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正值中韩建交30周年,两国都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中韩关系更上一层楼。为防止惹恼中国,韩国总统尹锡悦甚至拒绝接见访韩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相应地韩国外长访华也吸引更多关注,然而中韩外长会见刚结束,韩国却决定在本月底重启萨德反导系统,并坚称此事涉及国家安全,“不容谈判”,着实有些令人费解。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上的表述,韩国外长朴振访问中国时,两国外长就萨德问题又一次深入交换意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朴振说,“作为邻国相处之道,彼此政策应当保持连续性稳定性。”所谓连续性稳定性,就是指韩国应该遵循文在寅政府提出了“三不一限”政策。

(中国外长王毅会见韩国外长朴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外长王毅会见韩国外长朴振)

而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长朴振在介绍访华成果时表示,已向中方明确表明所谓“萨德三不”并不是韩方对中方的承诺或双方达成的协议。

次日,韩联社又一次报道,韩国总统办公室再一次重申,关于“萨德”反导系统“三不一限”并非韩方对中方的承诺,也不是中韩双方达成的协议。

所谓“三不一限”,主要是指文在寅政府外长康京和访问中国期间,向中国政府保证“韩国不加入美日同盟,不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导弹防御网络,不再增加部署萨德系统,并对已经在韩国落地的萨德系统作出限制”。事实上,文在寅政府执政期间,萨德系统在韩国一直是封存状态,当前尹锡悦政府所宣布的,就是将被封存的萨德系统重新开启,并投入全面使用。

(萨德问题在韩国也引发了大量抗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萨德问题在韩国也引发了大量抗议)

中国认为萨德系统的存在威胁到了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尽管此次两国外长会议后,中方表示对韩方态度的理解,但处理不好仍然会影响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相信韩国方面对此也是了然于胸。那么既然如此,韩国方面为何还要一意孤行呢?

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著名半岛问题专家康灿雄对此有较为清醒的认识,2009年他就提出,平衡外交更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这其中所指的平衡当然是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

自朝鲜战争开始,韩国在政治安全上始终是依靠美国的,不仅由于半岛形势不稳定,更在于韩国军队的作战指挥权长期掌握在美军手里。到了21世纪,韩国政府基本上是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但现在美国想改变这一状况。

(美国总统拜登访问韩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访问韩国)

无论是2022年5月份尹锡悦刚刚成为韩国总统时,拜登打破惯例,首访亚洲的第一站选择到韩国为尹锡悦站台,还是8月初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韩国,美国都是想将韩国拉入美国主导的芯片联盟当中去。这一联盟包括日本、美国、韩国,以及最受关注的中国台湾地区。其中,美国掌握尖端技术,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做成品加工,日本方面提供原料,形成完整闭合产业链,并企图将中国大陆彻底排除在外。

这看上去似乎不会影响韩国的国家利益,但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如果韩国跟着美国走了,将会丧失所有的中国市场。中国才是世界上芯片市场最大的国家,这会直接影响韩国经济的发展,而目前在政治安全都交由美国人操纵的前提下,经济发展又是韩国政府提升合法性的唯一手段。面对渺茫的经济前景,韩国更愿意与中国合作。

(韩国总统尹锡悦讲述经济发展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总统尹锡悦讲述经济发展计划)

中国一直是韩国经济发展的压舱石。经过双方30年的共同努力,中韩两国贸易额从建交初期不足50亿美元,迅速增长到2021年的3623.5亿美元,要注意的是韩国2021年的 GDP才1.8万亿美元。

在芯片投资方面,韩国三星集团在西安、SK海力士集团在无锡的项目,均是陕西省和江苏省对与外企合资的最大投资项目。在出口额方面,据统计,2021年韩国半导体出口总额为1280亿美元,其中对中国的出口份额占到60%。

无论是从单纯芯片市场来看,还是从整个进出口贸易额上来比,中国都是韩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马克思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目前尹锡悦政府支持率已经跌到历史低点,如果“丢掉”中国方面的经济支持,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韩国《每日经济》近日才会报道,韩国受邀加入美国主导的芯片联盟时,向美方提出“芯片四方联盟”要以“参与国应尊重中国强调的一个中国原则”和“不提及对华进行出口限制”为前提。经济上铁定要跟着中国走,但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态势,大概率韩国需要在军事安全合作方面向美国人让步,这才有了尹锡悦政府就萨德问题的最新表态,即在本月底之内,重启已经部署在韩国境内的萨德反导系统,使之进入全面部署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