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不得不感慨,有的时候,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还会遇到周斌,而且是在和卢凯的订婚宴会上。

01

苏醒卢凯,是相亲认识的。

两年前,28岁的苏醒,由于父母身体越来越不好,不得不辞掉深圳年薪五十万的工作,回到老家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开了一间书店,过起了慢生活。

一回老家,爸妈就开始催婚,发动七大姑八大姨给她介绍形形色色的男人。

苏醒自己也着急。她是一个传统的女孩,也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该结婚的时候结婚,该生孩子的时候生孩子。

只是,她是在武汉上的大学,毕业后又在深圳混了四年,认识的朋友,积累的人脉资源都在外面。

老家县城,对她来说,是一座无比陌生的城市。

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估计是不可能了,只能寄希望于找一个靠谱的男人结婚。所以,她乖巧地奔赴七大姑八大姨热心安排的相亲大会。

卢凯在众多的相亲对象中脱颖而出。

他没有中年男油腻腻的大肚腩,没有普信男明晃晃的迷之自信,也没有凤凰男赤裸裸的算计,有着一米七八的标准身高和健身教练似的健硕身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这样的优质男,在婚恋市场上属于不可多得的抢手货,沦落到相亲这种地步简直没天理。

随着深入交流,苏醒不得不感叹,好饭不怕晚,缘分真的很奇妙,适合你的那个人,就在茫茫人海等着和你相遇。

卢凯和苏醒一样,也是土生土长的县城土著,毕业后卢凯混了几年大城市,他原本在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做主管,事业也是蒸蒸日上。谁知,一场意外,卢凯不得不结束沪漂,回到老家。

卢凯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县城事业单位的,拼尽全力,临退休的时候,全款给卢凯买了一套精装修的婚房。

然后,他们就各种威逼利诱让卢凯回老家,让他按照父母设置好的职业规划,考个公务员,找个媳妇生个孩子,按部就班地过一生。

而卢凯呢,呼吸过上海的空气,接受过国际大都市的洗礼,感受过中西方文化的碰撞,怎么甘心做个听话的乖宝宝?

于是,父母使劲拽,卢凯使劲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今年元月份的一天,卢凯正在和客户谈业务,老妈带着哭腔打电话过来,语无伦次地说,凯凯,你赶紧回来吧,你爸不行了。

卢凯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爸妈这几年越来越过分了,为了让他回去,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上个月,老妈哭着说自己得了乳腺癌,他丢下客户哭着跑回去,才发现老妈笑吟吟地在厨房里忙碌,一位长发白裙的美女拘谨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原来是老妈的同事的嫂子给他牵了一条红线,老妈骗他回去相亲。

这才过去多久!爸妈故技重施了!

卢凯没好气地挂掉电话,顺手设了静音。

等他签好合同,愉快地和客户握手话别后,才发现手机上显示了好几十个未接电话。他顿时感到不妙,哆哆嗦嗦地回拨过去,老妈那边已经泣不成声。

还是护士帮忙接的电话,三言两语不带任何感情地把事情讲了个清楚明白。原来卢凯爸早上遛弯的时候,被一辆电动摩托车轻轻撞了一下,本来应该是无大碍,谁知好巧不巧,老爸一个趔趄,后脑勺磕在一家酒店门口的石墩上。

等120感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生命体征。

就这样,卢凯成了没爸的孩子。为了安抚骤然丧偶的妈妈,他忍痛辞了上海的工作,回到了妈妈身边。

也就在这里,遇到了苏醒。

03

两个有相同经历的人,感情升温也比别人要快一点。

而且,在这个小小的县城,他们挖掘出来很多共同的回忆。

比如,他们竟然是同一届的毕业生,只是不同学校,卢凯是一中的,苏醒是四中的。比如,苏醒的初中同桌,竟然是卢凯的高中好兄弟。

真是相见恨晚!

相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确定了情侣关系。然后,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婚纱照,拍了,结婚证,领了,婚房是现成的,只差一个完美的婚礼了。

婚礼初步定在三月八号,由于疫情原因一推再推,从五一推迟到五二零,又从五二零推迟到七夕。

卢凯觉得委屈了苏醒,决定先请家里的亲戚朋友一起吃个饭,搞个隆重的订婚仪式,让亲戚们认识一下苏醒。

恰好卢凯的姥姥要过八十大寿,属于家里的重大节日,卢凯和他妈商量着,把订婚宴和寿宴放到一起。这个提议得到了卢凯舅家那边亲戚的热烈响应。

没想到就在那里,苏醒会遇到周斌,遇到那个她以为已经永远从她记忆里删掉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4

苏醒是一个有秘密的人。

就是因为这个秘密,她才义无反顾地跑到离家几千公里之外的武汉上大学,毕业之后更是南下深圳。

这个小县城,有她要逃离的人,有熟知她过去的人。

高二那年,班上来了一个叫周斌的转校生。他不同于小县城那些黑黑壮壮的男生,周斌生的白白净净,长得斯斯文文,细长的手指一看就是弹钢琴的。

很多女生沦陷为他的小迷妹,苏醒也不例外。

高冷傲娇的周斌,对所有女生都爱搭不理的,唯独对学霸苏醒青睐有加。下晚自习后,他会默默地陪着她走一段路,说一路话。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下晚自习的苏醒和周斌被困在一个烂尾楼里躲雨,不知怎么的就没把持住,他们偷吃了禁果。

更要命的是,一个月后,苏醒竟然发现自己大姨妈没有造访,偷偷摸摸用试纸一测,她竟然怀孕了!

惶惶不可终日的苏醒问周斌该怎么办,谁知周斌从知道她怀孕就开始躲着她,后来他就又转学了,不知道转到哪个学校了。

苏醒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在母亲的陪伴下悄悄做了手术。

回到学校之后,她如芒刺在背,感觉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周斌的龌龊事,似乎所有人都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所以,她狠下心来拼命学了一年,考上了大学,逃离了县城,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了。

05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苏醒刻意与过去划分界限,拒绝加入高中的所有群聊。她以为这样,那件事就可以永远烂在了肚子里,永远不会有人再提起。

谁知现在,周斌竟然出现在了她和卢凯的订婚宴上,而且是和卢凯舅舅他们坐一桌。

他们那边娘亲舅大,像外甥结婚订婚这种大事,舅舅家一般是要倾巢出动来捧场的。

卢凯舅舅家那边亲戚很多,高矮胖瘦坐了好几桌,苏醒跟着卢凯,乖巧地喊着舅舅舅妈姨姨姨夫表哥表嫂,欢快地收着红包。

到了最后一桌,周斌赫然坐在那里。虽然十年过去了,苏醒还是一眼认出了周斌,他仍然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样子,只是脸上多了一份沧桑。

苏醒一个趔趄,差点把手里的酒杯丢了出去。

这是表哥周斌,我大舅的儿子,还在你们四中念过一学期,不知你们认识吗?卢凯轻轻碰了碰苏醒的手臂,煞有介事地向她介绍周斌。

苏醒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她钻进去,周斌倒是大大方方地递过来一个红包,讨了一杯喜酒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6

卢凯把苏醒拉进家族大群里,七大姑八大姨热络地欢迎着苏醒,周斌也发了一个鼓掌的表情包表示欢迎。

卢凯的舅舅家是一个大家族,家族观念非常重。在卢凯大舅,也就是周斌爸爸的主持下,家里经常举行一些活动,比如每逢节假日大家轮流请客呀,每逢周末一起去爬山野炊呀什么的。

卢凯的妈妈,由于骤然丧偶,非常热衷于娘家的一些集体活动。而且,自从苏醒和卢凯公开订婚后,每次参加集体活动时候,她非得拉上儿子儿媳一起,显得自家人丁兴旺。

也就是说,隔三差五地,苏醒就被迫要和周斌见一面。

苏醒感觉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透着尴尬,集体活动的时候,卢凯喜欢和同龄的表兄弟表姐妹们混在一起,为了避开周斌,苏醒乖巧地跟姥姥黏在一起。

苏醒很担心,她和周斌的过去,就好像怀里揣着一颗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她和卢凯的关系炸个稀巴烂。毕竟,没有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女人,是哥哥的前女友吧!

苏醒在想,如果没有领证的话,她铁定找个借口和卢凯分手,及时抽身而退,现在证都领了,分手可就是二婚了。

但是,如果不分手,卢凯早晚会知道她和周斌的过去,到那时候,可就不好看了,面子里子都没了。

苏醒纠结得头发快要掉光了。

07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回到老家后,卢凯考察了一番之后,决定开一家装潢公司。

毕竟,在这个小县城,好点的岗位都被关系户占了,剩下的岗位实在不适合卢凯这样从大都市回来的精英。还不如自己做生意来得痛快。

卢凯考察过,这几年,几家大的房地产公司纷纷入驻小县城,大把的房子需要装修,开装潢公司有市场。但是做生意,光有市场还不够,还得有人脉。

人脉哪里来?高中同学呀!以前那些成绩中等偏下的同学大多回了老家,现在都在有头有脸的单位混得风生水起。

卢凯开始频频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聊什么?除了炫耀就是吹捧。卢凯属于自由职业者,同学们很给面子地称他为卢总,有人八卦地问他老板娘定下了没呀,要不要我们帮忙给介绍个女秘书?

卢凯有点上头了,就翻出了苏醒的照片开始凡尔赛:呶,这就是老板娘,我们那一届四中的学霸,刚从深圳回来,我们已经领证了,办婚礼的时候给大家发请帖。

大家凑过来盯着卢凯的手机看,非常给面子地恭维着老板娘有气质,从大城市回来的就是不一样云云,只有富太太张丹喝多了,口无遮掩地说了句:我靠,这不是冷美人苏醒吗?当年跟转校生周斌眉来眼去的那个?听说还给周斌怀过一个孩子?

空气突然凝固了,有人反应迅速,借口喝多了就拖走了张丹,卢凯的酒也醒了一半。

08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辗转把同学聚会上发生的事,绘声绘色地转告给苏醒。苏醒苦笑了一下,默默地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谁知,卢凯回家之后,闭口不谈这件事情,而且他开始找各种借口不参加舅舅家那边的家庭聚会。

之后,卢凯突然宣布自己不打算创业了,而是在省城一家大公司觅得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工资高还稳定。好在,装潢公司还在起步阶段,并没有投入多少钱,及时止损还来得及。

卢凯果断转让了装潢公司,在省城买了一套精装房。

至于苏醒的书店,现在人人捧着个手机,谁还看纸质书,只有教辅卖得还可以,但是学校实行双减政策之后,生意也是大不如以前。

所以,卢凯就做主给关了。

两口子就这样,快刀斩乱麻,与这个小县城断得干干净净,带着老妈,摇身一变成了省城居民。

09

这一番操作,直接把苏醒给整懵了。

她以为只能通过断腕分手的方式解决的困局,被卢凯这样轻描淡写给解决了。

直到后来,苏醒无意间在卢凯的手机上,翻到几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

“比起你的过去,我更看重的,是我们的现在,以及携手共赴美好的未来。”

“既然这个城市让你不舒服,我就带你换个地方,共度余生。”

苏醒忍不住泪流满面,确认过眼神,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交付余生。

而苏醒和周斌从头到尾,没有私聊过,对方早就有了女朋友,也好像忘了她。也好,过去的都过去了,那些伤,早就化为坚硬的壳,让她更坚强。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她要好好珍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