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无人机航拍补课然后向教育局举报 8 所学校,干得漂亮!

钱江晚报昨天(2022-8-10)消息,五天四夜,52岁的符新平从杭州一路向南,驱车1398公里,相继穿越金华、衢州、丽水、温州,带着无人机走进八所县城中学,拍下视频,随后便在“浙里办”平台留下了近10条举报信息,其主题均为:补课。7月下旬,符新平向各地教育局实名举报,并把图片和视频发到了社交平台上,招来了谩骂与点赞。符新平的举报行为在网上引发热议,在一些自媒体的二次传播中更是流言四起。有人揣测,他打算以一己之力,整顿补课风气;也有人将他的行为定义为一位家长自私自利的疯狂举报,嘲讽他的孩子一定是学渣;还有人批判他动用无人机采集信息,居心叵测……

对于符新平用无人机抓拍补课证据,然后向教育主管部门举报补课的行为,笔者双手赞成,绝对支持!

中小学补课行为是中国教育的顽疾 ! 从笔者20多年前上初中的时候,就有遭遇暑假补课,至今20多年过去了,这个顽疾依旧存在,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学校里组织的补课,加上课外辅导机构的兴风作浪,毫无疑问加剧了教育领域里的内卷风气,苦了孩子苦了家长。现在的中小学的学生,远比笔者读中小学时候辛苦,无处不在的补课或者辅导班,功不可没。

2021年中国政府部门出台双减政策,取缔课外辅导机构对于学科类的辅导和培训。但是在校内或者校外学科类的补课补习还是屡禁不止,公立学校内的补课公开化,课外辅导机构对于学科类的补习转入地下不再如同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公开,很多家长还是对学校的补课表示支持!这说明,之前的那种中小学阶段的教育内卷已经积重难返,形成了产业化,形成了思维惯性。

想要改变这种无底线无节操的内卷现状,需要政府部门加大力气严厉打击,而不是仅仅靠发布相关政策就了事。想要彻底的打击学校的补课,需要家长或者孩子的举报,没有举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教育主管部门也难以主动查处。笔者的原本对于举报行为,是极为不屑的,认为喜欢举报的人人品有问题。但是笔者对于那些针对补课或者课外辅导机构的补习的举报行为,是深度认同和支持的。符新平的举报行为很有必要,中国社会需要更多的符新平!大家都举报补课行为,让学校补课行为成为过街老鼠,让补课的学校负责人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才能真正实现减轻教育负担的目标。

教育主管部门对于查实的那些补课举报,一定要严格保护举报人,同时对于违规者严厉定格处理。比如可以规定,只要是有补课的公立学校,一经查处发现有补课,校长撤职永不叙用,参与补课的教师也要严厉处罚,轻者重重罚款,重者取消教师资格永不录用。对于校外辅导机构的补课行为,一经发现定格处罚,先对校外辅导机构重重罚款,然后永久性的关闭,对于在校外辅导机构的补课教师,除以重罚且永久禁止其从事教育行业的工作。只要主管部门下大力气,下狠决心处置补课行为,一定能达到双减的目标,造福广大的中小学生和家长!

-完-

2022-8-11写于东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