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哥今年得了个胖孙子,按习俗是要办宴席庆祝的,但他今年不想办,因为有疫情,万一出点事,对不起别人。

但这事他说了不算,他亲家说了算。他亲家叫刘大脸,是个要面子的人。

他们不好直接跟亲家说,就跟儿子说,让儿子劝儿媳妇,跟她爸妈说。

小两口对是不是要办宴席,倒不介意。儿媳妇就打电话跟她爸爸说,今年不想给孩子庆祝了,问刘大脸行不行。

刘大脸问闺女,说:“为啥不庆祝呀?”

闺女说:“今年不是有疫情吗,怕有危险。”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公公婆婆的意思?”刘大脸的语气,冷冷的。

闺女小心地说:“这是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有疫情啥都别干了!你怕死,俺们不怕死,你不庆祝,俺们自己在这边庆祝!你不把孩子当回事,我还把外孙当宝贝呢!”

刘大脸看似在训自己的女儿,可话里的意思,谁都能听得出来,是对女儿的公公婆婆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二哥无奈,只得通知亲友,庆祝喜得孙子。不过他没有在家办酒席,而是在城里开酒店。

李二哥一共订了九桌酒席,对方来了八桌,自己这一边,只有一桌。

酒席还没散,刘大脸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了,拉着李二哥的手说:“难怪我闺女不愿意摆酒宴庆祝,原来是担心你那边没人呀。”

李二哥说:“是是,我这个人没面子,没人缘。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没面子,绝不会让你闺女受委屈。”

刘大脸说:“你这话我信,我绝对相信,因为你不敢……”

回到家,李二哥是又憋气又好笑,亲家真把他的低调谦虚当无能了。

他不是请不到人,有人把礼金都送到他家里来了,但他又给退了。一是他低调,再就是特殊时期,响应政府号召,不聚集。

没过几天,果然出事了,有防疫人员来到了家里。

原来亲家那边客人中,有一位确诊了新冠肺炎,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要隔离,连他们去的那家酒店,也被封了。

李二哥很紧张,自己一家,连同小孙子,可是都接触了那个人。

李二哥一边担心,一边还得打电话给亲戚朋友赔礼道歉。这快过年了,人家因为给自己庆祝,被隔离,还有感染病毒的风险,多对不住人呀。

没过几天,又传来消息,亲家两口子送进了医院,也确诊了。

李二哥更紧张了。

过了十多天,直到解除隔离,再也没有人感染病毒。李二哥才放心了,也乐起来,说:“这么多人,就亲家两口子被传染了,都是因为他们有面子,病毒也喜欢有面子的人哩!”

李二哥越说越乐。李二嫂捶了他好几拳,说:“你小声点,别让儿媳妇听见了。”

亲家出院后,得去慰问一下。李二哥买了礼物,全家一起到了亲家家里。

只见亲家家里堆满了礼物,但却冷冷清清的,连个串门的人都没有。

他们刚到一会儿,就有一个人拎着一箱牛奶,匆匆进来,放下就走。

李二哥糊涂了,说:“这是咋回事啊?”

刘大脸没好气地说:“咋回事?怕我身上还有病毒!这些人真是法盲,我身上要还有病毒,医生能让我出院吗!”

李二哥又想了,心想,这和法盲有啥关系!就安慰他说:“现在人谈病毒色变,可以理解,但别往心里去。”

到了快吃饭的时候,刘大脸说:“我去找俩人来陪酒。”

李二哥知道他要面子,也没拦着。可是刘大脸在外面转了一圈,却仍是一个人回来了,没有请来人。

刘大脸脸色更不好看了。李二哥又安慰他说:“不用请人陪,都是自家人,又不是外人。”

刘大脸说:“太冷清了,我吃不下。”

刘大脸果然没有吃东西,只喝酒,一杯接一杯。

李二哥心想,这是没请来人,伤到了面子,就说:“别太介意,面子都是交情,其实咱们人与人相处,感情才最重要。”

李二哥这可是好意,诚心开导亲家。刘大脸却不屑地说:“嘁,你一个没面子的人,知道啥是面子!”

亲家母也说:“你这是典型的吃不得葡萄,说葡萄酸。你一个没面子的人,当然说面子不重要了。”

李二哥也不高兴了,说:“你们说的有面子,不就是能请来人吗,要不我请个人来咋样?”

“你请谁?”

“你们村的村书记刘华行吗?”

“啥?”刘大脸睁圆了眼睛,似乎难以置信。他还没说什么,他老婆噗嗤一声笑了,说:“你脸上擦粉了吗?”

李二哥糊涂了,说:“我擦粉干啥?”

“你没擦粉,你的脸不白,人家不能理你!”

刘大脸说:“就是,那刘华可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谁的账都不买。你叫他,他就来了?你就是他小舅子都不行!”

李二哥心想,这两口子,说话真是太损了。于是不再说什么,掏出手机来,要拨号码。

刘大脸两口子又一起撇嘴。刘大脸说:“你可别拨个号码,不在服务区或者占线啊!”

但手机接真的通了,两口子傻了眼,手机里传出的,就是他们的书记刘华的声音。

刘华说:“哎呀,老班长,好久没联系了,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

李二哥说:“我在刘大脸家吃饭呢。你吃没吃呢?来一起喝两杯?”

“好好,我马上过去。”

不一会儿,刘华匆匆走了来,不光他一人,还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更了不得,是镇里的领导干部。几个人一见到李二哥,就又搂又抱,亲热的不得了。

原来,他们当年都是在一个连队当兵的,李二哥和刘华是一个班的,还是刘华的班长。

李二嫂和亲家母,还有小李小两口抱着孩子,都让开了座位。

刘大脸本来也想避开的,但他是主人,如果走了,像什么话呢,只好坐在一起,跟他们吃饭喝酒。

这坐在一起,可难受了,人家称兄道弟,说起当年当兵的事,他根本插不上嘴,只能像石头墩子一样,在旁边干坐着,尴尬得他那张大脸上,直冒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