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者按:我们找到了一个知名的神经系统学网站,在这里有各种各样关于神经学的科研成果,我们发现其中也有不少与电子竞技相关的研究,其研究团队大多来自全球不错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并且,关于这些研究成果也都在相应的学科期刊上找到了已经发表的论文。

所以,在这里继续作为一个系列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也做讨论。

此前,已经有不少的科学研究结果证明,电竞的日益普及加剧了人们对它可能产生不良心理影响的担忧,一些国际社会上的机构例如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一些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

但其实,这一系列的担忧与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并不匹配,这凸显了人们对于电子游戏或电子竞技是如何影响健康的还不够清楚。

“游戏障碍”是WHO对那些游戏成瘾、游戏失调的人们的行为进行的一种归纳总结,但出现问题的根本以及如何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并不明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有一项研究成果解释了后续的相关问题,想要解决这种成瘾性症状并不一定需要专业医疗团队或是身边人从行为上进行干预,其根本是他们需要更多心理上的关心。

英国的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与卡地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合作进行并发表在《临床心理学科学(Clinical Psychological Science)》学术期刊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几乎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表明青少年对于游戏“不健康”的热情是需要专业医疗人员进行行为上的临床干预的。

这里使用的“几乎没有”的描述有一个学术基准,指的是研究的数据结果概率低于百分之多少(通常p<0.001)。

这项研究的数据来自1000多名青少年及其看护人,结果表明那些患有“游戏失调”、“游戏障碍”的人可能在游戏之外有着潜在的以及更广泛的社会心理问题。

这些问题很可能导致他们需要在游戏的世界里来寻求自我满足感,不过在这里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这不是游戏、电竞本身给予的负面影响,而是人们体验游戏时的心理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学院主任Andrew Przybylski教授说道:“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呼吁科研人员调查青少年游戏失调的临床相关性,因为此前的研究成果没能考察到在这些年轻人的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及其背后更广泛的原因。这是我们在这项新的研究中重点寻求解决的问题。我们首次应用动机理论和开放的科学原则,来调查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心理需求的满足感与挫折感是否与痴迷地进行游戏相关活动或游戏失调有关。”

研究设立了几个假设,考虑到调查对象表现出游戏失调的程度与他们的基本心理需求是否得到满足有关,调查问卷的内容包括进行电子游戏的时长、与谁一起进行以及他们是否使用互联网开展相关活动等一系列详细信息。

这几个假设分别关于:心理需求满足与游戏失调、心理需求受挫与游戏失调、网络游戏中需求满足的调节作用、对社会心理功能的直接影响、对社会心理功能的间接影响。而这几项假设的调查结果都与研究团队事前的预测一致,也就是说过度的游戏并不能调节日常生活中缺乏的自我满足感。

这里附上几条实验数据结果。首先是对于心理需求的满足与游戏失调的关系,心理需求的满足度与标准值显示出负相关,β(523) = -0.155, p = 0.001,而且这种关系比预期的还要小,只占游戏失调变异性的2.4%,并且小于预期所设定4%的阔值。

其次,为了检验日常生活中基本心理需求的受挫可能构成游戏失调风险因素的第二个假设,需求满足度与标准值 β 呈正相关的关系(523) = 0.367,p = 0.001,而且占游戏失调变异性的13%,这表明第二个假设是完全成立的。

第三个假设涉及到借用游戏需求的满足度来调节日常生活中心理需求的挫折与游戏失调之间联系的程度,结果显示 β (519) = 0.140,p = 0.61,这说明两者之间的关联程度并不明显,所以这个假设并不成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建立在之前已有的科研结果基础之上,其他同行业的研究人员已经了解日常心理需求的受挫感与在游戏内需求的满足感可能是有相互作用的。

通过这次研究,人们发现游戏中的需求满足度(β = 0.21, p < 0.001)和日常心理需求的挫折度(β = 0.13, p = 0.002)与调查对象分配给游戏的时长呈正相关,但调节期并不明显(p = 0.985)。

大多数人会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得不到的自我满足感而去游戏世界中寻找,但不一定能找到,这可能会反而加重这种受挫感。

Dr. Netta Weinstein说道:“我们要做的是敦促专业的医疗团队更仔细地研究心理满足和日常挫折之间的潜在因素,从而了解为什么少数人群觉得他们必须要以一种痴迷的方式参与到电竞运动中。”

正如研究人员所说,我们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来帮助游戏厂商、俱乐部、联盟等等电竞相关组织通过正确的方式保护电竞玩家以及职业选手。

举个例子,就像有些时候因为队伍持续输掉比赛,我们可能会看到某些职业选手没日没夜地进行排位游戏。

通常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位选手真刻苦啊”,而事实上这可能就是选手们在通过过度的训练、排位来寻求满足的行为,对于职业选手而言这也许并不是什么有益的事情。

把目光放宽到整个电竞行业,包括游戏厂商、职业俱乐部、赛事联盟等各个官方机构,也应明确提高战队成绩的重点并不是低谷时期一味地机械性训练,这并不利于保护选手的心理健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假如你是一名跳高运动员,当你成绩不理想的时候,通过不间断的练习成绩不一定会快速且显著地提高,反而还可能伤到脚踝、膝盖等身体器官。

专业的科学知识告诉我们,出现游戏失调现象的原因是人们想要在游戏中寻求日常中得不到的自我满足感,而转移到游戏中后不仅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还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Przybylski教授补充道:“虽然电子竞技的日益流行引起了身体和心理健康专业人士的担忧,但我们的研究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游戏本身就是造成玩家面临困境的罪魁祸首。如果要弄清这一切的真相,我们不仅需要更好的数据,还需要与游戏厂商等相关组织开展更多的合作。”

我们不仅需要更多的专业研究成果,我们同样需要电竞从业人员积极参与其中。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