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国的铁路技术已经十分发达,大家总是会说高铁是我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高铁也以快速、平稳、安全而出名。

不过,在我们骄傲的同时也不能够忘记,在我国铁路交通运输的历史上,也有过好几次特大安全事故,给我们留下了惨痛的教训。

1988年贵昆铁路事故就是其中一起,那一次,80次特快列车从昆明开往上海,在即将抵达邓家村站时发生了颠覆事故。

司机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发现身后的15节车厢,已经只剩下了2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铁路

中国交通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年

1988年,是我国交通运输史上最黑暗的一年。

那一年1月18日,西南航空222号伊尔18型客机在从北京飞往重庆的过程中,由于4号发动机故障,坠毁在距离白市驿机场5.7公里处。

在这次事故中,整架飞机发生了粉碎性解体,机上旅客98人、机组成员10人全部不幸遇难。事后调查显示,这是一次重大责任事故,是因为航空公司维修厂在检修发动机方面存在重大纰漏和安全隐患而导致的。

原本,人们以为开年的这起重大责任事故已经是今年最为惨烈的消息了,可谁也没想到,还没等这起空难调查清楚,全国人民又听到了一起火车颠覆事故的灾难性消息,而且,事故就发生在短短几天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空难

1988年1月23日23时,80次列车依照计划执行昆明到上海的客运任务,列车准时准点开出了昆明火车站。

这是一趟特快列车,由一辆内燃机车牵引,它身后跟着的包括客车车厢、邮政车厢和行李车厢在内的15节车厢。

事后有人猜测,这列火车的牵引机车应该是东风4B型内燃机车或是ND2型内燃机车,因为在当时,这两种内燃机车可以在牵引15节车厢时轻松跑出120千米/小时的时速,符合“特快列车”要求。

不过,其实在这次事故中,到底是哪种内燃机车牵引着列车并不重要。

由于距离“1·18”空难才过去几天,当时人们还存在着一定对飞机安全性的顾虑问题,这起空难不仅成为了人们谈论的话题,还导致一部分人放弃飞机、改为选择火车出行。因此,当时80次列车上旅客比往常要多很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火车

只是他们不可能预知到,几个小时后,他们也会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对象和话题的中心。

由于80次列车是在深夜开出,火车上的旅客们已经昏昏欲睡,出发没多久,整列火车就开始陷入安静,只有列车司机还在全神贯注地工作。

夜间行车,司机的工作负荷很大,因为轨道上的障碍物已经变得比白天更难以察觉,所以更需要司机注意力集中。

按照要求,80次列车上也配备了正副两名司机,他们轮番勘察列车运行情况,也避免出现疲劳驾驶等情况。

列车运行的前几个小时,一切风平浪静,到了1月24日凌晨1:24,列车进入了宣威县境内,很快就要抵达邓家村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列车

出大事了!

从且午站开往邓家村站,有一段铁路的路况相当复杂,铁轨随着地势起伏而不得不绕着山丘、树丛铺设,边上还是悬崖峭壁,一看就十分惊险。

通常,为了降低行驶过程中的安全隐患,司机都会提前减速通过,这一天夜晚也是一样,司机降低了车速,准备经过这段复杂的道路,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开始,列车运行得还十分平稳,可当列车即将通过这一路段时,司机却突然听到了声声巨响,还感觉到列车后方在剧烈抖动。

巨响和抖动很快就平复了,可司机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于是,副司机立刻前去观察后方情况,夜色中,可怕的一幕将副司机惊出了一身冷汗:列车只剩下2节车厢,其余车厢都“不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邓家村

副司机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司机,司机虽然同样也感到难以置信,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拉下了紧急制动手柄,准备下车查看情况。

司机不知道列车到底发生了什么,旅客一开始也是一样。当时,列车上的大部分旅客都已经睡着,不过,33岁的姜保峰还醒着。

姜保峰当时在云南省政府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他和领导、同事等人一同乘坐80次列车前往柳州参加“五省六方”体改会议。

由于失眠,姜保峰到了半夜1点多都没能睡着,这也让他清楚感受到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车厢

姜保峰说,他一直在自己的铺位——10号车15号下铺——上翻来覆去没睡着,到了凌晨1点多,突然感到了一股很大的惯性,将他向右甩,为此,他的头还撞到了车厢壁板。

随后,姜保峰又看到左侧行李架上的行李也开始左摇右晃,他觉得行李可能会掉落,于是下意识地护住了脑袋,但还没等他做出更多反应,就听到了一声巨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似乎是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最后一个念头是“列车被埋了,再也见不到家人了”,幸运的是,不久后姜保峰又在叫喊中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姜保峰发现自己坐在列车的壁板之上,头顶是一排整齐的车窗,此时,他才反应过来,是列车侧翻了,车厢里的卧铺、茶几、隔板几乎全部散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活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列车

姜保峰看了看表,当时是凌晨1:34。姜保峰缓了缓神,爬出了车厢,看到两节车厢呈T字形撞在了一起,更多车厢横七竖八地侧翻在地上,后来他才知道,和他乘坐的10号车撞在一起的是3号车厢。

姜保峰在出来后,先是到软卧车厢寻找自己的领导朱主任,发现朱主任这时候已经被人抬了出来,有气无力地裹着一条毛毯。

这时,姜保峰又看到列车员正在往外抬一名乘警,他赶紧上去帮忙,可惜的是,那名乘警已经没了气息,后来他又听说,列车上一名年轻的男列车员也不幸去世了,原本跑完这趟车,他就要回家结婚了。

列车上还有解放军,他们在爬出列车后,一边忙着救人,一边叫到“共产党员们,快来救人啊!”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救援的行列,他们不停地爬进车厢,将乘客们往外拉。

姜保峰说,他记得有一个年轻的女性在被救出来后,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看到他之后立即请求他去救救自己的孩子,可姜保峰在车厢里找到的只有婴儿的尸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车厢

铁道部长引咎辞职

在乘客们努力自救的同时,列车司机和邓家村站的值班站长也陷入了焦急之中,尤其是值班站长孙克宁,他正在站台上焦急地踱步。

按照计划,80次列车应该在1:24到达邓家村站,但孙克宁看到已经1:27了,他仍然听不到列车的丝毫动静,事出反常,孙克宁认为肯定是出事了。

于是,孙克宁返回值班室,开始联系80次列车司机,不幸的消息就在此时传到了孙克宁的耳朵里。当孙克宁得知列车后面的车厢都“不见了”之后,他立刻抓起电话向贵阳铁路分局报告。

接到消息后,贵阳铁路局和当地政府立即展开了沿线搜索,很快,他们在距离邓家村站不远处的一座铁路桥附近找到了颠覆的车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邓家村站

当时,列车上的旅客们正在努力自救,搜索人员也被这一幕惊呆了,赶紧一边求救、一边加入救援。

整起事故十分惨烈,许多乘客被变形的车厢死死压住,就算救援人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将人救出。还有人想要救出自己的老乡,可没想到的是,从车厢里拉出来的只有半截身体。

而这件事里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列车侧翻在了距离铁路桥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如果在桥上侧翻,所有乘客都将落入万丈深渊、几乎不可能生还。

宣威县副县长是最早赶到现场的那批人之一,他到现场之后先是维持秩序,又加入了救援。到了早上7点左右,大批救援队伍赶来了,省长、副省长、事故调查组也都赶到了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车厢

事后统计显示,这次列车颠覆事故造成了88名旅客和列车员遇难,62人重伤,还有140人轻伤。

80次列车7节车厢报废,其余车厢各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只有牵引机车没有受到损伤,同时还导致了200多米铁路受到损害,沪昆线暂时中断。

事故发生后,由国家经委、铁道部、公安部等部委牵头成立了专家调查组,对事故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最终专家组排除了人为破坏事故、自然灾害造成事故的可能性,认为这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但对于事故的真正发生原因却有争议,多数专家认为,这是因为列车超速导致阻力太大而造成后方车厢脱落——尽管司机表示自己已经减速,但似乎仍然不够;

而另外一部分专家则认为,这起事故是由于铁路沿线已经安装好、还没有验收的电气化接触网导线脱落,套挂住了后方车厢,最终引起了脱轨事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故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暴露了铁道部门基础工作薄弱、制度不严等种种问题。

事发后,时任铁道部部长的丁关根引咎辞职,专家组也向铁路部门提出了5条安全建议,要求提高职工素质、进行广泛的技术安全大检查等。

尽管在这次事故中,任何整改建议都是“为时已晚”,可这也给我国的交通运输部门敲响了警钟。

不管在任何时候,交通运输的安全性都应该是第一位的,我们要做的是事前预防、消除各种安全隐患、防止各类安全事故的发生。

参考资料

云南日报,《1988年列车颠覆事故亲历记》

火车网,《中国百年火车史,有五次特大事故,你知道是哪五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