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668位真人的故事

我是刘孃孃,祖籍浙江义乌,台北原住民。今年58岁,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独自在成都生活10年了。

我原本是一个音乐生,因为父亲患癌突然去世,放弃了深造的机会,凭着冲劲和辣劲,在台湾从一名普通的业务员,成长为贸易行业颇有名气的高管,事业小有所成。但我始终记得父亲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回到大陆寻根。他说:“人不能忘本,树不能忘根。”

在职场打拼的生涯里,凡是任何一个前往大陆的机会,我都不会错过。只是没想到因为自己长时间待在大陆,台湾男朋友有了外遇。带着满身的情伤,带着对故土的向往,我来到成都定居,在这里从零开始自己的事业。

从此,我爱上这座悠闲的城市,对祖国充满了眷恋,再也不想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多人都说我看起来不像60后,像80后,也许是我心态比较年轻吧)

我的父亲是个军人,很多年以前来到台湾。为了将来有一天回到大陆,他坚持单身了10年才结婚生子。1964年,我出生在台北,在眷村长大。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

每到过年过节,父亲都会带着我和弟弟一起祭拜祖先,他告诉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本忘根。因为他的影响,让我从小对大陆就产生了特别深厚的情感。

我小学的成绩很好,刚进中学的时候被分在质优班,后来因为不适应讲闽南语的环境,学习成绩下降,初二被分到了后段班。结果没有考上公立高中,只考上了一个基督教的私立女高,但是我并不喜欢只有女生的学校。

入学不久,因为我会吹横笛,经过视奏和面试,加入了学校国乐社。进入社团后,我找到了一片安放心灵的小天地,三天两头翘课,一门心思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时候的我和父亲)

因为表现优秀,让我萌生了报考艺术学校的想法,父亲非常支持我,为我买钢琴,找老师辅导。为了实现音乐梦,我练琴非常用功。我没有辜负父亲对我的期待,以非艺术专业学校的学生身份,考上了国立台湾艺术大学。

发榜那天,我一早坐了头班公交车跑去看公布录取榜。当看到自己的名字时,我高兴地跳起来,一路狂跑,结果跌到了一条水沟里,裤子蹭破了,还摔肿了膝盖。

在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的四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以为今后的人生就此在音乐殿堂里徜徉,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得不终止梦想。在我毕业那年,父亲患上癌症,不久就去世了。

父亲的离去,给我的打击很大,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最支持我的人,我还没来得及和他一起回大陆看看。我忘不了他临终前的叮嘱,将来回到故乡,要帮他祭拜列祖列宗。

为了照顾妈妈和弟弟,我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决定出去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曾经是个音乐人)

1987年,我踏入社会。白天到一家毛绒玩具公司上班,晚上去兼职教学生吹横笛。

在玩具公司,我从接电话填表格的业务助理开始做起,负责接电话、填表格、整理客户资料、处理客诉等等琐碎的业务。因为性格活泼、反应快、接受能力强,没多久,公司就安排我做销售员,负责全台湾百货公司专柜和批发商的销售业务。

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龄,我遇到了初恋。初恋男友是公司里一个很厉害的业务员,我很佩服他,也很爱他。我们的爱情在第一年非常甜蜜,但随着他工作越来越忙,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次。

后来他离职创业就更忙了,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随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们的感情渐渐由浓转薄。

在玩具公司的第三年,因为奔波劳累,我在腹部长了一颗瘤,做手术拿掉后,我便离开了公司,到一家法国高档皮具店应聘担任店长。健康敲响了警钟,我不得不放慢一下往前冲的脚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8年,台北的贸易公司开业)

虽然我没有皮具销售的经验,但我有快速学习的能力。我把自己当作顾客,一遍遍讲解商品知识,讲到像和朋友聊天随口说出的语言。我还学会辨识顾客,掌握了和不同的人聊天的技巧。

慢慢地,我摸索出了门道,业绩一路飙升。可惜在做到第七个月时,因为房东涨租金,公司不再续租。经理找到我,让我去管理其他店铺,并承诺给更高的薪水,但我拒绝了。我不想再做销售了,我要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去。

公司特别为我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欢送会,并期待我的回归。可我后来没有回去,而是投简历到一家外贸公司,开启了职业生涯另一个崭新的领域。

到外贸公司应征时,面试我的业务部经理问我会不会英文、会不会打字、会不会拟写文件,我统统都不会,但因为很想要这份工作,我告诉他自己全部都会。

我并非逞强,而是认为:只要努力学,就没有什么学不会的。不敢开始,就不会收获。再说了,学习只是过程,学到才是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贸易领域驰骋的我)

进到外贸公司后,我像一台铆足了劲的发动机,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每天从早上8点多钟干到晚上10点多,周末凡是公司需要加班,我都会立马赶到。

虽然基础技能薄弱,但我很擅长沟通,可以把繁复的业务衔接,转化得非常简洁高效。在三个月试用期满后,老板不但让我留下,还任命我担任总经理特助。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我一路升职到了总管理部门经理,贷款买了车,买了房。

事业上小有成就,而感情却亮起了红灯。在我昏天黑地的三个月适应期,男朋友对我极少问候和关心,有时候打电话说想见他,他总说很忙。

有句话说得很扎心:“盼望见你的人,千山万水都能赶来;深爱你的人,永远都会对你有空。”一个对你没有时间的人,原因只有一个,你不是他最在乎的人。我提出分手,告别了初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去成都创业前台湾朋友小聚欢送,左边女孩和我一起去开店)

1992年夏末,公司派我到上海看工厂,这是我第一次踏上大陆的土地。

当飞机缓缓降落,透过小窗向外看,心情紧张,心跳加速。当看到“上海虹桥”四个大字,我禁不住嗷嗷大哭,眼泪哗哗哗,怎么也止不住。

我回来了,回到了离开太久的家,近乡情怯,心潮澎湃。这是我魂牵梦萦的家,它曾经那么遥远,此时此刻,真真切切就在眼前。

从那以后,凡是公司有工作任务安排到大陆,我都会第一个举手。从那时起,我经常代表贸易公司到大陆工作,去到过北京、天津、广州、宁波、大连、沈阳、合肥、东莞、南宁......我想更深入的了解故土,感受它有力的跳动的脉搏。

1996-1998年期间,公司在上海设立办事处。我主动请缨负责办事处的业务,经常在大陆和台湾两边住。我像一只展翅飞翔的海鸥,越过高山,飞过海峡,在海岛与故土之间往返,乐此不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曾经繁华的台北东区,好多商家都在转让、关张,落寞凄凉)

1999年,我在一家潜水发热衣公司的邀请下,加入了他们崭新的创业团队。一路披荆斩棘,我们从一家不起眼的公司,发展成行业翘楚。我也成为老板副理,做到了公司的最高职位。

职场世界是一片大海,每个人都是一只发光的水母。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深耕,果实会掉落下去,你所期待的机缘也会降临。

正是在那段工作期间,我结识了一位香港好友。她对我说:“台湾就那么大,你为什么不去大陆一展身手?”在她的鼓励下,我决定前往大陆创业,而她也成为了我的合伙人。

2008年,我们俩开始到广州做内贸。这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接触大陆市场,距离越近,越能感受它喷薄向上、万物竞发的勃勃生机。

我的小小内贸部刚成立不久,就接到了一份小闹钟的订单,第一笔是5000个,交货后一周续单50000个,然后接二连三的订单像雪片一样飞来。我和同事们忙到人仰马翻,累到睁不开眼,但每个人都很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支持我到大陆打拼的合伙人,左一是我的香港好友,我身后是她的荷兰老公)

我是个很执着的人,对感情就像对工作一样,只要认定的,就会义无反顾,坚持走下去。在广州做内贸期间,我被一段感情伤得很深,至今在心里还留着一道难以平复的伤疤。

他是个美妆护肤领域的创业老板,工作上接触女生的机会很多,但我觉得,恋人之间就应该彼此信任。所以,我从不刻意追问他的行踪,也不会翻看他的信息。

但我爱他,牵挂他。在广州做内贸两年期间,为了回台北看他,我每两个月就漂洋过海飞一次台湾。

有一次我临时回台湾,他来不及收拾房子里的东西,我看到了在衣柜抽屉里有酒店开房的发票,还有他送小三礼物的单据。我想,远距离的恋爱,会让缺乏定力的男人寂寞,我选择了原谅。

可后来又有了小四、小五、小六......这就是口口声声说爱我,说事业稳定后要时时陪伴我的男人。我太伤心了,身心俱疲,斩断这段维系了五年的感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6年,我第二次到九寨沟游玩)

2010年8月,我和朋友到九寨沟旅游散心,被那里秀美宁静的风景深深沉醉,心境顿时变得开朗。那天行程结束返回成都,准备第二天乘机返台北,在出租车上,司机听说我来自台北,一下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了很多很多关于成都的风土人情。

他是如此熟悉这里的美食美景和一草一木,对自己的城市充满了感情,像是这座城市的使者,用热情滚烫的情怀欢迎我的到来,让我受宠若惊。

回到台北后,成都在我心中留下了难忘而美好的印象,我想,如果未来要来大陆生活,我一定会把成都作为首选。

2010年末,我再次来到成都,和以前在台湾的一个朋友会面,她在成都的一所大学里开了一家餐厅。她对我说:“你一定要来成都,在这里你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

为了让自己对成都有更多的了解,我看了很多关于成都的纪录片、综艺节目、书籍,在我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2013年4月,我拉着72公斤的行李,来到成都,开启人生的下半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3年,我和72公斤的行李,从台北来到成都)

初入成都,我没有任何资源,一切都从零开始。朋友说:“带来的钱,千万别一下花光光,要花时间慢慢做。”为了省钱,我在新都区租了个距离市中心比较远的民宿。

我先是在西南石油大学里开一个水吧“试试水”。我和学生的关系不错,每天水吧的人气也挺旺,可是我的原材料成本有点高,与周边店价廉物美的产品无法展开竞争。

水吧经营的第4个月,我到成都市中心考察市场,哇塞,春熙路也太繁华了,每天的客流熙熙攘攘,晚上更是摩肩接踵。我带着兴奋的心情飞到香港,跟合伙人商量到成都市中心开一个跟吃有关的店。

她老公是荷兰人,建议我们不如开一个荷兰风味的小吃店。于是,我们在春熙路租了一个30平米小店,我们买了很多设备,用最好的物料,总共投资了100万,每月含铺租、人工、水电等等固定费用要5万多。一想到每天这条步行街上30万人次的客流量,我有信心能赚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和成都春熙路店的伙伴们)

2013年11月,我的荷兰小吃春熙店顺利开业,香港合伙人回到广州继续做内贸。我带着一个台湾女生和一个台湾男生管理门店。

店铺开业后,前半年的生意不是很好,因为我不了解市场,不接地气,不懂这里的人喜欢吃什么、怎么吃。

如今回头看,这半年其实是我从“水土不服”到“入乡随俗”,与成都这个城市从磨合到融合的过程。

后来我发现,这里的人在喝饮料时一定要有餐点搭配。于是我把合伙人荷兰老公的荷兰炒饭配方拿来,请周围店铺老板、员工、客人免费品尝,把投票最多的炒饭配方记录下来。每天炒好几百份饭,我的手肘从此落下了病根。

为打开销量,我让员工带着掷骰子、猜谜语、猜成语等等游戏道具,拎着几大摞餐盒,到附近的写字楼,用游戏互动的方式给办公室白领免费送炒饭。夏天的时候,我又弄了几款新饮品,非常受欢迎,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卖掉台北房子,把家具送到货运处寄去台南送给朋友)

为了鼓舞员工士气,我把当时流行的《小苹果》当店歌,让员工在店门口跳舞,阵容声势浩大。为了让店铺更具有荷兰风情,将外观进行了升级装修,吸引了不少时尚潮人和外国人进店消费。

然而,那个时候,台湾的很多产业因为闭关通道,经营状况一天比一天差。有一次我回台湾,看到曾经繁华的台北东区(动力火车唱的《忠孝东路走九遍》唱的就是这里),好多商家都在转让、关张,一幅落寞凄凉的景象,令人唏嘘。

小吃店经营一年多后,荷兰合伙人把我的店铺企划拿到荷兰,帮我募集了一大笔资金。2014年底,我用这笔资金,在广州南沙开了一家1300平米的大店,我们请来了荷兰设计师,内贸项目同事也来帮忙,我们只用了2个月筹备,在2015年的春节盛大开业,邀请了不少领导来剪彩,开幕仪式很风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4年广州南沙餐厅大门装潢中的样子)

这次开店,对我来说,是一次近距离了解南沙的过程。网上描述的旧日南沙,和我亲眼见到的南沙,简直是地下与天上的差别。它早已从一个落后不起眼的小渔村,变成了一个现代繁华的都市。

开业以后,2015年5月,我回到台湾。

一下飞机,我就感觉自己的眼睛变“小”了。两年多未见的台北,城市市容没有多大变化,路面和街道还是那么狭小,反观广州南沙,高楼林立,配套设施时尚气派。堂堂的台北居然比不上广州南沙,真是令人感慨。

在台北待了三个月,经过深思熟虑,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去大陆定居。跟合伙人商量后,我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帮忙管理广州南沙的店铺,开始着手入川定居的准备。

朋友问我:“你放弃那么多,选择到大陆定居、重新创业,真的值得吗?”我对她说:“现在就是回去创业的最好时机,即使卖掉房子,我也要去。”

我真的卖掉了在台湾打拼多年,位于台北黄金地段的一套房子。揣着卖房的350万,2015年8月,我再次来到成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9年,我和酒商合作制作短视频)

这次来,我想我是不会再离开了。

原先一起开荷兰小吃店的台湾女生,觉得自己吃不了重新创业的苦,没有跟来。而台湾男生和我一样憧憬成都休闲惬意的生活。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干什么?

我想起自己很喜欢的一句话:“生活给每个人的礼物,都排列在每个人的道路上,除非你在敞开的大门之外。只要坚持、用心,就一定会得到。”

我和台湾男生商量,与其干着急等机会,不如先摆地摊,别匆忙上马。

说干就干,我买了三轮车,在成都高新区办公楼密集的地方,支起路边摊,卖起了卤猪脚、卤肉饭等台湾小吃。每天我负责准备食材,台湾男生负责推三轮车去卖。摆地摊受“天后”的影响很大,刮风下雨都会影响,平均每个晚上大概的营业额也就是300-500元。

大概9个月左右,我结束了地摊生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喊话台湾青年多来大陆看看)

通过台湾男生结识的一个朋友,我们一起合作经营咖啡店,帮引入台湾资源,线上线下开展微营销。

虽然我也不太懂微营销,但边做边学,渐渐也有了一些收获。2016年-2018年两年期间,我帮助台湾和香港的伙伴在大陆开展了不少微营销合作。

有一次,我把合作品牌在成都商场走秀的视频,分享给台湾朋友看,他们惊呼:“哇!大陆那么进步哦,会找那么劲爆的男模来秀产品哦!”我心想,这有什么新鲜的,这样的营销方式早就司空见惯了。

2019年底,55岁的我开始做短视频和自媒体。心若年轻,则时光不老。守住心中的执着,梦想就一直都在。

如今,我虽然没有赚到什么大钱,但已经实现了想过的休闲惬意的生活

有一次,我邀请一位台湾讲师来大陆讲课。她特地给我带来了两大行李箱台湾产的零食、洗面奶、沐浴露、护肤品等等。我很吃惊,问她带那么多来干嘛。

她说:“你那么久没回台湾,一定很想念台湾的东西吧。大陆的东西不好,你一定用不习惯。”

在她的认知里,大陆的东西比不上台湾的东西,有很多假冒伪劣商品。她不知道,如今大陆很多东西质量很好,甚至比台湾的东西都好很多。我懂她是一番好意,但也不由心里轻声叹气。

大陆每天在进步,可依然有一部分台湾人没有看到。去年在福建参加了两岸论坛,让我的感触就更深了,有的台湾老百姓对大陆的认知是模糊的,他们还停留在自己的小岛上,活在旧观念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因为疫情没法回台湾,想家了,在成都双流机场和母亲视频)

这个世界很大,没有人会遮住你的双眼,没有人会捂住你的双耳,除非你真的不想看、不想听。你要接纳它,才能了解它。

我找到了方向。我要分享在大陆的生活,把双眼看到的一切和双耳听到的一切,把自己每天的生活日常分享回台湾。

我从90年代末踏上大陆的土地,亲眼见证了大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成都生活的这近10年,感受更为强烈。刚来成都的时候,只有两条地铁线,如今四通八达共有12条,非常便利。

我所居住的成都南边城区,配套设施完全不输北上广。我们早就已经不再需要拿现金了,手机可以做任何事情,而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回到台湾,我还要重新回到使用现金的年代。

很多人都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对我来说,像成都这样一座集传统与现代,安逸与快速,烟火气与时尚感,每一天都鲜活更迭的城市,“老不出蜀”的真正意义,是我的往后余生,都会留在这里细细品味,慢慢感悟。

我要用我的镜头,记录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我的心里,有一种使命感,我要传递真实回台湾。因为我相信,统一后一定会更好。

未来的那天,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带着我在大陆认识的所有同胞,坐高铁回台北,带他们去吃小吃,去看风景,介绍台湾的同胞给他们认识。

归乡路虽然漫长,但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终会聚拢归来!

【口述:刘孃孃】

【编辑:十月波斯说】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