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成都邮局海关工作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一个可疑包裹。
包装的对外快递单显示,里面只含有价值几十元的膏药。但这一包膏药的邮寄成本高达几百元,远远超过商品本身的价格。
在平时,或许可以用“财大气粗”的说法来搪塞。但这是在海关,工作人员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的行为。
在注意到错误后,海关人员立即拨打包裹上的电话,试图获得相关信息。但成都海关关员没想到的是,这个电话是假的,根本打不通!
海关人员立即打开包装,看到几块膏药中间夹着一片药片。经过检查,海关人员突然严肃起来。原来是一起走私案!
这药到底是什么来历?而且谁愿意花大价钱从国外买药丸呢?
经过警方对身份信息的调查,这个包裹的主人名叫刘一(化名)。因为一件尴尬的事情,刘一买了这种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黑夜中的邪恶
2021年,刘一30岁,因工作原因独自在绵阳出差。
在外面的这几个月,他难免会感到生活的孤独。但是因为他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所以他没有在这里找到稳定女朋友的想法。
所以他常常幻想自己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和她共度一夜春夜,纵情享乐。
深夜,当刘一躺在床上时,一个视频软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据介绍,这款视频软件功能齐全,内容多样,覆盖全球各种类型的视频。对于当时很孤独的刘一来说,这就像一条鱼找到了水。他立即下载了这个软件。
然后,他交了200元成为网站会员。就在他正在欣赏里面“丰富多彩”的视频时,手机屏幕底部跳出了一条消息。
“小爷红红”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刘一很困惑。这个视频app是不是有一些隐藏的功能?
他好奇的加了小野公公,但是对方经过他的好友后并没有过多的和刘一打招呼,而是直奔主题。
“需要‘发汗药’和‘好水’吗?药效有保证,我可以购买……”
这个消息让本来就昏昏欲睡的刘一精神一振:有了这种东西,就没有遇不到的女孩了。
“是真的吗?”
“绝对保真,这种药对身体无害。女生吃了会睡着,醒来后不会有任何记忆……”
在屏幕的另一端,肖烨向刘一承诺了这种药的疗效,这深深刺激着刘一蠢蠢欲动的心。
“好吧,那你先给我一块板子,我看看效果。”
刘一没有多想,就买了药。放下手机,他开心地开始了左拥右抱的梦想。
很快,对方告诉他包裹已经寄出,让他查看,并给了他一个单号。
从那以后,刘一每天都会几次关注快递的信息,看看包裹到了哪里。
6月9日,信息显示包裹正在入关。可是他等了一整天,却没有看到包裹里有新的物流信息。
是不是快件太多了?还是被发现了?刘一喃喃自语,感觉有点不安。
毕竟他买药做见不得人的事总是畏首畏尾的。种种纠结之下,他选择打电话到海关询问情况。
接电话的海关关员说他的资料不见了,之前给他打过电话但是打不通。在对方的询问下,刘一如实告知了收货地址、收件人等信息。说起电话打不通的原因,刘一解释说他的号码写错了。
“是的,先生,你的包裹会在几天内送到你那里。请耐心点……”
电话那头,海关人员的回答让他放心了。但他没想到,不是包裹,而是海关缉私警察。
“快递到了”
回到第9天,刘一的包裹入关时,成都海关发现这个包裹的邮费高于产品价格,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
“这不会是毒品吧?”
打开后,海关人员询问了药物的成分。
毒品进行检测后,他们发现膏药中的毒品为国内管制精神药品“三唑仑”。
三唑仑又名三唑仑、氟哌啶醇,属于第三代药物。具有催眠、镇静、抗焦虑和肌肉松弛作用,长期服用易导致药物依赖。
而且这种药物的催眠、麻醉作用比普通地西泮强45-100倍,可引起头晕、头痛、嗜睡。如果用量过大,容易造成死亡。
经常出现在各类强奸案中。
得知结果后,海关官员立即与警方联系。当大家合力打听包裹来源,定位买家地址时,刘一打了个电话,撞了枪口。
“你的包裹正在被清理。请提供您的姓名、身份证和地址,我在这里核对一下。”
海关人员获取了刘一的身份信息,并通知了绵阳海关缉私分局。绵阳海关分局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展开相关调查。
几天后,绵阳缉私分局的工作人员来到包裹上写的地址,亲自将包裹送到了刘一。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请您下来取一下。”
刘一对他毫不怀疑,立即下楼去拿包裹。
他一下楼,就被蹲守在这里的几名缉私警察包围了。直到这时,刘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警方的重围。
一开始他还故作镇定,搬出了之前的好借口。
“这是我从日本买的安眠药。晚上睡不着。我自己拍的。”
缉私警察一行把刘一带到了他租住的房间。面对警察的询问,刘一坚持说他买了治疗失眠的药。
“你家里还有这种药吗?”
“没有,真的是我第一次买。我只想治疗失眠……”
在警察的盘问下,刘一仍然口口声声说他给自己买药,希望这种说法能说服警察。
但是警察立即打开了刘一的手机。
当她看到自己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和视频被翻出来时,刘一明智地闭上了嘴,从不找任何借口。
在刘一的手机里,有大量关于强奸的聊天记录和相关视频。
“我出于好奇搜了一下。我真的没做过……”
眼见谎言被揭穿,刘一连忙表示自己只是太好奇了,于是便搜索了相关内容。
后来,在调查和讯问中,刘一承认了他为女性购买“汗药”,但他的想法在实施前被警方及时制止。
被捕后,刘一向警方详细解释了他是如何购买的,以及他打算如何使用它。
他如实交代了卖家“小叶红红”,并说从这个人那里买药的人很多,朋友圈都是微信截图反馈的信息。
审讯民警一听,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这次不能发现这个包裹的问题,那么无辜的女孩可能会落入刘一的“魔掌”。
另外,有多少女孩被杀了。
不久,刘一被判拘留,根据这条线索,成都海关加强了对海外包裹的检查,以便找到一个家。
于是,几天后,成都海关又发现了另一个可疑包裹。
包装上显示里面有礼物,但海关人员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有几盒咪达唑仑注射液。
咪唑安定主要用于治疗失眠,也可用于手术或诊断检查时诱导睡眠。被列为第二类精神药品,个人不能私自购买。
又是一起走私案!
海关缉私警察根据收货信息,立即找到了收件人易山。这一次,他们打算像刘一一样降低警惕。
顺藤摸瓜——根据一些线索追踪某人[某事物]
“开门送快递。”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年轻人迷迷糊糊地打开了门。当他看到警察时,他立即睁开眼睛准备关门,但很快被制止了。
“你就是伊珊?”
那人疑惑地点点头,眼睛左顾右盼,好像在思考如何为自己辩护。
“这不是我买的,我是给别人送外卖的……”
易支支吾吾地回答了警察的问题。他说有人给了他4800元帮他收快递,警察也无法否认这个说法。
警方在检查易珊的手机时,还发现了他与卖家的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所有的真相都出来了。所谓的寄售根本不存在。这是一山给自己买的药。
"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当易山带着缉私警察来到他的房间,看着警察在他的房间里检查、寻找时,他显得更加慌张。好像他害怕警察会发现什么,他总是扰乱警察的注意力。
有经验的警察立刻意识到易珊可能隐藏了什么。
不像刘一。当刘一被抓时,他已经有了被任命的态度,所以他很合作。但是易珊太紧张了。
伊山还有更大的故事吗?
“说实话,你买了什么!”
缉私警察一脸严肃,审问易山,但易山最后没顶住压力,把买的药全招了。
“我不仅买了这个药,还买了其他的……”
按照易珊的指示,警察在房间里找到了另一粒药丸。
据易山交代,他花了一万多块钱买药,药从德国邮寄回来两次。这是他第二次收到包裹。
然后在警察的搜查下,发现了新的毒品,包括前面提到的三唑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易山的辩护和刘一的一模一样,而且他还坚称这是他常用的安眠药。当民警问他有没有医生开的相关处方时,他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支支吾吾说自己之前去过医院。
但是,易珊的小心思还是瞒不过警察的眼睛。缉私警察继续搜查,随后在他家发现了针剂、针头、药水等东西。
这些东西足以证明一山购买这些药品不是正规使用。
最终,警方从一山家中搜出三唑仑片146片、咪达唑仑注射液1支、唑吡坦片18片、含七氟烷的液体一瓶。
在铁证面前,易山再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了,他赶紧把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海外帮助
易山年轻,00后,家住四川省绵阳市。他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学业,而是外出打工。因为学历低,只能在ktv这种不要求学历的地方工作。
因为娱乐场所的人都是良莠不齐的,而易珊年纪小,自然就染上了一些恶习。
艺珊平时喜欢看一些不健康的视频,甚至多次有试一试的想法。但是他女朋友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很抵触。
然而,伊珊并没有放弃。他试图从其他渠道找一些办法,让女朋友愿意和自己一起尝试更刺激的游戏。
“大马穗”的出现,给了易山这样一个机会。
“大马穗”是一名在德国留学的学生。一个偶然的机会,易杉加了他的联系方式。两人聊得很开心,易杉也在聊天中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这很容易做到。你知道有一种药吃了会犯困吗?当你醒来时,你不会知道你睡着后发生了什么。”
马穗的描述让易山蠢蠢欲动。最后,在马穗的建议和帮助下,依山买了“三唑仑”,这是我国的管制药品。
这次尝试也让易山尝到了甜头。
在对女友做实验后,他发现,正如网上所说,没多久,她就陷入了昏迷。第二天一珊的女朋友醒来,觉得恶心头晕,但对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
尝到甜头后,一山买了很多次,用在女朋友身上很多次。
后来怡珊和这个女朋友分手了,找了新的。他和前女友做的事,在新女友身上又用上了。
“你给我吃了吗?我总是觉得昏昏沉沉,浑身无力。”
面对新女友的追问,易珊一开始不得不谎称女友没睡好,但在女友的再三追问下,易珊才坦白了真相。
在得知怡珊给自己吸毒后,新女友大怒,立即和怡珊分手,断绝联系。
但新女友从没想过报警。可能在她看来,只是男女朋友之间。因此,易山违法犯罪后长期逍遥法外。
但不代表他总能逍遥法外。当他第二次从马来西亚隋购买相关毒品时,被海关缉私警察发现。
通过追查他的经济账户,警方发现他并不只是将这些毒品用于个人用途。
除了偷偷尝试给女朋友吸毒,为了赚钱,他还将这种毒品进行二次销售,赚取差价。
也就是说,易山除了强奸妇女,还涉嫌走私毒品。
“我就是在那些网站上发的,说我有药……”
据易山介绍,他用了这种药后,觉得效果很好,于是有了转卖的想法。
于是,他就在各种不健康的网站上发卖药的信息。
半夜找他的人最多,能上这种网站的,经不起“软诱惑”。于是,一山养成了日日夜夜的作息规律。
在一山的手机上,警方确实看到了贩卖毒品的信息。
为了开拓市场,一山加入了各种群聊。在群里,一山热情地介绍着药的用法用量,看起来像个老手。
为了混淆视听,他们把三唑仑叫做“德25”,把咪达唑仑叫做“利水”。
在聊天群里,这些人说的话好像被加密了。他们把被强奸的人叫做“车”,把强奸用的药物叫做“油”。
可怕的是这个圈子看起来还挺成熟的。
除了日常聊天卖药,甚至还有人上传实际拍摄的淫秽视频。视频中的受害者无一例外都是深度昏迷,不省人事,只能任人宰割。
因案情重大,绵阳海关将此案移交绵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
绵阳市公安局接案后,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相关调查,想尽快查清到底是谁在宜山这里购买了相关毒品。
经过调查,警方确定一山下家涉及10个省市,涉案人员有十几人。
这个时候,警察最担心的是,是不是有人用这些毒品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为了查清全部事实,禁毒民警夜以继日地调查走访,最终将从宜山购买药品的1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11名嫌疑人均为男性,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47岁。
经审讯,这些犯罪嫌疑人表示,他们购买的毒品大多是给妻子或对象的,希望他们可以利用毒品来进一步发展关系。
“我不知道买药也是犯罪……”
讽刺的是,这些嫌疑人被抓后,都说不知道买毒品也是犯罪行为。他们都后悔了,但为时已晚。
最终,易山因走私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8个月。然而,一些与义山有关的毒品走私者因其罪行被判处三年九个月或拘役。
近年来,网络媒体报道了许多用摇头丸虐待妇女的案件,所有的细节都令人恐惧。
坏人在受害者的饮料中放入迷奸药,引诱受害者饮用,然后实施犯罪。
不能用公序良俗来约束恶人。我们只能希望,出门在外,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小心谨慎。
但如遇不幸,一定要勇敢面对,寻求司法机关的有效帮助。
每一次你的不软弱,都是在拯救未来下一个可能的受害者。
读者如何看待这起从境外购买管制药品实施犯罪的走私案件?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