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正上着班,我接到前夫林皓的电话,说他妈出车祸快不行了,想见我最后一面。

我有点懵,但也来不及多想,跟主管请了假就骑上电驴,赶到林皓说的医院。

两年不见,一眼瞅到林妈,我几乎不敢认。林妈瘦得脱相,额头上包着纱布,鼻孔里插着管子,她的手里抓着一副金手镯。

林皓忙解释,这镯子是奶奶给我们女儿佳佳买的,让我赶紧拿着。我犹豫了一下接着了。

哪知林妈顺势抓住我的手,眨巴两下眼睛,淌下浑浊的泪:“以前对不住啊。你……回来吧,跟……林皓过,啊?”

老太太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还记得我跟林皓离婚的时候,她唾沫四溅地嘲讽我,一个外地女人有什么资本倔?带着个拖油瓶根本不会找到好男人!她还说林皓离了我,第二天就能找个大姑娘结婚给她生孙子!

我的脑子里闪着前尘往事,实在无法将从前中气十足的林妈,和眼前气若游丝的老人划等号。

老太太死盯着我,好像使出了全身力气攥着我的手。我有点吃痛,也明白她这是希望我点个头呢!

可我没办法答应她啊。只是这种情况下,直接拒绝我也不落忍。于是我就避开她的目光,干巴巴地安慰两句:“没事的,您会好起来的……”

林妈颓然松开手,闭上眼,嗓子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林皓忙喊医生,我退到了病房外。

不一会儿,林皓垂着头出来,说他妈走了,问我能不能带着佳佳来参加葬礼?我点了头。

林妈入土为安之后,林皓留住了我俩当初的介绍人王姨,又扯住我的袖子,求我复婚。他让王姨给作个证,他愿意把他妈的车祸赔偿金都给我,把我那余下的40万元房贷一把还清,房子算我的婚前财产,剩下的钱存着给佳佳花。

我给惊住了,看得出来,复婚不仅仅是林妈生前的愿望,更是林皓自己的决心,他这是加大筹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当初,热心的同事王姨给我和林皓牵的线,说林皓是独子,父亲两年前病逝,家有两套房。

虽然林皓比我大7岁,但我想着男人年纪大点会疼人,我就答应跟他处处。

林皓相貌普通,交往的时候,看得出来,他对我还是挺在乎的。因为偶尔跟他闹别扭,他都会提一大袋零食站在我厂门口,直到我对他笑,他才如释重负。

他跟我在一起不抽烟不喝酒,但我看他的牙齿明显是抽过烟的人。他就坦白跟我见第一面,就知道我特别讨厌男人抽烟喝酒,他就下决心就把烟酒都戒了。

这一点倒挺让我感动的。他话不多,心倒挺细,还闷声不响地把大多数男人做不到的事给做到了,看来他真的在乎我,我有点小得意。

交往三个月,他带我去他家见他妈。他家挺宽敞的,窗明几净,看得出来林妈是个勤快人,会操持家务。

林妈热情地招待我,直接跟我交心,说她希望我和林皓结婚后跟她同住,让她也享享儿媳妇的福。等我有了孩子之后想单过,再搬到另外一套房子里去。

结婚就有房,不用还房贷,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呢。我家在外地小镇,家境一般。我在这个城市打着一份普通的工,要是嫁给林皓,也就在这城里有自己的家了。

但是我也知道,婆媳关系是世界第一难题,我是不想和婆婆同一屋檐下的。

但是像林妈这样,把话都敞亮地说出来,我觉得挺好的,往后的日子跟她应该不难处。再说我马上就二十六了,真的结婚的话,我没打算避孕会顺其自然要个孩子,这样跟婆婆在一起朝夕相处也不过一二年吧?很快就过去的。

可我真的就要嫁给林皓吗?

相处的这三个月,林皓已经跟我提过好几次结婚的事了。第一次见林妈,她就这么表态,说明林家母子都做好迎我进门的准备了。

可我总觉得相处时间太短,对林皓了解的还不够,还有就是我连花都没收到一朵呢。

就这么嫁给他,跟一个闷瓜长长久久地过日子,我又有点不甘心。

3

可是没几天,林皓却送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天是我二十六岁生日,他带我去了市里的一家高档酒店。推开酒店房门,我满眼都是玫瑰花,从地上到床上到洗手池再到……浴缸,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浪漫给整愣住了。

这时林皓从身后拥住我,我心跳加速,羞得闭上了眼。

那一晚的亲密无间之后,林皓再跟我约会,就经常赖在我的出租屋不走了,很快我俩就搞出了人命。

我很紧张,林皓倒挺激动,他说这下好了,可以结婚了。

我当时没有深想他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想着既然怀上了,那结婚也好,要不然大着肚子当新娘,让人指指点点地看笑话。

林妈规规矩矩地给了我家6万6的彩礼,我爸妈也从大老远的家乡赶来参加我的婚礼,一再拜托林妈把我当女儿看,还另加了6万6和彩礼钱一起给了我。林妈笑得合不拢嘴,而我对新生活充满期待。

可婚后没多久,我就闻到林皓身上有烟酒味,从隐隐约约到扑鼻而来,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敷衍我是工作应酬。

可他一个普通员工,一周能应酬五回?我是怀孕了,又不是傻了。

在他又一次半夜11点多,才醉醺醺进门的时候,我逼问他,之前他不是不喝酒也不抽烟的吗?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他大着舌头否认。但我拦着他不让他进卧室,非让他说清楚。结果他就说,现在婚也结了,我也怀上了,他也不用再装了。

装?我好半天才理解过来,他此前的戒烟戒酒,原来都是烟雾弹。

婆婆给吵醒了,过来打岔,说林皓在说胡话呢,把他往卫生间推让他去洗澡。又劝我不要大惊小怪,是个男人都会抽烟喝酒的,林皓也就是多喝了一点,以后少喝就是了。

我捧着隆起的肚子暗自垂泪,这可怎么办,居然嫁了个酒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厂里就去找王姨。

王姨听我哭诉后叹口气,说林皓这人挺好的,没什么脾气,就是好烟好酒谈了几个对象都没成。

我有一次下班跟王姨一起走,被王姨的老邻居林妈看上了,问清了我是外地的,人又本分,她就求着王姨做媒。王姨被求得没办法,就松了口,说除非林皓戒烟戒酒。

现在看来,林皓确实是在林妈的威逼下,短时间内把烟酒戒了,怪不得他催着我结婚呢。

我越想越难过,就住在厂里的宿舍不回去。林皓跑来跟我道歉,说他真的在乎我,以后绝对不喝那么多酒了。然后他就默不作声地站在我宿舍外面,一副听我发落的样子。

同事也都劝我跟他回去,就算不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孩子啊。宿舍的条件哪有家里好?

我思来想去跟他回了家,又不是不过了,还是给他个台阶也给我自己一个台阶下吧。

可林皓的保证,根本管不住他的嘴。没超过三天,他就在家里喝上了,婆婆还会炒好几个菜伺候他,他就像个大爷似的,一杯接一杯在酒里迷醉。

他喝着酒抽着烟,让我回卧室,还说是怕影响我肚子里的宝宝。我真受不了,就仗着肚子去夺他的酒杯。

婆婆倒看不下去了,说林皓又不赌钱,好个烟酒有啥?

我简直被噎得半死,好吧,既然这样,那他就别进我的屋。

林皓却眯瞪着眼拍着巴掌叫好,说反正我怀着孕他也不能碰,等我生了孩子再说。

我气得想打胎,跟他一拍两散。可我当然不会去打胎,都有胎动了,我舍不得。

再说了,因为男人抽烟喝酒这事就散伙,估计连法院都不会支持吧,说出去更是让人觉得我矫情。

而林皓每次喝完,婆婆立刻就会把一桌子狼藉清理干净。每天早上我起床看到温馨整洁的家,都恍惚,前一天晚上,林皓真的烂醉过吗?

后来,我的月份大了,林皓收敛许多,他也会去工厂接我,过马路的时候会护着我,晚饭后陪我散步,说是多走走好生产。

这样的时刻,又让我又对我们的未来充满希望。

5

只是女儿出生后,林皓该抽抽该喝喝,也继续在次卧安心地住着,根本不伸手帮我一下。

倒是婆婆在我的卧室里搭了一张折叠床陪夜。我夜里饿得慌,她都会爬起来给我做吃的。我在指望不上林皓的时候恨得牙痒,但又庆幸自己有个得力的婆婆。

我就想着,为了孩子先这么闭着眼往下过,走一步算一步吧。可我这样地劝慰自己,日子并没有因此就过得安生。

有天半夜,我正奶着娃,忽然闻到一阵焦糊味,就赶紧喊婆婆起来看看。婆婆可能太累了,没应声。

我又喊“林皓林皓”,他也没应我。我闻着那味道越来越重了,赶紧放下小宝关紧房门就去外面查看,只见客厅的灯亮着,而沙发那里火苗飞蹿。

我一下子惊出一身冷汗,大喊了几声“妈快起来啊”,就冲到大门外拿到靠在墙边的灭火器,利索地拔了保险销,跑回来对着着火的沙发一顿扫射,把火给灭了。

这时,一只黑黑黢黢的烟灰缸从沙发上滚落下来。不消说,没灭的烟头是火源。

我站在那里越想越后怕,要是我也睡着了,任火苗蹿上天花板,说不定我跟小宝都命送火海了。这一切全拜这个不像话的老公所赐。

“林皓你跟我死出来!”林皓依旧没应我,倒是跑出来的婆婆吓得一哆嗦。

我发疯似地狠命拧开次卧的门,酒气迎面冲来,林皓居然还睡得死死地打着呼噜流着口水。

我转身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水来,对着林皓的猪头就泼了下去。林皓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像猴子被斩了尾巴“啊”的一声大叫,原地蹿跳。

婆婆还怪我这样拿水泼他一个睡着的人,会吓着他。

“妈,到底谁吓谁?”我立即吼回去。

婆婆可能没见过我这般凶过,赶紧收拾残局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这之后,林皓好一阵子没敢在家抽烟喝酒,但是不过两个星期他又变成老样子。

更气人的是,我还说不得他了。因为他会直着嗓子跟我吵,说有本事我给他生个儿子他就听我的。就这一句,他能反复叨咕一晚上。

我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事居然怨我?又不是我的土壤不行,他不知道生儿生女得靠他的种子啊。

我熬出了月子,就提出跟林皓搬到另一套房子去,兴许林皓跟我俩人在一起,就会把自己当一家之主,不这么胡来了。在这边婆婆老是护着,他有点狗仗人势。

可婆婆说那套房出租了,对方一把付了三年的租金呢,这个时候让人家退房要赔很多钱的,划不来。

林皓酒气醺天地嚷,要搬我搬他反正不搬,这房子是他林家的,还轮不到我做主。

林皓的这一句敲醒了我,我不用背负房贷是真,可是没有自己的决定权也是真。婆婆应该压根没打算把那套房给我住吧!

我决定买房。林皓拗不过我就同意了。

我拿出结婚时爸妈给的13万,婆婆支援了5万,林皓拿了15万,我们付了首付,房本上写我和他两人的名字。但是林皓提出房贷让我还,因为是我非要买的,我咬牙答应了。

反正我有工作,一个月2000多的房贷我付得起。他的钱花在家用上,也是一样的。

吵归吵闹归闹,买房婆婆和林皓都出了力,我还是挺感激的。想着到底是一家人,所以婆婆的生日,我就给她买了条金项链,还给林皓买了衣服。

当我提着蛋糕进得家门时,林皓已经喝上了,他说我有孩子绊住腿跑不掉的,然后又跟婆婆咬耳朵,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我竖着耳朵都没听清一个字。接着,母子俩笑得十分鸡贼。

还是婆婆打眼看到我,立刻就闪进厨房。林皓瞅瞅我,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巴里。

我最恨别人在我背后嚼舌头,只是买的房还有一年才拿到手,我只能甩甩头,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好你个林皓,等我们搬出去单过,看我怎么收拾你。

7

一年后如期拿到简装房,我逼着林皓买齐了家用电器和一应生活用品,就搬了进去。

我给他约法三章,正常下班必须7点前到家,在家不许抽烟喝酒;要是敢烂醉而归,我保证把门反锁,让他进不了家。他要是不满意,那就离婚吧。他自己选。

林皓料不到我忽然像变了个人,嘴上说他到底娶了个什么女人,但是行动上还过得去。算他识时务,我可不会像婆婆那样惯着他。

我想着他总归是女儿的亲爸,以前的糟心事堵心话都不计较了,只要以后他安安心心地跟我好好过就行,谁的婚姻不是一地鸡毛呢。

要不是参加王姨孙子的满月酒,我们的生活应该还会这么凑合下去。

酒席上,王姨来敬酒,夸林皓变了好多,有媳妇管着果然不一样。

林皓可能是多喝了两杯,一时口没遮拦,说他这都是为生儿子做出的必要牺牲呢。

我清楚地看到一旁的婆婆跟他挤眉弄眼,他果然抓抓头打住了没往下说。婆婆则夸张地回敬王姨,说她的大孙子长得俊成绩好。

因为热情好客的王姨邀请,林皓很是过了一把瘾,连喝了两顿酒。

王姨叮嘱我,今天是她家请客,林皓多喝了点,我回去可千万不能跟他上纲上线。我回王姨我有数。

晚上,我刚把女儿哄睡着放到小床上。林皓就翻身过来,说要跟我造儿子。

我忙了一天很累了,只想躺平,哪有心思跟他做这事,就让他下去。可他仗着酒劲偏要。

这种事哪能用强的?我们就这样一上一下地吵起来。

他嚷嚷什么我必须给他生个儿子,要不然我就是不孝就是废物。

我觉得不可思议,他把我当什么了?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8

我憋着一股劲一把推开林皓,还顺势踹了他一脚。

他直接跌下床去,哎哟哎哟地喊疼,半天没爬起来,坐在地上喘粗气,还骂我谋杀亲夫。

我就问他,可记得婚前的日子,那时候他多温柔啊,怎么现在这德性,这日子还能过吗?

谁知林皓仰起脸笑我傻,说给我买吃送花讨我欢心,都是他妈出的主意。他妈说我这种小门小户的女孩子好哄好拿捏,怀上了娶回来做老婆最稳当。他就照做了,果然跟他妈说的一样一样的。

还有就是娶我就太划算了,才花了6万6的彩礼,还都带回了林家;婚后买的房,也有他林皓的一半。要是娶个当地的,首先就得送出一套婚房。现在他家两套房子全是他的婚前财产,跟我一点关系没有。而我还得继续给他养儿育女,还房贷。

他一边说,一边拽着床单想往床上爬。

我直接照他的脸招呼了一巴掌,甩给他两个字:“离婚!”

本来就凑合着度日了,林皓这一番话犹如揭开最后一层遮羞布,我是无论如何跟他过不下去了。

林皓看怎么求我都不回头,也就答应离了。但他不仅不要孩子,还想把他们那部分首付钱给要回去,否则就不离。我要求那钱抵作孩子的抚养费,他也不干。

我想快万斩乱麻,索性借钱还了他,跟他扯了离婚证。

就这样,林妈还说我骗钱骗婚,耽误他们林家生孙子。又说我再找不到林皓这样的好男人,迟早后悔。

其实我早就后悔了,悔得头发都能拽秃了,恨自己年轻阅历浅,识人不明,悔自己在一年前做不到果断抽身。

王姨在厂里碰到我倒有点抹不开面子,说她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后来她还把林皓的情况都带给我,说他又相亲了好几个,都没成,他还查出来有严重的肝病。

林妈卖了一套房给他治病,急得叹气连天睡不好觉,精神大不如从前。

我听着心情很复杂,想去看看他和林妈,但一想到离婚后,林皓一次都没来看女儿,女儿的抚养费也只付了半年就拖着不再给,我马上就狠下心打消了看他们的念头。

9

我没想到林妈会出车祸,更没想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会求我和林皓复合。

而林皓为了复婚,竟然愿意倾囊而出他妈的赔偿款。王姨让我好好考虑。不消王姨说,我也会慎重。

离婚两年来,林皓从没有给过孩子父爱。孩子跟我要爸爸的时候,我只能哄她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

两年后,他又让介绍人王姨再当媒人,他脸真大,真不知谁给他的勇气?要不是他的身体出了状况,要不是他缺个像他妈那样的人尽心尽力地伺候他,他会跟我提复婚?

我如果答应他,确实瞬间就没了还贷压力,但我马上就成了妥妥的接盘侠,收下林皓这个因嗜酒而落下肝病的巨婴。尤其他还是个想用母亲最后一滴血,交换自己轻松人生的巨婴。

就算,林皓拿出的是他自己的积蓄,我也不可能跟他复婚。

我们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早就桥归桥路归路了。如今想借着这么一笔沾血的钱来复婚,也只有他能想得出。

他有这笔钱,大可以找个愿意的人伺候他。

我的房贷慢慢还,再说我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已经升职加薪了,不要他的抚养费。我也能把女儿养得好好的,靠自己挺好的,不用再被他算计。

我平静地拒绝了他,还问那副金手镯要不要还给他?他连忙说,真的是给佳佳的。

我就拉着女儿走了。

从此,我和他不追往事,但往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