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在广州两套房,母亲想要过去住两天,却被女儿堵在门口!

权梦玲的小女儿在广州有2套房,家境优渥。权梦玲想去小女儿家住,可小女儿堵在门口不让她进屋,还说权梦玲就是个毒瘤,一旦让她进了家门,她的房子就保不住了。权梦玲站在小女儿家门口,哭着指责小女儿不孝顺,有钱了,发达了,不认她这个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权梦玲今年77岁,当邻居看到50多岁的权梦玲甚至不能进入女儿的家时,他们指责她小女儿太白眼狼了。然而,当我了解到她的经历时,我意识到她对权梦玲的态度比她对她的态度要好得多。权梦玲有四个女儿,当她怀上第四个孩子时,她总是想要一个儿子。但她生来就是个女孩,权梦玲有三个女儿,她对这个小女儿感到厌倦,总觉得她是多余的。

小女儿赵莎月从懂事起,就要做不少家务,有时候看到三个姐姐不用做家务,只有她做,她心里不服气,让权梦玲给她一个说法,权梦玲却说:臭丫头,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我当初就不该生下你。我生你那会儿,好多人生了女儿都扔到了河里,我没把你扔了,还养活你,你还有什么理由嫌弃这嫌弃那?

赵莎月的记忆里,家里的好吃好喝的都是三个姐姐的,每年过年,三个姐姐都能穿上新衣服,尤其是二姐,二姐眼光高挑,她喜欢的衣服都要定做,但是赵莎月的衣服都是姐姐们不要的,她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有时候她鼓足勇气向权梦玲要新衣服,换来的就是权梦玲的指责和怒骂。

因为权梦玲太过强势,赵莎月心里很自卑。在学校里,她穿着姐姐们宽大的衣服,同学们笑话她的衣服不合身,说她是妈妈捡破烂捡来的。赵莎月本就沉默寡言的性格,变得更加沉默。

赵莎月辍学后就外出打工,在广州结识了现在的丈夫。丈夫家境也不好,两个人都是苦出身,为了赌一口气,证明她们并不是没有用,也为了让他们未来的孩子不用过这样的苦日子,赵莎月和丈夫俩每天起早贪黑地努力工作,终于攒下了买一套房子的首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夫妻俩又有了积蓄,买了第二套房子。赵莎月觉得日子渐渐有了奔头,但家里出了一件事,让赵莎月的心里始终无法跨过去。赵莎月买房的第五年,爸爸意外去世了,赵莎月在外打工,并不知道爸爸去世的事,也没有人通知她。等到她回家时,才知道爸爸已经去世半年了。赵莎月哭着问权梦玲,爸爸去世了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她打工离家的地方并不算远,几个小时的车程就能赶到。

权梦玲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知道你的手机号,怎么告诉你?

赵莎月哭着问妈妈:你没有我的手机号,我大姐、二姐、三姐没有吗?你只要想联系我,怎么都能联系上,你就是故意的。赵莎月从三姐口中得知,爸爸去世的事情是二姐一个人操办的,爸爸去世后,手里有十几万的财产,二姐担心赵莎月会分得爸爸的财产,所以才不允许她们通知她。三姐从包里掏出一千块钱,说这是二姐给她的补偿,也是赵莎月分到的爸爸的遗产。

赵莎月拿着钱嚎啕大哭,她并不在意爸爸的遗产,她只是遗憾爸爸去世,她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权梦玲偏心三个姐姐,尤其是二姐,只有爸爸偶尔会关心她,让她觉得这个家还有存在的意义。也因为爸爸对她的善意,所以她总是安慰自己,就算权梦玲对她不好也没关系,至少父母给了她生命,就算养父养母养大她,作为子女也需要报答,更何况养育她的是亲生父母。所以她一直善待父母,挣的钱也会往家里寄。

赵莎月没想到,她对父母的爱,换来的是这种结果。因为爸爸去世的事,赵莎月心里对二姐有了意见,她怪二姐见钱眼开,做事太绝,爸爸去世,二姐想到的居然是分他的财产,而是不把四个女儿都叫回来。不过事情已成定局,赵莎月不想再分出个是非对错。爸爸去世一年后,赵莎月想在清明节回家祭拜爸爸,可赵莎月准备收拾行李回家时,却接到权梦玲的电话,权梦玲说三姐一家人要回来,家里没有赵莎月住的房子,让她不要回来了。

爸爸去世,她没有在跟前,如今爸爸去世一周年,妈妈又不让她祭拜爸爸,赵莎月这才明白,妈妈才是拒绝让她见爸爸的始作俑者。如果二姐想分家产,不让赵莎月回来,只要权梦玲不同意,二姐的计划就不能达成。三姐清明节要回家,只要妈妈想让赵莎月回去,可以有很多办法解决赵莎月住的事情。是妈妈阻挠和默认她在这个家是多余的,所以处处防着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莎月的心被权梦玲彻底伤透了,她以为妈妈做的事已经很不公平了,谁知15年后,妈妈做了一件事,彻底寒了赵莎月的心。

权梦玲的四个女儿家境都不错,有车有房,在权梦玲眼里,小女儿的家境最好,因为她在广州有两套房。所以老伴去世第二年,权梦玲就要求小女儿养老。赵莎月觉得赡养父母是她的义务,既然妈妈想和她住在一起,她没有理由拒绝。

赵莎月把自己名下的一间房子留给妈妈住,平时每隔几天都会来看望妈妈,给她买些蔬菜水果和零食。权梦玲在赵莎月家里住了15年。本来母女俩的相处还算愉快,权梦玲却突然提议要去养老院住,说她一个人在家太无聊。

权梦玲每个月有5000块钱的养老金,她身体健康,在养老院也花不了太多钱,既然权梦玲执意要去,赵莎月就同意了,谁知权梦玲搬到养老院的第五天,赵莎月就收到了妈妈的起诉书,权梦玲要求赵莎月归还她的财产还有房子,并且在养老院里哭诉赵莎月是个不孝女,霸占了她的房子和钱,还把她赶了出来。

赵莎月看了起诉书,心里五味杂陈。原来二姐虽然家境不错,但花钱大手大脚,经常问父母要钱,每次要了都不还,年年如此。赵莎月买第二套房子时,二姐要回家住一段时间,爸爸担心手里的钱都被二姐拿走,就和赵莎月商量,父女俩拟一份购房合同,假装赵莎月的房子是老两口买的,二姐知道父母没钱了,就不会要了。

赵莎月觉得爸爸这样做,也是想手里留一点养老钱,所以同意了。爸爸在世时,权梦玲从来没提过房子的事,她住在赵莎月家15年,也没有说过房子是她的。赵莎月不知道妈妈为何突然起诉她?

法庭上,权梦玲拿出了当年签的购房合同,要求赵莎月归还她的房子。好在这份协议主要是为了唬住老二,合同上的签名是赵莎月的爸爸,合同的细节上只写了爸爸拥有房子的钥匙,可以居住,并没有写他出钱买了这套房子。法院要求权梦玲提供买房的证据,权梦玲拿不出证据证明老伴花钱买了这套房,所以起诉被驳回,赵莎月的房子保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谁知权梦玲见此计不行,竟然强行闯入赵莎月的家,不让赵莎月进来。权梦玲还把二女儿喊来,妈妈俩一直霸占着这套房子,赵莎月气不过,在妈妈和二姐外出时,将家里的门锁换了,和丈夫一起搬进去住。这是她和丈夫辛苦打拼的财产,凭什么妈妈说给谁就给谁?

她是宽宏大度,不计较二姐和妈妈对她做的事,但她不傻,妈妈已经严重侵犯了她的利益,她凭什么要服从呢?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她也是人,也会有难过的时候。既然妈妈做事太绝,就不能怪她无情。

权梦玲回到家后发现门锁换了,赵莎月不让她进家门,她就在门口哭闹,痛斥赵莎月无情无义,不认她这个妈妈。因为赵莎月关着大门,任凭权梦玲如何哭天喊地也不肯出去,权梦玲只好从赡养费上想办法。权梦玲认为她抚养女儿们长大,女儿有义务赡养她老,所以权梦玲再次找到赵莎月,要求她每个月出她在养老院的赡养费。

权梦玲去找赵莎月那天,边哭边说赵莎月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她现在老了,就指望赵莎月赡养她了。赵莎月的丈夫问权梦玲,赵莎月是哪天出生的?权梦玲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便转移话题说:我们现在是讨论赡养费的问题,你说她的生日有什么意义?赵莎月提起小时候的事,她小时候从来没穿过新衣服,也没吃过什么零食,凭什么姐姐们什么都有,现在权梦玲老了,却不找三个姐姐,只找她?

权梦玲继续理直气壮地说:我有四个女儿,我怎么可能每个孩子都照顾得周到?再说了,你上小学三年级时,闹着要买裙子,我不给你买,你就拿着我给你买菜的钱买了裙子,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女儿吗?从那以后,我不得不防着你,更不敢把钱给你。

赵莎月听到妈妈这么说,崩溃大哭。权梦玲也痛哭着抱着女儿,嘴里说着:我的乖女儿,妈妈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伤害你?我是舍不得离开你,才让你为我养老的。你怎么能狠心赶我走,霸占我的房子啊?四个女儿里我最爱的就是你,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莎月用力挣脱妈妈的手,哭诉道: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让我没有任何翻转的余地了。你现在不要在这里演戏了。妈,你的心很大狠,你说的那些话都不是一个妈妈能说出口的,你太虚伪了,我不想看见你。权梦玲正在哭泣,听到女儿这么说,突然大声指责赵莎月:你说我虚伪?你既然这么不讲理,我也不和你讲理,一切以我三个女儿的说法为主。

因为权梦玲的养老院每个月需要2000块钱,权梦玲给大女儿和三女儿打电话,问她们怎么办?大女儿和三女儿表示,四个女儿平摊,一个人一个月给权梦玲500块钱。当然,她们只是建议,一切还要以权梦玲的二女儿的意见为主,只要老二同意,她们没意见。赵莎月要求权梦玲和老二谈,只要二女儿同意,她就同意。

权梦玲悄悄给二女儿打了电话,所以赵莎月和权梦玲赶到时,二女儿已经躲了出去。权梦玲在电话里对二女儿说道:是赵莎月让我打给你的,她去找你了,你不在家。你不要害怕,你是受法律保护的,赵莎月要是打你,我们就报警。我这边要出500块赡养费,赵莎月说你同意她就同意,你同意吗?

二女儿在电话中说她现在不在家,所有的问题都会在她回家后讨论。她在给她妈妈一个答案之前会考虑一下。赵莎月哭着对权梦玲说:二姐愿意付钱,你可以回来找我。大姐和三姐没付,二姐也没付。你为什么咬我?当赵莎月转身离开时,权梦玲在她身后抱怨,并告诉观众赵莎月是多么不友好,她是如何被逐出家门的,以及她是如何生活在家中的。赵莎月没有回头就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那一刻,她懒得和妈妈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