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本身是一种婚仪,更是男权社会下的一种产物,当时的人都潜意识把女人当作物品,认为“嫁出去的女人就是泼出去的水”,所以婚姻的实质是一种针对女人的买卖,男人把女人及附带的处置权和使用权买走,自然就要给“生产者”一笔费用。

不过后来社会的进步,观念的改变,这种思想成为糟粕,被众人所摈弃,所有人都知道女人不再是物品,但诡异的是由此衍生而来的彩礼却未曾消失,这并不是所谓对传统习俗的一种继承,毕竟这个传统习俗并没有太多文化价值,主要是2个方面:

重男轻女导致男女比例差距很大,男性可以选择的机会变少,女性则可以优中选优,于是彩礼一方面变成一种衡量男性是否值得的存在,也逐渐变成一部分女性索要钱财的“正当借口”,而且数额从一开始的“意思一下”,变成“当地平均”,再愈演愈烈为“天价彩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价彩礼”到底有多“天价”很难定义,一般要看男方条件和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如果负担得起当然就不算天价,负担不起自然就是天价,它和当下的房价一样,是男性独立生活、结婚育子的两座大山,成为热度居高不下的话题。

所以近几年也有在整治天价彩礼的现象,不过主要还是不反对也不支持的态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关于彩礼的部分,也是第一千零四十二条规定的: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到底是不是索取其实很难定义,因此“天价彩礼”的现象还时有发生。

有一个视频就备受讨论,视频中一男一女在浙江杭州的街头对峙,这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画面,不过略微戏剧的是,男人是站着的,女人却是跪着的,引得来来往往的人不由得侧着头指指点点,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场面,难道旁边有架着摄像机在拍狗血电视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实可永远比电视剧狗血,这两个人都是安徽人在杭州打工,本来是自由恋爱,应该不会有拘泥于旧时的各种礼仪习俗,但其实这两人方方面面都很顺利,各自带着对方见父母的时候也比较顺利,可是一到说彩礼的时候,事情就急转直下了。

男方这边家庭条件一般般,能给得起的数字撑死就10万了,再多就只能举债,为了给彩礼就举债了,那还了得?男方于是想要讨价还价一番,但是女方父母死活不松口,就是要30万,女方自己又没有一个主张,由着父母漫天要价,于是两边就这么僵持了一阵子。

眼看着这件事解决不了,男方这边也不想和女方耗了,干脆就提出了分手,让女方去找“配得起”的人恋爱,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女方跪下来,求男方回心转意,大喊着:“彩礼不要了还不行吗?!”男方似乎于心不忍,又似乎不为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这个事件结局如何,不得而知,可是这样的彩礼纠纷并非这么一起,这样不是最狗血的,甚至即便结婚以后,说不定关于彩礼的纠纷依然存在,比如王某和刘某年少不知事时在一起过,6年后重逢时旧情复燃,简直就是破镜重圆电视剧套路的走向,谁知!

谁知道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了结婚这一步,王某也给付了刘某一家24万元的彩礼,刘某这边毫无意见地和王某扯了证,结果这段婚姻才维持了45天,起因是王某发现刘某其实刚刚结束一段婚姻不久,觉得刘某对他根本没有感情,就是来骗他的彩礼钱的。

于是两人结婚,可是在彩礼这件事上陷入了漫长的纠纷当中,刘某不肯还彩礼,这彩礼已经被她买房、维修宝马车、买包包上了,可是王某其实并没有收入,这24万是王某父母攒了半辈子的钱,就这么被刘某花费了,王某一家怎么甘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王某将刘某告上了法庭,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没有规定彩礼返还的问题,但是《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五条有补充说明,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

法院查明王某实际给付的彩礼记录是23.2万元,考虑到王某家庭条件不好,属于(三)的情况,再考虑到两人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其实有共同生活,这笔钱王某未必没有花到,因此法院判决刘某返还王某20万元,二审驳回刘某上诉,维持原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婚姻是很神圣的,它是爱情的质变,是生活步入全新阶段的体现,需要两个一心一意的人才能够经营好,如果事先就以彩礼、房子、车子各种显性的票子算计来算计去,那么日后会为这些事争吵来辩解去的情况还会更多,这样的婚姻能长久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