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圈一直流传着一个桥段——当初想拉投资却四处碰壁的马云,在某个会场巧遇孙正义,但孙对阿里并无兴趣,礼貌性地拒绝了马云,而马总并没有气馁,拿出推销员的韧劲,在厕所里将孙堵住。

孙无奈的给了马五分钟时间,而马云却只用三分钟就打动了他,成功拉来4000万美金的巨额投资,成就了电商帝国。

阿里巴巴的投资故事也让孙正义成为了投资教父,可如今:为何大幅减持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软银现在的财务状况就好像选择1949年加入国民党那么糟糕,减持阿里巴巴也是意料之中,而且除了阿里他们也卖了不少其他持仓。

一.为何减持:

2015年,当软银宣布“控股公司”战略,即剥离其国内电信业务,要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初创公司投资者”时,投资者们坚信不疑,跟着孙正义造梦追梦。

2020年,当愿景基金(Vision Fund)在WeWork和Uber等投资上达到了180亿美元的亏损时,投资者们指出孙正义有能力从阿里巴巴集团获得数千倍的回报。

孙正义投资Uber

当阿里巴巴因为蚂蚁金服暂缓上市、遭遇反垄断天价罚单股价下跌时,股东们开始惶恐,孙正义告诉大家要有耐心。

但去年,软银市值损失了340亿美元,这对孙正义最忠实的崇拜者们(股东)来说是一个考验。

孙正义需要安抚股东,毕竟“只要投资者相信你的梦想,他们就会保持忠诚。但一旦意识到事情并不顺利,信任就会瞬间崩溃。”

“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来进一步回购股票,展示软银作为投资者如何来增加价值。”就是孙正义的安抚手段之一。

此外,孙正义还在缩减投资规模。今年到目前为止,软银“愿景基金2期”在50多轮融资中的平均投资规模约为1亿美元至2亿美元。今年1月至3月,愿景基金投资了25亿美元,不到上一季度104亿美元的1/4。

二.对软银的影响:

正如上面所说:软银面临着信任危机。

今年2月,孙正义与日本AI Medical Service公司创始人Tomohiro Tada举行了30分钟的Zoom会议后,在两个月内就做出了投资决定,符合软银“快速投资”的作风。

孙正义和马云的故事也一直是软银“快速投资”理念的金字招牌,可随着烂账越来越多,人们也会怀疑这种“快速投资”的可靠性。

孙正义投资最大滑铁卢:wework

从现代投资理念来看,孙的成功简直不可思议,投资方找到靠谱的项目方并非易事,需要一系列的流程,包括市场预期,数据分析,企业调查,要得到这些数据,投资方的员工会面临枯燥的数字、繁重的加班、复杂的函数、不同部门的内耗、错综复杂的利益碰触……

但是在孙正义这里,所有复杂繁琐的细节都被过滤了,只剩下一句简单的“感觉”,只要感觉这个项目靠谱,那么十分钟就投,一秒也不耽误。

可是时代变了,今天的IT产业圈里,风险远大于机遇,曾经的信息差优势早被科技抹平,要想从成百上千的独角兽中选出真正的潜力股难度非常大。

当初百家争鸣的互联网格局早已不在,头部公司形成自然垄断,凭感觉找项目变得很不靠谱,新公司极难有出头机会。

软银即将离任的外部董事Lip-Bu Tan(陈立武)也在一封公开的离职信中警告,孙正义“需要有人提供保障,给他提供建议,让他更加成功。太快做出糟糕的选择,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后果。”

软银投资的许多科技初创公司,市值都出现了大幅下滑。与一年前相比,韩国电商Coupang的股价下跌了近70%;而瑞典支付公司Klarna Bank、隐私管理公司OneTrust、还有报道称ARM也都在裁员。

三.对阿里的影响:

软银减持阿里并不是不看好阿里,相反是因为阿里股票是为数不多的救急硬通货,所以对阿里的影响不会太大。

其实软银留了一手:

在过去的两年,软银通过投行经纪牵头,签订了很多份预付远期合约,打算通过预付远期合约的方式,卖出2.42亿阿里ADS(注意也就是美股的一股,不是港股的一股),而预付远期合约到期的时候,软银提供两种结算方式:
(1)实物结算,保留现金,不收回AGH股份,那就是真卖掉了;
(2)现金结算,net掉亏损或者盈利,并拿回阿里股份。

毕竟阿里这些年的发展还是很不错的,单单看云计算领域:

中国公有云规模

根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21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151.3亿美元(约1021亿人民币),阿里云继续排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第一,其份额为36.7%。

国内公有云市场份额

再看国外,Gartner与IDC所发布的2021年全球云计算laaS市场报告均显示,阿里云市场份额9.5%,能与亚马逊云(AWS)、微软三足鼎立。

全球公有云市场份额

而最近,阿里也把只有完美概念的数据中台做了调整,开始转向成熟产品:数据服务化DaaS平台,这也是国内外云服务赛道一致认可的方向,国内外像snowflake、麦聪软件类似的公司开始往前推进DaaS,也不过是最近十年间的事,所以这块对于阿里来说有几个点比较容易获得大的价值:

数据服务化

a. DaaS(数据即服务)从0到1,比较容易产生新的价值点

b. DaaS(数据即服务)本身是面向应用或者业务用户的,更容易受企业的认可

c. DaaS(数据即服务)通过配置或SQL的方式其实就是无代码的方式生成Data API,更容易让企业获得成功

DaaS本质上是架构在企业已有大数据平台(数据湖)或数据仓库基础上,帮助企业快速构建数据服务化的中间件,更符合下一代数据中台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