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健凭借男子10米台决赛最后一跳的完美表现,反超日本选手玉井陆斗摘金,为中国跳水队夺得本届世锦赛第13枚金牌,实现了“金牌包揽”。

在男子10米台赛场上,杨健有着“难度王”的美誉,英国跳水名将戴利早就表达过对杨健的钦佩,“在我看来,他一直在跳世界上最难的难度,如果其他人去尝试这样的动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结局。”东京奥运会,杨健留下了遗憾,虽然凭借最后一跳的109B(向前翻腾四周半屈体)拿下全场单跳最高的112.75分,但他仍以1.95分的微弱差距不敌曹缘,获得银牌。

过去一年,杨健经历了一次艰难的“重生”——身体机能退步,动作感知产生混乱,令他一度无法从10米台上跳下,这是近20年跳水生涯中,杨健从未遇到的情况。经过3个月休整,本以为运动生涯走到尽头的杨健重回国家队,从恢复全部自选动作,到重新尝试最拿手的109B。“难度王”一点点回归,这一次他不再给自己额外压力,“我的心态平静了很多,但我依然有梦想、有冲劲。我一直在努力,只是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我能坦然面对所有的结果。”

作为中国跳水队出征布达佩斯世锦赛年龄最大的选手,杨健用“大心脏”表现,向外界展现出更从容的心态。前两跳并无悬念,杨健和杨昊交替领先,两位中国选手第三跳均出现失误,杨健在难度系数3.8的5156B(向前翻腾两周半转体三周屈体)上仅得到66.50分,排名跌至第7位,杨昊的动作完成同样不理想,跌至第3位。

凭借之后第四、五跳的稳定发挥,杨健慢慢追回分差。最后一跳中,109B依然是他的压轴好戏,“难度王”获得了全场唯一超百的102.5分,最终以515.55的总分卫冕。

尽管与光州世锦赛夺冠的598.65分有差距,但杨健已经实现了奇迹,从无法从10米台跳下到实现世锦赛决赛最后一跳定胜负,这才是“难度王”跳水生涯中最励志的难度挑战。

从4岁多的时候,杨健就进入到了泸州市体校进行体操的专项训练。据杨健自己回忆当时的情景,他在最开始进行体操训练的时候还因为实在是太过淘气而被队伍开除过!他的体操启蒙教练杨朝嘉表示,“杨健小时候边练边哭,但是哭过之后第二天还是会准时来训练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杨健每天放学都要去训练馆,从每天下午四五点放学一直练到晚上七点半回家。不过机缘巧合,在练习体操4年之后,当他随泸州市体操队到四川省队集训时,被跳水队的教练看中,便开始了自己的跳水之路。

在杨健18岁那年,他接到了前往国家队报道的通知,这无疑是送给训练了接近10年的他最好的一份成人礼。用他自己的话说,这种感觉“如同考入了清华北大一样兴奋”。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杨健逐渐开始在国际赛事中展露头角,大奖赛成为了他不断积累经验、打磨技术和心态的重要舞台。

2014年,20岁的杨健在国际泳联跳水系列赛伦敦站的比赛中一鸣惊人,在全场比赛的6次试跳中拿到了10个满分10分,最终616.50的总得分更是创造了该项目的历史最高分。“我的天啊,这是神奇的最后一跳。我们要起立致敬,因为我们见证了历史。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太令人兴奋!”这是国际泳联评论员在比赛现场对杨健表现的评价。

一次大难度的突破,一次超过600分的超高得分,这都是其他选手难以企及的高度,如果正常保持下了这个状态,代表中国队参加里约奥运会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就在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的喀山游泳世锦赛上,这是作为翌年能否参加里约奥运会的一次重要参考赛事,他却因为不稳定的发挥而跌入低谷,仅获得了男子跳台决赛的第10名。低迷的状态,作为“梦之队”选手未能进入奖牌的争夺圈,他再次与奥运资格失之交臂。这段时间也是杨健最为痛苦的时光,又是一个4年,杨建已经从少年变成了大小伙子,可还是未能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奥运会赛场。回忆起那段经历,杨健感觉最大的不同就是心理状态,“我觉得有一个强大的心态和一个强大的心脏,对跳水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技术其实可以排在第二的。”

直到2016年底,杨健才重回国家队,而经历了重大挫折后,杨健变得低调、内敛、沉稳、踏实,每次大赛的成绩和表现也日趋稳定。全运会与队友邱波联手夺得男子双人10米跳台冠军之后,他又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夺得了男子10米台冠军,在2019年光州世锦赛该项目上以598.65的高分夺冠。

2021年东京奥运会上,杨健以580.40分的成绩获得银牌,同冠军曹缘一道,为中国跳水队捍卫了男子跳台的荣誉和优势地位。尽管未能实现奥运夺金的愿望,但是也不必遗憾,一枚奥运会银牌、一个难度系数高达4.1的109B(向前翻腾四周半屈体)的超高难度动作,足以奠定杨健在男子10米跳台上世界最优秀运动员的地位。

“奥运梦圆,不负每一次刻苦训练!”这是杨健的心语心愿,希望他能继续坚持到巴黎,并最终能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

(来源:新京报,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