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礼智

“过分了昂!”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和一口青岛普通话,他嬉笑怒骂点评家长里短、社会热点,引得无数粉丝竞折腰;有时候他也会诗兴大发,吟咏两句“半岛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更妙的是,他还能变身青岛大姨,和“老姊妹”桂琴聊的不亦乐乎。但在快乐背后,他其实十年如一日的照顾着卧病在床的“老厂长”父亲。他就是拥有几百万粉丝的青岛网红赵厂长,“厂子不大,快乐加工厂,生产‘逗你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传统媒体人求突破

赵厂长本名赵舞阳,自小生活在青岛。在他小时候的认知中,父母长辈每天都要去工厂劳动生产,朝九晚五的忙碌着有声有色的小日子,而厂里的厂长就是这个世界中最有power的人,不仅要领导全厂人,而且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要操心。当然,好厂长一定会把厂经营得井井有条,大家其乐融融。所以,长大后的赵厂长,就在各种社交媒体上给自己起名“赵厂长”,在虚拟的生活中过着厂长的瘾。“就好像我现在直播间的厂花们(厂长粉丝的专属名字),天南海北的都有,大家在这里高兴的聊天、购物、交友,很像在一个厂子的样子。”而他,则负责给大家默默的生产快乐。

当然,没当成厂长的赵厂长,毕业后先当上了青岛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过《够级英雄》《智斗地主》《加油老爸》《青岛全接触》等节目。而后,赵厂长担任制片人,还策划了一档脱口秀节目《白闹了秀》,在这档节目中赵厂长算是过了一把“厂长瘾”,因为节目本身就像一个来料加工厂,观众给他分享猛料、笑料,他制作成节目给大家做视频化呈现,“节目就像咱们青岛的啤酒屋,我有酒你有故事的感觉”。而后几年,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传统媒体出身的赵厂长,自然感受到新媒体的冲击,加之自己这期间制片人、运营总监的多年运营经历,他发现受众也对新媒体有了新的需求,所以他便进入了一条新的赛道进行学习研究。当然,业余时间的制作并非团队制作,与做节目完全不同,但新闻专业出身的赵厂长除了主持人的身份,文案、拍摄、剪辑甚至后期都能一人驾驭,加之他个人在曲艺、文学上的长年积累,对生活的敏锐洞察力,本身的语言天赋,第一个大家喜闻乐见、频频转发的抖音视频——方言版《你家都是怎么聊买菜的事》就这样诞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把青岛的好东西传播出去

因为之前做过新闻制片人,每天关注社会热点已经成为赵厂长的职业习惯。加之赵厂长笔耕不辍的创作激情,这才让大家开始欣赏到了一段段以“过分了昂”开头的辛辣点评。对于他来说,创作是很重要的部分,他一直坚信:不能给自己思想的温床,会削减创作的力量,如此保持丰盛的创作力,赵厂长才有胆气提出“努力每天日更日播”的slogan。当然,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即使没有灵感也要逼着自己每天创作,这也是职业习惯使然。同时,面对粉丝数字的涨跌他颇为淡定,“做学生的时候天天要面对成绩,做记者的时候天天要面对选题,做制片人的时候要天天面对收视率,做赵厂长的时候肯定也要天天面对大家对作品水平的甄别和判断。创作、分享、为家乡发声,这些事,做就对了,至于做的好不好,那是另外一件事”

赵厂长生在青岛长在青岛,对家乡非常有感情,“我热爱青岛这片土地,对自己家乡的每一寸光影,每一个身边的人。我愿用心观察,然后通过平台把我之所见传递出去。”

不过,看着粉丝一天天的增长,赵厂长还是打心眼里高兴,不仅是自己身上的闪光点得到了别人的认可,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家乡得到了展示。因为以前参与制作的电视节目,更多是在青岛展示青岛,没法让更多人看到青岛的特色文化有些遗憾。小小的视频,则弥补了这些遗憾,“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感谢所有美好的创作者,把青岛的好东西传播出去。”与之前主持人不同,原本的节目比较本土化,而现在的粉丝来自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也许是北京表哥的同事,也许是深圳同学的客户,大家竟然回因为同时关注了赵厂长多了好多开心的话题。而且,原本电视的观众群中老年居多,而网络平台上,年轻受众成为了粉丝团队的绝大部份,年轻、高知、现代、活跃是粉丝的特点,这也让他的作品带动大家更加积极生活,拥抱当下。

让赵厂长惊喜的是,自己的视频不仅让外地人了解了青岛,还收获了许多海外游子的关注,“真的有一大批国外异乡游子,都说听到我这青岛普通话特别有亲切感”。他说,“有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能对家庭有些贡献,也会开始有点萌动,希望能实现点以前不敢想的小抱负。用自己家乡的口音说些大家认可的观点,实在!人实在,话实在,快乐也实实在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分字画,七分裱

除了“过分了昂”系列,赵厂长还有“青岛大姨”、“青岛诗人”、“青岛话遇上各种调调”等系列。和其他青岛大姨不一样,别人都是直接扮演青岛大姨某某某,而赵厂长的青岛大姨无名无姓,但是她的老姊妹“桂琴”永远在电话另一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从小生活在工厂大院里,见惯了阿姨们接地气的交流,在他眼中,这些谈话率性可爱,也有着生活的智慧,“我觉得对话的方式容易展现,不论是积极的还是有些比较市井的东西,都是需要在交流中完成的。”

和很多男扮女装的青岛大姨一样,赵厂长的桂琴系列自然需要繁琐的装扮,同时,诗人云游、吹拉弹唱的视频也都需要有表演和分镜头拍摄。赵厂长称自己不是一个热衷表演的人,但就像字画艺术一样,“三分字画,七分裱”,内容做完了,接下来就是努力呈现,用心包装,视频几乎所有流程都是他亲自操刀,自导自演,尽量不打扰别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在外表上包装了一下,口头禅“过分了昂”也是厂长对作品别出心裁的小点缀。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他知道一个口头禅会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但青岛话里“关注俺”“安阳来”“真惊了”稍微有些陈陈相因,就像大家一提到青岛就总说“哈啤酒吃蛤蜊”,能不能有些新意是赵厂长推陈出新的动力,而“过分了昂”这句话就是赵厂长突然想到的。“过分了昂”比较贴合青岛小哥的形象,他们大都实在磊落,干脆热心,不仅诸事可聊,还特别会做思想工作。这有点符合了赵厂长平时内容的输出,对时事进行点评,而有些事就特别适合嬉笑怒骂的方式,“比如某些事情做的比较不一样,可能是好的出格,或者不好的出格,要么比较少见,要么大家都有意见,却想说说不出,用‘过分了昂’形容,起到提纲挈领的效果。”

和脱口秀一样,赵厂长追求的是几乎每一句话里都得有梗,但他认为自己没什么专业技能,只是勤能补拙。其实,赵厂长没有专门学过脱口秀,他这个技能完全是“自学成才”,“就是逼着自己学习”,比如借鉴相声的三番四抖,学习电影的叙事脉络。他的视频段子大都在一分钟之内,就是因为当代人喜欢那种短时间内直击你的面门的感觉,“大家都忙,争取一分钟内把事讲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洽中的佛系主播

别看喜剧演员在舞台上嘻嘻哈哈,但是在生活中可能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问到赵厂长,他说自己也差不许多,平常很少愿意找人倾吐,参与社交活动,并且言语之间能透出些对此的悲观抵触,“本身不愿意找人聊天,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社恐’。”这种反差多少让人无法理解,赵厂长说大概是自己性格问题,“可能就是那种C型人格吧,喜欢看着别人热闹,别人开心,哪怕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包括带货直播、广告视频,本来急性子的赵厂长却做得不紧不慢,作品的情怀必须是第一要素,不能生硬,不玩套路,他很排斥过于商业的东西。有人邀约他进行合作,也提供很多技巧和捷径,他都婉言谢绝。“抱朴守拙吧,涉世不深,能力不足,还是有功夫多跟自己对话,想学习去上网去看新闻就行,没必要收集那么多别人咀嚼过的信息。”做为厂长,他要求所有的产品要适合各位厂花,也要尽可能给大家谋福利,包括某些有爱心,有善举的企业,他会主动联系,希望大家在日常购物中还能做些令自己心安的事,毋以善小而不为。

赵厂长当年主持过一些大型综艺节目,即使已经生病了导演也不用担心,因为导演知道赵厂长一站上舞台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完全和台下病恹恹的样子不一样。这和赵厂长现在做直播的时候也一样,“面对大家的那一刻,开玩笑说,经常就完全靠一口‘仙气’吊着。”而且,青岛话说得的这么溜儿的厂长,其实是国家一级播音员,能字正腔圆,也能诙谐幽默。看似视频里委屈巴巴,其实生活中很能扛的他总是会捂着肚子揉,十多年的陪床生活,加上努力的工作,有时候会忘了照顾自己的身体。他说自己虽然是“厂长”,但其实是“光杆司令”,几年前就被评为劳动模范的他似乎很明白自己的问题,“忙起来就忘了,忘了往嘴里塞东西,忘了闭眼睛休息”。看了他之前的照片,也发现饱受胃病折磨的厂长确实很清癯,他意味深长地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确实遗憾。人生最可悲的是不能重来,也可喜在不需要重来,但是如果能重来,也不想学李白。最美的不是山川湖海,只不过厨房与爱,家人整整齐齐吃口热乎饭,下班买买菜,聊着家常洗洗碗。

在赵厂长所有的系列视频中,老厂长这个系列最特别,他和卧病在床的父亲的互动,有时候让人忍俊不禁,有时候很温馨,有时候让大家看的很心疼。其实,老厂长2009年第一次脑溢血,中间有过4次出血经历,不仅不能自理,难于照料,而且经常性情况危急。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赵厂长十几年如一日地守候在父亲床前,悉心照顾,而且还能一直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实属难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厂长认为照顾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而且通过照顾父亲,他说获得很多,“也许呼朋唤友、风云际会能获得成就,四处游历能获得快乐,但我跟父母在一起的相处就能获得快乐,获得内心宽慰,获得生存的意义,他笑笑,打个饱嗝,安详的睡着,就是我的成就。这就像养孩子一样,不指望孩子未来孝你敬你,但是你看他成长,你就获得陪伴的幸福和内心的成就。”

而之所以一直能保持着着一份乐观,赵厂长说,也是受他们家风的影响。因为他的父母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与人为善而且还会苦中作乐,“从小家里面就是属于那种喜欢自得其乐的气氛,人在快乐就在。而且独生子女嘛,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就得会跟自己相处,能自洽,就能坐得住,没那么些乱七八糟的心事。”

赵厂长一直认为自己离“网红”还差很远,“称不上网红,青岛这样一片热土,文化达人太多了,每个人都能看到他们很不一样的亮点,百花齐放,真好。希望能更好啊,也很羡慕大家能那么洒脱的做着自己喜爱的事,还能宣传着自己家乡的美好生活。我能做的,就是把现在在做的做好,然后再做一些风格上的尝试,别拖了大家的后腿,跟不上城市文化发展的步伐。”最后,被问及偶像是谁,会不会是卓别林、周星驰这些喜剧大师,他不置可否。他只是说大师太高太遥远,没事看着欣赏就很满足了,傻乐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观众。非要说偶像的话也只能向这些偶像级别的人不断学习,“不过挺巧的啊,我和周星驰还是一天生日,带着这小小的巧合仰望,当然更希望自己会像他一样,在后期的作品中多做一些有思考的东西。还是那句话吧,创作、分享、记录这片热土每一个闪光的瞬间,为家乡发声,这些事做就对了,至于做的好不好,那是另外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