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栏的话

玛多,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高寒缺氧,是国内人类生存条件最恶劣的地区之一。近日,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记者前往玛多采访,推出“玛多法院干警高原奉献记”系列报道,展现当地法院干警践行初心使命,战胜缺氧、偏僻等困难,通过巡回审判、优先调解、普法等形式,为当地人民群众提供优质司法服务的故事。

在海拔4500米高原,他们是这样办案的

——玛多法院干警高原奉献记之一

“我们现在彩钢板房办公,这个办公区虽然小,但‘五脏俱全’……”近日,记者来到青海省玛多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才侦措带领大家参观办公区。不到十分钟,记者就突然感到头晕,眼前一黑,被大家扶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玛多氧气含量只及东部平原地区的60%,缺氧,是每个来到玛多的人面临的第一项考验。有人说,在玛多,睡个好觉是奢求。尽管条件如此恶劣,记者采访发现,法院干警们始终默默坚守,一直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

巡回审判车满身泥巴,

“法院”二字擦得干干净净

玛多以牧区为主,地广人稀,牧民们到县城参加庭审往返困难。牧区许多地方没有手机信号,网上开庭对牧民们来说,不太现实。于是,巡回审判成为了玛多法院重要的工作方式。

7月11日,干警们到黄河乡进行了一场巡回审判。因为海拔较高,即便是7月,草原上的草也只是薄薄一层,时常可以看到裸露的土地。路上,野驴正在水边悠闲散步,雄鹰时不时从辽阔的天空飞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达的时候,乡政府、乡卫生院等单位正在为牧民们普及肝包虫病为主的地方病防治知识。肝包虫病是牧区的一种常见疾病,虫卵通过狗排出的粪便粘附在狗和羊的毛上,人吃过被虫卵污染的食物后,就会感染。

玛多法院院长钱快乾曾在达日县法院工作,在下乡过程中,经常需要在帐篷里住上十几天甚至一个月,他不小心感染了肝包虫病,后经手术,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肝脏。如今,三年过去了,他有时会觉得身上没力气。

“藏区的肝包虫病,国家是给免费治疗的。”钱快乾说。

干警们在一旁摆放展板、整理传单,并且扎了一个帐篷,等巡回审判结束后在里面吃饭。

玛多婚姻家庭和合同纠纷较多,两名年轻干警为牧民们讲解了民法典中的婚姻家庭编和合同编,其他人为牧民们发放汉藏双语法律宣传册。期间,记者也帮忙发放了宣传册,因为缺氧,每次蹲下站起都大口喘着粗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旁,巡回审判车上挂起巡回审判法庭和姊妹湖调解室的条幅,副院长高玥在调解案件了。

这是一起抚养权纠纷案。男方女方离婚的时候,女儿归女方抚养,男方给了女方80头牛和8000元钱。后来,女方去世了,孩子是姥姥在带,男方想要回女儿的抚养权,并要求返还40头牛和4000元钱。姥姥不把孩子给男方,也不让男方探视。

“孩子爸爸在这边的牧区生活,孩子目前是跟姥姥在县城住。孩子现在8岁了,她的意愿是和姥姥一起生活。而且,在县城学习生活也都会更方便些。”高玥介绍,“现在双方意见比较统一,孩子还是和姥姥一起生活,男方可以探视孩子。”不到半小时,一起案件调解完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原上的雨总是来得那么急。巡回审判活动刚结束,大雨就袭来了。干警们赶忙收拾展板、桌椅等物品,还是没能赶上风雨来袭的速度,一个纸箱被大风吹得跑,干警在后面一直追。

雨走得也快,不到一小时就雨过天晴。汽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草地上,泥水时不时溅到玻璃上,巡回审判一天,车子已是满身泥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藏族是玛多的主体民族,人口占90%以上。13日,藏族同胞们早早来到扎陵湖乡海拔4600米处的牛头碑附近,举行煨桑仪式,焚烧松柏枝祭神祈福。山顶的风裹挟着冷雨扑面而来,雾霭云烟混沌天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天不仅有煨桑,本来也是有赛马的,但是天气不好取消了。”立案庭庭长才侦措说:“我和这里的一些镇长、管理站站长、人武部部长联系比较多,对于矛盾纠纷,我们采取的是联动机制,一起化解。比如这里有赛马活动,他们就会给我打电话,我就向院长请示,然后就带人过来进行巡回办案、普法。”

虽然赛马取消了,但扎陵湖乡依然聚集了很多牧民。干警们又趁机进行了一场普法。

普法现场,法院干警索积成把车上被泥巴覆盖的“法院”二字擦得干干净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才侦措还说,有时巡回审判可能要进行一周,而高原比较湿冷,帐篷边缘难以与草地完全贴合,风总会钻进帐篷,草地的水汽也会打湿垫子。有时候百姓会借给法院一间小房子,干警们拿出自带的土豆等食材自己做饭,晚上铺好睡袋,挤在一起住。

据统计,一年来,玛多法院共开展巡回审判40余次。

换过多少轮胎,

司机师傅记不清了

没有一棵树,草原一望无际,车子开出去两三个小时,周围的景象所差无几。

“信号都没有,你们是怎么找到当事人家的?”记者不禁发问。“最开始是当事人带着我们来的,后面就是司机师傅把路记住了。”才侦措说。

今年4月,一对年轻情侣因分手问题引起了双方家庭打架。才侦措与从果洛中院到玛多法院帮忙的法官才让太采取了“背靠背”的调解方式,分别单独与双方进行谈话,因女方坚持要分手,所以二人以调解方式分开。当地有婚前同住并把财产放在一起的习惯,当天晚上11点左右,干警又到二人的冬季牧场进行了被子等财产等分割。

案子调解完的最初一段时间,男方总是给女方打电话,或者直接到家里找她。“女方向法院反映过这个情况,我们也给男方打电话提醒。现在牧民迁到夏季牧场了,她家总是没有信号,前些天没联系上。”才侦措说:“婚姻家庭纠纷,一定要化解彻底,不然没准儿哪天就又因为这件事引发矛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访中,女方母亲表示,女儿现在生活已经回归平静。

到达男方家时,一只藏獒向法院的车跑来,随后,藏獒被主人带离,男方父亲热情地迎接干警们。

“对于法院上次进行的财产分割,您觉得合理吗?”高玥问。

男方父亲很感谢法院所做的工作:“对上次的调解没有意见。你们辛苦了,上次在那么冷的夜里帮助我们分财产,这次又来回访。现在两家人关系很好,还会互相帮忙。”男方父亲还说,这件事情使儿子变得成熟了。现在儿子状态很好,正在考驾照。后面,他会尊重儿子意愿,希望儿子学一门技能。

案件回访十分顺利,但是回去的路上不太顺利,车子的轮胎漏气了,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的司机师傅郭生智说这种情况很常见,所以要随时携带打气工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草原地广人稀,道路崎岖,车子损耗较快,“经常需要换轮胎。”郭师傅说。至于换过多少轮胎,他也记不清了。

玛多法院的案件以婚姻家庭纠纷为主。今年以来,玛多法院共受理案件55件,诉前调解案件47件,调解完撤诉的有20多件。虽然案件数量不多,但很多案件因为路途遥远、没有信号难以联系当事人等原因,办理周期较长。

一辆、两辆、三辆……

救援车都陷入坑中

在玛多的几日,即便每晚吸氧睡觉,记者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即使适应了高海拔的环境,干警们的睡眠都很浅,有轻微动静就会醒来。而当他们下到海拔两千多米的西宁时,就会早早困得手机砸脸,能沉沉地睡个好觉。

“早点休息,睡个好觉。”“不太舒服,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又精神了。”睡个好觉,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在玛多,睡个好觉,是奢求。

除了睡眠,下乡途中不方便上厕所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茫茫草原,毫无遮挡,一眼望不到头。对于男性,这个问题相对容易解决,对于女性,就比较棘手。

连续四天下乡,女干警们带着记者抓紧能够上厕所的所有机会,要么开车跑到远一点的地方,要么好不容易有个遮挡物,千万不能浪费。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到县城,一白天只能上一两次厕所。记者全程不敢喝水,但一天下来,仍会因为憋尿坐立难安。这尴尬窘迫的情况,记者只是经历了几天,却是女干警们的日常。

出去了,回不来,各种意外难以预料。

前段时间,才让太等人前往当事人家分牛。刚下过雨,司机师傅专门把车停在了相对比较干的地方。等分完牛,大家发现,车子的轮子仍陷入坑中。

接到求助电话的同事赶紧开车过来拖车,没想到,拖着拖着,这辆车也陷入坑中。就这样,三四辆前来救援的车都陷入坑中。

没办法,只能叫来一群年轻力壮的小伙帮忙,大家在车上绑住绳子,一部分人在后面拽,一部分人在前面推,一点一点把车从坑中拽出来后,大家的衣服上都满是泥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把车拽出来后,大家都很兴奋。这也是工作中的一种快乐。”才让太说。

2021年5月17日,玛多法院新办公楼装修完成,大家满心欢喜,准备搬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5月22日,玛多发生7.4级地震。

“这大楼装修好了,一天都没用过。现在就在彩钢板房中办公。”索积成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因为冬季漫长,玛多一年中能施工的时间非常短,目前,法院办公楼已经开始修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震后的法院大楼,随处可见震落的瓷砖、凌乱的电线和墙上的裂缝,新的家具连塑料膜都没拆,在变形墙体的压迫下法庭的门已无法推开。看着满目疮痍的大楼,记者忍不住泪流满面。

“高原上不要哭,被这里的冷风吹了脸就起疹子了。”多措摸着记者的肩膀说,“你看,我们现在不是有地方办公吗?”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作者:吴凡 | 摄影:赵炜烽 常跃旺 吴凡 | 编辑:吴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