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羡,你住在哪里,要不要阿姨顺路送你回去?”待两人吃完,管家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蓝夫人意识到自己该“功成身退”了,再呆下去招人嫌,临走之前,还忍不住调侃下人!

“母亲!”

蓝总急了!嫂子这“毒害力”也太强了!

“哦…噢!我明白了,你们还没…聊够,小别胜新婚,你们都大别好几年了,肯定还有好多话要说!”蓝母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魏婴从脸到脖子一片通红,头埋在胸前,直到房门关上了,都不好意思抬起来。

魏婴”!看着心爱的人一副娇羞的模样,蓝总哪里还把持得住,欺身便贴了上去,嘴俯在人耳边,轻轻地呼着气,惹得怀里人身子明显一颤!

“干什么!干什么!蓝总,请自重,你妈才刚走,就不雅正了!”魏婴嚷嚷着要挣开某人的怀抱。无奈身后的病人,瘦归瘦,力气可一点也不小。每天青菜稀饭的,也不知哪来的力气!

“我哪里不雅正了,不是挺“正”的吗?”说吧,下身还故意蹭了蹭他。

“你这流氓!”魏婴使了点劲,挣脱他的怀抱,往前蹦出了好几步,一副再不跑就要被欺负了的模样。“你…你注意点,你可是个病人!”

怀里的温暖一下子没了,蓝忘机好一阵子失落,“我只是抱一下,又没说要干什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上次之后,你怕了不成?你不是还挺享受的吗?”

“谁…谁享受了!”还好意思提上次,魏婴一想起那夜之后,第二天自己顶着个差点被撕裂的屁屁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路上都是侧着坐的,还得不断变换姿势,侧完左边换右边,右边换左边,惹得邻座的美女频频侧目,估计以为他长痔疮了。

凭什么自己就成了下面那个!

魏婴不服气,一定是当时被情绪影响了,才会一下子给某人占了上风,下次一定…一定要拿回主动权,魏婴暗暗给自己打气,不自觉地,两个小爪子都握成了拳头!

蓝忘机就这样望着眼前的人完全深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不时嘴唇还挪动一下,握着个小拳头

“魏婴?魏婴!你在想什么?”

“呃…哦!没什么,我可没在想那个!”魏婴一时慌不择言,不打自招!

“哪个呢?”蓝忘机嘴角都翘了起来,觊觎道。这小家伙,语言上倒是“身经百战”,实际上却是个稚儿!一说到私密事,就娇羞到不行,每每看到他这含羞带怯的小脸,就更想欺负人了!

“什…什么哪个?不跟你说了,你这个大尾巴狼,好生歇着吧,我要回家了!”魏婴老羞成怒,转身就要跑。

蓝总哪那么容易就让人跑了呢,饭后甜点都还没尝到呢。

伸手扣住手腕就把人往怀里带,紧紧抱住不撒手,“跑什么呢,等会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先让我抱一会,宝贝,我想你了!”蓝湛把头埋进人的颈窝处,深深吸了口气,好甜!是自己想了三年的味道!

“唔…蓝湛!”你手往哪放?不是说只抱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