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五——宾阳近年快速成长的平台,: 微信 76255681

打击电信网络诈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击电信网络诈骗

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9)晋1181刑初405号

公诉机关山西省孝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廖某1,男,绰号“华仔”“牛某”,1985年5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个体经营无限极门市,现住本村。因犯抢劫罪于2002年8月19日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2001年至2009年在南宁少管所进行教育改造,2009年2月26日释放;

2011年因犯诈骗罪被黑龙江黑河市爱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2014年8月21日刑满释放。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3月3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三平,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廖某2,男,1987年6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个体,现住本村。2010年8月因犯诈骗罪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3月3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同年4月15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褚少云,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廖某3,绰号“阿光”,男,1983年8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州镇下寨村人,无业,现住本村。2006年10月13日因犯贩毒罪被宾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2008年2月4日年因犯贩毒罪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09年4月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3月3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 月15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艳,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某,绰号“阿七”,男,1985年4月1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无业,现住本村。2006年3月4日因故意伤害被宾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免于起诉。2007年因盗窃被宾阳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5日。2011年7月15日因犯抢劫罪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于2013年9月28日刑满释放。2014年3月18日因阻碍执行公务被广西宾阳县城南派出所行政拘留10日。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5月9日至5月17日临时羁押于宾阳县看守所,同年5月18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1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6月26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世瑾,山西神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某1,小名“阿翔”,男,1996年3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无业,现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头陀镇浦口村。因涉嫌诈骗罪于2018年10月2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12月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郭俊,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施某,男,1988年5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无业,现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新前街道。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12月19日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9年1月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青山,山西前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某,绰号“小刘”、“胖子”,男,1991年11月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居民,做汇率生意,现住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9年2月18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孝义市公安局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苏应秋,福建联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覃某,绰号“十一”,男,1980年4月3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个体装修,现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湖景花园。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郭凯,山西前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廖某3,绰号“肥五”,男,1999年11月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无业,现住本村。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崔瀚,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男,1981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武陵镇人,现住本村。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桂芳,山西向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莫某,外号“老莫”,男,1980年2月23日出生,壮族,小学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马山县古零镇人,现住本村。2016年2月5日因赌博被广西马山县公安局行政罚款300元。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12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法律援助)黄明宏,南宁市马山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龚某,绰号“扣哥”,男,1983年6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芦圩镇人,无业,现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商贸城。2007年10月30日因犯盗窃罪被杭州市义乌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2009年4月13日刑满释放。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15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那慧茹,山西前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绰号“肥七,七哥”,男,1963年4月2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人,个体,现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2013年6月7日因开设赌场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4月2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9年4月3日至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同年4月27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冉军震,山西晋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许某,女,1982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演茅村人,无业,住本村。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8月9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9月1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吕梁市看守所。

辩护人郭景娜,北京京翰(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小名“小瑞”,男,1984年11月9日生,汉族,中专文化,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葭址街道董家洋村人,无业,现住本村。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8月5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9年11月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智前,山西前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某,绰号“汤圆”,男,1981年5月9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居民,无业,住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洪家鸿洲大道。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8月6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8年8月7日至2018年8月20日临时羁押于台州市看守所。同年8月20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9年11月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姜志军,浙江时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冯某,男,1969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芦村人,无业,住本村。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8月6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8年8月7日至2018年8月20日临时羁押于台州市看守所。同年8月20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9年11月4日被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杨强,山西仁睿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某,男,1987年5月2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湖南省洪江市熟坪乡人,无业,无固定住处。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于2018年8月15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8月16日至2018年8月29日临时羁押于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同年9月14日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孝义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任冬,山西远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1,女,1993年3月20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区石城镇托洞村委上围村人,现住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出租屋。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于2018年10月26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8年12月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吕梁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小莉、刘淑红,山西宏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某2,男,汉族,1985年4月21日出生,初中文化,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市熟萍乡人,无业,现住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市熟萍乡熟坪村。因涉嫌诈骗罪于2018年10月31日至2018年11月3日临时羁押于洪江市看守所,同年11月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8年12月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贺继强,山西晋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符某,男,汉族,1999年3月19日出生,高中文化,海南省琼海市万泉镇丹村村委会文一村人,广东省美术学院成人大学动漫设计系大二学生,现住广东省番禹区瑞华街36号203室。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于2018年11月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8年12月1日因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晋波,山西晋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1,绰号“老鼠”、“矮子”,男,1988年5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群众,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伍市镇青冲村人,无业,住本村。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2019年2月14日至2019年2月27日临时羁押于平江县看守所,同年2月28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2019年3月15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彦婷,山西前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2,别名“唐东”、“成文”,男,1997年6月27日生,汉族,高中文化,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丰良社区居民,广州市技术师范天河学院大四土木系学生,现住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因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于2018年11月30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8年12月1日至12月5日临时羁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因涉嫌窃、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于2019年1月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逮捕,现羁押于孝义市看守所。

辩护人陶永翔,山西远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龙某,男,1995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武陵镇龙村人,无业,现住本村。因涉嫌诈骗罪于2019年3月31日被孝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5日变更强制措施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经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9年5月24日被孝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孝义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薛诗槐,山西森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孝义市人民检察院以孝检刑一刑诉(2019)37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黄某、覃某、龚某、廖某3、陈某、莫某、张某、刘某、黄某1、施某犯诈骗罪,被告人许某、陈某、徐某、冯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龙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张某2、陈某1犯收买信用卡信息罪、被告人符某、黄某2、胡某、张某1犯买卖身份证件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2020年1月2日本院依法报呈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云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廖某1及其辩护人王三平、被告人廖某2及其辩护人褚少云、被告人廖某3及其辩护人张艳、被告人黄某及其辩护人王世瑾、被告人覃某及其辩护人郭凯、被告人龚某及其指定辩护人那慧茹、被告人廖某3及其辩护人崔瀚、被告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张桂芳、被告人莫某及其法律援助辩护人黄明宏、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冉军震、被告人刘某及其辩护人苏应秋、被告人黄某1及其辩护人郭俊、

被告人施某及其辩护人张青山、被告人许某及其辩护人郭景娜、被告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张智前、被告人徐某及其辩护人姜志军、被告人冯某及其指定辩护人杨强、被告人龙某及其指定辩护人薛诗槐、被告人张某2及其辩护人陶永翔、被告人陈某1及其指定辩护人刘彦婷、被告人符某及其辩护人张晋波、被告人黄某2及其指定辩护贺继强、被告人胡某及其指定辩护人任冬、被告人张某1及其辩护人王小莉、刘淑红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宾阳某案资料

孝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7月17日被告人胡某、黄某2办理两张手机卡,后被告人胡某用自己身份证办理建设银行卡和农业银行卡各一张,被告人黄某2用自己身份证办理农业银行卡一张,并绑定各自办理的联通手机卡,开通U盾,连同身份证复印件一并卖给了被告人陈某1,得款1400元,被告人陈某1将二人的三套卡又卖给了微信昵称为“合伙人”的男子。随后胡某办理的建设银行卡被廖某1、廖某2、廖某3用于诈骗被害人范某的一级卡。2018年7月被告人张某1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农业银行卡一张、U盾和手机号卖给了被告人符某,得款192元。被告人符某将该卡卖给被告人张某2,被告人张某2又卖给一名叫陈飞的男子,陈飞让其将卡通过快递邮寄给周鸿。

被告人廖某2于2018年7月份预谋电信诈骗, 被告人廖某2和被告人黄某二人商量如何洗钱, 并事先预留了作案用的手机号。2018年7月27日, 被告人廖某1兄弟三人分工协作, 预先购买了手机卡、笔记本电脑、手机、被告人胡某的银行卡、手机号及胡某的身份证照片,然后用被告人胡某的身份证照片和手机号注册了支付宝账号, 用该账号在网上购买作案QQ号码。当天在企查查搜索到山西金达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后被告人廖某1就打公司座机,财务人员即受害人范某接起电话后,被告人廖某1要求受害人范某加入一个QQ群。

之后被告人廖某3、廖某1冒充山西金达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马越,以华康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人员名义和受害人范某建立了一个QQ群,在群内骗取了受害人范某的信任后,谎称在谈一个合同项目,对方已经将合同保证金转至马越的私人账户,并附上虚假的银行转账图片,后因合同没有谈成,让受害人范某从金达煤化工有限公司账户将96万元的保证金退回,受害人范某信以为真, 按照要求于7月27日11时36分往被告人廖某3等人指定的被告人胡某账号转账90万元,当日15时03分又转账6万元。

随后,被告人廖某2用作案电话,通过事先预留的联系方式联系被告人黄某洗钱,被告人黄某给被告人廖某2发来一个户名是被告人张某1的银行卡号。被告人廖某3等人按被告人黄某的指示将被告人胡某卡内的90万元转分19笔转账至被告人张某1账号。经调查,被告人张某1卡当时的持卡人是覃永宇、覃某、廖某3团伙,并且该团伙覃某和黄某有直接联系, 被告人覃某指使被告人龚某、莫某、陈某、张某等人经常来往于广西宾阳和广西柳州进行取赃及运输赃款的活动, 被告人廖某3也受被告人覃某指使从事洗钱犯罪活动。

上述款项当日又被转入被告人许某账户内。被告人许某在明知该笔资金可能为非法所得的情况下,在微信圈里发布要用100万元人民币的信息,被告人陈某、徐某和冯某看到后就带着钱赶到了被告人许某的住处,被告人许某将89.9万元转入被告人陈某、徐某、冯某等人卡内。在89.9万元转给被告人许某之前,被告人董向阳(现在逃)、施某、黄某1等人于2018年7月27日上午9时05分建立“727开工”的微信群预谋洗钱,群内有董向阳、黄某1、施某、刘某、王有刚五人。

董向阳与被告人许某联系好兑换现金,让其准备89.9万元现金交给被告人黄某1,并明确告知被告人许某只能保证转入其卡内的89.9万元40分钟的安全。待89.9万元人民币转入被告人许某的卡内,被告人黄某1就从被告人许某提前联系好的被告人陈某等人处拿走了89.9万元现金,后将89.9万元现金全部交给被告人施某, 被告人施某和刘某又将该89.9万元交给了被告人刘某联系的一名叫庄江虹(被山东青岛警方起诉)的女子。2019年3月以来, 被告人廖某1伙同被告人龙某、三哥事先准备好笔记本电脑、手机、银行卡、手机卡、QQ号码等作案工具, 用同样的方法进行诈骗。

开始在宾阳拨打全国各大企业电话,总计拨打约300余条,后三人诈骗窝点转移到广西柳州市柳江县成团镇凌江村水群屯熊如茂家中,从2019年3月20日开始到3月29日结束, 三人除星期六日休息外共诈骗8天, 没有诈骗成功,被告人龙某在这期间每天拨打电话200余条, 并且下载各种公司法人和企业信息资料6000余条。在被告人龙某、廖某1的电脑内还发现了十七万条个人和公司信息。上述事实有报案材料及受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辨认笔录及各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覃某、龚某、廖某3、陈某、莫某、张某、黄某、刘某、黄某1、施某的行为均触犯刑律,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许某、陈某、徐某、冯某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龙某的行为触犯刑律,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某2、陈某1的行为已触犯刑律,应当以收买信用卡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符某、黄某2、胡某、张某1的行为已触犯刑律,应当以买卖身份证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对部分认罪认罚被告人提出量刑建议,建议对被告人廖某1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十二年,

对被告人廖某2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十二年,被告人廖某3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至十年,对被告人胡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黄某2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陈某1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张某1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符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张某2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对被告人张某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三年,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廖某1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廖某1自愿认罪认罚,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其构成犯罪无异议,仅从在案证据及量刑方面发表辩护意见,廖某1的供述应以当庭供述为准,认定其参与诈骗中属于从属地位;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公安局网监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属于刑事诉讼中“技术侦查”取得证据,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被告人进行诈骗但未取得钱财,应按照未遂处理;廖某1自愿认罪认罚,也愿意适当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请法院从解决社会矛盾角度根据廖某1的赔偿情况,综合认定廖某1在案件中的从属地位、结合廖某1未获取非法所得等情况,对廖某1在情节特别严重的法定刑以下量刑。

被告人廖某2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首先被告人廖某2认罪认罚,请法院给予相应刑事处罚。其次,辩护人独立辩护意见如下,本案证明被告人廖某2有罪的客观证据不足;其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获得诈骗财物,属犯罪终了后的未遂;关于本案被告人被监视居住的合法性存在质疑;本案疑点较多,现有证据无法解决,属疑罪,请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廖某3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廖某3自愿认罪认罚,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关于诈骗行为实施过程的供述均是对剧本的复述,供述与被害人报案材料及QQ聊天记录不能印证,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均发生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对指定居所的必要性及合法性需进行核实;被告人廖某3的行为属于诈骗未遂,应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另被告人廖某3在诈骗过程中作用较小,应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在侦查阶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坦白,应从轻处罚。

被告人黄某辩称其没有参与诈骗,另在侦查机关时被刑讯逼供。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1、本案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的指控事实不完全清楚,证据不确实充分。2、被告人黄某当庭陈述未参与任何犯罪,其与廖某2相识而有过联络,但无证据证明其联络为了犯罪行为,且其与覃某更不相识,起诉书中认定黄某的犯罪行为无任何证据,其唯一的一次有罪供述是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一直说遭到刑讯逼供,就此问题也专门召开庭前会议予以处理,但公诉机关的答复及证据无法排除我的合理怀疑,该供述不应被采信。另在案扣押的私人物品与本案完全没有关联,应予返还被告人。

被告人黄某1对事实基本无异议,辩称对指控罪名有异议,其不构成诈骗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黄某1不认识廖氏三兄弟,在案也无证据能反映被告人参与廖氏三兄弟诈骗活动的任何痕迹,其没诈骗故意和诈骗行为。在案也无证据证明其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恰恰相反指控证据相互印证地证实,被告人黄某1并不知道该89.9万款项属于诈骗所得。另无论被告人黄某1在本案中构成诈骗罪或者他罪,其存在如下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其在本案中仅属马仔角色作用较小,属从犯;到案后其一直如实供述,属坦白;其主观恶性较小,系初犯。

被告人施某对事实基本无异议辩称其不构成诈骗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施某构成诈骗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施某在本案中充其量充当了洗钱人的角色,其连该钱的性质是否属于犯罪所得都不知道,更不知是诈骗所得。关于“727开工群”建立时间早于廖氏三兄弟诈骗时间,完全是种巧合,该群并非为本案所涉及的诈骗案所设。综上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施某构成诈骗罪的证据严重不足,依法应当判决其无罪。

被告人刘某辩称,认为自己犯的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保证资金40分钟是不知情的。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刘某对涉案赃款89.9万元并不知道是廖某1等电信诈骗犯罪所得,其没有与廖某1等人共谋也不知情,不应当认定其构成诈骗罪。量刑方面,被告人刘某系初犯、偶犯,到案后如实供述,积极配合调查,可酌情从轻处罚,其自愿认罪,认罪态度较好,可从轻处罚,如若法庭采纳公诉人起诉意见书,那么被告人刘某也应认定从犯,其在犯罪过程中起到辅助作用,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被告人覃某辩称,涉案银行卡我不知道,也没有使用过,黄某我也不认识,也没有联系过。除张某、龚某、莫某、陈某、廖某3外其他人我都不认识,也没有联系过。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1、指控被告人覃某犯罪仅有被告人的供述,无其他证据支持,而其供述不稳定,不排除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其讯问笔录应当予以排除;

2、关于被告人款项来源、取款时间等与本案是否存在关联性、是否是同一笔款项,无证据支持,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3、覃某受覃某1领导和安排有过取钱行为,但对款项性质来源均不知情。涉案款项是“财源滚滚”控制的张某1银行卡转账的,而非被告人覃某。4、另本案程序中亦存在违法行为,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覃某没有参与涉案款项的任何违法行为,不构成诈骗罪。被告人陈述的行为可能涉嫌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但其自认行为可能涉嫌其他案件,与本案无关联性。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应判处无罪。

被告人廖某3辩称我给覃某运过现金,但不知道是诈骗的钱,本案的洗钱犯罪没有参与,这个钱我不知道,认为自己无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综合本案所有案卷材料及各被告人当庭供述,除被告人廖某3对自己做的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其参与本案或有犯罪行为,而在案孝义市公安局网安大队出具的《网安侦查情况说明》不得作为定案依据,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廖某3的指控证据不足。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不应认定被告人廖某3犯有诈骗罪,且应退还扣押车牌号为桂A652**(大众CC)车辆。

被告人陈某对起诉书指控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本案被告人陈某事前没有与他人共同诈骗的合意,事中也没有实施诈骗行为,事后也并不明知覃某让其所取钱款的来源,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陈某所取款项来源于本案受害人被骗的96万元中的款项,他们所取款项的真实来源尚无法确定,仅凭被告人供述不能认定陈某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共犯;退一步讲,即使被告人陈某明知覃某让其所取、运输的款项来源于不正当渠道,因不能明确其就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得,最多应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性,而不是诈骗。

但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覃某让陈某运过的钱确实就是违法犯罪所得,当然也不能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性,且指控陈某运输过六、七十万也是没有充分证据的,不能证明陈某参与的数额达到巨大。如果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构成犯罪,则其也具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所知的所有事实,其不是指挥策划者,主观恶性较小,作用较小,属从犯,且系初犯、偶犯,以上意见望法院予以考虑。

被告人莫某当庭对指控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表示自愿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某构成诈骗罪的罪名、指控数额有异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某犯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诈骗既遂时间与被告人行为时间上看,其不存在诈骗犯罪的共同故意,也不存在事前通谋的问题,综合全案证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只有被告人的供述,且前后矛盾,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公诉机关不分被告人介入的时间先后,将犯罪既遂后被告人莫某帮覃某开车行为全部认定为诈骗共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被告人莫某参与运输钱款数额公诉人也无相关证据佐证,仅有被告人陈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被告人龚某辩称我是帮覃某从柳州拿钱,没有诈骗,当庭表示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有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当以诈骗罪定罪。其没有诈骗的犯意和诈骗的行为,对帮覃某所拿东西的来源、数额不确定,只是单纯赚取报酬。

被告人张某辩称其没有参与过诈骗,当时覃某让我去接人,后带了一装钱的小包回来。当庭表示认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综合全案,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犯有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张某的实际参与行为,其参与了单独不具有牵连的运输行为,其没有与任何诈骗嫌疑人有过诈骗后运输的主观故意和共谋,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基本要求,如果必须追究其刑事法律责任,辩护人认为张某充其量犯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不应该以诈骗罪定罪处罚;另量刑方面被告人张某存在如下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其在本案中属从犯、非积极主动参与犯罪,其主观恶性不深,无任何前科劣迹,属于偶犯、初犯,犯罪情节非常轻微。

被告人许某辩称其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犯罪,愿意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定性没有异议。从被告人许某归案后的态度来看,其在第一次接受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询问时,就毫不隐瞒地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庭审中其对是否听他人说过或是否告知他人案涉金额只能保证40分钟的安全期问题与之前供述不一致,但该情节并不影响许某认可犯罪的态度,且其当庭表示认罪,可从轻处罚,一贯表现良好,并且系初犯,社会危害性极小,请合议庭考虑其家庭有患病女儿及年迈父母,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某对起诉书指控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罚。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首先见证了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签署具结书,尊重被告人的意见;其次辩护人独立辩护意见如下,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陈某明知涉案89.9万元系犯罪所得,被告人陈某仅与许某、吕某、黄某1、徐某、冯某有交集的,其并未从五人处得知钱款性质,且在交易中也没有可以推定被告人陈某应当知道钱款性质的行为或事实。综上认为指控其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判处其无罪。另,如认定被告人陈某构成犯罪,请考虑如下情节,陈某系自首,且当庭自愿认罪、悔罪如实供述,无反复,同时表示愿意积极退赃,无前科劣迹。

被告人徐某辩称认为自己有错,愿意认罪认罚,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某明知或应当明知涉案款项89.9万元是诈骗所得或是黑钱证据不足,不构成掩饰、隐瞒犯罪的得罪,如法院认定其有罪,辩护人就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有,被告人徐某在账户被冻结后,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了解询问并主动到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案件事实,应当认定自首,从轻、减轻处罚;其系初犯、偶犯,可酌情从轻处罚,其在本案获利很少,亦愿退出全部非法所得,减少社会危害性,综上请依法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冯某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不认为犯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冯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明知是犯罪所得系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一个前提条件,被告人应按疑罪从无予以判处无罪,如果人民法院经审查,认定被告人冯某有罪,那么冯某也具有如下量刑情节,一是自首,二是初犯偶犯,三是无前科劣迹,四是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被告人胡某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所涉银行卡与刑法意义上的身份证件有明显区别,出卖银行卡与出卖身份证件所侵犯的客体不同,刑法修正案中只是列举了身份证、护照、社保卡、驾驶证等四类身份证件,并未把银行卡列举进去,司法机关不能将银行卡当作身份证件进行扩大化解释。公诉机关指控缺乏事实依据、法律依据。

被告人张某1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从量刑方面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被告人张某1被传唤后如实供述应认定自首,其自愿认罪认罚,认罪态度较好,主观恶性较小,无前科劣迹系偶犯,可以从宽从轻处罚。其愿意上缴违法所得,应从轻处罚。

被告人黄某2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黄某2、胡某二人不属于买卖身份证件罪的共同犯罪,应当进行单独评价;黄某2对其以自己名义办理的一套卡,在转让之后,及时采取了挂失补卡等补救措施,避免损害的发生,使得对法益的侵害降到最低。被告人黄某2转让自己居民身份证件的行为,属于一般违法行为,可予以行政处罚,不属于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形。被告人黄某2在犯罪以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坦白,其认罪认罚,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其无犯罪前科,系偶犯初犯,社会危害性不大,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被告人符某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第一,被告人符某所出卖的银行卡并不是身份证件,身份证复制件也不等同于身份证本身,单纯的银行卡不能证明持卡人的身份,身份证复制件的持有人也不能单凭该复制件证明其本人的身份,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依法不能成立。第二,并不是所有的买卖身份证件的行为均直接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而是需要看买卖的次数、数量、用途、造成的社会影响等各方面进行综合判断。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符某的行为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第三,量刑方面,被告人系在校学生,法律意识淡薄,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强,且到案如实供述,具有坦白情节、自愿认罪认罚,再犯可能性不大。

被告人陈某1辩称我没有在外面打广告,我认识个人收卡,黄某2给了我1张胡某的卡(包括U盾、身份证复印件、手机卡),卖了340元,黄某2给了我80元。当庭表示自愿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无异议,仅从量刑方面进行辩护,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陈某1购买了用于作案的建行卡,其购买胡某农行卡的行为,并没有导致严重的社会结果的发生;其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属于坦白,且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本次犯罪是初次犯罪,其主观恶性小,请合议庭考虑对被告人陈某1从轻处理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张某2对起诉书指控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被告人在犯罪时系在校大学生,对社会、法律认识不足,主观上不明知犯罪的行为,主观恶性小。到案后如实供述,自愿认罪认罚,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系初犯、偶犯、没有任何前科劣迹,以上情节均可对其人轻处罚。

被告人龙某辩称我下载的有6000条,剩下的是三哥下载的,当庭表示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主要有,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电脑上信息都是龙某下载的,且不认为其是非法获取,另其获取的信息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

经审理查明,2018年7月份被告人胡某和黄某2因手头拮据,便萌生卖卡赚钱的想法, 并联系上收卡人被告人陈某1, 询问好如何办卡及交易。7月17日,该二人先办理了两张手机卡,其中被告人胡某办理的手机卡号码为,后二人分别用各自身份证办理银行卡,被告人胡某办理了一张建设银行卡(卡号)和一张农业银行卡, 黄某2办理了一张农业银行卡, 并绑定新办联通手机号及U盾。后该二人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华新区三和人才市场附近将办好的两套农业银行卡、一套建设银行卡(一套卡包括银行卡、U盾、绑定的手机号和身份证复印件)卖给被告人陈某1, 得款1400元, 被告人陈某1将该三套卡又卖给一名微信昵称为“合伙人”的男子。

2018年7月份,被告人张某1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一张农业银行卡、U 盾和手机号, 银行卡号, 手机卡号, 卖给被告人符某,得款192元。被告人符某又将该卡和手机号卖给被告人张某2, 被告人张某2又卖给一名叫陈飞的男子, 陈飞让其将该卡通过快递邮寄给周鸿。

被告人廖某2于2018年7月份预谋电信诈骗, 被告人廖某2和被告人黄某二人商量如何洗钱,由被告人黄某提供预留了洗钱用的手机号。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兄弟三人分工协作,预先购买了手机卡、笔记本电脑、老年机、智能手机、被告人胡某的银行卡及胡某的身份证照片、被告人胡某登记的手机号, 2018年7月27日0时16分,用被告人胡某的身份证照片和手机号注册了支付宝账号, 用该账号在网上购买作案QQ号码。准备好作案工具后用企查查搜索全国各大企业信息, 给财务人员打电话。当天搜索到山西金达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后被告人廖某1就打公司座机,金达公司财务人员范某接起电话后,被告人廖某1要求其加入一个QQ群。之后被告人廖某3、廖某1冒充山西金达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马越,以华康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人员名义和范某建立了一个QQ 群,在群内骗取了受害人范某的信任后,谎称在谈一个合同项目,对方已经将合同保证金转至马越的私人账户,并附上虚假的银行转账图片,后称合同没有谈成,让范某从金达煤化工有限公司账户将96万元的保证金退回。

受害人范某信以为真,按照要求于7月27日11时36分往被告人廖某3等人指定的被告人胡某账号转账90万元。随后,被告人廖某2用作案电话,通过事先预留的联系方式联系被告人黄某洗钱, 被告人黄某马上联系其叔叔黄燕东, 黄燕东给了其一个手机号, 被告人黄某给该手机号打电话,对方给其发过来一个户名是被告人张某1的银行卡号,被告人黄某即给被告人廖某2转发过去。被告人廖某3等人按被告人黄某的指示将被告人胡某卡内的90万元于12时03分至20分分19笔转账至被告人张某1账户。当日15时03分范某又往被告人胡某账号转账6万元,被告人胡某得知其卡内有6万元后,便与被告人黄某2商量将该卡补办出来, 欲取出该6万元。该六万元被孝义市公安局及时冻结, 并已发还金达公司。

;被告人施某、黄某1及董向阳等人于2018年7月27日上午9时05分建立“727开工”的微信群预谋洗钱,群内有董向阳、黄某1、施某、刘某、王有刚五人。当日董向阳联系被告人许某称急需兑换人民币现金后,被告人许某在明知该笔资金可能为非法所得的情况下,在微信圈里发布要用100万元人民币的信息,被告人陈某、徐某、冯某看到后由被告人陈某、冯某带着钱赶到了被告人许某的住处。后董向阳让黄某1去许某处取现,并明确告知被告人许某只能保证转入其卡内的89.9万元40分钟的安全。

当日12时11分、22分上述89.9万元由张某1账户转入被告人许某账户内,12时24分被告人许某将89.9万元转入被告人陈某卡内,后由陈某转入徐某、冯某等人卡内。被告人黄某1从被告人许某提前联系好的被告人陈某等人处拿走了89.9万元现金,后将89.9万元现金全部交给被告人施某,被告人施某、刘某又将该89.9万元交给了被告人刘某联系的一名叫庄江虹的女子。

2019年3月以来, 被告人廖某1伙同被告人龙某、三哥事先准备好笔记本电脑、手机、银行卡、手机卡、QQ号码等作案工具,然后用企查查下载全国各大企业信息, 用前述诈骗方式进行诈骗。

被告人廖某1、龙某从2019年3月开始,每天在宾阳拨打全国各大企业电话, 拨打二十天,总计拨打约300余条,后由于诈骗用的QQ总是被冻结,所以三人诈骗窝点转移到广西柳州市柳江县成团镇凌江村水群屯熊如茂家中。从2019年3月20日开始到3月29日结束, 三人除星期六日休息外共诈骗8天,没有诈骗成功,被告人龙某在这期间每天拨打电话200余条,并且下载各种公司法人和企业信息资料6000余条。在被告人龙某、廖某1的电脑内还发现了十万余条个人和公司信息。

经查,被告人张某1卡所绑定的手机号码在当天使用微信,该微信当天还在廖某3的苹果手机上登录过。该卡当时的持卡人是覃永宇、覃某、廖某3团伙,被告人覃某指使被告人龚某、莫某、陈某、张某等人经常来往于广西宾阳和广西柳州进行取赃及运输赃款的活动, 被告人廖某3也受被告人覃某指使从事洗钱犯罪活动。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范某报案材料及陈述,系山西金达煤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财务部出纳。2018年7月27日上午10时左右,有一个电话号码是的手机号打到公司财务部我办公室,对方称是华康实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公司老总马越有一个合同,要给我们公司付款,并让我加他们公司的qq,十五分钟后,又有一个电话号码是的电话打到我办公室,对方称是恒海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和我们公司有合同,要给我们公司付款,让我加他们公司的qq,

我没有加,过了一会对方又给我打过电话来催我加qq, qq号码,我就加上对方的qq,过了几分钟,手机qq一直响,我拿起手机一看,群里写的恒海实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和华康实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一直催我让我提供公司的公户,群里标注是马越的人私聊我,问我在不在,由于我知道马越是我们公司的法人我就说在了,马越问华康实业公司有一笔保证金打过来了吗,我说没有打过来,然后马越让我联系华康实业的胡某,并给我发了手机号来,我打电话问胡某,对方说公司公户出了问题,只能打到个人账户,他和我们公司的马越之前有联系,说直接打到马越的账户,打过来后给我发回单的截图,过了几分钟标注是华康实业的人给我私聊把回单发到我手机上。我看了一下截图显示96万元,我就给马越发过去,这时候胡某给我打电话说截图给我发过来了让我看看,还有就是让马越通过qq邮箱把要签署的合同给他发过去,我就联系马越。

对马越说胡某让把合同通过qq邮箱发过去,过了几分钟,胡某私聊我说合同里有一条不对,要求我们退款,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马越,马越说退吧,我问手续怎么办,马越说先退了,手续后补,他明天会把钱打进公司账户,我进了公司马静洲的网银,给胡某的建行账户内转了90万元。然后马越说他一直在开会,打电话不方便,给了我一个的电话。说是恒海实业公司的何总。让我电话联系何总钱什么时候打过来。下午14点的时候,我就给何总打电话,何总说一会就给我打过钱来了,让我转告马越把合同通过邮箱给他尽快发过去,我通过qq联系马越让他把合同给何总发过去,过了一会马越通过qq联系我,给我发过来一张转账的截图,上面显示唐峰给马越转了86万元,马越说让我联系何总合同是不是已经签署了,我就打电话联系何总,何总说合同里有一条不对,不能签署,需要退款,我就联系马越,马越让我先通过公司账户把钱给对方退回去,我就按照截图上面的账户给唐峰转86万元,结果转了两次都没有转成我就联系何总,何总给了我一个叫张建军的农行账户,我就通过公司马静洲的账户给张建军的农行账户转了86万元。

办完这个事情后大约是下午15时,我发现之前应该给胡某转96万元,结果只转了90万元,我就电话联系胡某,结果胡某已经关机了,我也没多想就直接给之前胡某的建行账户转了6万元。马越qq上问我公司公户上还有多少钱,我说有1900万元,他让我给他发一个截图,我就进入公司公户截图后给马越发过去,马越说公司还有一笔款要付款,是620万元,马越之后发过来一个户名是平潭综合试验区盈样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公户,大约下午16时左右我就给这个账户转了620 万元,我打过去后,马越又联系我说和何总的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还有一笔往来款没有结算清楚,让我还是给之前那个账户打过去290万元。我就通过马静洲的账户给张建军打了290万元,打完之后我觉得马越的qq号是不是被盗了,我就联系马越,马越说从来没有让我打过钱,我发现被骗了,马上报警了。

2、户籍证明、人口信息查询结果证明,二十四名被告人的基本情况。

3、归案情况说明、抓获经过、临时羁押、收押证明材料证明,2018年8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松岗派出所民警抓获网上在逃人员胡某,于2018年8月16日至2018年8月29日临时羁押于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2018年10 月31日,怀化铁路公安处黔城站派出所民警将网上逃犯黄某2抓获,于2018年10月31日至2018年11月3日临时寄押于洪江市看守所;2018年10 月24日,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民警将犯罪嫌疑人黄某1抓获,于2018年10月24日至2018年10月25日临时羁押于台州市黄岩区看守所;

2018年10月25日,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城东派出所民警配合孝义市公安局民警将犯罪嫌疑人张某1抓获,于2018年10月26日至2018年10月29日临时羁押于阳江市看守所;2019年2月14日,湖南省平江县公安局伍市派出所民警将网上在逃人员陈某1抓获,于2019年2月14日至2019年2月27日寄押于平江县看守所;2019年2月18日17时38分许,福州铁路公安处南平北车站派出所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刘某,

于2019年2月18日至2019年2月25日临时寄押于南平市看守所;2018年8月9日,天台县公安局民警将许某抓获,于2018年8月9日至2018年8月21日临时羁押于天台县看守所;2019年5月8日,宾阳县公安局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侦查大队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于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5月17日临时羁押于宾阳县看守所。

4、临时羁押证明,被告人张某、龚某、覃某、陈某、廖某3、莫某于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被告人廖某3、廖某2、廖某1、龙某于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4月6日临时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被告人张某2于2018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5日羁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被告人符某于2018年11月1日至2018年11月7日羁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被告人陈某于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20日羁押于台州市看守所,被告人徐某、冯某于2018年8月7日至2018年8月20日羁押于台州市看守所。

5、被告人廖某1的供述,我和韦亿修、龙某三人通过打电话给企业公布的电话进行诈骗,开始是在宾阳县武陵乡的一个村子里,因QQ号常被冻结,2019年3月份换到了熊如茂找的柳江县成团镇一个旧房子,把设备搬过来开始工作。我们准备了电脑、手机、手机充值卡、手机卡、银行卡、QQ号等工具,诈骗过两次,一次是8万元,一次是11万元。2018年7月份与廖某3、廖某2诈骗过两次,一次骗了2万元,一次骗了96万元。廖某3冒充财务人员给被骗企业打电话,让该企业财务人员加我们QQ,廖某3还负责操作笔记本电脑冒充被骗企业的老总,我是以我方的老板和这个财务人员电话联系,被骗企业的财务人员将款打入指定银行卡后,廖某2负责联系“洗钱”的人“阿七”将这笔钱变现。第一次洗钱成功,第二次90万我们转给“阿七”后,说被冻结了,取不出来。

6、被告人廖某2的供述,我们用QQ冒充企业财务人员实施诈骗,我二哥廖某3、三哥廖某1负责打电话,我负责操作电脑,接电话、洗钱、购买作案工具。2018年7月份查到一个山西企业,骗了96万(两次转入),一次是90万的信息,后来又收到信息6万元被冻结了。收到钱后我就用工作号给之前阿七留给我的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有一笔九十万,发账号过来。”阿七给我发了账号,我通过网银转过去,后阿七告诉我说“钱没洗出来”。在转钱前,我们会先试卡,先转了一万,阿七联系我们说收到了,我们就将剩余的89万转过去。作案后我们将电脑、银行卡、手机卡、流量卡、手机烧掉了。

7、被告人廖某3的供述,我和我三弟廖某1、四弟廖某2三人,2018年7月份开始买下电脑、手机、电话卡、银行卡等设备开始实施诈骗,到8月份我们就不干了。我们骗成功过一次,而且这次的钱被黑吃黑了。电脑等东西是廖某2买的。买东西我出了3000元。买回来电脑里就安装好QQ、美图秀秀,还有剧本。我用买来的银行卡注册一个支付宝,买了6个QQ号码,并在网上找“料”。山西这个被骗的公司是我联系到的,我扮演骗子公司的财务和被骗公司的老总,对方财务添加我的QQ后,廖某1开始与对方聊天,我还让三弟廖某1冒充了骗子企业老总。被骗公司财务把钱转过来后,廖某2联系洗钱的人,洗钱的人给我们发过来一个账号,我即登录网银把钱转到洗钱人的账号。

8、被告人黄某的供述,2018年7月份左右,廖某2约我见面,见面后说他准备“开工”,让我帮他洗钱,我当时就答应他了。我找的是黄燕东,他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让我去联系。廖某2诈骗成功后联系我,我打黄燕东给我的号,对方给了我一个银行卡号。我就把卡号告诉廖某2,他就把钱给对方转过去了。正常情况下,对方会把现金给了我,我再给廖某2,但对方没有把钱给我。我给廖某2的银行卡号和开户行我不记得了,廖某2说给对方分五六次转过去90万元。

9、被告人覃某的供述,2018年7月份开始帮覃永宇取钱的,因为怕公安机关查到,我们之间用工作号联系,即该号码我们只用一次,用完就扔了,开始是覃永宇给我几个,我给了陈某、莫某一人一个,之后就是我们自己购买。每次都是覃永宇打电话告诉我去哪里拿多少钱以及联系谁,之后我安排莫某、陈某、龚某、“肥七”联系对方拿钱,拿到钱我就等电话,对方会告诉我将钱送到什么地方,什么位置。2018年7月份做过两笔,金额是四、五十万,间隔一星期,8月份取过两次几十万,间隔一星期。10月或11月份做过一笔三、四十万。之后就没再做。根据“十九”要求,我安排陈某,让他们开两辆车去,前面一辆,后面一辆,前面车负责探路,看有没有警察查,后面一辆车带着取来的钱。如有情况前面的车通知后面的车。车上人员是陈某安排的。

10、被告人廖某3的供述,2018年7、8月份我帮覃某送过钱,一次是30万,一次是38万。都是先去覃某说的地址拿上手机和钱,手机上有他拨过未拨通的电话,之后联系和对方接头,对上暗号后,我就把钱给了他。2018年7月底的时候,我去宾阳县宝水村的一个小树林里给覃某送作案用的银行卡和U盾,看见覃某转账,覃某转了一万元,覃某说手机不够用,覃某让我把我使用的苹果6plus手机重置,他拿着我的这部手机插了一张卡,开启了无线热点后连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当时还问他使用我的手机会不会有危险,他说恢复出厂设置就没问题了(当时这部手机使用的号码)。接着他让我到树林外边放风。莫某和覃某是一起的,具体分工我不清楚,我见过莫某试卡,看银行卡能不能用,莫某也经常帮覃某送钱。

11、被告人陈某的供述,帮覃某中转钱。2018年7、8月份的一天,覃某和肥七他们给我打电话说要租我的车去柳洲,他们让我去柳州等他们电话,告我什么时候回宾阳我再开车回。第二天一早我就从宾阳县开我的丰田凯美瑞去了柳州,直到下午,我才接到覃某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走了,回宾阳,经过每个服务区和收费站都给他打个电话,告他有没有警察在检查。我觉得他肯定是拉着一些违禁的物品跟在我车后,当天我们顺利回到宾阳县。覃某给了我700元。

这样三四次后,我说一个人开车有点累,他就让老莫过来和我一起开车去柳州,我俩基本上是从车行租车,开始他让我们望风,后来他就让我俩去柳州取钱,之后将钱交给在柳州等的肥七,之后我们还是望风回宾阳。我和老莫帮覃某在柳州取过三次钱,分别是10、20、40余万元不等,还在南宁取过一次,大概在8月份,估计有20多万元。我给覃某办过两张手机卡,一张我妻子的身份信息一张是我嫂子的身份信息。

12、被告人莫某的供述,因好赌博前后向覃某借了60万,后来他找我用我的身份证给他办了几张银行卡,都绑定着用我身份证办的手机卡,号码不记得,卡覃某让我给了一个陌生人。还办过莫静敏、韦绍云、韦均龙的十来张银行卡。大概在2018年8月份的时候是覃某让我帮他在柳州市探路望风、取钱,覃某把我派给陈某让我跟着他,而且覃某也告诉过我他是在给别人洗钱。我和陈某从广西柳州市取了7、8次钱后,有时候在柳州就将钱交给“七哥”,我们负责在前面探路,有时候是“七哥”在前面探路,我们带钱回宾阳,我和陈某带回的钱就是交给了覃某。在2018年10月份我和陈某还在南宁帮覃某取过40万。

13、被告人龚某的供述,2018年7、8月份帮覃某去柳州运钱有5到8次,有空跑的,带回钱来有3、4次。每次都是我和覃永和两个人,如果我们没有空跑陈某、莫某、覃某他们就会先开车在前面探路,我和覃永和跟在后面。在柳州陈某和莫某两个人肯定给过我钱。刚开始我不知道运输的是什么钱,第二次就知道是网络诈骗来的钱。

14、被告人张某的供述,2018年10月份或11月份,“十一”知道我在柳州,就让我接两个人,结果那两人让我带下装钱的包回宾阳,我开车将钱送到宾阳“十一”指定的地方,一开车男子拿走。之后,我在柳州“十一”又让我去上次的地方接一个人,过去接上该人,就是上次给我包的其中一人,该人提着一个包坐在我车上,我将他拉回宾阳。再之后,“十一”就是让我在柳州回宾阳的路上探路,我开车回宾阳,后面还有一辆车,离我稍远点。

15、被告人龙某的供述,我和廖某1和一个叫“三哥”的男子,用QQ进行网络诈骗,三人在一起在宾阳干了二十来天,在柳州干过8天,我一次也没有骗成功过。2019年3月份左右开始,通过淘宝上购买“企查查”的会员,搜索公司,会员可以把里边的数据下载到电脑上。我下载了两份资料,共6000条左右。获取这些信息在我们实施诈骗的过程中叫做“找料”。

16、被告人许某的供述,主要内容有,7月27日张某1账户转入我账户的89.9万元是“阳光”(董向阳)联系的我,当时“阳光”说是“财源滚滚”急用钱,问有没有100万,我就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大概10点多和我合租的吕鹏问我是不是在群里发要现金的信息,我说是的,他就告诉我说阿峰他们看到过来了,过了一会四、五个人就来了。我就联系“阳光”,“阳光”让我把地址给“财源滚滚”,我又把地址发给“财源滚滚”,“阳光”告诉我“财源滚滚”会派马仔过来取。

中午12时许,是我微信上标注“阳光外孙”过来取的钱,在吕鹏房间送钱的人把89.9万元给了马仔,我让马仔把钱直接转给他们(陈某他们),他们说要先转给我再给他们。这样我就把我的卡号给了“财源滚滚”,我又将钱一次性转入陈某卡内。之后他们和马仔都离开了。马仔和陈某他们说过40分钟内把钱取了,40分钟内钱是安全的。过了一两天,阿峰对我说陈某他们的钱取出来后又去了澳门兑换港币,然后换人民币,这样转了几次后钱被冻结了。

17、被告人陈某的供述,7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许某联系徐某要一百万现金,我和徐某、张尉敏、冯某四人凑了一百万后,我和冯某去了许某的住处,许某和他小舅子吕鹏在,我们将钱给了她,在那里等了她两个小时。当时我让他转账给我们,她说别人还没转给他,所以我知道这钱是其他人转给她的。我们兑换现金,一万元赚取15元,这次许某给了我们1400元。许某给我打钱时没有说什么要注意的事情。现在银行账户被冻结了。

18、被告人徐某的供述,供述与陈某基本一致,其没有去许某处送钱。用钱是吕鹏联系的我。陈某送钱对方将钱转入陈某账户,后由陈某转给我们。

19、被告人冯某的供述,供述与陈某基本一致,是其与陈某去许某处送钱。当时在场还有两名男子,闲聊中其中一名男子说他是台州的,我们就互相加了微信,微信名称中有“huangmixiang”的拼音,他是过来帮人从许某这拿钱的。他没说过40分钟安全的话。

20、被告人黄某1的供述,2018年7月底的一天,我表舅董向阳告诉我让我去许某处拿89万元,第二天上午10时左右,施某和“游泳去巴黎”让我去拿钱,我就和许某在私人微信上联系,问了地址,随后和王有刚一起过去,王有刚没有进去。我去到许某住处,屋内有八个人,我让许某把现金给我,并把她的卡号给我,我把她的卡号发到“727”开工群里,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把钱转到许某卡上。我也就拿了现金走了。拿钱后我给了施某,施某把钱拿到房间,“游泳去巴黎”(小刘)也在房间里。第二天许某就告我说她的银行卡被冻结了。我向许某拿钱没有说过40分安全,但是在宾馆房间的时候,施某和“小刘”谈论给许某打的钱,我听到他俩说那个钱打过去后40分钟内是安全的,具体他俩有没有跟许某说这个事我就不知道了。我记得727群是当天建的。

21、被告人施某的供述,727开工群主要就是为了做7月27日兑换89.9万的现金,是一个女的联系刘某,刘某和我们说的。当天我们在珠海一家宾馆里交易的,与该女子交易的钱是黄某1给我的,我和刘某在房间里交给该女子。

22、被告人刘某的供述,开始我是通过微信和庄江虹联系,后来庄江虹说她需要大量的现金,一万元给二十元提成。她每天需要几十万的人民币现金。我说我没有,她让我问下其他人,我就联系了董向阳,董向阳和庄江虹每次谈的时候,都会带上我。那天黄某1取上钱后给了施某,施某叫上我在珠海市一家宾馆房间里把钱给了庄江虹,庄江虹把佣金都给了董向阳。

23、被告人胡某、黄某2、陈某1的供述附案佐证,2018年7月份胡某卖了两套银行卡,一套建行的,一套农行的,黄某2卖了一套农行的给陈某1,陈某1又卖给一名微信名为合伙人的男子。一套包括银行卡、银行卡绑定的U盾和手机卡还有身份证复印件。7月27日胡某从微信公众号得知自己卡内有六万元后与黄某2商量将卡挂失补办后取出平分。

24、被告人张某1、符某、张某2的供述附案佐证,张某12018年4-7月份卖过六、七次银行卡,卖给符某两张银行卡及U盾,两张手机卡并提供了身份证复印件。符某收购张某1的卡卖给了微信名“唐东”的男子,卖给“唐东”四次共7张银行卡,张某2收购过陈经玮、符某等多人银行卡,手机上有他的身份证照片,其中涉案张某1的银行卡其卖给了陈飞,陈飞让其快递寄出给周鸿。

25、证人熊如茂证言证明,2019年3月19日下午15时许,廖某1联系我说要来我这边办点事,让我把我家地址发给他。他随后就带着两个我不认识的中年男子来到我家住下了。第二天我进去叫他们吃饭,看到他们一边操作电脑一边操作手机,廖某1看到我进来后,就让我离开,还说以后他们办事的时候我不要进来。持续几天都是这样。3月29日下午我看见他们从我家里出来,他们说要出去几天,他们的东西已经放在我房间了,说完就离开了我们村。

26、证人吕鹏证言证明,2018年7月27日许某通过徐某建的微信群发信息“谁有现金100个”,徐某通过微信语音问我,“你们这边收多少数,我这边有100个,我派人送过去”,我说那你送过来吧,之后有三个男的过来,说徐某让过来的,一直等到约12点左右,我听到有人把钱打到许某帐户上,后来又把钱转给了徐某派来的人提供的帐户后,徐某派来的三个朋友才把钱留下,一共留下89.9万元,。之后有一个男的就把现金背走了。听许某说这钱是“董向阳”要。

27、庄江虹的供述,其没有印象从珠海的一家宾馆内取走89.9万元现金。

28、证人蒙瑞康证言证明,我名下白色路虎桂A270**是“阿七”借用我身份证后三个月我发现在我名下的,这辆车平时是“阿七”在使用。

29、董向阳的供述,其介绍黄某1、施某、小刘、许某兑换了89万余元人民币。上家是小刘找的,答应每万元给我们300元,小刘说给下家60。时间是2018年7月的一天,小刘联系我说是赌博网站的钱变现,让准备100万,我就联系了许某,告诉她这个钱是网络赌博投注的钱,每万元给他60元,能做就做,但是要注意时间,对方保证转过来12小时内不会被冻结。当时我在保定,就把许某的联系方式给了黄某1、小刘、施某,黄某1拿上现金给了小刘和施某,小刘把现金给了上线,黄某1拿现金的时候上线就给许某转钱。我没有获利。我、王有刚、黄某1、施某、小刘建有一个群,建群就是为了给上线兑换现金时我们沟通方便,89万是我们做成的唯一一次。

30、辨认笔录证明,被告人廖某3辨认覃某即让其将钱送到指定地点的男子;陈某辩认张某即肥七;龙某辨认熊如茂即其所说的作案地胡主任;熊如茂辨认韦亿修、龙某即廖某1相跟的在其家居住八天的两名男子;莫某辨认覃永宇即让其办理银行卡的男子,张某即陈某取钱后交予对象;吕鹏、许某辩认黄某1即在珠海从许某处取走钱的男子;许某辨认微信名为“阳光”的男子即董向阳;黄某2、胡某辨认陈某1就是收购其二人银行卡的“老鼠”;张某2辩认收购张某1银行卡的陈飞;刘某、施某辨认庄江虹就是在宾馆与施某交易的女子,黄某1辨认刘某就是与施某在珠海一宾馆内和上家交易的男子;张某1辨认符某即收购其银行卡的男子;施某辨认刘某即与其在珠海宾馆里和女子交易的男子;廖某1、廖某2辨认黄某就是给其洗钱的男子。蒙瑞康辨认“阿七”即被告人黄某。

31、QQ群及聊天记录(华康实业有限公司、“马越”与受害人范某的聊天通话记录)附案佐证。

32、孝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网安侦察情况说明,2018年7月27日,范某被骗1074万元,其中90万元通过一级卡胡某转入二级卡张某1。张某1银行卡绑定手机号码在当天使用微信,该微信当天还在另一部苹果手机(机身码,廖某3,已扣押)上登录过,该苹果手机常使用的手机号是廖某3本人常用的生活号码。

33、手机卡号(胡某)支付宝买号交易清单附案证明,于2018年7月27日0时16、19分买号付款。

34、胡某、许某、陈某等银行卡账户交易明细清单、银行卡账号明细证明,2018年7月27日11时36分、15时03分马静洲账户分两次打入胡某帐户96万元,同日12时03分到20分,由胡某帐户分次打入张某帐户899860元,同日12时11分、22分由张某1帐户分两次打入许某账户89.9万元,同日12时24分许某账户89.9万元打入陈某帐户,同日12时30分至13时20分该款项分别转至徐某账户22万、冯某账户22万、张雷账户22万、陈某其他账户18万、徐海云账户1.9万及取现4万元。之后,徐某、冯某、张雷、陈某账户的款在半小时左右即又被分散转出。

35、孝义市公安局中阳楼责任区刑警队情况说明,经龙某辨认在案扣押编号是熊如茂03的电脑是其使用,后经对该电脑数据进行统计,该电脑内的公民、企业等信息条数共计108289条。2018年7月27日上午9时05分17秒,犯罪嫌疑人黄某1建立群号是的微信群,黄某1ID,群名称叫727开工群,群内有成员董向阳、五有刚、施某、刘某。

36、犯罪嫌疑人前科劣迹调查表、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明材料证明,莫某2016年2月5日因赌博被行政处罚罚款300元;覃某2016年因涉嫌犯诈骗罪被深圳福田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后逮捕,于2017年4月13日存疑不起诉释放,2017年9月22日被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后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8年9月22日被解除取保候审。龙某、许某、陈某、冯某、胡某、刘某、陈某、廖某3、陈某1、莫某、黄某2、黄某1、张某1、符某、张某2、施某无前科。

37、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书证明,廖某1因犯抢劫罪于2002年8月19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于2009年2月26日被释放。因犯诈骗罪于2011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于2014年8月21日释放。

38、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书、宾阳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城南派出所证明证明,黄某因涉嫌阻碍执行职务,于2014年3月18日被广西宾阳县行政拘留15日,因犯抢劫罪于2011年7月15日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于2013年9月28日刑满释放。

廖某3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06年10月13日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因贩卖毒品于2008年2月4日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于2009年4月9日刑满释放。张某因犯开设赌场罪于2013年6月7日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期自2012年12月20日起至2013年6月19日止)。廖某2因犯诈骗罪于2010年被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39、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2007)义刑初字第1539号刑事判决书、浙江省乔司监狱罪犯档案资料证明,龚某2007因犯盗窃罪被义乌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40、桂A270**车辆信息及交易信息证明,该车辆现登记所有人为蒙瑞康。

41、张某1提供其微信转账收款截图、符某提供其与唐东、彬、张某1微信转账截图、邮寄单号信息截图、与收卡人微信聊天截图、张某2提供与符某微信转账截图、及微信聊天记录中张某1、符某的身份证照片截图等附案佐证。

42、被告人胡某出卖两张银行卡开户信息、及银行卡绑定手机号业务相关信息附案佐证。

43、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物品、发还物品、随案移交物品清单、图片附案佐证。(含廖某3苹果手机一部,熊如茂处扣押龙某作案使用电脑)

44、被告人黄某2019年5月18日、2019年6月26日入所(孝义市看守所)检查登记证明,其2019年6月26日入所时无体表伤情。

被告人许某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天台县福溪街道三联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一份、天台县中医院病历本、出院记录等证明被告人许某无前科劣迹,一贯表现良好。其女儿及丈夫均有病在身,家庭情况苦难。

被告人陈某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陈某银行卡交易流水证明,2018年7月被告人陈某账户内有大额进账取钱的业务,立即取出不能反映其明知是犯罪所得而掩饰、隐瞒。

被告人徐某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银行卡交易流水证明,其并不明知是诈骗所得。

被告人冯某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银行卡交易流水证明,单看涉案的转款是可疑,但与日常业务无特别的地方。

被告人黄某1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台州市黄岩海龙塑料模具厂、台州市黄岩大陀镇浦汇村村民委员会证明,其在单位及居住地均表现良好。

被告人符某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广州美术学院城市学院申请书证明,符某在校期间表现良好,系偶犯。

被告人张某2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的广州技术师范学院天河学院建筑工程学院证明两份证明,2015年9月至2018年11月就读于该校土木工程专业,在校期间表现良好。2018年12月3日办理休学,未完成学业。

本院认为,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三被告人各自辩护人关于诈骗未遂的辩护意见,三被告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信任,致使被害人自愿将96万元转入被告人持有的银行卡内,脱离被害人控制,构成犯罪既遂,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廖某2、廖某3辩护人关于监视居住合法性质疑的辩护意见,均未提供线索或证据,且二被告人当庭供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未发生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行为,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以采纳。被告人廖某1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廖某2、廖某3均有前科劣迹,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并签字具结,可以从宽处罚。被告人廖某3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属从犯,可减轻处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

被告人黄某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而为他人提供银行卡账号转账、套现、取现,以共同犯罪论处,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被告人黄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其被刑讯逼供,头部有伤痕,申请非法证据排除,其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护意见,本院庭前组织庭前会议,根据被告人供述,公诉机关提供了两份被告人黄某入所体查表,证明其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回所时并无新的伤痕,且本人签字确认,

公诉机关已对证据合法性进行了说明。故其申请非法证据排除,本院不予以采纳。其关于无罪的辩护意见,在案有廖某2的供述、辩认与其有罪供述相互印证,故其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以采纳。被告人黄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属从犯,可减轻处罚;其有前科劣迹可酌情从重处罚。

被告人刘某、黄某1、施某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套现、取现,以共同犯罪论处,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刘某、黄某1、施某与董向阳、王有刚于案发当日建立“727开工群”且在范某被骗之前,在他人诈骗成功后在短时间内为其转账、变现,

结合被告人刘某、黄某1、施某及同案犯董向阳的供述及三被告人自身经历和认知能力可以认定三被告人明知他人实施诈骗而予以帮助转移违法所得。被告人施某及其辩护人关于无罪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刘某、黄某1及其辩护人关于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三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可以减轻处罚;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覃某、廖某3、龚某、莫某、陈某、张某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套现、取现,以共同犯罪论处,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四(三)项规定,“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及产生的收益,套现、取现的,以共同犯罪论处。上述规定的“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

应当结合被告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历,行为次数和手段,与他人关系,获利情况,是否曾因电信网络诈骗受过处罚,是否故意规避调查等主客观因素进行综合分析认定”,现有被告人廖某3供述与孝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情况说明相互印证,涉案被告人张某1银行卡绑定的手机号使用的微信号当天在被告人廖某3苹果手机上登录,另被告人廖某3供述,当天看见覃某转了一万后借用了其手机,其还担心使用本人手机会有危险。

被告人陈某、莫某、龚某、张某多次来往柳州并帮助被告人覃某运送钱款,结合各自供述运钱方式及运钱过程中有探路的人等,另上述被告人系广西宾阳人,对盛行于广西宾阳县的QQ诈骗行为的危害性应有明确的认知能力。综上,可以认定被告人覃某、廖某3、陈某、莫某、龚某、张某明知他人实施诈骗而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应以共同犯罪论处。关于数额的认定,结合现有证据与各被告人的供述,六被告人系团伙作案,相互合作,分工配合,参与数额基本一致,按有利于被告人原则以其中供述最低参与数额予以认定。

被告人覃某、廖某3及其辩护人无罪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故本院不予以采纳。被告人陈某、莫某、龚某、张某各自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以采纳,其他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予以采纳。被告人覃某、廖某3、陈某、莫某、龚某、张某在共同犯罪的起辅助作用,属从犯,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龚某、张某有前科,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陈某、莫某、龚某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并签字具结,对其可从宽处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

被告人廖某1、覃某、廖某3辩护人关于公安机关网安大队情况说明证据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辩护意见,该证据有其他证据可以佐证,可作为证据使用。

被告人许某、陈某、徐某、冯某明知是违法犯罪所得而帮助他人变现,予以隐瞒,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许某及其辩护人关于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陈某、徐某、冯某及其各自辩护人关于对所兑换人民币的来源是诈骗所得不知情,现有证据被告人许某供述,三人要求许某使用她自己的银行卡给他们转账,结合各被告人自身的认知能力,对涉案款项来源系违法所得是有认知的,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各辩护人关于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三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可从轻处罚。结合被告人陈某、徐某、冯某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宣告缓刑。

被告人龙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龙某电脑下载信息数量及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的辩护意见,在案有被告人供述及侦查机关从其所辩认自己使用电脑上查获信息在案佐证,其电脑上下载有十万余条信息。故该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龙某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

被告人胡某、张某1、符某、黄某2买卖身份证件,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予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成立。被告人胡某辩护人、被告人符某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所卖银行卡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身份证件的辩护意见,在案被告人胡某、黄某2、符某、张某1等人在出卖其银行卡时均附有本人身份证照片,且现银行卡等均系实名认证内储了很多个人信息,故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以采纳。

被告人黄某2辩护人关于其转让居民身份证件的行为不属于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形,被告人黄某2系为谋取非法利益而出卖自己及他人的身份证件,故该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胡某、张某1、符某、黄某2各自辩护人关于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胡某、张某1、符某、黄某2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且签字具结,均可以从宽处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

被告人张某2、陈某1收买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收买信用卡信息罪,应予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成立。二被告人各自辩护人关于量刑方面的辩护意见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张某2、陈某1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且签字具结,均可以从宽处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

在案扣押物品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其他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被告人廖某1、廖某2、廖某3等人诈骗山西金达煤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致该公司损失90万元应当予以退赔。

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第二款、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八十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

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廖某1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4月11日已羁押12日,2019年4月12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5日折抵刑期7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31年4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二、被告人廖某2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4月14日已羁押15日,2019年4月15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2日折抵刑期6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30年4月5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三、被告人廖某3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3月31日至2019年4月14日已羁押15日,2019年4月15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2日折抵刑期6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27年10月5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四、被告人黄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5月20日已羁押12日,2019年5月21月至2019年6月25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36日折抵刑期18日,即刑期自2019年6月26日起至2027年5月26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五、被告人黄某1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0月24日起至2025年10月23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六、被告人施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12月19日起至2025年12月18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七、被告人刘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2月18日起至2026年2月1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八、被告人覃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11日已羁押9日,2019年4月12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5日折抵刑期7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23年2月1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九、被告人廖某3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11日已羁押9日,2019年4月12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5日折抵刑期7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22年4月1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十、被告人陈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11日已羁押9日,2019年4月12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5日折抵刑期7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22年1月1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十一、被告人莫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11日已羁押9日,2019年4月12月至2019年4月26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5日折抵刑期7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7日起至2022年1月1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十二、被告人龚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2019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14日已羁押12日,2019年4月15月至2019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