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损害为主。患者主要为婴幼儿,临床主要症状是发热,全身不适,严重时肢体疼痛,发生分布不规则和轻重不等的弛缓性瘫痪,因而又称“小儿麻痹症”

1955年夏,我国江苏南通地区暴发脊髓灰质炎疫情,千余人染病后瘫痪,数百人死亡,其中多为儿童,一时引起社会恐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家长们也不用太过于担心,现在我们国家早就已经研发了相关疫苗用于预防脊灰病毒感染啦,目前主要有两种疫苗:一种是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简称“bOPV”;另一种是脊髓灰质灭活疫苗,简称“IPV”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如何选择脊灰疫苗

这两种脊灰疫苗都能有效预防脊灰病毒的感染,那么我们该如何选择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不用纠结,其实国家已经为大家设计好了最佳方案。早在2019年13月3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就下发了脊灰疫苗程序文件,那就是推行“2剂IPV+2剂bOPV”的疫苗接种方案,并且为每位宝宝免费接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或许大家会有疑问,一般而言,IPV(灭活脊灰疫苗)较bOPV(减毒脊灰疫苗)会更安全一些才对,国家为什么却要采用“2剂IPV+2剂bOPV”的程序,而不是采用“4剂IPV”的程序呢?

其实这是国家综合多种因素而设计的最佳方案

首先,bOPV是口服的脊灰疫苗,具备肠道免疫,这是IPV所不具备的,它可以形成群体免疫因而在脊灰消灭策略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我国2000年被WHO认定为无脊灰国家正是依赖于OPV的功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世界上仍旧有脊灰野病毒流行的国家,其中巴基斯坦阿富汗这两个国家与我国接壤且交流密切,时而会有脊灰野病毒输入我国。

因此,《WHO脊髓灰质炎疫苗立场文件》中指出:中国为脊灰输入高风险国家,WHO建议地方性流行性国家和脊灰野病毒输入风险较高的国家,不应转换为仅接种IPV。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次,在关于IPV和OPV使用程序方面,各地做了大量的临床试验,最终结果证实:“2剂IPV+2剂OPV”的疫苗接种方案是免疫效果最佳的。

最后,脊灰疫苗在我国已经使用多年,采用“4剂IPV”程序的儿童也很多,但是近些年来也偶尔会发生接种“4剂IPV”后仍被确诊罹患“小儿麻痹症”的现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2015年在辽宁发生的一例接种4剂含IPV成分联合疫苗后确诊为急性弛缓性麻痹的案例;2018年在河南也发生过一例接种4剂五联疫苗(含有IPV成分)后确诊为急性弛缓性麻痹的案例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欧美等国在多年前就已经实施了“4剂IPV”脊灰程序,但这次美国和英国再次发生脊灰疫情也从侧面说明“4剂IPV”程序并不安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我国疾控下发的《预防接种知情告知专家共识》文件中也提及:接种过IPV的儿童再接触到OPV(口服OPV或接触OPV服苗者)时仍可被感染,且通过粪便排出OPV。

因此“2剂IPV+2剂bOPV”的脊灰免疫程序是最符合我国、最优的免疫程序

参考资料:

1:《WHO关于脊髓灰质炎疫苗立场文件》

2:《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印发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调整技术方案的通知(中疾控免疫发〔2019〕126 号)》

3:《预防接种知情告知专家共识》

4:卢莉、刘东磊、李晓梅等,《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与减毒活疫苗不同序贯免疫程序的基础免疫效果研究》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2年6月第46卷第6期

5:张肖肖, 张延炀, 杨建辉,等. 河南省2018年1例脊髓灰质炎疫苗高变异株病毒病例的调查处置[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20, 26(2):4.

6:任丽萍, 朱晖, 邵玉平,等. 辽宁省首株Ⅱ型疫苗衍生脊髓灰质炎病毒的鉴定及对中国维持无脊髓灰质炎的挑战[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9(2):5.

7:温宁, 苏琪茹, 安志杰,等. 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的思考及建议[J].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8, 24(3):5.

作者:黄洋洋

创造更好疫苗

造福人类健康

疫苗科普基地

点击“在看” 转发分享

一起懂苗苗,打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