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占据全球90%的中药市场,我国仅占2%,中国野生草药几乎全被日本、美国买走,国人用的全部是人工种植的。当我们还在争论如何抵制中医时,日本人已经注册了70%以上的中药专利,中国仅占0.3%还不到。日本80%中药材来自中国,精加工后转手再卖给我们。最好的中药材出口美日欧,绝大部分国人是吃不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己家的宝贝被外人抢了过去,并且赚了大钱还发扬光大,而自己内部还在抵制中医。《中草药》杂志是由中国药学会和天津药物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是中药学期刊之首,2016年这本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明确指出了日本占据全球重药市场90%市场份额的事实。

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196个国家和地区,以中国传统医药理论指导采集、炮制、制剂,说明作用机理,指导临床应用的药物,统称为中药。很明显中药是中国人发明的,我国现存最早的中药学著作是《神农本草经》,载药365种,文字简练古朴,成为中药理论精髓。

按理说啥都是中国人发明的,这方面的专利应该我们的最多才对,但事实正好相反,在《世界专利数据库》中,日本人注册了70%以上的中药专利,中国申请仅占0.3%左右。江苏道地药材薄荷为例,有8项专利流至美国。

我国是中草药大国,野生种类很多,人工种植的也非常多。尤其是非典后,药材价格上涨,一些农民以前种植土豆、玉米、小麦,后来就全部种植了药材,一亩药材能收入6500元,而一亩地庄稼收入还不到2000元,这就是药农们的动力。

日本津村株式会社是全球最大的中药出口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汉方药(即中药)制药公司,津村会每年采购数千吨规模的中药材中,会从中国进口80%,日本国内仅能供应15%。野生的药材更贵,药材商都不傻,种植的品质肯定无法和野生相比,这些品相很好的野生药材,几乎全部被外国人买走。

日本人称中草药为“汉方药”或“和汉药”,他们不会叫中药,这样相当于免费给我们打了广告。在5-6世纪中药从中国传到日本后,日本人就逐渐有了吃中药的习惯。在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里,就珍藏着1200年前的沉香等名贵药材。

国外企业收购中国药农的草药,非常的严格,因为他们知道中国人喜欢用农药。国外对于中药材有2个核心要求,1个是安全性指标,1个是必须要求溯源。日本、欧洲非常重视第一点,我们国内的要求就低很多,比如一些药材会有重金属超标,照样吃。

中草药的生长环境和采摘过程都会不可避免被污染,尤其是有一些还会打农药和施肥,日本客户最少需要检验200多项安全指标,欧洲人要求检测400多项指标。比如检查黄曲霉毒、铅、锌、铁、钴、镍、钒、铌、钽、钛、锰、镉、汞、钨等重金属是否超标,还是是否残存农药等。

光2017年,我国出口的中草药就被日本、韩国、美国、欧盟扣留和退回44次,退回还好,一些直接就被扣留了,让你欲哭无泪。比如我国出口的一批枸杞相关产品,因为农药残留被检测出有双甲脒及尼古丁的残留。在国内我们吃的蔬菜上都会有农药,加工食品里各种超标,已经见怪不怪了,可见国外对食品药品安全这块做的真的很严格。

药材溯源的意思就是:发到国外的每一个批号的药材和饮片,都能查到是哪块地,哪位农民种的,什么时间种的,用了什么农药,是怎么生产加工的,所有过程都能查得到。这样就能更好地监控药材 的品质。

津村株式会社2016年销售额1149亿日元,约合10亿美元,其中汉方药制剂占比95.4%。他们在我国有70多处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药材种植基地,这里的药农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种植。而我们的同仁堂仅有8处这样的基地。日本津村挑选药材按照1‰的杂质控制率,国内按药典规定是3%,这个差距还是很大的。

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承认中药的疗效,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曾服用过中国煎熬的中药,还拔火罐,感觉很好!全球约有40亿人使用过中草药产品治疗,年交易额近5000亿元。甚至得到一些外国元首、驻华大使、外国人的青睐和感激,不少让西医束手无策的病被中医治好了。

日本津村制药的社长说:下一步,我们要力争在中国市场上成为最有名的中药品牌。目前津村已经在上海、四川和深圳有4家分公司,在中国年销售额超过千亿日元。很多国人去日本已经不是抢马桶盖子了,而是去疯抢中药,多讽刺啊!

日本80%的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日本6万家药店中,80%以上经营汉方制剂,可见中药早已深入人心。中医最大的危机是后继无人,如果管中医的人学的是西医,教中医的人学的也是西医,那么中医还如何发展、发扬?中药行业还处于阵痛期。

1950年代初期,我国西医只有4万人,中医有50万人,2022年西医最少180万人,而中医不到30万。人口增加了,中医从业者不仅没增长,水平还降低了。反观日本、韩国、美国和欧盟大力发展中医,抢注专利和商标,而我们国内一些人在暗地里却“竭尽全力”打击中医,真的太悲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