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8月9日15时20分,克里米亚半岛中西部沿岸、新费多罗夫卡地区附近的萨基航空兵基地发生多起爆炸。最近的乌军前线,距离该机场有200多公里。

目击者说,听到空军基地传出至少12次不同强度的爆炸声,其中三次特别响亮。约半小时后又发生一次爆炸,现场火光闪耀,浓烟滚滚。

事后,俄新社等媒体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的话称,爆炸是航空弹药库违反消防安全要求造成的,没有迹象、证据表明是遭到炮击或人为制造的爆炸。

克里米亚共和国领导人谢尔盖·阿克谢诺夫立刻前往事故现场视察。据他描述,有不少碎片散落在现场,救援人员正在忙碌。“我们采取措施对其周边半径5公里范围的区域实施了封锁,约30名居民被紧急疏散。”他还安慰当地民众说,“生活中一切都可能发生,但99%的情况是能被保证安全的。”

据克里米亚卫生部门通报,此次爆炸造成1名平民死亡,包括2名儿童在内的9人受伤,均无生命危险。还有30人被暂时安置于公寓和旅馆中。

对于此次爆炸,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马利亚尔(Hanna Malyar)在推特上发了段冷幽默的话:“乌克兰国防部无法确定起火原因,但再次提醒,应注意消防规则、不要在禁烟区吸烟。请保持冷静,相信乌克兰军队。”

乌总统泽连斯基在当天的视频讲话中表示:“只要克里米亚被占领,黑海地区就不会安全。”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当晚接受采访时更是否认与乌军有关:“当然不会,我们与此事有什么关系?”

但总体来看,乌克兰的表态显得模棱两可。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是乌克兰进行的攻击,此次事件堪称俄乌战事中里程碑事件,既说明乌军具备远程攻击能力,又说明尚未被战事波及的克里米亚半岛也不再安全。

不再安全的克里米亚半岛

克里米亚是俄罗斯人心中最向往的旅游胜地之一,这里的阳光、沙滩与碧浪能让因漫漫长夜和大雪带来的心头压抑一扫而空。

当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民众来这里度假更为便捷了。当爆炸发生时,大量穿着泳装、抹着防晒油的游客,在沙滩营地、在漂曳的游艇上见证了这一切。恐惧感陡然升起,他们在这一刻感到,克里米亚半岛已经不再安全。

一位自称了解情况的乌克兰高级军官告诉美国《纽约时报》,这事是乌军所为。“这是一个航空兵基地,飞机经常从这里起飞,袭击我们南部战区的部队。”但他始终不肯透露是用了什么武器,只说是“乌克兰专门制造的装备”。此类信息真真假假,可视为乌军信息战的一种手段。

根据爆炸前4小时的卫星照片,机场停着37架战机与6架直升机,包括1个中队的苏-24战斗轰炸机。但按照俄国防部的说法,基地并未遭到攻击,也没有任何航空设备受损。

克里米亚危机时,俄罗斯接管了萨基空军基地。从此,这里成为俄罗斯海军黑海舰队第 43独立海军攻击航空团的基地。该团共装备有12 架苏-24M战斗轰炸机、4架苏-24MR侦察机。自2019年起,苏-24被苏-30SM战斗机取代。2021年,这支部队在黑海上空几次接近北约舰队与机群,一时出尽风头。

从机场的卫星照片来看,原先的16架苏-24基本都在,还多了几架苏-30。这很可能是战争爆发后,海军航空兵增加了人员与装备。俄乌战争的强度是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参与的所有武装冲突中最激烈的,故给一线航空部队配备的飞机远超编制规模,以应对高强度消耗。

苏-24是苏联对标美国F-111可变掠翼战斗轰炸机的产物,也是苏联第一架搭载综合数字导航/攻击系统的飞机。从1967年到1993年,苏联和俄罗斯制造了约1400架苏-24。时至今日,它依然在俄乌两军中服役,乌克兰在战争爆发前有14架可用。当对方的制空力量不那么先进时,它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武器。

苏-30则是一代名机苏-27的升级版,具备对地攻击能力。如果财力充裕,俄军本想淘汰掉苏-24,用苏-30、苏-34进行替代。

乌克兰已能打到200公里以外?

虽然俄国防部给出声明,依然有不少声音认为,俄罗斯的弹药库并非意外爆炸,而是乌克兰使用了导弹。有分析称,能攻击到200公里以外的目标,说明美国提供的MGM-140陆军战术导弹系统 (ATACMS) 很可能已投入战斗。

自从美国的海马斯(HIMARS)多管火箭炮系统6月底投入战斗后,仿佛成了南部战场的主宰者。它逐个摧毁了俄军的弹药库、燃料库、指挥部、仓库、通信中心、雷达站……对手却难以还击。海马斯发射的GMLRS火箭弹射程为85-90公里,而乌军更想要射程超过300公里的ATACMS。美国一开始说不给,但近来口风变软。

乌克兰政治家、前内政部顾问维克多·安德鲁西夫(Viktor Andrusiv)推测:“正如你所理解的,射程为200到300公里的导弹已经投入使用并正在使用中。” 他言下之意指的就是ATACMS。只不过,乌克兰与美国并未承认ATACMS已经进入乌克兰。

还有说法是,美国提供了AGM-88“哈姆”空对地反辐射导弹。它可以在起飞前进行预编程去攻击雷达和天线以外的地面目标,从经过改装、配备北约配件的米格-29战斗机上发射。该导弹射程150公里,但可让飞机接近目标。美国此前秘密向乌军提供了“哈姆”导弹,直到俄罗斯8月初展示了该导弹的尾翼残骸,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科林·卡尔(Colin Kahl)才对外承认。

亦有人猜测,乌克兰用自制的R-360“海王星”反舰导弹攻击了弹药库。它是乌克兰在战前拥有的唯一反舰导弹,是在俄罗斯版“捕鲸叉”SS-N-25反舰导弹基础上做了改进,并结合了英国的技术设备。它从2021年3月才开始服役,还来不及装到军舰上,而乌克兰海军也没有一艘合适的舰艇能安装它,只好部署在岸上。它的射程为280公里,有GPS/惯性制导能力,如今在西方的帮助下增加对地攻击能力也是水到渠成。

如果是乌克兰动手,则是向莫斯科发出警告,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军基地也在自己的射程内,黑海舰队总部将不再安全。俄罗斯明白,黑海水域的力量对比早就发生变化。早在7月18日,黑海舰队将大量船只从塞瓦斯托波尔部署到新罗西斯克,显然也是感受到了塞瓦斯托波尔不再安全。

此时的黑海舰队,经受蛇岛水域消耗战实力大减,水面战舰里护卫舰及以上作战军舰的队列,只剩下3艘格里戈罗维奇海军上将级护卫舰具备现代化战斗力。土耳其遵照《蒙特勒海峡制度公约》关闭达达尼尔海峡,阻止其他舰队的舰艇去增援黑海舰队。而遭遇前所未有严厉制裁的俄罗斯,也无力给黑海舰队造新船。

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沃洛迪米尔·哈夫雷洛夫7月19日访问英国时向媒体表示,乌军正一边等待从西方国家接受远程武器,一边建立反舰导弹能力,时机成熟时就会摧毁黑海舰队、收复克里米亚。

当黑海的萨基航空兵基地发生爆炸之际,在被俄军占领的赫尔松州新奥列克西伊夫卡和赫尼切斯克,当地的俄军弹药库也发生了爆炸。这两个弹药库距离最近的乌军控制区有150多公里。乌克兰赫尔松民事军事管理局局长顾问谢尔希·克兰(Serhii Khlan)在乌克兰电视台发表讲话称:“今天早上有一个好消息,赫尼切斯克地区发生了非常大的爆炸。”

两件事放在一起,让更多人相信,乌军可以攻击到200公里以外的目标。

克里米亚大桥将成下一个目标?

俄军想要固守克里米亚,最大软肋是一座跨海大桥。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乌克兰多次放言,一旦有机会就会攻击这座大桥。

2016年2月,俄罗斯开工建设连接刻赤海峡的大桥。这是一座双平行铁路-公路桥,公路桥在2018年4月竣工,铁路桥在2019年12月竣工。大桥耗资约37亿美元,成为俄罗斯有史以来建造的最长桥梁,也是欧洲最长的桥梁。2017年12月,经网络投票,它被命名为克里米亚大桥。2018年5月15日,俄总统普京亲自驾驶卡车通过大桥,昭告大桥开通。

如今,络绎不绝的火车、卡车车队,从俄罗斯南部通过大桥奔向乌克兰南部地区。一旦乌克兰在赫尔松地区反攻顺利,接下来势必要进攻克里米亚,届时就会攻击脆弱的大桥。一旦大桥运输中断,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和赫尔松地区的补给就只能依靠海运。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此前曾警告,莫斯科正在注意来自乌克兰当局的摧毁克里米亚大桥的威胁。俄国家杜马副主席米哈伊尔·谢列梅特亦毫不客气地指出,袭击克里米亚大桥是一种自杀行为,基辅将为此迎来更猛烈的轰炸。

如今,俄军对大桥采取了多项保护措施,包括防空系统、陆基反舰导弹、可以迷惑导弹的电子战系统。此外还设置了多重防空体系,S-300、S-400、Buks、Thors和Pantsirs全部上阵。军方打包票称,这张防空网能够击落任何飞机和导弹。然而,严密的防空网占用了过多的防空部队资源,南线和东线的防空力量为此遭到削弱。

俄军还采取了特殊办法,使用了两艘覆盖雷达反射器的诱饵驳船,还在7月1日进行了烟幕演习。这些船只被各种雷达反射器覆盖,以更明显的目标特征来欺骗反舰导弹的搜索雷达,也是在替大桥阻挡导弹。俄军的烟幕使用特定类型的气溶胶,来应付敌人的红外成像特征技术,例如用于精确弹药的红外导引头、安装在RQ-4“全球鹰”和其他无人机上的多光谱摄像机。

虽说俄军否认基地爆炸是遭到炮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尤金·芬克尔(Eugene Finkel)依然感到担忧。他表示:“克里米亚刚刚发生的事情非常危险,很容易导致‘俄罗斯-1’电视台的言论升级,甚至可能威胁会使用核武器来进行报复。”

如果这样,克里米亚将成为战争发生以来最危险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