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白领上班时,有人打电话要她转8万过去,否则就等她收儿子尸体

徐雯雯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他让徐雯雯转给他8万元,否则他会等她的儿子来取尸体。徐雯雯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但挂断电话后,她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给儿子打了电话。然而,他儿子的电话被关掉了,他多次都无法接通。她打电话给她儿子的老板肖文旭,肖文旭说,他去大连出差四天,没有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肖文旭店里有一间宿舍,徐雯雯的儿子孙华建平时就住在宿舍里。肖文旭告诉徐雯雯,他听另一个店员说,孙华建三四天没来上班了,他也联系不上孙华建。徐雯雯听了以后,心里有些愤怒。孙华建三四天没去店里上班,肖文旭为什么不告诉她?她一直以为孩子在肖文旭店里上班呢!

肖文旭在电脑城开了一家电脑维修商铺,靠修电脑为生,徐雯雯平时喜欢用电脑打游戏,有一次,徐雯雯的电脑坏了,拿到肖文旭的商铺维修,肖文旭为人老实,做事实在,徐雯雯觉得肖文旭很靠谱,所以电脑坏了,都在肖文旭店里维修。两人还加了微信,徐雯雯遇到不懂的问题就问肖文旭,肖文旭每次都耐心解答。认识的时间久了,徐雯雯经常会来店铺里玩,两人也会像朋友一样一起吃饭喝茶。

徐雯雯有一个14岁的孩子,成绩不好还厌学,辍学在家了半年了,徐雯雯为了儿子的事愁得唉声叹气。儿子14岁,还不到出门打工的年龄,让他继续读书,他又不愿意去学校。徐雯雯觉得儿子这么小,总要学一项技能以后养活自己。徐雯雯思来想去,觉得儿子跟着肖文旭最合适,肖文旭为人老实,修电脑的技术也好,儿子要是真的跟肖文旭学,以后可以自己开店当老板。徐雯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肖文旭,肖文旭很爽快地答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徐雯雯的儿子来店里当学徒后,每个月的工资是2000块钱。但徐雯雯的儿子花钱大手大脚,2000块钱经常不够花的,有时候钱不够了,他开口问肖文旭要:叔,我手里的钱有点紧张,你能不能借我一点?肖文旭做的是小本生意,赚得也不多,但他每个月都会贴补肖文旭几百块钱。肖文旭觉得他和徐雯雯是好朋友,徐雯雯的儿子又喊他一声叔,叔叔给侄子钱也正常,所以他从来没让徐雯雯的儿子还过。

徐雯雯的儿子跟着肖文旭学了两年,第三年,肖文旭的店里新开展了刷卡机的业务,徐雯雯的儿子很有兴趣,便将主要精力放在推销刷卡机上。因为徐雯雯的儿子能说会道,喜欢在外面跑来跑去,认识不同的人,所以他的业务量不错。

徐雯雯见儿子努力上进,心情很不错。徐雯雯对肖文旭也心存感激,两人偶尔会在下班后一起吃饭,谈谈生活,谈谈孙华建最近的变化。徐雯雯没想到,意外会来得这么快。这天她正在上班,就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对方让她打8万块钱。

徐雯雯联系不上儿子,便给对方发信息,要求听听孩子的声音,确定孩子是否在对方手上。只要对方让孩子和她说话,她立刻给他打钱,可对方却没了回复。徐雯雯把自己认识的人都找了一遍,没有人见到她儿子,徐雯雯担心儿子出意外,只好报了警。

警察调取监控,确实发现徐雯雯的儿子孙华建外出了,不过视频里显示,这是4天前的事,也就是说,孙华建四天前从店里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警察又查了给徐雯雯打电话的号码,发现这个号码是临时号,只用过一次,没办法定位。警方反复地观看视频,看看孙华建骑车去哪了。监控里显示,孙华建骑车拐进村子里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村子居住的人,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鱼龙混杂。而且村子与村子相连,人口密度大,村里也没有监控,没办法查到孙华建最后进入了谁家,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警察查了所有可以从村里出入的监控,发现孙华建只进未出,他们猜想,孙华建很可能就在这个村子里出了事。他们一边对村里的人进行排查,一边在肖文旭的商铺进行询问其他人,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第二天,孙华建的同事告诉警方,他突然想起来,孙华建失踪前一天,曾有人来店里找他,这个人好像叫周选武,光头。当时两人约定好了,孙华建会在第二天去他家里给他装刷卡机。他不知道孙华建的失踪是不是和周选武有关,但他能想起来的线索,只有这么多。

警方调查了周选武的经历,发现事情不容乐观,因为周选武有三次蹲监狱的经历。第一次,他因为盗窃罪被判三年,出来后没多久又因为盗窃罪被判了五年,之后又因为盗窃被判十二年。算起来,周选武这次从监狱出来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周选武要办刷卡机业务,难道是想再次盗窃?

警方调取了监控,发现孙华建失踪那天,周选武也骑车走过那条路线,只是时间比孙华建早几个小时。周选武和孙华建的相识太过巧合,周选武又走过孙华建失踪前的路线,警方猜想,周选武是想通过敲诈孙华建谋财。

如果孙华建被绑,很可能会有同伙,一个负责看管孙华建,一个负责到了饭店给孙华建送饭,为了更好地营救孙华建,警方决定对周选武的家进行24小时监控,好顺藤摸瓜找到孙华建被关的地方。可两天过去了,周选武的生活十分规律,早睡早起,出入都是独来独往,没和任何人联系过,家里也没有任何异响。

而徐雯雯自从报警后,也没有收到过对方要钱的电话。警方觉得事出反常,孙华建很可能遇害了。警方制定好方案,决定抓住周选武,通过审讯问出孙华建的下落。周选武家中有孙华建的手机和银行卡,周选武没有理由否认他不认识孙华建,只好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周选武邀请孙华建到他家,是他精心策划的。他去电脑城时,碰到孙华建在推销业务。孙华建说他一个月赚几万块,还在电脑城开公司。周选武觉得孙华建懂电脑,又开公司,肯定很有钱。当时周选武正面临没钱生活的窘迫局面,所以便想到要挟孙华建,拿到一笔钱。那天,孙华建推开他家的门时,他已经准备好了绳子。他本来想勒住孙华建的脖子,让他交出手机和银行卡,包括银行卡密码,可没想到他用力太大,把孙华建勒死了。周选武查了孙华建的手机和银行卡,发现他卡里并没有多少钱。

周选武觉得自己被骗了,心里气不过,才给徐雯雯打电话,让她交出8万块钱。孙华建去世后,他将孙华建的尸体埋在了家里的地板下,警方按照周选武所说的位置,找到了孙华建的尸体。徐雯雯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儿子,嚎啕大哭。儿子的面部已经看不清楚了,但身上穿着她给儿子买的衣服,她可以确定,出事的人就是她儿子。

孙华建因为以敲诈勒索罪、抢劫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徐雯雯在法庭上要求周选武赔偿,周选武没有100万,赔偿30万也行。可孙华建手里没钱,房子也是租的,没有钱赔给徐雯雯。儿子被害了,周选武除了以命相抵,没有任何其他的赔偿。徐雯雯不甘心,便想到了肖文旭。徐雯雯带十几个人闯进肖文旭的家,在他家外墙上泼油漆,在门口摆放花圈,在他家里烧纸,声泪俱下地哭诉儿子死得太冤,她要求肖文旭给予她经济补偿。

徐雯雯三天两头来闹,肖文旭的精神几近崩溃。夜里睡不着时,他就站在阳台上连扇自己几个耳光,怪自己多管闲事。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帮徐雯雯的忙,收留他儿子当学徒。现在孙华建出事了,徐雯雯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他,他是好心办坏事,有苦难言。

肖文旭想不通,事情怎么会这样,好几次,他都有了轻生的念头。但徐雯雯认为肖文旭并不冤枉,在她眼里,孙华建出事,肖文旭的责任最大。如果肖文旭早点告诉她孙华建没有来上班,她肯定会和儿子联系,说不定儿子就不会出现意外。

徐雯雯坚持要求肖文旭赔偿,肖文旭也没心思经营事业,只好把店关了,躲着徐雯雯。但徐雯雯一纸状书将肖文旭告上法庭,徐雯雯要求肖文旭承担工伤待遇的保险损失,首先是丧葬费,其次是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50万元。肖文旭和孙华建并没有劳动合同,当时孙华建只有14岁,不满足打工的条件,孙华建只是看在和徐雯雯关系不错的份上,好心收留他,想教他手艺而已。肖文旭不明白自己一片好心,怎么会摊上这么大的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肖文旭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曾说过一句“孙华建是我的员工”。当时警方给肖文旭打电话,肖文旭并不知道孙华建出了意外,他以为孙华建惹了什么事,怕他出事,所以警方问他,孙华建和他是什么关系时,他才会说孙华建是我公司的员工。他的本意是想护着他,如果孙华建出了事,他会想办法处理,没想到就是因为这句话,让徐雯雯有了起诉他的条件。

肖文旭的心彻底被徐雯雯伤透了,他明明只是一片好心,想维护孙华建,没想到他的好心反而成了徐雯雯状告他的证据,肖文旭有些后悔自己做了好人。但再多的后悔也于事无补,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肖文旭没有退路了。

但五十万元太多了,他根本无力承担。徐雯雯找到了肖文旭的老家,肖文旭的父亲住在平顶房,房顶因为漏水,墙皮脱落了大半,如果家里有钱,他为什么不让肖文旭把房子整修一下呢?肖文旭的父亲问徐雯雯,杀害孙华建的是周选武,为什么徐雯雯把矛头指向了肖文旭,难道徐雯雯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不识好人心?

然而,判决已经下达,孙华建在肖文旭的公司工作。即使没有合同,他也必须支付赔偿。肖文旭拿不到5万元,所以徐雯雯不时带人到家里闹事,肖文旭受了很大的折磨,受不了父母的打扰。他只能通过中介进行谈判,最终赔偿徐雯雯25万元。肖文旭对徐雯雯的赔偿是向他的亲友借来的。虽然他负债累累,但与徐雯雯划清界限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他只希望自己和徐雯雯不再有关系,两个家庭不再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