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没联系的女同学,要我去医院照顾她,2年后给我一个信封!

2015年,我接到一个十年没联系的同学打来的电话,当时,我以为对方会给我寄一张请柬。我愣住了一会儿,然后把对方的名字和我印象中沉默的同学的名字进行了比对。她哭着求我,在医院手术后恢复,可不可以去医院照顾她,给她带一份白粥吗?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有点尴尬,当时我正在工作,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联系她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年的五一,在高中同学婚礼上才见过一面,一起建了一个老同学群,我和她的关系仅限于同一个群友,说感情多深厚,倒也谈不上。我工作的原因,习惯在昵称后标注电话号码,她打电话给我,估摸着我是唯一能立马联系得上的人吧。

她是个要强的人,哽咽地话语,让我觉得她应该是遇上困境了,不然不会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在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等中午我过去看她,给她带午餐。我在电话里请婆婆帮忙去买只鸡炖着,我中午回去拿,要去医院看望女同学,鸡汤应该比较合适。婆婆是个心善且大度的人,她喋喋不休地问着还需不需要买点菜做饭,或者买点水果过去看望病人等等。

我想起了电话里同学说只是想要一份白粥的请求,我便让婆婆再帮炖一锅绵软的白粥,炒点小酱菜。高中时,我叫她张晓燕,印象中长得略微瘦弱、黑、牙齿有点不整齐,头发很长,用一根黑色的弹力绳子一圈圈绕着绑头发。她是高二才转来我们学校,和我同一个班级。有人说她高一曾休过学,保留学籍一年,后来才复学的,比大家都大一岁。至于休学的理由,是家里出了事。这些都是同学之间传出来的,也没人去探究真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话非常的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即便和别人说话也是怯弱,很小声。不爱加入任何团体,班里组织的活动也不参加,高中毕业散伙饭都没来。我以为,我和她就是在同一张毕业照上的关系而已。在医院惨白的病房里,她孤独地躺在最里面那张床位,眼睛透过门看向阳台外的天空,呆愣愣的,手上还连接着输液管。

看到我进来,她眼睛红红的,一个劲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找不到人才麻烦你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她一直在不停地道歉。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大中午顶着热辣辣的太阳连午休都牺牲了跑过来的不满情绪瞬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同情,这姑娘怎么混得这么惨,一个人在医院做手术都没个人陪着。

我在医院照顾了她三天,每天送两餐饭过去,晚上扶着她去厕所擦身子,洗脚,还给她洗了一个头。在此之前,她还不能下床,病房里就她一个病患,每天就拖帮打点滴的护士在楼下买一份最便宜的午餐,躺在床上用不打点滴的手一勺勺地放进嘴里,到了晚上,继续吃那冷掉的半份饭。

她不好意思一直麻烦护士,所以每天只拜托她买一次饭。在我照顾了她三天,基本能下的挪动时,她就赶我走了,让我不用再来照顾她,还说等将来会报答我的恩情。那几天我是疑惑的,对她疑惑,对她的行为疑惑。比如她住院为何没有家人来看她?比如为何只吃一顿饭?比如为什么就不能点个外卖,外卖也有汤有饭,不至于委屈了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作为成年人,有些话人家没说,你就不要问,这个是规矩。对她好奇,在后面几次和老同学聚会中,我就有意无意地打探了一下,才知道惨字已经无法形容她的人生。高中休学1年,是因为她父母离婚又各自再婚,有了孩子,她作为三不管人员,哪一边都不疼惜。原本随爸爸生活,她爸爸有了老婆儿子,根本就不想管她,甚至很厌烦她,总是把她赶到另一边生活。

她妈妈结婚也有了儿子,在坐月子,更是没闲心搭理她,她读书的生活费,总是这边跑那边跑,哀求,换来的就是:你找你爸(妈)要。最后谁都不愿意给她钱。那一年,她在家帮照顾弟弟,干家务干农活,极尽乖巧,她爸爸才答应给她学费生活费。高考结束,考了个不好不坏的大学,听说也是自己勤工俭学,到处打工才读完。

毕业后,自己在外租房子,没回去过那个家,不过那也称不上家,她爸爸妈妈那边都没有她的房间,她一直是在客厅搭一张行军床睡的。我以为她毕业了就会苦尽甘来。她工作几年,攒了点积蓄,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小的服装设计公司,她运营,另一个管设计兼拉单子应酬。2年不到,公司勉强走上正轨,正准备赚钱时,她合伙人坑了她,把所有资源带走,拆伙,资金链都断了,货也发不出。在医院的时候,她检查出有肿瘤,需要开刀切除。

她所有钱都砸到公司里,还倒赔了不少钱,一身债务,连一个外卖都舍不得买。这姑娘的境遇,连我都要感慨一声,倒霉妈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知道了她的事后,我没有把在医院照顾她的事告诉老同学,我怕她并不想让人知道。我们之间又开始长达将近2年未曾联系,我都快忘了她。2018年国庆,再次接到她的电话,说想约我出来坐一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回是意气风发的模样,年轻了,漂亮了很多,穿着时尚,整个人的精气神和当初住院时的颓废模样完全不同。她这个人很务实,很直接,不搞弯弯绕绕。见面后,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信封,我打开看,是一万块,现金啊,装在信封里鼓得很厚,我以为是书呢。我没敢收,她直接把信封塞在我的包包里,说小钱,不用有负担,当初我的饭比一万块要值当。她说想求个心安,感谢我三天的照顾。

那个时候,她内心绝望到看什么都是灰色的,打电话给我本也不抱希望,她当时默念,要是我在电话响铃三秒内没接,她就挂掉电话,自生自灭。神奇的是,她一打过来我就接到了,而且在医院照顾她没有显露出嫌弃的神色。出院后,她给自己加油打气,一家家供应商跑,哀求,从不爱交际变成了一个对答如流能喝能谈的女强人,盘活了公司。当一个人熬过了最艰难无助的日子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痛苦不是成功的唯一途径,如果有人保护你免受风吹雨打,准备变得坚强,他只能说现在的痛苦是不可避免的。在我看来,她总是很害羞,和她聊天可以在几分钟内结束话题。她是在陌生人面前沉默寡言的人,当我在医院照顾她时,我会帮她拿一条纸巾,倒一杯开水。她会感谢我三四次,现在她重生了,自然,平静和自信。她给了我一张请柬,一张结婚请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