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记者 南深

A股“炒新炒小炒差”的顽疾始终还是难治!

上市后业绩即变脸、近三年连续亏损的科信技术,从6月下旬开始却顶着多位原实控人的疯狂减持,走出两波暴涨,一个半月时间涨了350%。

暴涨原因是公司沾边储能、锂电池、通信设备等多个近期热门题材,受到游资甚至不少机构资金的追捧。这些概念当然是噱头,没有实际贡献业绩,比如储能业务至今未产生什么订单。

这样的疯狂炒作,7月中旬就被监管重点监控。8月9日晚,深交所又向公司发去关注函,重点要求说明旗下子公司广东科信聚力新能源有限公司所谓储能业务的相关情况。与此同时,深交所还要求公司核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及其直系亲属自2022年6月以来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沾边多个热门题材

机构也参与“拱火”

亏损累累的科信技术,此轮暴涨前市值只有十几亿,但公司却有意无意“沾边”了近期的多个热点。

首先是储能,公司2020年推出超薄2U电池。据宣传,相比市场同类产品,公司产品更薄,因此占据空间更小,在家庭场景中使用有优势。

其次是锂电池,公司2020年11月募集资金建立锂电池生产线,从而具备独立自主生产通信锂电池的能力,提供配套的锂电池通信能源系统。

最后是通信设备,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提供FTTX接入网、无线接入网和传输网中通信网络物理连接设备、应用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ODN产品、无线宽带接入产品、传输网物理连接设备、其他接配线产品。

这样,公司股价从6月21日启动,期间触及一次异常波动、一次严重异常波动,2022年8月8日,公司股价再次涨停。短短一个半月出头的时间,公司股价从8.71元来到38.99元,上涨了350%。如果从4月底的低点算起,其涨幅更是达到了460%,市值从14亿左右来到80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异动期间的龙虎榜来看,游资是参与主力,多个知名游资大本营如东亚前海广东分公司、财信证券西湖国贸路等都参与了炒作,但事实上也不乏机构资金的助力。从7月11日严重异常波动后深交所发布的参与群体来看,约50亿元的买入金额游资(其他自然人)贡献了约21亿元,散户(中小投资者)贡献了约15亿元,而机构也贡献超过14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储能业务未产生大批量订单

深交所要求核查是否操纵股价

据深交所7月15日消息,7月11日至7月15日,深交所对91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等异常交易情形,并对涨幅异常的“科信技术”进行重点监控。

这之后资金炒作科信技术有所收敛,其股价维持了一周多的震荡。

但从7月26日开始,暴涨模式又继续。8月2日科信技术大涨13%,8月8日迎来20CM涨停。8月9日晚,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终于向公司发出了关注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科信技术子公司广东科信聚力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聚力”)投产建设年产约1Gwh电芯及模组产线,积极布局储能生态链,相关储能产品日前通过UL1973、IEC62619和UN38.3等认证,但尚未产生大批量订单,产能爬坡也具有不确定性。此次深交所重点就是关注科信聚力相关情况。

比如,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相关认证的含义、主要内容以及已通过认证的储能产品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主要功能、使用场景、特点、优势、劣势、市场竞争力及已实现经济效益,并说明公司已获取的在手订单及交付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产品名称、订单数量、订单金额、主要客户所处行业、主要客户所处国家或地区等。

此外,鉴于股价连续异动,深交所要求公司核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自2022年6月以来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以及未来三个月的减持计划,并结合近期股价波动情况、上述回复等详细说明公司及相关人员是否存在借助市场热点操纵股价、违规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实控人疯狂减持套现

持股比例将低于2%

从公开信息看,从6月21日至今的股价异动期间,公司至少两名原实控人卖出了公司的股份,并拟继续卖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7月25日的公告,科信技术股东张峰峰于2022年6月1日至2022年7月22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624万股,减持数量达到公司股份总数的3%。按减持期间科信技术股票均价计算,张峰峰此轮套现了约1.3亿元。

同一天,张峰峰继续披露减持计划,拟在2022年8月16日至2022年10月31日减持624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减持股份来源均是IPO前取得。

另一名重要股东曾宪琦则于2021年6月26日至2022年7月22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合计数量达到208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1%。曾宪琦计划在11月30日前进行另外占总股本2%股份的减持,股份来源同样是IPO前取得。

张峰峰和曾宪琦实际上是科信技术的原实际控制人。

2010年4月13日,张锋峰、陈登志、曾宪琦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于2014年3月24日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补充协议》,同意自协议签署之日至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届满三十六个月,在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中进行一致意见的投票,三方为一致行动关系。

2016年11月22日科信技术顺利在创业板上市。

2019年11月22日,科信技术原始股锁定满三年解禁,张锋峰、陈登志、曾宪琦立马签署了《关于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确认函》,三方一致行动关系在2019年11月21日到期后终止,不再续签。公司由原三名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及无控股股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张峰峰和曾宪琦立即开启了每半年一次的密集减持。期间张峰峰还因操之过急发生违规减持,并吃到深交所的警示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新一轮减持结束后,原第一大股东张峰峰的持股比例将从14.14%降至1.56%,原第三大股东曾宪琦的持股比例将从9.46%降至3.46%。

上市后业绩立即变脸

扣非净利连亏三年

与原实控人上市满三年即开始持续疯狂减持“交相辉映”,科信技术的业绩也是上市后立马变脸,直至持续大额亏损。

2016年11月成功上市的科信技术,在上市前三年的2013至2015年营收和净利润均保持着稳定增长,营收从4.34亿元来到7.67亿元,扣非净利润从5044万元来到6111万元。但2016年上市当年,公司营业收入立马下滑了7.6%,扣非净利润则大幅下滑了29%。此后的2017年2018年,公司营收和净利均继续下滑,到2018年年报其扣非净利仅剩819万元。

到了2019年,也就是原始股解禁当年,公司营收已经远不如上市前的水平,而扣非净利润更是直接亏损8000多万元。2020年其继续亏损428万元,2021年亏损扩大到1.2亿元。2022年一季报,公司净利润继续亏损,录得-120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业绩差对投资者的回报自然不会好。

公司上市共募资3.15亿元,但仅在上市当年和次年的2016年度、2017年度有过少量现金分红,合计仅5600万元。2017年之后,再无见到现金分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辑:舰长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