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善战,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其实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战争初期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不仅将美韩联军挤压到东南一角,还俘虏了美军的高级别将领,此人就是美军第24师少将师长威廉·迪安。

威廉·迪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军在朝鲜首战失利

威廉·迪安在二战期间担任第44师师长,在巴顿将军的指挥下挺近德国本土,被授予杰出服务十字勋章。二战结束后,迪安改任第24步兵师师长,驻军日本。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陆军编制比较大,一个师相当于我们的一个军,另外美军在少将之下还有准将军衔,所以他相当于我们的中将军长。

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突破南韩防线,攻克汉城。

战斗力如此强悍的原因,一方面是精锐部队大多是来自四野的朝鲜族士兵,另一方面是在苏联的援助下,掌握了全套苏式装备和战术体系。

威廉·迪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战局的快速发展使美国意识到,仅仅为南韩提供空中支援和物资装备,根本无济于事。

眼看朝鲜人民军就要占领整个朝鲜半岛,美国决定直接出兵干预,但主力部队的集结需要时间,于是美军远东司令部司令麦克阿瑟首先想到距朝鲜最近的第24步兵师。

当时因为二战结束不久,第24师面临着老兵退伍和军纪涣散的问题,但事态紧急,迪安只好硬着头皮把部队拉上朝鲜战场。

第24师的史密斯特遣队奉命守住汉城通往大田的交通要道平泽。

朝鲜战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平泽以北,是山脉和海岸形成的一条狭长的走廊,从汉城方向来的公路需要穿过平泽,才能到达西部重镇大田。大田四通八达,可以通过釜山等后方城市,因此平泽就成为西线的门户。

迪安派兵守住平泽,这样也能够以较少的兵力,将朝鲜人民军压制在狭长的走廊地带,阻止他们继续前进。

史密斯特遣队负责封锁平泽北面靠乌山的公路,另有两支小部队负责掩护侧翼。

不过美国人显然是轻敌了,士气正盛的朝鲜人民军使用经典的苏军钳形攻势,在正面对史密斯特遣队进行牵制,然后用装甲部队从两翼迂回,美军兵力薄弱,很快就全线溃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打乱了美军的原定计划,因为此时釜山防御圈的工事还没有修筑完成,只有让第24师死守大田,才能为下一步部署争取时间。

迪安匆忙在大田一带布防,不但兵力不足,重装备也没有跟上,其装甲部队还在运输途中,火力支援只有两个炮兵营,而朝鲜方面则有2个步兵师和1个装甲师,总兵力超过两万人。

战斗开始后,朝鲜人民军在坦克的掩护下,突破了24师三个团的阵地,美军步兵装备的火箭筒和无坐力炮几乎打不穿人民军的T-34-85坦克。

眼看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迪安急令24师撤退,朝鲜人民军紧追不舍,竟直接冲进了大田市区。

战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迪安与部队失散

当时迪安并不在指挥部,而是带着几名警卫在一座空房子里休息。

次日凌晨,朝鲜人民军的坦克出现,冲进了34团1营的营部,美军来不及守卫便仓皇撤退。约5点30分,迪安被枪炮声惊醒了,初步判断指挥系统已经乱了,便直接跑到34团团部,临时组织起反坦克小组。

这个反坦克小组是由迪安和一名副官、一名翻译组成的。他们首先找到了一辆搭载无坐力炮的卡车,将卡车开到路口,设置反坦克阵地,但毕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打了四五炮都没有打中。

只是人民军的步兵没有跟上,坦克视野不足,一直没有发现这门火炮,有一辆坦克居然从他们旁边几十米的距离开了过去。

战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忙活半天毫无战果,气得迪安拔出手枪,对那辆坦克打光了整个弹匣。

然后他改变战术,把团部的杂务人员组织起来,使用反坦克火箭筒抵进作战,他们在街角发现了一辆静止的坦克,于是悄悄地摸过去,躲在坦克后面的楼上,那里正好是坦克的观察死角。

迪安命令手下开火,精确击中了那辆坦克,此时天色已晚,迪安才回到了指挥部,掩护部队撤离。

迪安乘坐一辆吉普车,行驶在队伍的后面,还没出城就遇到了朝鲜人民军的伏击,前方的一辆卡车中弹起火,两侧的屋顶上突然打出了雨点般的子弹。

战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机驾驶着吉普车一路飞奔,快速绕过起火的卡车和混乱的部队,不顾一切地冲出城外。

途中碰到很多落单的士兵,他们一同拥上了吉普车,接着又发现一辆卡车翻倒在路边,司机已经死了,两名士兵被压在车下,却吓得不敢动弹。

迪安让吉普车先走,自己下车把这两名士兵拉了出来。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走了一阵子,后面开来了一辆半履带式牵引车,迪安拦住了这辆车,但没走多远他们又遇到了伏击,大家只好跳下车,在路边的水渠里找掩护。

战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朝鲜人民军离开之后,迪安意识到在公路上走太危险了,于是决定徒步渡过锦江,爬到对面的山脊上,从小路撤退。

到了夜里,他们抬着一个重伤员,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沿路没有任何补给,大家身上的水都喝完了,在休息时,迪安好像听到山下有水流的声音,立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朝那个方向走去。

山路崎岖,迪安因为太过心急,走得快了些,就沿着山坡跑了下来,一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摔得晕了过去。迪安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而且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迪安等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俘后吐露心事

美军入朝后的首战就以惨败告终,24师伤亡被俘七千多人,师长迪安更是音讯全无,美第八集团军沃克中将派搜寻队寻找迪安,却一无所获。迪安的家属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几次催促军方给出回应。

万般无奈之下,美国军方在媒体上报道,迪安少将亲临前线指挥,在突围的过程中以身殉职,还煞有其事地为他进行追悼会,授予国会荣誉勋章。

而这边迪安和部下失散,孤身一人在深山老林里游荡了三十六天,据他自己回忆只吃过12次东西,最后饿得皮包骨头的他在全罗北道被朝鲜游击队发现了。

起初他还试图隐瞒自己的身份,但是在战俘营中被人认出,朝鲜方面想从他口中得到军事情报,于是并没有声张,而是将他单独关押,好吃好喝地待着。当然迪安也一直没有松口,此事便被搁置了起来。

迪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1951年底,中朝两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开始与美国展开停战谈判时才提出了交换战俘问题。

在战俘名单的第一个位置,赫然写着威廉·迪安的名字,美军这下傻了眼,毕竟勋章都发了,岂不是要在全世界面前丢脸,还想秘而不宣。

志愿军代表团向英国记者阿兰·魏宁顿提供了这条重要新闻,随后提供给了美联社。

紧接着,美国报纸用整整两个版面,刊登了迪安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刚被俘虏时瘦弱颓废的样子,一张是被俘一年半后圆润自信的情景,在美国国内引起轰动。

这下真相大白,美国政府再也瞒不住了,只能公布了迪安确实被俘的消息。

战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9月4日,是迪安将要回国的前一天,中朝两国的工作人员,特意在开城为他安排了一次饯行。

迪安少将在战俘营中受到特别的优待,对此表示感激,心头升起一股依依不舍的暖流,他的眼眶也湿润了,他对中国代表说道:

“我认为历史在中国是重复的,一个个国家都曾想吞下中国,但都没有吞下,不仅十年、一百年是这样,一千年、一万年以后也还是这样,任何企图征服中国的国家最终都被中国赶跑了,丢尽了脸面,有的甚至被中国同化了,这个国家了不得,碰不得……”

迪安说完百感交集,举杯与大家开怀畅饮,一杯接着一杯,喝得他酩酊大醉。临行前志愿军还给他准备了一身新的西服,可这一场酒宴下来,西服上都沾满了脏东西,没办法,志愿军又给他重新制作了一套西服。

迪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迪安离开的日期到了,在两名遣返军官的陪同下,乘坐吉普车来到了军事分界线。来接他的是一名美军上校,上校敬了个军礼,然后与我方办理好了交接手续,就将迪安带回去了。

回到美国以后,看着那枚阴错阳差得来的勋章,哭笑不得,一度想把它退回给国防部,但美军仍对他委以重任,成为第6集团军副司令。

退休后的迪安,对朝鲜被俘的那段日子念念不忘,将这段经历写进《在朝鲜被俘历险记》一书中并发表,他还以一名普通美国士兵的身份,写信给金日成和彭德怀,向他们表达感激之前,署名为“死而复生的美国公民”。

而来自这位曾经的“敌人”之口的对中国的评价,准确地概括了中华民族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值得每一个炎黄子孙永远铭记。

参考资料

《战俘营中的美军迪安少将》.新民晚报.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