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部周三(8月10日)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一名成员提出刑事指控,指控他涉嫌策划暗杀特朗普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

司法部表示,从2021年10月开始,现年45岁的沙拉姆‧普尔萨菲试图雇用杀手,行刺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目的可能是为了报复2020年1月伊斯兰革命卫队少将卡西姆‧苏莱曼尼之死。

司法部在声明中说,普尔萨菲为伊斯兰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IRGC-QF)工作,试图向美国境内的个人支付30万美元,在华盛顿特区或马里兰州实施谋杀。

普尔萨菲还表示,他有一份薪酬高达100万美元的“第二份工作”。

据CNN报导,联邦执法部门的消息人士和接近蓬佩奥的知情人士表示,前国务卿麦克‧蓬佩奥也是伊朗暗杀的目标,“第二份工作”似乎是指刺杀蓬佩奥。

蓬佩奥担任国务卿时,美军空袭击毙了苏莱曼尼。CNN表示,接近蓬佩奥的知情人士透露,司法部上周三(3日)已直接联系蓬佩奥,表明他是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第二个暗杀目标。

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助理部长马修‧奥尔森说:“这不是我们首次发现伊朗试图在美国领土上对个人进行报复,我们将不懈努力,揭露和瓦解每一个这样的尝试。”

根据法庭文件,目前仍然逍遥法外的普尔萨菲,在2021年10月22日,假藉写书为由,希望找人为博尔顿拍摄照片。后来,普尔萨菲辗转认识了一名法庭文件中被称为“秘密线人(CHS)”的美国个人。

2021年11月9日,普尔萨菲透过加密信息应用与CHS联系,并向CHS提供了25万美元的酬劳,希望雇人“消灭”这位前国家安全顾问。这一数额后来经过谈判被提高到30万美元。检察官表示,普尔萨菲承诺为CHS和杀手提供庇护。

普尔萨菲说,他还有另一项“工作”,他将为此支付100万美元。

普尔萨菲指示CHS开设一个加密货币账户以方便付款,但规定CHS必须先进行谋杀才会付款。

在沟通中,CHS多次问及普尔萨菲是否与“圣城旅”(IRGC-QF)有关。普尔萨菲从未否认他与“圣城旅”的关系。

2021年11月14日,CHS要求普尔萨菲帮助定位这名前国家安全顾问。2021年11月25日,普尔萨菲提供了一张博尔顿办公室街景的地图App截图。

截图指出,该地址在“10,162公里之外”,这是华盛顿特区和伊朗德黑兰之间的大致距离。

2021年11月19日,普尔萨菲告诉CHS,他的“组织”需要视频来确认目标死亡。CHS问普尔萨菲,如果杀人事件被归咎于伊朗,会发生什么事。普尔萨菲告诉CHS不要担心,该“组织”会处理好这个问题。

2022年1月3日,普尔萨菲指出,他有压力要尽快完成谋杀。CHS询问,有多少人参与计划。普尔萨菲告诉CHS,他只需向一个人报告,但上头还有一个指挥系统。同一天,普尔萨菲对没有在苏莱曼尼的忌日前进行谋杀表示遗憾。

2022年1月18日,CHS向普尔萨菲表明,在他被要求实施行刺行动时,这位前国家安全顾问可能正在华盛顿特区以外的地方旅行。

普尔萨菲告诉CHS,他需要“检查一些东西”。在一个小时内,他告诉CHS,目标人物实际上没有旅行。然后,他向CHS提供了有关博尔顿行程安排的具体信息,这些信息似乎从未公开。

2022年1月21日,普尔萨菲告诉CHS,在成功完成第一份“工作”后,他为CHS准备了第二份“工作”,并称已对第二个目标进行监视。

普尔萨菲说,这些信息是“从美国收集的”,而不是“通过谷歌”搜寻,这表明,可能有人为“圣城旅”进行了行动前的监视。

2022年2月1日,普尔萨菲告诉CHS,如果他/她没有在两周内消除目标,工作将从CHS手中夺走。

2022年3月10日,普尔萨菲告诉CHS,他在美国为CHS安排了另一项暗杀任务,普尔萨菲鼓励CHS接受这一任务,并解释说,如果成功完成,普尔萨菲就能与他的“组织”交涉,重新获得谋杀前国家安全顾问的任务。

普尔萨菲被指控利用州际商业设施买凶杀人,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以及试图为跨国谋杀阴谋提供物质支持,最高可判处15年监禁。

不过,普尔萨菲仍在海外尚未伏法。

对于成为行刺目标,博尔顿表示:“虽然现在不能公开透露太多,但有一点是无可争辩的:伊朗统治者是骗子、恐怖分子和美国的敌人。”

他说:“他们激进的反美目标没有改变;他们的承诺毫无价值;他们的全球威胁正在增长。”

谈到拜登政府,博尔顿呼吁拜登结束重返伊朗核协议的努力。

“坦率地说,在我看来,该政权的恐怖活动只是核武计划的另一面,任何认为该政权将遵守任何承诺的想法,都只是一种可怕的错觉。”博尔顿补充说。

博尔顿说,他不知道蓬佩奥也成为了目标,但这并不让他感到惊讶。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表示,伊朗强烈警告不要以这些荒谬的指控为借口,并对伊朗公民采取任何行动。

卡纳尼强调,伊朗保留在国际法框架内采取任何行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