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图虫

#杭州一医美公司偷税被罚超8800万#

#女子微整形失败10个月没敢出门#

8月9日,短时间内,多个和医美相关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再次让这个行业引发网友关注。

隐瞒收入超47亿

杭州一医美公司偷税被罚超8800万

企查查APP显示,近日,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行政处罚。

处罚事由显示,2017年1月至2021年11月,该公司分支机构千和医疗美容诊所为客户提供医疗美容项目服务,利用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服务款并隐匿收入超47.55亿元,未计入财务账。在此期间,该公司通过账户中隐匿收入孳生的利息收入约为2879.68万元。

处罚结果为,杭州市税务局对该公司隐匿收入少缴税款的行为定性为偷税,并对少缴的企业所得税约1.47亿元处百分之六十罚款,罚款金额合计约8827.27万元。

图片来源: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官网

企查查信息显示,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是香港虞美人集团公司在杭州投资的企业,成立于2009年7月,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杜军钢,经营范围包括品牌管理、医疗美容服务等。

该公司公众号称:

世间所有的美貌,闻起来都是钱的味道

频频露脸的“于会长”

值得注意的是,以该公司为认证主体的微信公众号,频频提到一位叫做于文红的人,并将之称为“于会长”

图片来源: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公众号

  1. “会长讲解自己50岁的脸”

  2. “会长讲解自己的眼睛”

  3. “会长卸妆洗脸”

该公众号充斥着关于这位于会长的内容,行文风格也略显夸张,如“让你白成一道光”。

搜索历史记录,还能在公众号内找到一篇文章,标题是《世间所有的美貌,闻起来都是钱的味道》

图片来源: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公众号

“于会长”称“欢迎来竞争”

令人回味的是,该公众号还有文章写道:

面对国内良莠不齐的医美行业,虞美人国际于文红会长如何看待同行之间的竞争呢?于会长的态度十分明确也十分自信:“欢迎来竞争,欢迎来超越!不断做最好的自己就可以了!”

“面雕大师”曾无证行医

市民称“一套下来将近30万元”

“于会长”是谁?

图片来源:企查查APP

企查查APP显示,于文红是该公司大股东。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官网则显示,其是“香港虞美人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在官网,于文红被介绍为“艺术面雕创始人”。

央视此前曾曝光于文红无证行医

而据钱江晚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曾曝光一位名叫于文红的“面雕大师”无证行医,浙江金华市民陈女士爆料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她把我的眼睛整坏了。前几年,于文红一直在金华的多家美容院走穴,我朋友圈里就有好多人找她做过整形。”陈女士说。

“她(于文红)很亲切,一见到我,就说自己的脸全部做过整形。”眼前的于文红很漂亮,陈女士更加心动了。接着,于文红拿出一张纸,把陈女士的脸型、五官画了出来。“她还给我做了一套整形方案,说我鼻子不够高,下巴可以再翘一点,一整套下来,将近30万元。”最终,陈女士决定先做双眼皮。

刚打完针,陈女士的双眼就很痛。一个星期后,眼皮发红发肿,摸上去还硬硬的。开车时,一照到太阳,眼睛就很难受。过了半年,眼睛没有好转,陈女士到医院求助。

该院医生诊断后发现,陈女士的眼皮注射了不正规填充物,导致了上眼睑红肿。虽然医生取出了这些填充物,但没法取干净。

“她还建议我打什么降解针,还介绍了其他整形项目,价格贵得离谱,我不想再上当了。”陈女士称,当时想去投诉,但又怕暴露了身份,就忍忍吃了这个哑巴亏,当时陈女士出门都戴着墨镜。

税务稽查瞄准医美行业

医美行业似乎正成为各地税务局稽查的重点对象,而在税务稽查之下,“渠道型医美机构”或将更加合规。

近日,北京医美镜医疗美容争议研究与调解中心主任茹小山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渠道型医美机构因为存在高额返佣以及各种不规范诊疗行为,因此降低服务成本是首要考虑的问题,所以一般不会给顾客开具发票,而是以收据为主。

同时因为收入一旦全部进入“公立账户”,则意味着必然增加纳税成本,所以渠道型医美机构往往会通过开通“个人账户”或“私人账户”等形式,规避纳税负担

税务稽查或许是打击渠道型医美机构的重要方式。

北京医美镜医疗美容争议与调解中心理事长刘峰曾表示,渠道型医美机构的返佣比例高达50%以上,这部分费用没有纳税的可能性很高。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也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美容院等渠道要分掉这些医美机构一半的收入,这部分存在偷税漏税的可能性很高,打击渠道医美最好的方法就是抓税收。

早在2021年4月29日,国家税务总局官网发布《税务总局贯彻<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精神,要求以税收风险为导向 精准实施税务监管》。其中明确指出:要针对医疗美容、直播平台、中介机构、高收入人群股权转让等行业和领域,重点查处虚开(及接受虚开)发票、隐瞒收入、虚列成本、利用“税收洼地”和关联交易恶意税收筹划以及利用新型经营模式逃避税等涉税违法行为。

“黑医美”害人不浅

美容变毁容,女子微整形失败10个月没敢出门

就在8月9日晚间,另一则与医美相关的新闻同样引起关注。

据央视网,小唐在北京某美容工作室进行了玻尿酸注射,本以为可以变美,没想到自己的脸却疯狂生长。之后她就一直在取填充物的路上,容貌也大不如前,最自闭的时候她十个月没下过楼。

“微整形并不代表风险小,注射不当的话甚至会让下巴额头疯狂生长。”央视网在报道中提到。

“黑医美”每年导致近10万人伤残

实际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数据显示:

  1. 每年近10万人因黑医美致伤致残;

  2. 2020年全国合法正规的医美机构仅占比12%

  3. 非法、超范围经营的医美机构数量超过80000家

  4. 拥有执业资质的从业医师数量为3.8万人,而非法从业的“黑医生”超过10万

  5. 此外,市面上流通的针剂正品率只有33.3%

数字触目惊心。

正规医美机构的2022:

挣扎在四大困境之中

那么,对于正规医美机构而言,这个行业赚钱真有那么容易吗?

全国各地对医美行业的监管正在越来越严格,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对业内人士采访了解到,除了非正规医美机构将遭到严厉打击,正规医美机构的发展也正面临多重困境,主要包括:

  1. 第一,疫情影响下,营业时间缩短,收入明显降低;

  2. 第二,非正规渠道医美机构带来的竞争生存压力;

  3. 第三,宣传推广面临“一宣传就违规,合规宣传则没有效果”的两难境地;

  4. 第四,缺少行业领导力量,为医美机构在合规和采购方面提供辅助和优势。

困境之下,医美机构未来将如何发展?

中国法学会会员于晓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2021年已经有大批撑不下去的医美机构遭到淘汰,退出市场,2022年虽然市场状况依然严峻,但剩下的医美机构都有一定的核心竞争力,而且疫情过后,医美顾客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消费,医美机构可以弥补一定的亏空。

从整体市场发展来看,医美机构未来有三个发展趋势:第一是轻医美将继续快速发展,整形美容手术市场也在发展,但是发展速度不及上轻医美;第二是医美机构的“共享模式”将得以推广;第三是疫情过后,医美电子病历可能得到实质性发展,目前已有医美机构在尝试电子病历的落地。

医美营销和运营专家吴玉平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医美行业的一切困境都是在倒逼医美机构走上合法合规的道路,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医疗技术、营销推广和运营模式。

来源:21财闻汇

原标题:隐瞒收入超47亿,一医美公司偷税被罚!“世间所有美貌,闻起来都是钱的味道”?正规医美机构也面临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