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来!这是舅舅给你的压岁钱!”祥子从兜里掏出三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他特意没有装红包,把三张钱捻开,为的就是让大家都看清楚。

亲戚家的孩子,又是在农村,三百块的红包不少了。

祥子的表姐,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嫌钱少吗?不是!她嫌红包太大了。她只有欣欣这么一个女儿。

而祥子呢?身后站着两个女儿不说,祥子媳妇怀里还抱着一个儿子。这儿子才六个月大。

怎么办?她和老公对视了一眼,人家给了三百的红包,如果自己低于三百,传出去肯定被人笑话。祥子媳妇是出了名的长舌妇。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做生意,混得比较好,怎么能在村子里丢人呢?

她眼瞅着,老公掏出了九百块钱,依次塞给三个孩子,“来来!这是姨夫给的!”

这才刚进门,自己就亏了六百块钱!

给到最小的儿子时,祥子媳妇假意往后躲了躲,“他还小呢,就不用给了!”

“拿着拿着,过年嘛,哪能只给姐姐,不给弟弟呢?”

其实谁心里都清楚,如果不为了压岁钱,这么小的孩子抱出来干嘛?天气这么冷,留在家里让奶奶看着多好。

说是压岁钱,最后还不是都进了大人的口袋。

“来!妈给你们收起来,别弄丢了!”果不其然,祥子媳妇把九百块钱要过来,自己揣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表姐,让两个孩子,在你这洗洗澡行吗?她们一冬天没洗澡了!”

祥子和表姐,住在同一个村子里,但是表姐家房子是新翻盖的,热水器、卫生间、厨房、暖气,一应俱全。家里亮堂又暖和。而自己家,冬天根本没法洗澡。

两个女儿脏兮兮的,蓬头垢面,脖子快变成黑车轴了。

“去吧,去吧,水是热的!”表姐很痛快地答应了。大过年的,这么点小事,好意思拒绝吗?

半个小时以后,祥子的两个女儿出来了,头发还湿漉漉的。

“妈妈,姐姐跟妹妹用我的浴巾!”欣欣突然喊了一声。表姐走到浴室一看,欣欣那条新浴巾,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在马桶盖上扔着。

心中的不快又增加了几分,来我这洗澡,你好歹带上自己的浴巾啊!也不打招呼,拿起来就用。一点规矩都没有。

“算了,欣欣!妈妈再你买一条!”表姐还是压下心中的怒火,她不想表现得太抠门。“弟妹,这条浴巾,你拿走给孩子们用吧!”

“不要了,那多不合适!”祥子媳妇嘴里这么说着,还是把浴巾捡了起来。“那我顺便也去洗一洗吧,水都烧热了,别浪费!”

祥子的两个女儿,跟欣欣在卧室里玩了起来。

“别动我的ipad!”

“玩一会儿呗,真抠门,密码是多少啊!”

“别动那个,那个不能动,别摔坏了!”

“啪——”卧室里传来清脆的碎裂声,紧跟着是欣欣的哭声,“妈妈,她们把我的陶艺摔碎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终于熬到吃饭的时候,祥子的表姐夫烧了一桌子好菜。因为他知道,只要这两个人出了自己的家门,一定会跟别人说,自己在表姐家都吃了什么。

别的不怕,就怕这两个人胡说八道。

表姐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又瞥了瞥地上的两瓶酒、一盒点心。那是祥子进门的时候,拎进屋的。

都什么年代了,过年还送这么土的点心,根本就没人吃。这两瓶酒,也是穷人酒,一瓶连十块钱都用不了。

二三十块钱的成本,还没有桌子上的一盘鱼值钱。真是太会算计了!

饭桌上更是热闹,祥子的两个女儿,面前堆起了两座小山,各种骨头、鱼刺、虾壳、不爱吃而扔掉的菜。饮料喝了一瓶又一瓶。

“慢点吃,慢点吃,饿死鬼变得是吗?”祥子媳妇在旁边训斥着,却把两块大排骨夹到她们碗里。

“姐夫,生意做得不错,我看你换车了!这车挺贵吧?”两个人推杯换盏,转瞬间祥子就半瓶白酒下肚。

“一般,五十多万吧,不是特别好的车!”表姐夫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非常得意,在村子里,好多人忙活一年,也就是攒一两万块钱。

“姐夫,一看你就是干大事的人!咱们这一大家子,就属你最能干……”祥子一通阿谀奉承。

表姐夫知道这话很假,可假归假,还是那么受用,那么舒服。

“姐夫,我家里的情况你看到了,三个孩子,为了生这个儿子,超生罚款就交了两万多。姐夫你看,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祥子表姐在旁边一个劲递眼色,就差过去掐他的大腿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借多少?”祥子表姐夫,大概是喝多了,千不该万不该,冒出这么一句来。

对于借钱的人,你千万不要顺着他的话说,一开始就要堵死了,稍微心一软,对方巴拉巴拉一套话下来,那你借还是不借?

“姐夫,五万块钱吧,我把家里的窟窿补上,然后用剩下的钱,买个二手农用车,做点小买卖!姐夫,你量力而行,你要是没有那么多,少给点也行!”

这下,算是彻底被将了军,如果说拿不出五万,就等于说自己没那个能力。可真的借给他五万吗?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那个……祥子……”他的话有些结巴,好在之前喝了很多酒,这个状态倒也自然。“我刚买完车,手里没有钱,不然我肯定就帮你了。这样吧,我给你五千块钱,这钱就不用还了!”

他暗自庆幸,自己还算机智。可是他没有留意到,自己媳妇的头上都快冒烟了。

临走的时候,祥子揣着五千块钱,媳妇揣着九百块钱,两个女儿拿了欣欣几件毛绒玩具。这一家人,可算是酒足饭饱、满载而归。只有最小的儿子,什么都没有。

他在客厅里睡了一下午,还把沙发给尿湿了一大片。

“你呀,你呀,给他五千块钱干嘛?你钱多撑的是吧?”关上门之后,表姐立刻抱怨起来。

“嗨!这种人就是图点小便宜,我给他五千,他以后还好意思上门吗?我是一下就把他的嘴堵严了!”

“呸!你以为他那么要脸吗?如果他要脸的话,能干出这些事来吗?你信不信,明年过年他还得来!”

“不会吧?”

“什么不会!下次,直接给我插门!”

(我是作者晴城梦,看大千世界、品五味人生,祝您生活愉快,幸福安康。类似的事情,您经历过吗?评论区里恭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