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九七七年当上咱生产队的会计的,现在有很多人不知道小队会计是什么东西?他是干吗的?

有很多人会异口同声地说:小队会计说他是社员,又不象个社员,他本来就是个社员,还假充文化人,上衣兜的兜盖上总别着两管笔,一支是自来水钢笔,一支是圆珠笔。

一天也不怎么下地干活,有时还装大尾巴狼,不该他管的闲事他还冒充大干部,说社员这么不对,那么不好。

我就是这么个人,这不是我想这样式的,是全体社员和队长就这么要求我的。

一次,生产队的香瓜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的边上围了一群老娘们,嘻嘻哈哈的,也可以说是皮条条的,那看瓜的老头又不敢说:“你们都离瓜地边远点,让别人瞅着不好。”这些人若是看瓜老头一转身,哪个象耍怪似的,哈腰摘一个,你若不当场喝住,那就一窝蜂都上来了,你就没法制止了。

你能把这帮老娘们怎么样?

这时,那个看瓜老头一眼看见我在远处的道上路过,这看瓜老头不敢跟这帮老娘们说横话,把气撒我头上来了。

因我离那老头和这帮老娘们都挺远。他怕我听不到,大声的臭唧唧地喊道:“小五子(我的小名,那时我才二十二岁),你倒是管一管呐,她们离瓜地边上这么近,也不走,让人别人看着还寻思这瓜地扔捞(放弃不管)了呢!”

实际上谁乐意管事,其实我早就看着了,我特意找远一点的道,想快点走过去,假装沒看着。

现在被人喊住了,得了,硬着头皮过来吧。

假装象小队大干部似的,走到那群老娘们的跟前还有一段距离。先找那群老娘们里头有威望,有头面的点头示意算打过招呼了,意思是:“小可这厢有礼了”,你也给我个面,大伙散了吧!

因这帮老娘们她们也知道,她们这一群人在这香瓜地的边上,让人不放心。过去有句话,叫做:“瓜果梨枣,谁见谁咬”。

就是在过去个人单干的时候,一个个走到瓜地面前都特别注意。还有一句话,叫做:“瓜田李下”。原话是:“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你若走在瓜地边上,赶上你的鞋掉了,你都不能哈腰用手拣,免得人家误以为你在摘瓜地的香瓜子呢。同理,当你在走到李子树下,帽子被树枝刮歪了,你也不能用手去扶正过来,若不然人家会以为你是在摘人家的李子呢。

这就叫“瓜田李下”之嫌。

过去是个人家的瓜地,虽然那东西好吃,一个个也都体谅个人种那点瓜不容易,都会不招那个人烦,你若真招人烦,不顾体面,那瓜地主人也会跟你沒完,会让你难堪的。

现在这瓜地是小队的,是集体的,我占点便宜又不是你个人家的,你干吗那么认真?

现在这都惊动小队干部了,这小队干部也没说什么,也是给你们留面子了。

于是这帮老娘们还算给我面子,离了拉了各自散去。

我也沒有去责怪咱小队那看瓜老头,你干吗跟我臭唧唧地。我这又原路返回办我应办的小队的事去了。

我心里想,你既然认为我是小队干部,你不应该跟我说话臭唧唧地。

我这个不受人尊重的“干部”。

那看瓜老头如不把我当成小队的负责人,他也不会喊我来维持秩序,而那帮老娘们若不把我当成小队干部,她们也不会给我面子。

我若不把自个当成小队的负责人,我也不会被那看瓜老头叫我管,我就管呐?

我也算尝到当“干部”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