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几个社会黄毛打扮的男人正对着门槛内一个中年女人拳打脚踢。

中年女人满脸是血,表情痛苦,蜷缩着身子颤抖着。

“走开!你们都给我走开!”宋岚眼里充斥着惊恐,瘦小的身躯坚挺地横在母亲面前,仿佛这副身躯能隔挡一切危险。

几个黄毛嘲笑了几声,三下五除二就把她撂倒在地,随后拖着那中年女人的头发就往门外走。

“你妈签了保证书,八十万不还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中年女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已经昏死过去。狼狈的躯体被他们残忍地拖行着离开。

“妈!”

宋岚猩红着眼,目光紧紧跟随,恐惧与愤恨蔓延到四肢百骸。她抬起步子,跟踪到了一处地下会所。

她心中如同火烧一般,大着胆子进入一个暗道走廊,看到母亲被人绑到了尽头的大包厢里。她的手紧紧攥入掌心,大口呼着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这时,从转角处走来一个男人。

昂贵的手工西装和腕表,让她眼前倏地一亮。

走廊内烟味弥漫,白雾朦胧,她看不清他的真容,却鼓着胆子上前:“先生,能借我八十万吗?”

男人停驻在她面前,静默片刻,薄唇扯出一个冷冽的笑:“怎么还?”

逼仄的压迫感让她心中一紧,但她满脑子都是母亲的安危,顾不得其它,手已经先于思绪一步,从口袋内掏出了身份证和纸笔,一脸诚恳:“我给你写欠条,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求求你借给我吧。”

傅谨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女孩嘶哑地乞求声,楚楚可怜的眼泪,眉间那一抹近乎崩溃的哀恸让他心间一动。

他一手戴起了白手套,接过她双手递上来的身份证和欠条,目光流连在她的出生年月上。

十九岁。

现在的小丫头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不用。”他幽沉的视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随口说了一句,“陪我一夜就行。”

烟雾散去了些许,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居高临下的黑眸是狡黠、戏谑和散漫的逗弄。

宋岚心中的激动和感恩瞬间散去,她面容冷了下来:“先生,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进了这里的女人,还有别的目的么?”

“我是为了救我妈妈,她......”

“嗯。”傅谨行打断了她,“说法是这样的,这一套章法显然已经流行起来了。”

宋岚心灰意冷,不再解释,准备要回自己的物品想别的办法,男人却递过来一张支票。

一百万。

“你......”她愣住,重新打量他,“什么意思?”

“新奇的索要,还挺新鲜的。”他戏谑似的深眸只看了她一眼便移开,利索地将白手套扯开,扔进了垃圾桶里。

“还钱不用来找我,发到我助理账户就行。”他淡漠转身,似乎把这句话当作了玩笑。

宋岚压下心中的不适,接了支票道了谢,飞也似的冲进了尽头的大包厢。

李老三拿到了支票,反复检查了数次,确认是真支票后,放了人。上面的签名他不认识,但支票上的标记很少见,显然是豪族世家才有的。

他复又打量宋岚,三角眼贼溜溜地在她身上打转,暧昧地笑出声:“这钱是哪个老总给的?说说看,苏城没有我不知道的。”

宋岚心中一紧,心中思忖着这些社会地痞万一又找上门来,她们母女二人是再也承受不住的。

她转念一计,冷声道:“我妈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家那位不会放过你的,现在账款还清,咱们之间也一笔勾销!”

李老三显然相信了:“哟哟哟,这就开始显摆了!看来是傍上大款头了。”

走廊内,秦晋走过来报告:“boss,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见傅谨行站在包厢门口,脸色阴沉地盯着门缝里面,便顺着视线看到了那一幕,奇道:“你支票怎么在李老三手中?”

男人嘴角勾出一个冰冷的嘲讽弧度:“被意外‘打劫’了。”

他冷然转身,心底那一丝微小的心悸、期待与怜悯,也随之消散。

母亲被送去医院急救了一夜,直到转到重症监护室,宋岚才放心下来。

手中还余下二十万,千思万索后,宋岚打通了手中名片的电话。对方似乎很忙碌,没时间跟她沟通还钱的时间地点,只匆忙报了一个地址。

豪都酒店8201。

即使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不善,但终究帮助她渡过了难关,于情于理,她该感恩,道谢还钱理所当然。

8201映入眼帘,她心中酝酿着感谢词,一边敲门。

门被打开,一股酒气猛地灌入她的鼻腔。

身躯猝不及防地被一股力道拉扯到房间里,一抬头,直直撞入了男人蕴着火花的浓醉黑眸里。

他迷离地看着她,黑眸中清晰地倒映出她的脸庞,渐渐放大。

体内药力上涌,燥热烦闷一股脑儿地蔓延到全身,某处瞬间有了异样的冲动。

“傅先生,我是来......”

下一秒,他将她用力拽入怀中,感受着她躯体的香软和清凉。

感觉还不错。

“你放开我......”怀中的女孩挣扎扭打着,于他而言更是一种折磨。

他再也按捺不住,炽烈如火的唇精准地攫取了那一抹柔软的清凉。反复吮舐着,那种甘甜让他享恋不已。

“唔——混蛋!”

那一声怒嗔,如同给予了他征服的力量,体内的燥火和冲动如同叫嚣的猛兽,彻底打破了他忍耐已久的禁制。

他一把撕碎了她的外衣,一片片地掠夺,直到攻入腹地,不止不休。

宋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到天明的,她在他身下根本无力反抗,如同砧板的鱼肉,被一点一点捻拾得一丝不剩。她精疲力尽地看着一室的混乱,空洞的眼神再次化为满腔愤恨

她这是遇上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恶狼!

捏紧的拳在看到二十万支票后又松了下来,她脑中不断翻腾纠结了许久,终于放下了报复的念头。

救了她母亲的恩人,她不能恩将仇报。

她将支票扔到了床边,不再看他一眼,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下床,将被撕拉开的衣服重新穿上,离开了房间。

02

傅谨行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依旧有些混沌。

一室的狼藉昭示着昨晚的疯狂,他依稀记起昨晚的断续片段,一个女人进了他的房间。随后,便是那惹人留恋不已的触感。

他揉揉眉心,一起身便发现了一张二十万的支票。

不是专属标志,显然是被兑换过的。

这时秦晋来敲门,见到这一幕,不由咂嘴:“您被......”

“给我查,到底是谁给我下了药,还有昨晚送上来的女人。”他捏紧二十万支票,脸色阴沉。

等到傅谨行一身手工西装从衣帽间走出来时,秦晋已经有了详细的调查结果。

“是傅彦中。”

傅谨行并无惊讶,冷哼道:“我这个二叔给我下绊子是从来不会疲倦的。”

“那个女人是地下会所遇到的那个。”秦晋没想到boss会出手救一个陌生女人,并且还被那个女人讹了一笔钱。

boss慧眼如炬,这一次却看走了眼。

“想来是二叔给我的饵了。”男人深不见底的黑眸中浮出一抹轻嘲,“静待时机,看看他们下一步的举动。”

宋母伤的重,辗转了一个月才出院。

宋岚拿着出院小结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宋母见她脸色苍白又乏力虚弱的模样,担忧地说道:“你小岚,你辛苦这么多天,吃不好又睡不好,咱们正巧在医院,你也去检查一下。”

“我没事。”宋母知道这个女儿一向习惯忍耐,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她不愿检查也是为了省钱为她治病。

宋岚办好手续,扶着宋母离开医院。一步三晕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宋母更是忧心不已,强逼着她去检查。

宋岚拗不过,只好同意。

结果出来的时候,她的脑子如同被轰炸机夷为了平地,一片空白。目光锁死了结果提示下的几个字。

妊娠期三十八天。

脑子一片空白,惊慌、愤怒、茫然一下子席卷而来。

那个人渣!

“小岚,你怎么了?”宋母等得焦急,凑上来想看结果,被宋岚一手躲过,将纸捏成一团。

她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就有点贫血,可能是累了。”说着扶着宋母去拦车。

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路虎,副驾驶的助理正在向后座一脸矜贵沉肃的中年男人报告情况。

傅彦中视线落在女孩的脸上,嘴角勾出一抹笑:“就是她在傅谨行房间里过了一夜?”

助理说道:“刚刚问了医生,她怀孕了。”

傅彦中挑眉,又问:“之前安排的女人呢?”

“被他发现,提前处理掉了。”

“可还是有了漏网之鱼。”像是得了天大的助力般,傅彦中眼角的皱纹微微展开,凌厉的眸子里闪现了一股兴味,“把她带回去,我要给我侄子添添堵。”

回家途中,宋岚就感觉到有两个黑衣男人一路尾随着。心知这两人有来路,她没有让宋母知晓,等到了家,她一个人又回到了门外巷口。

俩黑衣男人从身后走过来,开门见山:“宋小姐,我想跟你做笔交易。只要你把孩子生下来交给我,我就给你一笔丰厚的酬金,我想你母亲被打成重伤,也落下了不少后遗症,药品补品后期肯定少不了一大笔费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房子是母亲租来的,若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选择一个摇摇欲坠快拆迁的老楼,显然对方是戳中了她的脊梁骨。

“这样一能保她平安,二能让她更快恢复。”黑衣男人压低声音,话音里透着威胁,“你要知道跟傅家作对没有好处。”

傅家?

那个男人?

真可恶,玷污了她的清白,还要控制她!

宋岚紧紧攥住了手心,脸色发白,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早我来接你。”黑衣男子不由分说,转身离开。

宋母见女儿回来时一脸苍白,心疼不已,准备做点荷包蛋给她补补。

突然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

宋岚脸色一沉,想着大抵是那两人又折回来找麻烦,小心翼翼地开了一条门缝,姿势有些防备。

见到来人的刹那,她倏地呼吸一窒。

“是你?!”

傅谨行负手立在门口,黑眸阴沉地盯着她,轻蔑道:“怎么不能是我?”

“谁来了?”宋母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宋岚赶紧关上了门,将傅谨行拉到了巷口转角。男人一把将她逼进墙角,嘴角笑得凌厉:“道行不浅啊,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宋岚有些局促。

虽然恨不得把这个男人束起来打他个满地找牙然后告到他坐牢,但曾经他赋予的恩情却如同一座大山挡在面前。

她咽下恨意,敛下视线向他解释:“傅先生,我没有骗你,钱我会想办法还清,给我一点时间。”

男人修长的手指猛然伸过来,逼迫着她与他对视。那深幽锐长的湛黑眸子里,蓄满了厌恶。

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鼻尖,声音却仿佛来自冰川:“我没有什么耐性,不照我的话去做,我保证你后悔莫及。”

她下颔被他修长的手指捏得狠重,她几乎承受不住,局促地喘着气,倔强地看着他。

可一想到母亲的安危,她只有败下阵来。

“你还想做什么?”

“去我的别墅待一段时间,就几个月。”

宋岚深呼了一口气,“不是说好明天早上......”

“给你机会不是让你找借口的。”傅谨行松开了她,语气冷漠,“给你一个小时收拾。”

他有些不耐烦,鬓角的肌肉咬着,似乎一直在隐忍着怒气,好像随时会朝她爆发一般。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她能够掌控的了。现在就如同砧板的鱼肉,只能任其宰割。

宋母将荷包蛋送到面前时,宋岚心中一阵绞痛。

她味同嚼蜡地全部吃完,对宋母说:“妈,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待遇不错,差不多十个月的时间完成,你不用担心我,好好照顾自己,我到时候回来接你。”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后,宋母心中十分内疚,她不能再拖累女儿了。

在女儿说出这番话时,她当即同意:“放心去吧,我等你回来。”

03

宋岚被送到了一个海边别墅,周围用高高的铁艺栅栏围着。

这是傅谨行名下的一个宅子,地理位置极为隐秘。

管家带她去了一楼尽头的房间,与傅谨行的房间相邻,并说少爷不常回。

宋岚整个人轻松起来,想着生下孩子后,带着母亲离开这座城市,开始新生活。

某天中午,门口的一阵说话声将她吵醒。听声音有些尖锐,似乎是一个女人。

不过片刻,她的房间门就被人重力打开。

一个长相娇艳装扮时尚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阴狠的视线紧紧攫住了宋岚的小腹。

“就是你勾引了谨行?”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嗤蔑,一巴掌甩了过来,“敢惹我沈嫣然的男人,胆子够大的!”

宋岚生生挨了一巴掌,门口的佣人却没有一个吱声的,看好戏般地立着。

沈嫣然的指甲又猛地扣住她下巴,眼神仿佛淬了毒:“你以为我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么?”

宋岚心中一紧,奋力扯掉沈嫣然的指甲,擦拭着留下血痕的皮肤:“这件事你跟傅先生商量好再来跟我谈。”

“小贱人,不要以为有了孽种就想着攀高枝,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冷笑着转身离开。

当夜,沉睡中的宋岚再次被撞门声惊醒。

她起身,见傅谨行缓步来到床边,深邃的黑眸靠近她,声音透着意味不明地暗哑:“什么时候还债?”

“傅先生,咱们不是说好了......”酒气冲鼻,宋岚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步步往后退。

他打断了她,臂膀轻轻松松攫住了她的身子,往怀里一勾。呼吸炙热得几乎要烫伤她雪白的脖颈,手指不安分地挑动着她前襟的纽扣。

“要不现在就还了。”

他笑得有一丝无奈,似乎是在自嘲:“你的身体居然让我有点想念。”

那晚的记忆,在酒后愈加清晰。仿佛滚烫的潮水般放肆汹涌着,逼得他有些疯魔。

感受到胸前大片的凉意,宋岚慌促地把衣服合上,急声道:“傅先生,请你自重!”

“当初来找我的时候,想到了这一层么?”他嘲讽地笑看着她,手指间的动作并不停歇,又像是哄慰孩子般,“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

“啪”地一声,巴掌响亮地打在男人脸上。

“傅谨行,说好给你生完孩子就放我离开,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男人的醉意似乎被这一巴掌打得消散了许多,黑眸却在逆光中冷沉下来,锐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了眯,嘴角笑得阴鸷:“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上我的床么?”

他不由分说地将她覆在身下,单手将她的双臂捆束在头顶,身上的动作透着凌厉的霸道,更像是一种报复。

宋岚挣扎许久,力气耗尽。眼角闪着泪花,心底却莫名升腾出一种异样情愫来。

她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排斥这个男人。

凌晨时分,傅谨行从浴室里出来,看了一眼蜷缩在床角的女孩,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怜惜和愧疚,只一瞬又恢复冰冷,一字一顿道:“有些男人碰不得,惹上我,你就该付出代价。”

泪干了,宋岚也彻底清醒了。

她这是上了什么贼船?这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后来几个月里,傅谨行没有再来。

宋岚松了口气,可近来脸色一直不好,本以为是怀孕反应,就去花园散散心。走到一处角落,听到有两个女佣在小声说话,身形鬼祟。

“你小心点,沈小姐吩咐了,这药量一次不能太多,不能让那个女人发现。”

“沈小姐为什么之前不拿,非要在足月前拿掉孩子?”

“你懂什么,她就是想让那小蹄子知道,快到手的骨肉和荣华富贵一下子都失去是什么滋味!等着吧,最多还有一周,孩子就会变成死胎。”

宋岚身形一僵,后脊倏地发凉。她猛地护住了圆滚滚的肚子,惊慌地回了房间。

傅谨行拿她当玩物欺辱,沈嫣然要她孩子的命,就算有幸保住将来也不会厚待孩子,这可是饮着她的血肉辛苦怀下的孩子啊!

不行,她要逃!带母亲和孩子逃得越远越好!

她用仅有的一些钱收买了一个女佣,女佣这才告诉她地下车库有一辆车停着,于是她趁着夜晚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去车库提车开出了别墅。

一路上很顺畅,铁门也没有锁,这让她感觉有些蹊跷,但她没心思去理会这些。直到汽车行驶到一处转角口,才发现身后有一辆车在追赶她。

那车行驶得很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车身后,猛加了油门狠狠撞了过来。

宋岚这才看清,那是傅谨行的黑色迈巴赫!

管家曾经说过,那辆车是少爷的最爱。她还因为好奇多看了两眼,结果就记住了车牌号。

两车相撞,她急忙踩刹车调转方向,却发现刹车失灵了!

汽车失去了控制,急速朝盘山公路的一处山石狠狠撞去!整个车身霎时翻转朝下,在断崖边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坠下去。

车边碎片一地,浓烟四起。血渐渐染红了宋岚的眸子,她强撑着一口气缓缓地往外爬,却发现了一双黑色皮鞋站在脚边。

她艰难地抬头,颤抖着沾满血的手朝男人伸去:“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

男人面无表情地冷道:“少爷吩咐我,杀了你和孩子,永除后患。”

宋岚猛地僵住,声音发抖:“为什么?是因为要给沈嫣然留位置吗?我说过不会给他添麻烦的......”

“他不希望傅家的血统低贱,沈小姐是名门千金,才是他这辈子的良配。”

男人伸手,毫不犹豫地将汽车推下了海。车身沉沉坠入海中,溅起大片白色巨浪,不多时,猛烈的爆炸声在海中升起。

这时,男人拿起了电话:“沈小姐,事情圆满成功。”

“很好。”那端女人满意地笑了声,“把这贱蹄子私逃出去幽会情夫的消息放给傅谨行。”

绝望的挣扎中,海中一双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傅谨行,你好狠毒的心!不光要杀了我,还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下辈子,我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恨你!

窒息感越来越深,意识也越来越沉,她抱着圆滚的肚子,痛苦地沉下了海底......

宝宝,对不起,妈妈让你失望了......

妈,女儿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