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外地朋友,最近迷上了来西安钟楼听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和票价日渐猖狂的音乐节不同,钟楼西北角世纪金花下沉广场,最近每天晚上都有乐队在重铸中国流行音乐的简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谦虚一点的说法,西安作为西北夜生活之最,年轻人有一万种方法去消遣黑夜,而钟楼的“野歌”异军突起,既有以钟楼为幕布的浪漫,也可能和钱包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最低成本享受古建筑下的一场演唱会,就算捧一杯星吧kei,也不过是驻唱酒吧三分之一(甚至更低)的消费,无疑代表了当下“白嫖”的最高智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恰好世纪金花广场一层层台阶就像体育馆演唱会的座位,听众的手机灯光就像应援棒一样,只不过台前不是偶像,而是抛下生活苟且后的“千面翻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来逛完回民街就要回酒店的,但现在我们只想在这听歌”,七夕当夜,一对儿外地来的情侣如是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两人走到了婚姻的殿堂,她一定会想起当年他接过话筒时的决绝,演唱时的深情,以及跑调和破音。

是的,钟楼“演唱会”是可以点歌的,扫码打赏即可,一个乐队往往配备两三个歌手,听了一晚上,发现他们能拿下国内二十年大部分的流行音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若是再加点钱,还能自己登台过把瘾,这时候,现场就变成了一场音乐party~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和KTV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这里花钱的并不是大爷,想要登台,「唱功」和「厚脸皮」至少要拥有其一,并且后者权重更高一些。

在下的内心比一旁矗立的钟楼更加坚定,所以才能在一片祥和的七夕夜晚,为台前的情侣献上一首美好的《孤星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献唱的素人只占当晚很少一部分,但每次开嗓都是盲盒。

有些重量级的嗓音,就像城管驱离的警笛,把聚集的人群推向隔壁乐队的场地,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同行花钱雇来的卧底。

“挽回人气”也很简单,只需要欲拒还迎的唱一首《孤勇者》,方圆百米之内的小孩便会拉着父母挤到台前,达成两代人暗号的对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暗号”对接成功~

原本已经听到耳朵起茧的《西安人的歌》,在手机组成的星光下,在夜与钟楼搭成的幕布中,竟然还有说不尽的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和酒后爬上出租车询问师傅“你相信爱情吗?”只会得到“吐车上二百”的冰冷回复一样,这份感动很快就在环卫师傅的喷雾中烟消云散,撵着人群的水花就像午夜舞台上的干冰。情绪略有降温,但音乐不会停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刻我悟了,悟到了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回头的,就像听众被驱散也要放声的歌者,就像我因为听歌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列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在场的人大多不在乎时间,受众群体的年龄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除了身高不到一米的“孤勇者”们,还有不少距离夜晚很远的年轻人。

比如14岁的小哥,刚好是我年龄的一半,却也能熟练跟唱周董的《七里香》,这感觉就像小时候的我和二叔在ktv合唱刀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所谓的代沟在这里也不过如此,半首歌就能填得满满当当。

如果你在现场“暴露”了自己今天在过生日,那么就会收到主唱一首转音转到姥姥家的R&B版《生日快乐歌》。

此刻另一只乐队响起了轻柔版的《生日快乐歌》,对于听众来说,是同月同日生的缘分,对于两家乐队来说则像阿姨广场斗舞一样,用麦克风一绝雌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给“寿星”拍照时,大家会自动让开身位

根据其中一个乐队的哥们介绍,晚上十点之前,他们会在开元楼下,十点之后便会来到钟楼下面拉开阵仗。“4个人,一晚上点歌收入大概在700-800左右”。

随着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也正在向有关部门申请报备,至于前路如何现在还不好说,眼下可以先唱着~

疫情后的钟楼,在夜晚呈现出一种巨大的活力。从西大街到骡马市,潮牌傍身的青年男女比比皆是,那感觉就像打开了一扇旧门,却从里面吹出了源源不断年轻的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白天的破事从未如此之远,即使燥热夏天雨后粘稠的空气,在音乐中也是这般快活清新。

心血来潮上台的路人,跑调跑的清新脱俗,唱一个心比天高,这是属于年轻人们真正的黄金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七夕当晚这一场,《十年》《他不爱我》《空心》...个体的情绪如音响内的音浪,虽然铿锵有力,但很难冲出这个广场。无谓的爱执也好,无能的狂欲也罢,都一并随歌声留在了这里。

曲终人散,除了恰饱饱的狗粮和一张靓丽的出租车账单,其余就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一定会回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