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六月,在外打工的林飞,突然请假回家。从三月以来,他父亲的手机一直关机状态,打电话问亲朋好友,都不知道他父亲那里去了。他便怀疑父亲出事了,就请假回去看看。他到家里,门是锁着的,敲了半天的门,屋里没有回应,就报了警,开锁师傅和村委会的也到了。打开卧室一看,在场的人都吓呆了,床上有一副人体的骨架,蛆虫满床,胆子小的下得额头冒汗。公安调查结果,死者在三月已经死了,死者因病死去的。死者过完年宵去了会昌打工了,三月回家的,死者刚回家那几天,有人联系他,始终没接,一段时间后,手机停机了。由于死者欠了一笔巨债,都认为他停机是为了躲债,可没想到他病死在家里。死者有两个儿子,五年前离了婚,一直单身。简单葬礼完后,17岁的小儿子去跟母亲生活了,大儿子继续外出打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