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周六(8月13日),第三届“泰山奖”颁奖活动即将于上海举办。本文专访上海市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他亦是泰山奖管理委员会理事长他说:“我觉得泰山奖有利于扩大价值医疗的宣传,有利于社会形成价值医疗的共识,也有利于推动价值医疗相关政策的实施,这个奖项的意义重大。”

(本文附第三届“泰山奖”详细议程)

撰文 | 田栋梁

来源 | “医学界”公众号

上海市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第一次听到价值医疗的概念,是2011年他在哈佛做访问学者的时候,Thomas Lee教授给他们讲解了价值医疗。

2006年,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首次提出价值医疗概念,距今还不到20年。但对于博士攻读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卫生经济学又是其研究方向的于广军院长来说,很容易就接受了价值医疗的理念。

近些年来,于广军院长成为了一名价值医疗的践行者和推广者。所以当基于价值医疗理念而设立的“泰山奖”理事会邀请他担任理事会的理事长时,于广军院长爽快的答应了。

他说:“我觉得泰山奖有利于扩大价值医疗的宣传,有利于社会形成价值医疗的共识,也有利于推动价值医疗相关政策的实施,这个奖项的意义重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实 践

于广军院长认为,价值医疗的理念在具体实践中,也契合我国对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以上海市儿童医院为例,于广军院长重点介绍了几个方面。首先是改善医疗务,“改善服务也是体现我们治疗质量的一个重要方面,尤其对儿童来说,我国儿科就医难的问题比较突出,如何进行改善?”

身为中国大型区域医疗信息共享系统的开拓者、医疗大数据研究的先行者、智慧医院和互联网医院建设的引领者,于广军院长着力将上海市儿童医院打造成为了一所智慧医院,实现了从预约、挂号、支付、咨询到随访、健康教育的全流程互联网医疗服务。

第二个方面是创新服务模式。比如上海市儿童医院是国内较早开设疫苗门诊的医院,一般的医疗机构中鲜有开设疫苗门诊,但为了更好的服务儿童,上海市儿童医院开了。此外医院还推进整合式医疗服务,以于广军院长亲自牵头推动的高危儿门诊为例,结合早产儿、低体重出生儿等有健康高危因素特点,高危儿门诊整合了多个相关科室,不仅重视患儿的救治,也兼顾后续的康复和生长发育。

此外,上海市儿童医院也很重视医教结合,如针对儿童多动症,医院联动学校和家庭,在儿童青少年期疾病的评估、诊断、治疗和预防中共同发挥作用,将家庭养育、学校教育、医学干预等方面相互连接,搭建平台,利用药物治疗、综合康复、多重干预、潜能开发等手段,帮助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

“我们也很重视新技术项目的应用,比如我们有疑难罕见病的诊治门诊,推动基因筛查,推动脐血干细胞移植。”于广军院长说,“我对脐血干细胞移植印象很深刻,我们医院的血液科应用于遗传相关疾病的治疗中,不仅仅是血液病,有一个炎症性肠病的患儿,反复腹泻,已经发生严重营养不良,影响了孩子生长发育,在我们这里做了移植后,效果非常好。另外我们重症医学科用ECMO治疗暴发性心肌炎,效果也很好,这些新技术服务的开展,也是价值医疗的重要体现。”

其它的举措还包括对处方的点评,对抗生素合理使用的控制,管控辅助用药等,于广军院长表示,这些都是医院控制成本、促进合理医疗的重要措施。

通过持续改善医疗服务,上海市儿童医院从2017年开始,门诊量、住院量、手术量在同类专科医院中都排名第一,不仅业务量增长明显,而且次均费用也是控制的最好的,多年来患者满意度都很高,今年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结果公布后,上海市儿童医院拿到了接近满分的高分。

医疗质量高、医疗费用低、患者体验好,这正是价值医疗追求的三个最基本的要素,在上海市儿童医院,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挑 战

价值医疗理念要想在中国顺利落地、生根,于广军院长认为还要克服三个挑战。

第一个就是要制定基于卫生经济学的诊疗规范和路径。“这非常重要,我们国家虽然也制定了很多疾病指南和专家共识,但临床路径都没有经过卫生经济学的评价,这就导致从价值角度很难衡量评估。”

于广军院长以医保药品目录为例说明,最早的医保药品目录的准入也只经过专家论证,缺乏卫生经济学的资料,但近些年来,医保的准入谈判正式卫生经济学的体现。“同样的,我们对临床路径也应该有卫生经济学的评价,通过卫生经济学评价来筛选最具有成本效益的医疗,虽然不同地区会有差异,但还是应该要有。”

第二个挑战是医疗信息的透明化。包括医疗服务信息、医疗费用信息等,于广军院长认为医疗相关的信息都应该给予适度的公示,引导老百姓合理就医,“否则老百姓就会总觉得大医院是最好的,但大医院提供的是不是最具有成本效益的医疗并不知道,因为信息不对称,信息透明之后,就能起到引导老百姓选择价值医疗的作用。”

医保支付是第三个挑战。于广军院长认为,医保应该支持有价值、有成本效益的医疗服务,对不具有成本效益的项目要打折扣或剔除。在卫生经济学评价基础上,医保鼓励开展哪一类医疗项目,不鼓励开展哪一类项目,也能给患者一定的选择和引导。

这些工作虽然很重要,但于广军院长认为在我国还都有待于起步,我国的医疗技术评价还限于某项单独的新技术,对一个疾病的诊治指南或临床路径这方面的卫生经济学评价还是太少了。“少的原因,第一是没有人支持去做,第二是这方面的人才也很缺乏,缺乏的原因也是没有鼓励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在当前现状下,身为一家儿童医院院长,于广军的希望是建设一家医疗质量高、服务好、费用合理的医院。随着我国出生率的下降,于广军认为儿科还可以做的更精更好,过去因为儿科医生缺乏,导致患者就医体验差,儿科的整体医疗质量不均衡,随着出生率降低,孩子数量少了,医疗服务质量上就可以进一步提升。

“这里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儿科医生的补偿模式要改变,不能再像以前靠跑量来获取服务报酬,而是医疗服务质量高了后,在医疗服务加个方面也给予支撑,不能说孩子少了,马上进行裁剪,这也是不合适的。”于广军院长说,“总体上我国儿科医生还是很缺乏的,尤其是基层儿科医生,还没来得及增加,出生率就下降了。过去一个医生一上午要看五六十个患儿,就医体验很差,服务质量也难保证,未来一上午只看二三十个,服务量下降后,就能更好的保障服务质量。”

8月13日

第三届“泰山奖”颁奖活动将于上海举办

详细议程如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泰山对话”

《后疫情时代,中国公卫如何发展?

8月12日即将开播!

关注“医学界智库”视频号,预约本场直播

听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立明

和“医学界”主编田栋梁

剖析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公卫

来源:医学界智库

责编:郑华菊

校对:臧恒佳

更多“泰山奖”文章

*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