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坨坨拉到大海里是什么体验?”“真的会死人的。”在刚果河的一条货船上,每年都有几十个人因为上厕所丧命,但这竟然还不是最恐怖的。

刚果(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由于连年战乱,公路基本无路可走,人们想要出行,有两种交通方式可以选择:一是乘飞机,二是坐船。

飞机又快又安全。可是,票价实在太高了,需要300美金,而人们一年的平均工资才400美金,所以,这种出行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

坐船就相对简单多了,票价是一个月的工资。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千方百计地逃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其中潜藏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天,玛尼号货船将要出航,从金萨港到基桑加尼,全程将近1700多公里。

乘客已经在金沙萨港等了一个月,货船迟迟不走的原因,据说是船长没有给燃料商好处费。

在这个贫穷的国家,官员贪污受贿是家常便饭,港口的脏乱差却没有人管。

阳光的炙烤让乘客们都焦躁不安。船长知道,他不能再和燃料商置气了,他付了好处费,燃油迅速到位了。

在开船前,船长做了祷告,祈求航行一切顺利,让神保佑大家远离死亡,远离疾病。

现在不到100米的船上,载了2000多名乘客,密度堪比三哥国内的火车。

他们在船上搭了简易的帐篷,早到的人可以在船中间安营扎寨,相当于坐了头等舱;晚到的人就只能将就了。因为人挤人,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玛尼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发动起来,它已经两个月趴在港口上了,说是船,也就是好多木板拼起来,加了发动机而已。

没有救生圈和救生衣,没有卫生间,没有客房,除了驾驶室之外,没有淡水和电。

远远望去,这艘船,就是一个移动的贫民窟。

在长达一个月的旅途中,船上的人只能依靠,附近村子里划来的小船补给食物和水。

条件好的可以买淡水喝,当然,水的价格被炒得很高 。大部分人,就地取材,从河里直接舀水喝。

最不方便的是上厕所,你需要穿过人挤人的船舱,还要注意不要碰翻了黑妹做饭的油锅,历尽万难,走到船尾,翻过栏杆,只能两只手抓住栏杆,蹲下身子方便。

如果你体力不支,或者脚下一滑,掉进水里,等待你的将是死路一条,螺旋桨会把你撕成碎片。

据说,每年的刚果河里,加上船难,会有几百人丧生于此。

刚果河内有数不清的暗礁,还有沉船,每次的航行只能自求多福。

船员手里根本没有航行图,有的也是50多年前比利时殖民时候留下的,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一切全凭船长的经验定夺。

玛尼号像一头接近暮年的老牛一样,喘着粗气,走了5天,才走了400公里,没有人知道啥时候能到目的地,船长也不知道。

在这艘船上,有的人去参加葬礼,有的参加婚礼,也有的想去挖矿,碰碰运气。

在刚果金,时间表毫无意义。

航行中,玛尼号被河里的树枝撞了个口子,立时,船舱开始进水,可是,没有人惊慌,大家依旧淡然地各干各的。可能,一切都习惯了。

船员拿出水泥,暂时封住了洞口,玛尼号继续往前走着。

到了夜晚,船长想要追回修船的时间,他决定继续前行。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依靠一个巨大的手电筒,能见度很低,尽管船长瞪大了眼睛,也无济于事。玛尼号搁浅在沙丘上,船长只好作罢。

乘客们早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在了船上,船长开始查夜,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因为有的人,一个翻身,就滚到水里去了。

突然,船医玛丽被叫醒,她其实只是一名学过护理课程62%的护士,可是,学过总好过没学。

一位黑哥睡觉时,脚伸在两船之间,被挤伤了脚后跟。

船上没有手术针,也没有麻药,玛丽只好用输液针给他缝合,小哥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令听到的人无不动容,可是,有什么办法。

让玛丽担心的是,船上的消炎药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小哥下船。

随船的孩子们,有好几个也病了,看到妈妈们给孩子喂河水,孩子们有的干呕,有的腹泻,可有什么办法。

一个小哥说,在发达国家,乘客是上帝,可是在这里,乘客是穷鬼。

天亮了,在船长的指挥下,玛尼号终于驶入正确的航线。

旅途漫漫,竟然有一个婴儿出生,并且非常健康。这让焦灼的人们有了些许安慰,大家纷纷慷慨解囊。

可是母亲却无喜色,因为上船前她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根本没有能力养活孩子。

不过大家的帮助,还是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玛尼号继续往前走,终于在30天后到达了基桑加尼。

生活在贫穷的国家,人的生命就像浮萍,只能生存。只有国家强大了,活着才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