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源 | Tech星球

| 王琳 翟元元 习睿 乔雪

8月6日,潮湿闷热的清晨,3点52分,“三亚发布”发出通知:自6日凌晨6时起,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

意外来得猝不及防。还有8万多游客滞留三亚,他们有来避暑的,有来旅游度假的,有来散心的,也有来出差的。接下来他们将面临最基本的生存问题:一个人,一家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如何度过封控的日子。

Tech星球联系了几个滞留三亚的游客,他们有些人享受到了地方政府提供的免费食宿,有的却需要为一份土豆丝支付58元,也有人需要为了想尽办法满足基本的一日三餐......更多人担心的是,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离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差滞留费用公司可报销,打算去做志愿者,解决一日三餐还可出份力

我是做网约车业务市场开拓的,基本上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我们公司总部在杭州,这次来三亚出差,也是因为这边的网约车业务。

8月1日,三亚有1例病例,我们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2日正常登机落地,到了2日已经有十几例。我因为还要工作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而且过去两年,虽然没赶上上海、武汉疫情,但因为出差也已经2次被封控。

情况从3日开始急转直下,当天就有100多例,接下来的4、5、6日都是200多例,再之后就是封控了。8月6日的时候,我赶紧去超市买了6大包泡面,超市并没有坐地起价,和正常价格一样。

疫情期间的三亚,空旷的街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疫情期间的三亚,空旷的街道。

6日下午,我尝试点外卖,食物的费用并没有涨价,但配送费大涨,飙升至100块,我点的那顿饭也才13块钱。不过,这种不合理的收费方式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今天配送费就恢复了正常,只不过起送的价格有了门槛,最低要50元。

相比于很多人,我比较幸运的是,因为是出差期间遇到了疫情,所以这次费用公司都会帮忙报销。最大的问题是孤独,为了打发时间,我选择读书和健身。

我所住的酒店离机场比较近,这意味着很偏僻,酒店不大,不供应餐食。为了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我打算忙完手里的活儿就去做志愿者,这样我的一日三餐就可以解决了,我也可以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

8日下午,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酒店可以供应餐食了。不过,我还是打算去做志愿者,能做点儿事儿还是很开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起飞前下飞机住进隔离酒店,食宿免费,点外卖未遇到坐地起价

我是一名高中生,放暑假来海南参加一个夏令营,西岛的海景很美,本想好好享受这个夏天,没想到,在岛上仅呆了2天,疫情就发生了,我们被要求强制离岛。和家人同学商量了一下,我们很快就做出了决定,8月4日那天坐末班船离岛,预计6日飞离海南。

为了顺利离岛,上午十一点的飞机,我六点多就到了机场,托运、安检,前期整个行程都很顺利,甚至比在上海值机的时候更快一些,大家心态也都挺好,还有人逛逛免税店。其实,从进机场的那一刻,一直到坐上飞机,整个机场都在不断响起被取消的航班的广播,我心里一直是忐忑的,害怕下一个广播中响起的就是自己要乘坐的航班。

本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到关舱门的最后一刻,我都还能坐在飞机上,剩下的就是等待起飞,三亚的疫情都将与我无关。然而,过了起飞时间十多分钟后,命运的广播终于响起了,由于疫情原因,我们需要下飞机,离开的希望破灭了。

刚开始,乘客都是不愿意的,大家要求得到下一班飞机的具体信息才下机。于是,乘客们就在飞机里坐了2个多小时表示抗议,后来,有工作人员表示,会给安顿免费的食宿,并把乘客转移去三亚湾的酒店,大家就陆陆续续都下机,表示认可这一安排。然而,我同学的航班就在我们之前1小时,并且顺利起飞了,当时觉得自己还是挺倒霉的。

当时的想法是,准备做一个核酸,然后去往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再由此撤离,但因为机场无法核酸的原因,我们就只能跟着大部队一起去往了隔离酒店,结果,“开盲盒”发现开得还不错。

酒店的基础设施很不错,环境设施也挺好,我搜了一下,价格好像是八九百元一晚,还有健身设施,现在一天三顿饭都由政府提供,每餐也都是荤素搭配,基本没有其他的花费。外卖因为静默的缘故,点过两次,都很慢才能送到,有些买了会被取消,我没遇到坐地起价的情况,我和同学点了8个菜花费170多元,我觉得目前还可以接受,没有出现热搜里花费近万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机场其实蛮苦恼的,心很慌,也很烦躁,但现在被安顿下来,反而随遇而安了。算上今天,我已经在三亚待了9天了,目前不太清楚什么时候可以走,现在唯一的担心是,希望放行时,机票价格不要太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0人家庭暑期旅游,被困酒店一天只吃两顿饭,一盘土豆丝58

我们是家庭暑假游,一家10人,两个老人,四个大人,四个小孩,8月4日从上海飞往三亚,原本计划趁着暑期尾巴来三亚玩。没想到,赶上三亚疫情爆发。

我们出发前,三亚已有零星一两例确诊病例,出发前问了酒店和12345热线,说是正常运营,情况并不紧急,我们经历过上海疫情,想着三亚疫情肯定不会严重到哪里去,就硬着头皮按计划出发了。落地后,三亚开始管控,司机都在跟我们说,疫情开始严了怎么还在来。当时各个景点关闭,只能正常去酒店附近超市、沙滩玩。8月6日后,活动半径只能局限在酒店。自助餐也不让去酒店餐厅食用,只能打包回房间。现在酒店滞留人员大概在一两百人左右。

吃的方面,酒店供应倒是充足,只是价格比较贵,像一盘土豆丝58元,外面卖5块钱的雪碧,酒店卖58元。之前还有打折套餐,现在都是原价。外卖也点不了,因为全城静默,没有商家做,也没有骑手接单。酒店唯一一个超市,泡面都卖完了。我们囤了点饼干之类的零食。现在全家老小一天都是两顿饭。政策规定酒店小超市不准开放,所以这个物资供应也不算稳定。

住宿方面,政策规定滞留三亚住酒店可以享受五折优惠,旅行社和酒店在多次协商之后,还是按照了原来的订单价格续订,我们一家订了三个房间,吃住加起来,一天就得两三千。

核酸方面,最开始酒店做核酸一次是15元,8月6日之后,酒店核酸医务人员去支援了,我们每天只能走路去附近2公里以外的核酸点做。8月8日开始,酒店安排车接送了。

不过,吃住这些问题,只是价格贵了点,都还可以承受,最大的焦虑在于,不确定7天之后能否顺利离开三亚回上海。目前,三亚一共发布了三个离岛条件,不知道按照哪个标准才能离岛,8月4日是:48小时2次核酸,且2次核酸间隔大于24小时;8月6日公布的条件是,7天之内经过评估之后,可以离岛;还有一个是,7月23日后没有旅行史的,持72小时内3次核酸可以离岛。

没人清楚到底哪天可以离岛,是8月12日、13日,还是14日。航空公司那边说12日就可以正常飞行,不让退改签。

现在我做了两手准备,把原来的返程机票改签到了12日,然后又在8月6日订了8月14日的返程机票。机票价格也涨了,2000多元一张。我们一家10人,就相当于多花1万多。现在更贵,最便宜的机票已经涨到3000多元。

我们经历了上海疫情,算是比较有经验,所以也跟酒店建议给大家拉个群,大家可以通过群互帮互助,沟通物资信息,但酒店方面并没有反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波三折买了四箱泡面,加入滞留游客互助群,信息互通有无

我和朋友一行6个人,本来准备在三亚玩几天,但没想到“被封”这种事也发生在我身上。

我们在海棠湾租了一间四室的别墅民宿,小区从8月6日开始正式封闭。因为我们直接预订到8月11日,所以在住宿上暂时没有太大问题,房价也没有上涨,最大的问题是吃饭。

我们也曾向民宿老板求助,民宿老板没有提供任何帮助。老板告诉我,她也没有办法,她自己都没法解决吃饭的问题。可是,她朋友圈却在晒满冰箱的食物,这种情况让人非常生气。而且三亚宣布现在酒店可以半价,但民宿老板告诉我民宿不属于酒店,所以我们不享这个优惠政策。

我们只能自救。8月6日晚上,我们还能点到外卖。店家在20公里之外,外卖骑手没办法进海棠湾地区。我微信联系了一个跑腿。我估算着,6、7公里的距离,100块钱的跑腿费应该可以了。但他直接说,昨天给人买包泡面都收了200块。我心想这一千多块的外卖,至少得收三四百元的跑腿费。只能作罢,取消外卖。

除了做核酸,民宿所在的小区规定是不能外出。但为了买吃的,我还是“铤而走险”,做完核酸之后骑电动车去找商店。

我有朋友住在后海,想让他帮我带一点东西,但半夜没联系上。最后,我在海滩边上遇到也滞留在三亚的游客。他们所在的小区有商店,于是我跟着他们去买了东西。按照规定小区的商店是不能对外的,但他偷偷卖给我了,而且价格很公道。两升的可乐十块钱、香辣牛肉面的迷你桶四块钱,卤蛋两块钱。我们有六个人,我买了一千多块的吃的。

滞留期间储备的物资,最重要的是泡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滞留期间储备的物资,最重要的是泡面。

我也遇到过一些坐地起价的情况。8月6日早上,我用网约车软件打车去医院做核酸,只有1.5公里的距离,结果司机问我100块去不去。司机当面坐地涨价让我当时有点生气,和司机有些言语冲突,最后自己骑共享电动车去了医院。

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总的来说,我对于海南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我已经加入了小区自发创立的微信互助群,里面都是滞留的游客,大家信息互通有无。我是比较勇敢的,骑车去了五公里外的地方买东西,但群里有一家人已经一两天没怎么吃东西。

我和朋友们每天在一块,聊聊天、喝喝酒,心情还不错。不知道之后是否还会有变动,是否还得继续待在这,到时候无论是食物供应还是房费都是未知数。我们现在就寄希望于7天之后能让我们离开三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上海来三亚办婚礼,筹备两月倒在“决赛圈”,急忙通知亲友退机票

我这一年都在跟疫情赛跑,6月份结束上海的隔离后,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去三亚,筹备自己的婚礼。

因为我的老公是三亚人,我们选择在三亚的吉阳区万豪酒店准备婚礼。6月5日我到以后,就开始拜访亲戚,拍婚纱照、和酒店谈婚庆等各种事宜。我对婚礼还是非常期待,毕竟能在三亚举办最浪漫的婚礼,这辈子都会记忆深刻。

我们婚礼原定的是7月24日,因为来上海来三亚的人也隔离了,最后只剩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不太来得及筹备婚礼,于是延期到8月6日举办。

没想到,紧锣密鼓筹备两个月,最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7月我们就陆续通知了很多亲友来参加婚礼,从上海那面要过来几十人,大家也都陆续订了机票,都是为了能送我出嫁。

8月3日,突然传出三亚有疫情的消息。我在上海的经历,让我知道事情不会简单。我们赶紧通知亲戚朋友,不要过来了。很多亲友原定4日就到了,这时候退机票成本就比较高了。

我也很难过,筹备梦想中的婚礼倒在了“决赛圈”。家里人也知道我可能会不开心,小姨给我打了几百字的安慰的话,大概意思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婚礼也会如期举行,小姨会第一时间到场,祝我们永远幸福。看到这些话,我的眼泪也没绷住。

这三天,我都是在忙退酒店婚礼的事宜。酒店十几万元的费用,退了我们一部分。婚礼餐费直接都给退了。家里有亲戚提前到的,目前也是在这面留下了,“就当旅游休息了”,这些话也让我的愧疚感少一些。

现在每天做核酸,下午三点做,六点就能出结果,整体还是比较有序。另外也在等待政策消息,今天看只有23例新增阳性,如果疫情能很快过去,我们也会抓紧举办完婚礼,毕竟我们还要回上海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赶在三亚封控前离开,却依旧困在海口,只能设法曲线回京

我是8月5日在三亚封控前离开的幸运者。但从结果来看,从三亚“脱困”的意义并不是很大,因为海口同样属于中高风险地区,目前依然回不了北京。

现在的状态就是,想回北京,难,经费在燃烧。

7月27日,我从北京出发去海口,因为北京直飞三亚价格比较贵,机票价格差不多高出40%左右。出于经济考虑,我选择先到海口,然后7月28日再从海口去三亚,8月6日回北京。

我计划三亚旅行七八天,最开始三亚只有一例确诊病例,之后又有几例,4日开始爆发。我是赶在三亚彻底封控前,顺利从三亚赶往海口。

海口这边酒店价格没有涨价,费用自行承担。8月8日,海口临时管控一天,街道上没什么人,也没有什么车辆。7日之前,只要不是涉疫区,持有24小时核酸结果,还可以正常出门。核酸方面,附近都有免费核酸点,但是出核酸结果比较慢。

海口政策不像北京,发布时间都是在晚上十一二点或是凌晨2点,让人措不及防。我算是响应比较快的,看到全区域静态管理一天的通知,昨天凌晨2点出去买了一天的吃食。

想从海口出去,行程卡上必须摘掉三亚,即途经过三亚的人不可以出去,必须经过7天,行程卡上没有三亚,连续七天五检,再加上48小时内两次核酸。

这意味着,如果我想飞回北京,行程卡上必须先去除三亚,再去除海口。

目前,从北京去海口的人,健康宝显示都是“弹窗3”。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昨天弹窗,今天好了,然后又弹窗。即使我们每天都在做核酸且无异常。我有很多滞留三亚、滞留海口的群,群里大家集中反馈的问题就是弹窗问题,如何解除“弹窗3”,以及解除之后为什么老弹窗。

现在,所有要回北京的人集体面临一个谜团,出发地与目的地能否顺滑对接。因为海南政策是7天之后可以回北京,但是,北京健康宝弹窗了就意味着无法回北京。海口跟三亚属于中高风险地区,北京那边不接收从中高风险地区过去的人。所以,即便7天之后海口放行,北京不接,我们是没有地方去的。

只能曲线回北京,目前大多数人的规划是,先去一个非中高风险地区,比如从海口飞去一个低风险城市,在低风险城市待7天。等行程卡上没有海口,再申请解除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