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穷人丑,儿子还老请同学和班主任回家吃鱼,父亲伤透心

老朱的儿子朱小明从小喜欢吃鱼,老朱本身就是养鱼的,家里就有几张大鱼塘。这些鱼塘源头纯净,喂的又是鱼草,这样的鱼味道甭提有多鲜美。朱小明到省城上高中后,老朱怕儿子吃不到这样的鲜鱼,就时常嘱咐说:“儿子,啥时候想吃鱼,啥时候回来。”

朱小明说:“爸,城里有的是鱼,要吃,花几块钱买不就是了,省得我来回跑。”

老朱本想说,城里那些饲料鱼就跟饲料鸡一样,怎能和家里的比呢?不过,他只是笑一笑,没有说出口。

这天,老朱正在鱼塘边上撒鱼草,忽然就接到儿子的电话。朱小明一个劲地抱怨说:“爸,真给您说对了,城里卖的鱼真的不好吃,我和同学去吃过几次,实在没有味儿。我今天要回家,尝尝家里养的鲜鱼。”

老朱会意地笑了,连说:“行行行,你尽管回来,家里养的鱼正好长膘了,吃起来才有劲。”

挂了电话,收好手机。老朱立刻下塘,捉了两条大肥鱼就乐颠颠地跑回家,吩咐老伴赶紧下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条鲜鱼刚做好,朱小明就到家了,而且还带了两个同学回来。看着已经上桌的两条鲜鱼,朱小明吸一口鼻子,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口放入嘴里,轻轻一嚼,那鲜美的滋味儿就溢得满嘴冒油。他招呼两个同学坐下,两同学刚尝了一口,立刻美得连连称赞:“好鱼!好鱼!”

老朱笑不拢嘴,在一旁喝着小酒,看儿子和他的同学吃得开心,他也高兴极了。朱小明边吃边嚷嚷着对两个同学说:“我没骗你们吧?我家的鱼是最鲜的,你们死不相信,这下,都相信了吧?”

老朱一听,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准是儿子在同学面前夸自家的鱼,同学们不信,于是儿子只好把同学带回家吃一回鱼,也好长一回脸。儿子肚中的这点小九九,老朱当然不会说穿,只笑眯眯地看着儿子和两个同学,把两条大肥鱼吃得干干净净。

转眼间,过了一个学期。这天,老朱从外头回来,刚到门外,就听出家里一片热闹。走进去一看,只见老伴正在转来转去,忙着倒茶。

他刚想进去,朱小明就冲了出来,喜气洋洋地说:“爸,快快快,弄几条鲜鱼回来,要肥的。我同学和班主任都来了!”

老朱朝屋里扫了一眼,可不是,屋里除了几个男女同学外,其中还有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想必就是儿子的班主任了。他愣了一下,挠着头皮说:“儿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

这时,班主任听到动静,主动走了出来,笑呵呵向老朱问好:“老哥,您就是小明的父亲吧?我是小明的班主任吴老师。”

老朱哈哈点头,上前就握住了吴老师的手:“吴老师,您能来我家,太荣幸了!”

吴老师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不瞒老哥,小明常说您家里的鱼鲜美,您瞧,我也爱吃鱼,今天就特意来尝尝您家的环保鱼了。您看,打扰了。”

朱小明连忙在一旁应和:“是啊,爸,吴老师和同学们都等着呢,我和你一起去抓鱼吧?”说着就要去扛工具。其他同学一看,也都嚷着要去鱼塘抓鱼玩耍。

可谁知,老朱吓了一跳,连连摆手,拦住儿子,说:“你们在家等着,我自个去就行。”说着,就跑了出去。

等啊等,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老朱终于提着三四条大鱼回来了。同学们都围过来看,这个用手指掂一掂,那个戳一戳,玩儿似的很高兴。吴老师也眯了眼,对着几条大鱼瞧了瞧,他想瞧瞧这农家鱼跟城里卖的饲料鱼有什么不同之处。

大家都很高兴,只有老朱笑得很不自然。鱼做好了,李小明呦喝着也跑进厨房帮母亲端菜。中途还特意凑到老朱跟前,笑嘻嘻地小声说:“爸,你这回又帮我长了脸!”

老朱一听,原本就不自然的笑容僵了一下。鱼全上桌了。朱小明客气地先对吴老师说:“老师,快尝尝,咱家的鲜鱼!”又看向其他同学说:“你们都动手啊,别客气!不够的话,我叫我爸再去塘里抓。”

同学们也饿了,都不客气,纷纷地举起筷子夹鱼。可奇怪的是,大家尝过一口后,原来很期待的神情突然就淡了,一脸难吃的样子。朱小明一个劲地问:“好吃吗?是不是跟饲料鱼不一样?”

哪想,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只客气地点点头,个别人只说了三个字:“还可以。”吴老师只吃了一口,就控制不住地皱起了眉头,用怀疑的眼光看了眼朱小明。

朱小明被看得一愣,赶紧也下箸尝了一口,紧接着,“呸!”地一声,将一块鱼肉吐到了地上,他呆呆地向老朱投来一道不解的目光。大叫道:“爸,你在哪抓的鱼?是不是我们家的呀?怎么这么难吃?还有一股怪味?”

老朱难为情地红了下脸,结结巴巴地说:“鱼是咱家塘里抓的呀,可能,可能……”

老朱看得明白,这顿鱼,儿子和他的同学都吃得很不开心,特别是吴老师,老朱有好几次侧着偷看,吴老师都是一脸“上当了”的神情。

吴老师和同学们坚持着吃完这顿鱼,就回了省城学校。临上车时,老朱追出来,拉住儿子朱小明,突然发现,朱小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哭过,眼圈儿红红的。老朱心底一阵难受,拍着朱小明的肩膀说:“儿子,爸让你丢脸了,这次你不要生气,爸保证,下次你再回来时,家里的鱼一定是好鱼,鲜鱼!”

朱小明鼻子一抽,答应一声,就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转眼到了期末,老朱等啊等,始终不见儿子回来。他等不及了,主动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你什么时候回家吃鱼?”

朱小明在那头说:“爸,快要期末考了,我怕抽不出时间。”

老朱有点失望,想了想,说:“儿子,这次爸绝不会让你丢脸了,记住,一定要带吴老师回来,再吃一次咱家的鲜鱼!”

“嗯嗯。”朱小明连声答应。

朱小明果然说到做到,没过几天就带着吴老师又回来了。老朱别说有高兴了,招呼着请了座,倒了茶。几句客气过后,朱小明有些紧张地问:“爸,上次的鱼是怎么回事?同学们吃了都说比城里的饲料鱼还难吃。”

吴老师也想知道其中的答案,期待地等着老朱回答。老朱嘴一张,“嗨!”了一声,说:“那次的鱼就别问了,吴老师,这次我保证您能吃到真正的鲜鱼!”

朱小明一喜,催促说:“爸,那我和你赶紧下塘去抓鱼吧?”

老朱一摆手,说:“不用去,鱼我已经抓回来了。儿子,你陪着吴老师,我给你们做鱼去!”说着,一溜烟跑进厨房帮老伴的忙了。

过不到半个钟头,老朱和老伴满脸笑容,各端着一盘鱼出来了。鱼还没放到桌上,朱小明就叫起了好:“啊,真香!这才是咱家鲜鱼的味儿!吴老师,快快尝一口!”

吴老师也是吃鱼高手,鼻子一动,闻了味也不禁动容,等他夹上一块入口,终于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好鱼!真正的鲜!”

得到了吴老现的当场夸赞,朱小明乐得满脸开花,偷偷从桌底朝父亲做了“耶!”的手势!

这一顿鱼,吴老师吃得很满意,老朱也松了一口气。饭后,老朱和老伴在厨房里洗涮餐具。吴老师灵机一动,对朱小明说:“你家的鱼确实是鲜美无比,老师想看看你家养鱼的水塘行吗?”

朱小明也正有此意,一拍小胸膛,就带着吴老师,朝自家那几张鱼塘方向奔去。他俩刚朝田野走出不远,这时,突然看到远处建了一座化工厂。两人都有些好奇,特意沿着化工厂走下去。走着走着,朱小明惊呆了,发现化工厂的污水顺流而去,竟污染了附近的一大片鱼塘,而其中有几张就是他家的。

吴老师也纳闷:“小明,你爸爸平时就在这样的鱼塘里养鱼吗?”

朱小明下意识地点点头,可走近了自家的鱼塘一看,塘里除了水面上浮着一些发臭的鱼苗外,显然一条活鱼都没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朱小明看了好一会,急冲冲地跑回家。见了父亲,他十分不解地问:“爸,咱家的鱼塘里一条活鱼都没有,今天的鲜鱼是从哪里抓的?是不是买的?”

跟着回来的吴老师也疑惑不解地看着老朱,老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原来,村里不久前建了一座化工厂,由于排污太大,附近的鱼塘全污染了。水塘里的鱼全都死光了,老朱家也有半年没养鱼了。

“可是,这一顿我们吃到的鱼,味道还是和以前的鱼一样鲜啊!”朱小明更加不解。

老朱再一次重重叹息,无奈地一指屋后。朱小明和吴老师跑过去一看,原来,老朱在屋后建了个巴掌大的水池,养鱼只能在小水池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