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软银公司的一系列举动引发热议。

日前软银被曝今年已“提前卖掉”约三成阿里持仓,套现220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20多年前,孙正义为阿里巴巴领投了2000万美元的融资,换来的是巨大的投资回报,由此积累了财富。

软银还表示,公司已经削减了新投资,并专注于“在这种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中增加现金头寸”。软银投资阿里也一度被称为是史上最成功的投资。不过作为阿里最大股东,若软银选择不回购阿里巴巴的股票,那将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再度减持,孙正义能自救成功吗

近期,软银集团宣布,董事会已批准提前以公允价值向各金融子公司转让阿里巴巴约19.36亿股普通股,总计相当于最多约2.42亿ADR。而此次出售将获得4.6万亿日元(约345亿美元)。

软银集团在8月8日的财报中表示,仍然持有阿里巴巴23.7%的股份,而对于软银集团自自身来说,由于持股跌破20%,后续并不能以权益法并表。与此同时,软银集团对于阿里巴巴的影响力也将减弱。

同时,在阿里巴巴和软银曾经的合约中,软银有权向阿里巴巴董事会提名一名董事,如果软银的持股降至已发行在外股份总数的15%以下,则该等提名权终止。也就说,此后软银已经丧失董事提名权。

而软银在阿里巴巴的提名董事一直为孙正义,而孙正义在2020年就已经公开宣布推出阿里巴巴董事会,而孙正义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之前,正是软银集团身陷困局的开始。2019年软银集团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约合102亿美元)。

尽管孙正义希望“尽可能长期地持有阿里股票”,但软银集团遭遇流动性危机,不得不通过“最成功的投资”来解救。软银集团在相关文件中解释称,当前的股票市场环境充满挑战,并且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2000年,孙正义向当时还在起步阶段的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这也是软银在科技公司上最成功的押注。孙正义曾表示,软银仍将尽可能长期地持有阿里巴巴股票。2020年5月,孙正义在财报发布会上表示,软银集团将减持阿里巴巴股票,以回购软银公司股票。

根据外媒报道,自去年10月以来,软银已转手4000万股阿里巴巴股票,以了结前几个时期达成的交易。今年创纪录的远期出售速度,意味着,软银可能将其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80%以上用于衍生品交易,或将股票质押为保证金贷款。

当前,阿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个季度员工减少近万人,市值也创下近年新低,阿里创始人马云也已淡出,持股降至5%以下。艰难时刻,阿里也不得不独自面对。这也是当前众多互联网企业的灰暗时刻。

互联网黄金时代或结束

高速增长,曾是过去20年互联网行业的关键词,但随着流量红利消失,行业竞争加剧,各家互联网巨头的业绩增长普遍趋缓。无数互联网人怀念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阿里也是如此。其最近几个季度的财报显示,淘宝天猫GMV增长幅度下降至个位数,甚至出现了历史上首次单月GMV下降的情况。更显著的变化还在于,阿里不再强调增长速度,而要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并主动下调收入预期、降本增效。

除了软银抛售阿里股份,阿里自己也退出了许多互联网公司的股份,比如前不久退出更胡来优酷的股东,互联网巨头曾经的大手笔投资现在也都在不断缩减。

应对这一个变化,一些护联网巨头已经开始尝试新的变化,其中之一就是便是将原本独立出资的形式转化为GP身份,成为更加纯粹的私募基金。通过私募股权基金的身份,以正规军的身份进行投融资。

从近半年以来在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数量变化可以看出一些变化:包括华为旗下哈勃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小米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三六零(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天津字节跳动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纷纷转化为GP。

但是结合当下整体环境及国家指向,不难看出互联网已经过了疯狂增长的“黄金时代”。2021年一级市场投资来看,以硬科技、人工智能、医疗大健康将是主要的投资阵地,而模式创新类型项目迎来了低潮期。

同时随着近两年以来国内外环境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定义和观念也正发生变化。比如互联网企业到底是不是科技企业,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创新?由于平台反垄断和防止资本不断扩张,互联网+的所谓商业模式创新,还有没有必要?

在数字经济大发展、政策环境整体向好的同时,2022年消费领域互联网平台带来的垄断、不正当竞争等问题也将持续受到监管部门关注。

反垄断的目的不是限制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而是创造公平的竞争性市场环境、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氛围、引导资本向技术创新而非简单模式创新流动。

就这一点判断,互联网行业仍然充满发展机遇。而唯一确定的是,互联网企业更应关注“脱虚向实”充分利用数据优势服务于生产端的价值创造,构建经济产生数据、数据赋能经济的良性循环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