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海昏侯|透视玉韘佩

器晤3N3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贺墓和刘充国墓出土多件玉韘佩,制作工艺非常精致。

根据相关信息判断,刘贺墓出土玉韘佩至少有三件,其中在首都博物馆公开展出过2件。刘充国墓出土一件,有现场照片披露形制。

首博展出的两件海昏侯墓出土的韘形佩一件青白玉,一件青玉,玉质纯净,采用镂雕技艺雕刻出龙、凤和螭虎纹,工艺精湛。其中青白玉韘形佩中穿一圆孔,中心造型如扳指之形,常被形容为鸡心形,上尖下弧,阴刻云气纹,所以也称之为鸡心佩。这件韘形佩左侧镂刻龙纹,右侧为螭虎纹,顶端为凤纹。螭虎头下尾上作回首状,龙身头上尾下作张嘴状,凤首高冠与龙作嬉戏状,构图非常严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昏侯墓出土玉韘形佩

青玉韘形佩外廓略近圆形,中心仍是上尖下弧的扳指造型。也是采用透雕技法装饰左龙右螭上凤纹饰,稍有不同的是龙首和螭首均朝上方伸展,分列凤纹两侧。这一件雕刻更加精致,是少见的同类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昏侯墓出土玉韘形佩

这两件韘形佩均为双面透雕,正背观看效果相同,没有确定的正反之分。

有研究认为,汉代韘形佩一般镂雕双龙、龙凤、龙螭于一器,但将龙、凤、螭三者合雕于一器的例子非常少见,并由此判断这“反应出海昏侯特殊的身份”。其实这还不仅仅是身份问题,它还是一个信仰问题。

再看刘充国墓新见的那件玉韘佩,材质为上好的白玉,它的造型有了明显不同。整器呈条状,中心的扳指形也因为拉长而有较大变形。左右的纹样如卷云之形,隐约还能看出龙虎轮廓,但已经没有了明确的头眼。而且因一侧可能有残损,左右显得不很对称。当然这件玉韘佩还有一个少见的亮点,是在它中间的上端阳刻有一个兽面,特别表现了双眼,这个兽面的出现非常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充国墓出土玉韘佩

玉韘,是玉器研究者的一个恒常话题,很多人对由韘到玉韘佩的演变进行过研究。一般的认识是,韘形佩的形态来自于韘,两类功能各异的玉器在战国时期有过同时并存,一种是射箭专用的扳指,一种纯作佩玉使用。

东周时代韘器的形制有了改变,同时也出现了以韘器为刍型的韘形佩。原来具有射箭实用功能的韘,分化出佩戴装饰功能的韘形佩。汉初开始韘形佩比较流行,没有了韘的扣弦功用,变成一种新的玉佩。

两汉时的韘形玉佩纹饰丰富,中间穿孔由大向小变化,透雕技巧的采用将韘形玉佩的制作推向高峰。一般研究者注意到雕成龙凤纹韘形佩,只是将它们作为一类吉祥动物形象看待。

西汉晚期的韘形佩器身渐变为狭长形,穿孔较小,龙凤类纹饰更具写意风格。刘充国的玉韘形佩正属此类,时代特征非常明显。刘贺的韘形佩则具有时代更早的风格,说明它们可能是稍早年代的制品。

由实用的扳指,演变到佩饰,扳指变成了鸡心佩,我们的重点并不是探讨器形的演变,而是关注它装饰的纹样。

汉代韘形佩常常装饰的是龙、凤再加螭的纹饰,这个螭即是螭虎,也即是说是龙凤虎三种神兽纹样。说到这三兽,当然我们会很自然地想到四神,汉时惯常见到的四神组合,为何这样变为三神了呢?

也许这是四神的一种减省表现手法,省去了玄武形。汉时韘形佩最初见到较多的龙凤共饰,后来增加螭虎,四神共器的并不多见。江苏宝应戴墩西汉墓出土一件韘形玉佩,青白材质,体下方浮雕飞翅螭虎,左右分别镂雕龙与凤,龙凤之间有一蛇形纹,应当是与中间的心形一起表示的玄武,为一件四神玉韘形佩。这是我们判定三神佩为四神佩的一个重要参照,刘贺的韘形佩其实就是四神佩。

湖南安乡刘弘墓出土一件韘形佩,白玉材质,条形,主体鸡心形,上尖部位雕刻一对兽眼,周边镂雕龙、凤、螭,另有一动物形体特征不明显,也可能象征蛇形,与中间的变形鸡心合构成玄武,也是一件四神佩。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中间的心形是带有双眼的,应当是作为龟体的象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湖南安乡刘弘墓出土

西汉玉韘形佩

这两例发现表明,中间的心形应当是象征龟形的,在龟首位置有时会雕刻出象征性的双眼,一般并不明确表现,这样一来,有具象的四神也就常常只见到三神了,但对于当时人而言,应当对中间的心形会有共同认知的,一定会将整体看作是一件四神玉佩。

身佩四神玉佩,尤其是四神玉韘形佩,有四神护体,也是一件平安符。刘贺墓中随葬了多件这样的护身符,可见他是非常看重这四神玉韘形佩的。我们也可以由此揣度他的心并不那么平静,总有担心在胸中,他将安危系在四神玉韘形佩上,那可是不可须臾离开的护身符。

本文选自自著

《南藩海昏侯》,三联书店,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