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90年代,苏联的解体让美国成为了全世界独一无二、不可置疑的超级大国,冷战的胜利让美国人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一时间诸如“历史的终结”、“新罗马帝国”、“美国实现罗马治下和平”的论调不绝于耳,似乎再也没有国家能够撼动美国霸权。

在一片乐观的氛围中,却有一位美国顶级战略大师站了出来给处在兴头上的美国人浇了一盆冷水——冷战结束,世界总体来说并不比以前美好,美国所遇到的挑战也并不比以前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布热津斯基)

他对美国发出警告,美国内部的种族矛盾和外部的三种敌对联盟将可能美国“优势地位丧失,”从而引发新一轮混乱的大战。

这位大师就是有苏联解体“总设计师”之称的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

1997年,布热津斯基出版了一本轰动世界的经典之作——《大棋局》。

这本书立论严谨、逻辑缜密,为美国冷战后的外交战略做了一番精到的规划,也因此被认为是任何研究地缘政治学者都必须学习的入门级书籍。

布热津斯基在该书中对处在巅峰的美国霸权感到忧心忡忡,他坦言,一旦形成了三种联盟,将对美国霸权的存在产生极大的威胁。

尤其是第三种联盟中,三个国家的结盟会对美国霸权形成“最大的潜在危险”。

25年后,布热津斯基的说法正在一步步得到验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伊拉克战争中的美军)

过分迷信霸权的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白白消耗了大量国力。国内有色人种与白人的矛盾令整个国家暴力横行、国家凝聚力下降。

尤其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布热津斯基所说的三种联盟消解美国霸权如今似乎正要成为现实。

那么,布热津斯基提出的这三种联盟都有哪些?

中国在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中有着什么样的位置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邓小平会见布热津斯基)

(一)美国巧设计 胎死腹中的前两种联盟

十年之前,备受瞩目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曾经引起过了一番舆论轰动。

当时中日韩三国已经完成了所有自贸区的构建设想,并在当年11月正式启动经贸谈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旦这个自贸区建成,一个覆盖15亿人口、占据亚洲经济7成江山、全球五分之一份额、同属儒家文化圈、类似于欧盟的超级经济体将一跃崛起。

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

自贸区谈判如火如荼之时,日本国内强硬反华派上演了一出钓鱼岛“国有化”的闹剧,同时日本和韩国也因独岛争端而迅速闹僵,一度已经成型的东亚超级经济体就这样胎死腹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钓鱼岛)

而这幕后的操盘手就是一旁拱火看戏的美国人,他们顺着布热津斯基所指出的道路轻而易举地粉碎了中日韩自贸区。

在《大棋局》中,布热津斯基将中日联盟看做是对美国霸权“潜在后果深远的挑战”。

他认为,中日两国的生产力在世界位居前列,产业互补。

中日与美日相比,在文化上更具有亲近感,两国一旦在“亚洲主义”的号召下携起手来进行反美,将使得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彻底式微。

不过这一联盟却因为中日两国的历史问题和岛屿问题而有着致命的突破点。

布热津斯基认为,有远见的美国政客很容易从这两个地方着手瓦解潜在的中日联盟。

果不其然,在中日自贸区谈判的关键时刻,日本右翼顺时地在钓鱼岛上大作文章,刺激中国的神经,让多年来中日韩三国的努力付之东流,美国在东亚的地位也随之更为稳固。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大欧洲联盟是令布热津斯基感到忧心的第二种联盟。

简单来说,该联盟是欧洲第一经济强国德国与俄罗斯结盟,或者是西欧第一军事强国法国与俄国结盟,对美国来说必须相反设法阻止。

为何?

从历史上看,二战初期德国与苏联的短暂互不侵犯协定使得德国可以解除了东顾之忧,全身心地投入到西线战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国的技术与俄国的国土空间将会是一对具有竞争力的组合。

法俄联盟同样会使美国在欧洲的存在显得多余,一旦俄国与法国德国等主要欧洲国家实现了战略互信。

届时西欧可以在安全上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俄罗斯也能从西欧补充到自己急需的技术。

布热津斯基警告,美国如果在美欧关系上犯下严重的失误,那么这种联盟是有可能形成的。

现实上看,德国和俄国确实一度有联盟的趋势。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开始执行“东方政策”的西德就试图通过经贸联系与社会主义阵营实现缓和。

德国统一之后,柏林与莫斯科的关系一直显著提升,包括克虏伯、西门子在内的德国企业界坚定抛开了意识形态冲突,认为与俄罗斯维持经济联系是必须的。

即使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德国国内同样存在着广泛的亲俄声音。

在威逼利诱、舆论声讨之下,欧洲内部的亲俄国家被美国胁迫加入一起制裁俄国的战车。

大欧洲联盟的声音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美国的噩梦,最危险的联盟:中国俄罗斯伊朗

“对美国霸权来说最危险的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世界上最主要的斯拉夫大国、世界上最强悍善战的伊斯兰国家所组成的联盟!”

布热津斯基所最担心、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悄然成雏形的就是中俄伊大联盟。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和苏联就结成过一次同盟,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在苏联帮助之下快速建立起了一套相对完善的工业体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

中苏的联合使得美国在亚洲遭遇了一系列惨重的失败,社会主义阵营一度有席卷亚洲之势,对美国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如今的俄罗斯虽然声势上无法与当年如日中天的苏联相比较,但仍然尚有可以与美国媲美的核武器、最广袤的国土纵深、丰富的资源。

中国也已经从当年的农业国一跃成为世界工厂,经济军事实力今非昔比。

尽管97年时中国经济还和发达经济体有着显著的差距,布热津斯基却精确地预言到:

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将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大国,经济体量远远超过俄罗斯和日本,其实力大约与美国和欧洲持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是俄罗斯S-400系统首个外国买家)

也就是说,这两个国家的合作完全可以复制50年代中苏同盟的路径,从而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联盟”。

在布热津斯基的棋局中,伊朗的作用同样不可忽视。

虽然伊朗在综合国力上与中俄两国相形见绌,但伊朗的重要性并不是来源于其力量,而是伊朗特殊的地理位置,也就是布热津斯基所谓的“战略支轴”效果。

伊朗北接中亚里海,南邻波斯湾,东抵阿富汗,西邻两河流域,本身就是个主要石油出口国,又扼守着中东石油运输生命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波斯湾)

其所处的位置足以发挥执世界能源牛耳的作用,一直以来就有"欧亚陆桥"和"东西方空中走廊"之称。

对中国而言,在东线沿海被美国第一岛链封锁时,与伊朗的合作将可以在中东安置一个新的战略支点,拓宽空间。

连同已经建好的中巴经济走廊,将源源不断的伊朗石油运送到中国境内,避免马六甲能源困局。

中俄伊三国如果结成联盟,美国不但要面临被赶出欧亚大陆的境地,其控制中东石油的野心也将会遭到沉重打击。

这一联盟在90年代台海危机时曾经若隐若现,随后数年因为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繁荣而沉下台面,中美、美俄在那几年因共同的反恐行动而关系得到和缓。

不过近年来,在美国一次又一次咄咄逼人之下,中俄伊三国彼此靠拢,大有实现布热津斯基预言之势。

首先,北约东扩,美国大肆挤压俄罗斯空间,不顾莫斯科再三警告,连续在俄罗斯附近国家发动颜色革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

其中又以乌克兰为美国重点渗透经营对象。

布热津斯基认为,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充其量就只能做一个亚洲帝国,无法在欧洲发挥帝国般的影响力。

为此,冷战后美国以各类NGO组织为工具在乌克兰广泛布局,先后在2004、2014年两次策划了推翻亲俄政权的颜色革命,成功使得两个“东斯拉夫兄弟”彼此之间势如水火。

其次,美国加紧巩固第一岛链,对中国南海、台海核心利益置若罔闻,多次在南海仲裁案、对台军售上挑战中国的战略底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里根号航母)

此外,美国持续以核问题为借口打压制裁伊朗,加剧了伊朗国内的民生困境。

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中国俄罗斯伊朗三国彼此走到了一起,三国关系急剧升温。

从2001年到2019年,中俄两国关系一步步从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升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中国加入到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当中,俄罗斯则紧密配合中国主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今年冬奥会结束后,中俄两国更是上升到了“上不登顶”地步。

而中伊关系则因为去年签署的25年合作协议而达到了历史关系顶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伊签署25年合作协议)

中国过剩的工业产能、紧张的能源需求将与伊朗丰富的石油、老旧的工业设施达成良好的互补。

此外,伊朗和俄罗斯虽然在能源上是竞争对手,但彼此却在叙利亚、反美上找到共同合作点,俄伊关系稳步向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中俄伊同盟看起来即将呼之欲出。

(三)不结盟 共繁荣 审慎对待中俄伊联盟

中俄伊三国虽然彼此具有共同的利益交汇之处,但是离真正的结盟还有一段距离,是否考虑结盟还要立足于现实的考量,冒然站队,并不一定符合各自的利益。

其一,攻守同盟的成立很快会形成一连串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对中俄伊周边中立国家形成巨大的压力,可能迫使他们转而报团取暖或寻找美国进行力量平衡。

其二,中俄伊各自的战略抱负不同。

俄罗斯的目标在于消除原苏联国家之间的壁垒、建立关税联盟、整合这些国家的资源要素,从而实现原苏联地区的一体化。

伊朗的目标则是在中东地区建立起独一无二的支配地位,回归波斯帝国的荣光,让波斯湾这个名字真正地落到实处。

除了反美这一最大公约数外,三方在共同目标上存在着较大差异,很难在其他事务上形成了盟友般的合力。

再者,中俄伊联盟固然能在安全、能源和军事上有颇多的建树,却面临着失掉欧美技术资金输液管道的危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布热津斯基)

布热津斯基直言:只有这个欧美世界才有能力向他们投资和提供先进技术!这种联盟不能超过某种偶尔为之的策略协调范围,否则可能对三国产生反噬效果。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截止当前中俄伊三国并未建立起明确的针对第三国的军事同盟。

在中国官方表述中,仍然是清晰的结伴不结盟论述,“不结盟、共繁荣”是中俄伊三国当前最现实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