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亚东

“新冠疫苗导致白血病”,一个挺吓人的话题!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据说还有一个接种新冠疫苗后得了白血病的患者名单,已经征集到两三千人。这么多?再加上悲情痛心的个案叙事,更让许多人不由自主地选择了相信。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最近不止一次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相关传闻做出否定性的解释和说明。可还是有不少人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就是 “后真相”时代的特征: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偏好的信息。
写这篇文章并不涉及对新冠疫苗本身的评价。我也十分关注“新冠疫苗导致白血病”的话题,而且对来自各方面的言论都保持着习惯性的警觉。在此分享一种方法,我用它做出了足以说服自己的判断。
首先,上网查了一下,欧美国家白血病的年发病率为十万分之六到七,而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国家是十万分之二到四,姑且说十万分之三。其次,做一个简单计算:中国大陆有14亿人,乘以十万分之三,所以每年有四万两千人会得白血病;假设新冠疫苗接种率是百分之七十,四万两千再乘以百分之七十,于是得知,接种疫苗的中国大陆人口中,每年罹患白血病的人数将近三万!
有了这个数字,作为一个不懂医学的人,我马上释然。因为我知道,那个看似很长的两三千人的名单,其实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如果统计者的调查能力足够强大,这个名单上的人数至少可以增加到十倍,但依然没有超出正常值范围。结论来了:新冠疫苗和白血病之间不存在强关联。
道理很简单,过程也不复杂,但这是一种科学的认知方法。科学方法的要义包括逻辑自洽和证据支撑两个部分。形式逻辑是人类在自然探索中必须遵循的思维规律。它的出现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逐渐从感性走向理性,从片面走向系统。
但光有逻辑是不够的。逻辑自洽不能和客观真实划等号。因为在很多情形下,逻辑推理的起点是错误的。逻辑加上证据,才构成理论和实践的完整闭环。所以我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此外,所有的科学命题不仅能够证实,而且能够证伪。科学命题必须具有可证伪性(Falsifiability),不可证伪的命题不是科学命题。因此,任何一种科学的结论都应该可证伪,并且仍未证伪。事实上,科学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用证据去验证命题真伪的过程。
比如,上面做出了“接种新冠疫苗不会导致白血病”的判断。这个结论是可以证伪的,因为只要人们看到接种新冠疫苗后罹患白血病的人数大幅超过正常值的情况,就说明这个结论是错误的。但疫情暴发三年来,此结论迄今并没有被国内外各方面数据证伪,说明它是科学的。
保持理性,尊重事实。对普通公众而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它需要科学素养的培育和科学思维的训练。后疫情时代还没有到来,形形色色的反科学言论仍在大行其道。比如,注射消毒液杀灭病毒,夸大未经双盲实验的某些药物的功效,喝烈性酒抗疫……
网络是个好东西,但上面的内容鱼龙混杂,真伪难辨。只有用科学精神武装自己,科学思维和科学方法才能常驻心间。拥有这种强大的内心,才不易被别人“割韭菜”。你说是不?
(作者刘亚东,系南开大学教授、《科技日报》原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