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见证汽车产业新的大变局,此起彼伏也成为当下最大的看点。

在新能源、智能化浪潮下,新势力们强势崛起,但很快触碰到天花板,或猛涨的销量刹车、或腰斩掉队、或裁员毁约应届生,战斗力逐渐式微。

尤其当这些新势力的市占率逐渐上升,关于产品的质量问题更是被屡屡曝出,比如上个月的理想更是深陷断轴、起火、检索器破碎等一系列风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势力的另一面,互联网大厂、家电大厂等跨界造车也是如火如荼,你追我赶。

对于老牌车企来说,有些虽然在电动车市场起步晚,但凭借长期的品牌、技术积淀,实现了弯道超车;但有些传统品牌,在变革的十字路口甚是迷茫。

可以预见的是,新一轮的洗牌正在加速酝酿,那些掉队的、赶晚集的、边缘的正迎来最危险的时刻。

近日,老牌传统车企长城因被曝毁约应届生冲上热搜。

根据爆料内容,疑似多位已经拿到长城汽车offer的应届生表示被毁约。有网友爆料称自己拿到长城汽车offer后在临近入职时被告知毁约。

也有网友表示,自己是211本科应届生,拿到了3个offer,因为长城总部离家近所以选了长城。结果入职第二天,被通知毁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网友称,自己是22届毕业生,放弃了考研调剂,直接签约了长城汽车,结果刚报到就被通知解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这样的行为,有网友评论称:“报道了通知毁约?太恶心了”“我去,这么坑吗?这个时候毁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都知道,毁约对应届生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尤其是入职再被解约,意味着失去了应届生的资格,而且如今已经下半年了,如此操作,对被解约的应届生来说就是噩梦。

爆料还称,这不是长城汽车今年第一次毁约应届生了,被毁约的应届生已经有好几批。

不过让人更不能理解的是,有些爆料长城毁约应届生的帖子已经搜不到了,且有些媒体报道的内容也已经404;

另外,还有网友表示前一天在某乎看到好几个爆料长城汽车毁约的,再去看都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毁约一事,目前官方并没有回应。只有长城汽车总务人事本部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无法确认该条消息是否属实,长城汽车目前并无裁员计划,不然不会招了一万多个大学生。

除了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无法确认爆料是否属实,而后面两个信息点“无裁员计划”和“招了一万多个大学生”和是否毁约应届生没有直接关联,比如如此庞大的应届生招生规模,就算毁约10%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几年,借着新能源的东风,国内汽车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发展机遇,尤其在资本的追逐下,无论是新势力,还是传统车企纷纷大力扩张,而吸纳大量人才也是扩张中的重点。

数据显示,A股企业在2021年,净增加108万员工,贡献这个增量的,汽车产业是核心功臣。

比如比亚迪一家,就增加了六万多人,宁德时代增加了五万多人,长城汽车也上榜,增加了近1.5万人。

而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019年,长城汽车员工数量从6.85万人缩减至约5.98万人,缩减近一万人,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开始增长至6.32万人

这也意味着长城汽车在过去两年,在人力方面大举扩张,以人才的储备来应对新的革命。

但是直到如今,扩大的人力支出等各项成本,并没有给长城带来成正比的收益。

从最直观的汽车销售数据来看,今年1-7月,长城汽车销量为620445辆,同比减少12.58%。

同时,根据上交所公布的长城汽车产销公告显示长城汽车上半年整体销量同比下滑16%,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10万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长城五个子品牌中,只有欧拉和坦克实现增长,昔日销量霸主哈佛年度同比下降则为26%。

虽然欧拉目前销量正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欧拉这个品牌一直以来深陷争议。

早在去年底,上百位车主集体投诉长城欧拉,车主们发现长城欧拉实际使用的芯片与宣传芯片不符,并认为长城欧拉此举涉嫌欺诈消费者。

具体事由是,欧拉好猫曾在宣传中表示车机使用高通的8KryoTMCPU处理器,还有一个640的GPU图像处理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实车到手,车主发现,这款车主机中央处理器竟然采用的是2016年发布的旧款英特尔4核A3940芯片。

有媒体针对此事曾评论称:这就是买智能手机,结果商家给你寄了个老人机。

具体查看:涉嫌欺诈消费者?长城欧拉摊上大事儿了!

虽然这事过去了半年之久了,但各界对欧拉割韭菜的质疑一直未停。包括后续发布的新车,总会被媒体标题里带上“割韭菜”的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定位里欧拉是为女性造车,叠加欧拉好猫阉割芯片时间,欧拉如今的命运,就是出一款被质疑一款,如欧拉的产品都是在外观设计上下功夫,营销上下功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媒体的质疑并不是没有道理,以欧拉芭蕾猫为例,其售价20万左右。不少消费者表示,欧拉这款车的配置配不上这个售价,有割韭菜收智商税的嫌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对于如今的长城来说,欧拉是要扛起大旗的,但是这样的口碑,以及不被认可的售价,这面大旗还能飘多久呢?

2021年,包括欧拉在内,长城汽车全年销售13.7万辆新能源汽车,占公司全部销量仅10.7%,这是远远低于目前新能源的渗透率的;

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欧拉品牌累计销售5.9万辆,同比仅增长12.52%,虽然在刚过去的7月,欧拉销量增了21.76%,销量达8,829台。

但这样的成绩,放在新能源赛道,对比出来的结果则是:严重落后,与其他品牌的差距越来越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要说的是,品牌要想长远发展,一定要诚实,一定要把为用户着想从嘴里落到实处,尤其在竞争的关键阶段,言行不一,必然会遭到反噬。

上月24日,长城汽车一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总经理王凤英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

据悉,王凤英1991年加入长城汽车,负责公司市场营销管理工作至今超过30余年。

王凤英也被称为长城汽车的灵魂人物,灵魂人物的出走,必然给长城汽车带来巨大的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哈弗的失守,再到新接棒者欧拉的掉队以及口碑危机,加上此次毁约应届生的传闻,以及二把手的辞职。

在内,长城面临巨大的挑战;

对外,传统大牌加速布局,新势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强势崛起,面对僧多粥少的大环境。

在外,长城也在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如何破局?对员工、对车主的诚实或许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