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纲者,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在封建男权社会,男性权益被无限放大,妻子必须顺从丈夫的意思,子女也要绝对服从父亲,如果这个父亲是品行端正,道德高尚之人,那就是一家之福,若他是一个奸佞邪恶之辈,那就是家门不幸了。2009年的一个晚上,小江报警说自己杀了人,深夜里他满眼泪水被警方带走,妻子一路追着,放声大哭:“不要走!”直到精疲力竭。小江杀了谁?夫妻俩为何如此悲伤?经警方调查核实,死者为小江法律上的父亲,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相处多年,是怎么样的恩怨会逼得一个人杀父呢?这还要从小江的成长经历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江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他从小跟着养父母生活在安徽芜湖的一个落后小村庄里,养父母家并不富裕,但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他们把爱都放在了小江身上。家里困难,但养父还是坚持让他去上学,闲暇时就带着他去田野间玩耍,那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是好景不长,养父为了赚钱,日夜操劳,落下病根,病情一天天加重,他不愿拖累家里,就没去医院看病,没多久就因病去世。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日子愈发艰难,小江也没机会再上学。养母年纪还轻,她娘家人劝她再嫁,给她介绍了不少对象,但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方能够接受小江,这一点劝退了不少单身汉,直到认识了陈某。在婚前,陈某承诺一定会尽心尽力照顾他们母子,对小江也很好,经常给他买吃的。小江年纪小,对这个和父亲一样高大的男人,充满敬仰,养母看两人相处和谐,就和陈某搭伙过起了日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知人知面不知心,陈某并没有实现他的承诺,不仅没有给这个家带来希望,反而让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家雪上加霜。一结婚,他就原形毕露,每天好吃懒做,累得活不想干,来钱少的也不满意,挑三拣四的,到后来都没人找他干活。小江早就知道这个继父不像父亲一样挺拔威武,对他颇为失望。看到陈某殴打养母更是心生恨意,只是他年龄还太小,无法保护养母不受欺负。家暴一旦开始,就没有尽头,后来陈某愈演愈烈,一喝醉了酒就打骂他们娘俩,小江心中积攒了无数怨气,难以宣泄。他的养父母都是性格平和,为人老实的,尤其是养母受了委屈也只会往肚里吞,小江不想母亲为难,便一直忍让着。养母去世后,小江其实很想把陈某赶出家门,眼不见为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我国原《婚姻法》第27条规定:继父母与继子女间,不得虐待或歧视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对继父母有赡养的义务。陈某虽然有过家暴,但小江和养母从未报警过,所以在法律上小江是要尽赡养义务的。且他们名义上是父子,中国是一个重孝的国家,小江怕被人戳脊梁骨,就没有将陈某赶走,让他继续住在家里吃他的,用他的。陈某老了以后,也没有以前那么趾高气昂了,两人互不干涉,还算和谐。是什么导致他们的关系再次恶化呢?那就是小江的妻子小丽的到来,小江在村里务农,偶尔打零工维持生计。他为人朴实厚道,待人热情,村里给他作介绍的不少,但看上他的只有小丽一家,还是因为小丽有点智力智障,反应比较迟钝。不过小丽还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能帮着做饭洗衣服。小江对自己的条件有自知之明,小丽家不要彩礼、三金,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人结婚后,小丽给小江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三口过着幸福平稳的生活。但寂寞多年的陈某却打起了儿媳的主意,多次趁小江外出打工冒犯小丽,小丽比一般人懵懂,但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对的,但她又不敢说出去,怕被人说闲话。直到小江发现陈某在对自己妻子犯罪,狠狠教育了他一顿,陈某苦苦哀求说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再也不会犯了,小江仁慈,给了他一次机会,但他没有珍惜,再次QF了小丽,看到妻子泪眼婆娑,小江忍无可忍,新仇旧恨全涌上心头,抄起榔头,将其杀害。小江杀害朝夕相处的亲人,以及触犯故意杀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法院在适用死刑时十分慎重,被害人陈某涉嫌QJ,本身存在重大过错,对引发本案要负一定责任,小江案发后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良好,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最后法院从宽处理,判处小江无期徒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江夫妇本是受害者,该进监狱的是心怀不轨的陈某,最后小江却因为一时冲动,成了施害者,让小丽和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更加艰难。在这个呼吁男女平等的时代,像陈某自私霸道的人不少,小江和他的养母都是男权下的悲剧产物,若是他们早一点觉醒和反抗,也许结局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