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人并不崇尚暴力,只想好好过日子,安居乐业,然而有极少部分人却喜欢用暴力欺压他人,胡作非为,比如广东省陆丰市湖东镇下埔村有一村霸,名叫陈金朝,就曾因为出租车司机压死一只鸡,索赔180万不成,不仅拿砍刀刺破车轮胎,更是掏出了仿六四手枪和手榴弹,把人直接吓晕过去。

不过村霸猖狂得了一时,猖狂不了一世,没几年后,陈金朝就因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妨害公务、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数罪并罚,被法院依法判处了有期徒刑12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今天要讲的这个重庆村霸邹某,虽然没有陈金朝那么嚣张,但地痞无赖总是招人厌,邹某长大后无所事事,脾气暴戾,为祸四方,旁人自然是能避则避,都想过安生日子,与邹某杠上并没有什么好处,就连邹某的家人都拿他没办法,也没少挨邹某的揍。

邹某的老母亲因为教训不务正业、流里流气的儿子,拿拐杖打过邹某的背,可哪成想,邹某对母亲也毫不客气,直接抢过母亲手上的拐杖,往母亲的小腿上打,使得母亲的腿上留下了不可消除的伤痕。

而且邹某自己的媳妇被他打跑后,邹某便把主意打到了嫂子的身上,丝毫不顾伦理道德。

2005年1月1日晚,邹某在外与一群狐朋狗友喝得烂醉后,前往了自己哥哥邹大(化名)的家,邹大娶了个漂亮媳妇段某某,邹某眼红不已,早想着把段某某占为己有,这次邹某喝醉酒,摸黑到了哥哥家,就是想趁着酒意霸占嫂子。

邹某顺着墙边的大树,爬进了哥哥家的院子,继而拍打哥哥和嫂子的房门,屋里的邹大和段某某正在熟睡中,被邹某的动静惊醒,也只好起床,打开门,试图将邹某劝走,可邹某哪里肯罢休,吵吵嚷嚷,更是当着邹大的面对段某某动手动脚。

邹大与段某某便合力将邹某推出了房门,段某某当即把房门反锁,但邹某不依不饶,似乎是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更是跑去了柴房,拿来了一把刀,让房门上砍,里面的邹大和段某某则慌忙找来东西堵门,然而邹某一身蛮力,早已蛮横惯了,并不肯罢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眼看邹某快要冲进来,自己要受欺凌,段某某的心中蹭得冒出一股怒火,拉开房门往院子里跑,企图摆脱邹某,而邹某并没有料到段某某的反应,房门打开时,邹某还在发力,结果栽倒下去了。

看到邹某摔倒,高度紧张的段某某觉得是个机会,忙拿起放置在院子里的挑水扁担,就往邹某身上打,邹某反应不及,也没想到段某某会有那么大力气,最终没能跑起来。段某某打累了,看到邹某不动了,以为邹某被打晕了,便从外关上院门,拉着邹大去报了警。

不过警方赶到后,发现倒地不起的邹某并非被打晕,而是被打死了。段某某用扁担击打邹某时,并没有注意打哪,往邹某的头上也招呼了几下,也正是这几下,邹某丢了性命。

那么段某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吗?在本案中,段某某之所以击打邹某,是邹某意图对其实施侵犯,在当时的环境中,段某某的情绪十分紧张,看到邹某摔倒,段某某当即的想法是把图谋不轨的邹某打一顿,以泄心中之愤。

段某某的反应并不是不能理解,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但考虑到邹某摔倒,其不法侵害已经结束,段某某用扁担击打邹某,并且将邹某打死了,其行为一般会被认为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应当负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犯故意杀人罪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此一审法院审理该案后,认为段某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应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处罚。

而在这时,200多名的村民联名上书,悉数邹某的各项罪行,请求判段某某无罪,就连邹某的母亲都觉得小儿子的死并不无辜,并且愿意谅解段某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法院考虑到段某某在邹某倒地不起后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案发后主动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良好,且取得了死者邹某近亲属的谅解,以及村民们的请求,邹某本身存在有过错等情形,最终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免除段某某的刑事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