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感情比同学间的友情更加纯粹,因为在学生时代,同学之间没有功名利禄,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合不合得来,而就算合不来,相互之间顶多也就是不打交道,并不存在谁会对谁耍心机,也没有谁一定要压谁一头。

但是同样一群人,这种纯粹的关系从毕业那一刻开始就会发生变化,当然变的也只是少部分人,但就是这少部分人会让所有人的聚会都变得气氛微妙。在同一间教室里坐着时,大家其实也只和那么几个人关系好,毕业之后关系好的还是会联系,关系不好的见面了也尴尬,可有些人却热衷于发动同学聚会。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仅配合叙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3年,湖南长沙的陈薇(化名)就收到了初中同学的聚会邀请,初中同学其实大部分都已经多年不见,好多人的名字陈薇都已经忘记了,但是既然已经收到了邀请,陈薇也就应邀准备前往,毕竟当年也有好几个和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趁此机会看看大家的改变也未尝不可。

陈薇已经结婚几年,两人的感情一直也很不错,因为关于同学聚会的传闻听了很多,所以陈薇的丈夫并不是很放心,准备跟她一同前往,不过由于害怕丈夫尴尬,陈薇就没有让他一同前往。

聚会当天陈薇盛装出席,到了饭店之后发现大家都很重视这次聚会,暗中都在较劲,女同学们都拿出了自己最亮眼的包包,有些赚了点钱的男同学更是连皮带上的大标志都要露在外面吸引别人的注意。氛围一开始有些尴尬,好在有些比较幽默的同学开始热场子,饭局进行到一半,当年的感觉也找回得差不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班级里并不出众的赵良(化名)经过多年的打拼已经小有成就,他在吃饭的时候就频频看向陈薇。酒足饭饱之后一群人又去了KTV叙旧,在灯光和音响的烘托之下气氛开始躁动,之前矜持的人也终于放开声音与昔日好友畅谈,赵良更是在这个时候趁机坐到了陈薇旁边。

陈薇当年就是班里班花级别的存在,学校里爱慕她的男生众多,尽管多年过去,在一众女同学中她还是很出挑的存在,赵良频频向她端起酒杯,陈薇也没有扫他的兴,不多久之后陈薇就喝醉了,趴在一旁的沙发上眯了好一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聚会结束已经在第二天的凌晨,陈薇的丈夫给她打了好多通电话她都没有接到,大家各回各家,有的男女同学已经决定再续当年的情缘,赵良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提出自己送陈薇回家,没人有空搭理他们,所以赵良就扶着醉醺醺的陈薇径直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陈薇稍微清醒了一点,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酒店,赵良给了她两粒药说是解酒的,她吃完之后便昏了过去。第二天醒来时赵良已经在穿衣服准备走了,看到陈薇醒来之后他也没有做过多说明就离开了,而陈薇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事情已经发生了,陈薇很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立马洗了澡,随后给打了多通电话的丈夫报了平安。回家之后陈薇一直感觉浑浑噩噩,丈夫已经很生气了,看着妻子这个样子更是担心,不过他一开始担心的是妻子真的与别人发生了什么,见到妻子之后他则是担心妻子受到了欺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薇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出门,在丈夫的一再逼问下她才将自己记得的所有事情都一一说了出来,她的丈夫第一反应是愤怒,责问陈薇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告知他聚会的地点在哪里,然后便带着陈薇去警局报警,称陈薇被赵良强奸。

时间已经过去五天,陈薇体内已经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赵良侵犯过他,如果当时在酒店醒来她第一时间去报案的话,证据尚可以采集到,但是几天之后确实已经不可能,证据不足,所以警方无法予以立案。而陈薇兜兜转转之下又找到了赵良,赵良对此的说法则完全不同。

他说自己当晚确实与陈薇发生了两次关系,但是他并没有强迫陈薇,两人是在两厢情愿的状态下发生的关系,更不存在喂药等情节,赵良说自己当时也是临时起意,从来没有带过药丸在身上,而且如果陈薇真的感觉受到侵犯了的话,在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找赵良,可是她并没有,所以赵良认为自己与她只是一夜情,不存在侵犯与否的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此罪的判定本来就较为艰难,因为判定此罪的主要依据就是妇女本人的意愿,如果是“半推半就”,那么只要“推”的意愿占主导也可视为是强奸,但是据赵良所说,陈薇全程自愿,连半推半就都不存在。而陈薇现在又已经拿不出证据,所以警方和法院也无法为她讨回公道。

本以为找到赵良之后事情会有转机,但是陈薇的丈夫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还认为妻子是受害者,一番争论之后他觉得自己好像才是最受伤的一方,陈薇的婚姻无疑会因为这一件事受到影响。

她的经历也提醒所有人,即便是多年前的好同学好朋友,多年未见也不能够放松警惕,有伴侣的人一定要在聚会前告知自己伴侣位置以及聚会形式,避免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