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天仿佛我的突然到来,把我爸如同玻璃球般完美无瑕的新家庭,摔了个支离破碎。

“你打算怎么办?”双双阿姨率先打破沉默,她现在是我爸的妻子,身旁还坐着一个女娃,她叫杜冉晴,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屋子里充斥着吓人的寂静。双双阿姨死死地握着拳头,我明显感觉周边的气息都跟着紧张起来。

“她是我女儿,得养。”我爸自知这句话一出,对双双阿姨不公平,惭愧地低下头。

出所料,双双阿姨随手捉起身旁的抱枕往我爸扔过去,“杜明深!有她没我!”

说完,她便收拾了行李,带着妹妹回到娘家去,不管我爸怎么挽留。

然而没过多久,双双阿姨便向我爸提出了离婚,谈论到杜冉晴的抚养权时,她竟毫不犹豫地让给了我爸,原因是她的新婚家庭容不下冉晴。

双双阿姨把冉晴送回来的那天,冉晴发了疯似地追在他们车子后边,大喊着“妈妈,别不要我!”我看着心里在滴血,相似的情境我也经历过。

冉晴后来摔倒在地上,我连忙跑过去想要扶起她,却被她狠狠地推开。她还把身上背着的水壶砸在我脸上,我眼角瞬间鲜血直流。

我爸心疼地抱起我们,冉晴却还不停地挣扎捶打,最后竟哭得晕了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我叫杜湘湘,自我记事起,在家就不受宠爱。直到有一天我妈怀孕了,她才告诉我的身世:我还有另一个父亲。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我脑袋像突然被炸裂了一般。

原来我爸年轻的谈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我妈赵晴,是他的初恋,还是当时学校里的校花。

我爸苦苦追求了她两年,说好等毕业就结婚,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妈家里人却给她介绍了一个香港的富家子弟。

仅仅在一夜之间,所有事都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我妈退学了,并且已经准备嫁往香港。

我爸还连夜赶到她家楼下,在大雨中苦苦等待了一整晚,只等来外婆一句“滚”。我妈由始至终没有出现过。

我妈就这样消失在我爸的世界里。他当时整整暴瘦了十几斤,花了半年时间才慢慢走出来。

而我妈嫁给那富家子弟时,就知道怀上了我,但他那时爱我妈爱到骨子里,说他不在意这个事。可随着时间的流逝,爱慢慢消失,我成了他们婚姻里的一根最痛的刺。我在那个家也一直不受待见。

几年后我妈怀孕了,直接冲垮了我的本就卑微的地位。他们决定把我送回亲生父亲那。

而我的出现,竟还摧毁了我爸的新家庭。我爸离婚后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妹妹冉晴更是对我恨之入骨。

我很内疚,总想着要做些什么弥补,尤其对待妹妹冉晴,我恨不得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冉晴冉晴,缓缓升起的太阳,我猜想这也是我爸对我妈的思念才起的名字。

3

记得小时候有一回,我特意存了很久的钱,为的就是给爷爷买一只鹦鹉作生日礼物。

冉晴却偷偷把那只鹦鹉放走,然后换上一只黑溜溜的乌鸦关在笼子里。拎着鸟笼对爷爷说:“爷爷,你快看,这是湘湘姐给你买的生日礼物!”

爷爷一看是只乌鸦,果然勃然大怒,连忙把鸟放生。随后把我揪了过来训斥了一番,因为乌鸦漆黑漆黑的,过生辰不吉利。

我这边在委屈着,冉晴却在角落里笑得灿烂。那天晚上我跑去她房间问她,为什么要搞这样的恶作剧?

“杜湘湘,我不喜欢你!”说完她嘭的一声关起了房门。我的眼里哗的一声,便像雨滴一样掉落下来。

之后每遇到什么事,基于心底里那份愧疚,都是我主动让着冉晴,迁就着她,她有什么要求,我都一一答应。

我开始工作那会冉晴才读大学,为了减轻我爸负担,我主动承担起她每个学期的学费、生活费。

我自己却节俭得破了的袜子都缝补了几回才舍得扔。

有一回夏天,冉晴想买一条八百多块钱的裙子,说要参加学校的活动。我刚给她付了考车牌的钱,即便不吃饭我也拿不出这个钱。于是让她缓几天,等我下个月发工资再给她买。

冉晴竟说我小气,吝啬,“要不是你的出现,我有妈给我买,用得着问你?”最刺痛我的是这句话,我还想说点什么,没想到下一秒她竟把我拉黑了。

我一下慌乱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于是找同事借了钱,屁屁颠颠地给冉晴转账,向她发送好友请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转眼冉晴毕业了,却一直找不着工作。刚好我公司有空缺的职位,我和老板关系也好,便走了个后门,把冉晴招进来,从实习生做起。

在家不管我怎么纵容她,在公司我就是她主管,没想到冉晴却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难堪。

她刚入职那时,我本意是让她多些机会跟我老板接触,我们的一些高层饭局我也把她叫上。偶尔我还示意让她给老板倒酒。

没想到这些在冉晴眼里却是我摆款儿,仗着在公司职位高,辈分高,特意使唤她。早早的她心里就埋下一个埋怨的响雷。

有一次老板喝醉了,我也喝了不少,唯独冉晴没沾一滴酒,我便让她来开车送老板回去。她心里的响雷就在这时轰的一声炸开了。

“你得意什么?不就比我早入职几年吗?老板都没使唤我,你倒是使唤我来了?我跟你说这不是我职责范围里的事!我不干!”

说完,她竟一个人开着公司的车离去。

酒醉也有三分醒,这事老板模模糊糊也有点记忆。那晚还是我打车送她回去。这事之后,老板对冉晴更是多了几分不满。

加上冉晴平常做事总是丢三落四,还没过试用期,老板就把她辞掉了。无疑冉晴又把这账算在我头上来。

幸亏有一家心宜的公司录用了她,这事才淡忘下来,她工作上的事我也不再过问。后来我们也各自组建了家庭。本以为我们能一直和谐相处下去,又因为各自孩子的事纠缠在一起。

5

我们俩的孩子同一年入读小学,当时考虑到学区房的问题,我和老公早早就规划好买哪个地段,即便贵一点也愿意。并且我们那区的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的公立学校。

偏偏冉晴夫妇就没考虑这个问题,为孩子上学的问题伤透了脑筋。

我为了帮冉晴女儿小冰搞一个学位,跑了不少关系,我老公也为了这事而奔波。求人办事本就难,好些天没个结果也不好意思催。

冉晴看我们迟迟没有答复,又对我发飙起来,“不想帮忙当初就别答应,害得我小冰今年没法入学,你担当得起吗!”

我心里也着急,一听冉晴这么一说,我的愧疚感又上来了。当天晚上我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第二天醒来,我便和老公说要不把学位让给冉晴,咱们女儿木木就读私立学校。我老公一开始不同意,我哭着说冉晴小时候有多惨,都是我害的,现在这一点小事都帮不上忙。

老公拗不过我,也只能同意了。我跟冉晴说帮小冰找到学位了,只说是朋友帮的忙,却没跟她说那原本是木木的学位。

这事之后,冉晴果然对我柔和了许多,还特意买了一套书送给木木。我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那般轻松,之后我更是加倍地对小冰好。

解决了孩子入学的问题,随之而来的就是接送问题。冉晴夫妻住得离学校远,她让我帮忙接送小冰,甚至有时他们俩加班,小冰就直接住在我家里。

我和老公下班也是比较晚,接送孩子,做饭的事都落在我婆婆身上。刚开始婆婆还夸小冰可爱,后来次数多了,婆婆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还得做饭,不禁有怨言。

我便以冉晴的名义,每个月多给五百块婆婆当作是辛苦费。还特意写了一份菜单,让婆婆按照小冰的喜好买菜,生怕小冰在我这过得不好,我对她比对我女儿还操心。

婆婆也不是为了多要那点钱,只是我把好话都说尽了,她也不想我老公为难,便也忍了下来。

可是真的越穷越见鬼,这边我刚把婆婆安抚好,没几天就出事了!

那天婆婆接两孩子回家,路上木木吵着说要买棉花糖,小冰又嚷着要买雪糕。婆婆给了点钱让小冰去买,她就陪着木木去买棉花糖。

谁知道小冰一个着急,拿着钱就冲出了马路,迎面驶来一辆快速行驶的电动车把她撞倒了。小冰膝盖上流血瞬间染红了雪白的小裙。

我得知后眼前一发黑,差点晕了过去,这事怎么跟冉晴交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我瑟瑟发抖地打了个电话给冉晴,她劈头盖脸地把我骂了一顿,来到我家的时候,她看见我婆婆就像看见仇人一般。

“阿姨,你就不能陪小冰去买雪糕,让木木自己去买棉花糖吗,木木个子高,能自己去!”

“木木是我亲孙女,你别以为给我几百块我就得听你命令似的。”婆婆看着冉晴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也忍不住开骂。

“什么几百块钱,我怎么可能还给你钱,都是杜湘湘她欠我的!”

这话一出,换我老公坐不住了,那架势差点想打人,“让我妈一个老人帮你带孩子还没点感恩,亏我之前还同意把木木的学位让给你女儿!”

“我拿枪指着你让了吗?你们搞不定就直接跟我说,逞什么能?”冉晴面对我老公的指控,也是不肯退让一步。

我站在原地几乎快要崩溃了,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帮哪边。两孩子也吓坏了,嚎啕大哭起来,幸亏了她们的哭声,给这场战争按下了暂停键。

但这个烂摊子我不知道怎么收拾。冉晴对我冷言冷语,婆婆和老公对我爱答不理,就连女儿木木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我心里苦,想弥补冉晴,却伤害到家人,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直到有一天,木木看我在阳台发呆,跑过来抱住我大腿,面带委屈地对我说:“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被她问得一头雾水,“妈妈怎么会不爱你呢,妈妈最爱的是你。”

“不是,你对小冰更好,还把我的学位让给她。饭菜做的都是她爱吃的,可她爱吃辣,我完全不吃,她爱吃虾,你忘了我对虾过敏吗……”

木木说完后,我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我现在才发现我这个母亲真的很失败!

7

后来我给冉晴发了一条信息:

妹妹,过去因为内疚,小时候因为我的出现,让你没了妈妈。我一直在想弥补。甚至把我女儿、老公、家庭,都放在你之后,却发现失去的更多。

小时候的事,是大人的过错,我不该揽在身上。往后如果你还想与我做姐妹,我欢迎至极,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随后我弄了一桌好菜,都是老公和婆婆和女儿爱吃的,诚恳地跟他们说之前因为我不懂边界感,以至让冉晴家的事影响到自己家庭。

我想对妹妹好是我的事,但我老公、婆婆,是没有这个责任。他们看在我份上,已经做得够多的了。

大家把话都说开了,老公和婆婆也表示很理解我的做法。一家人哪有隔夜仇。

至于冉晴,到现在我也没收到她回复的信息。不管怎样,我觉得这次我做得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