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说,婚姻大事。年纪轻轻的时候,父母总希望子女尽早成家,生活上有人扶持,可美好的婚姻千篇一律,家和万事兴,夫妻恩爱、忠诚,互相扶持,但即便许多人都憧憬美好的婚姻生活,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实际情况却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俗话还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1年,在北京密云某啤酒厂工作的贾某山与女子何某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关系,虽然何某年长贾某山十多岁,但贾某山对何某却是一片深情,两人相恋后,因为何某没有规定的住所,贾某山便掏出了自己的工资给何某租房,在日常花销上也比单身时高出了许多,有时还会向父亲贾某军要钱。

贾某军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非常了解的,一直很懂事,从专科学校毕业后便进入了啤酒厂工作,为人老实本分,并不是一个乱花钱的人,而贾某山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肯定是谈恋爱了,所以贾某军也问了儿子几句。

贾某山倒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就算父亲对女友不满,觉得年纪大了,贾某山还是执意要与何某在一起,对家人讲到:“你们要是不同意我俩在一起,以后我就不回家了。”

可贾某山哪里知道,何某早已结了婚,而且还有一个7岁大的儿子。不过纸包不住火,何某在与贾某山谈恋爱的过程中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对不起贾某山,当然,情侣间难免吵架,两人的恩爱劲过去后,何某在与贾某的一次争吵中,把自己的实际说了出来,还表示自己和贾某山就是在玩。

贾某山一开始还以为何某说的是气话,并没有当真,但没过多久,贾某山发现何某说的句句属实,并且在此时,何某已经向贾家借走了3万元,贾某山犹如天打雷劈,自己不仅感情被骗,还被骗走了钱财,然而贾某山并没有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刑法的规定,如果何某存在有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贾某军知道何某的真实情况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他哪里舍得对儿子动手,反倒是拿刀往自己的肚子上捅了一刀,这之后,贾某山与何某有过短暂的不联系,原本,只要贾某山与何某不再联系,贾家就不会再有损失,但贾某山对何某似乎还有感情,私底下仍与何某保持联系,甚至拿出户口本,给何某买手机。

由于登记的是贾某山的名字,何某欠费7000多元后,电信公司找上门了,最终又是贾某军、贾某山父子俩把这笔欠款给还上了。到这时候,何某已经欠了贾家8万元,并且来了个彻底失踪,让贾某山找不到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5年,贾某山在商场与何某重逢,彼时,他已经忘了要找何某还钱,而何某还能像两人交往时那般与贾某山打招呼,丝毫没有觉得尴尬,当然,也没有想过要还贾某山钱,从某方面来说,何某利用贾某山对自己的好感,把贾某山当成了取款机。

不过两人又保持联系一年后,贾某山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要求何某还钱,可何某从来没有想过还钱,嚣张地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由于贾某山对她很是包容,毕竟贾某山在何某的身上投入了很多,心里面舍不得,何某大概认为贾某山并不会对她动手。

然而,贾某山已经动了杀心,他觉得自己一直受到了何某的欺骗,最终一无所有,心中难消怒气,于是在3月7日,贾某山联合父亲贾某军,将何某带到了一处偏僻地方,后将其杀害,贾某军则在何某死后浇油,企图毁尸灭迹。

从某方面来说,正是贾某军对贾某山畸形的父爱,对儿子的行为多有纵容,使得贾某山一步错,步步错,酿成悲剧。3月9日,一具被烧毁的尸体被人发现,警方接警后对该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即何某,并且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贾某山和贾某军,贾某山、贾某军终究是难逃法网。

被捕后,贾某山、贾某军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犯故意杀人罪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本案中,贾某山的主观恶性大,而且贾某山原本是有机会不酿成如此大的后果,但他放任了自己的行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贾某山应当对自己的全部行为负责。最终该案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贾某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贾某军有期徒刑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