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梅煮酒

图:来自网络

前些日子回老家参加侄子的婚礼,看到街上一个中风后遗症的老人推着一辆三轮车做着康复训练。他步履蹒跚,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肮脏破旧,上面泛着星罗棋布的白碱。

再看他的脸上,一脸的胡须多日没有清理,嘴角的几根甚至还沾着早晨的米粒,满面灰尘,精神颓唐。可以看得出这一个日子过得很艰难的老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走上前和他打招呼说:“郭老师好!”他用浑浊的眼睛看了我许久,才认出我是谁说:“好多年没见了,你来参加大军(我侄子)的婚礼了?”我点点头,和他寒暄了几句,邀请他中午到饭店就餐后我便匆匆地赶往婚礼现场。

一旁的妻子悄悄问我:“郭老师?难道他就是你给我说过的那个被判刑的郭秋荧,你读中专时的副校长。”我叹口气说:“不是他,还能是谁,要不是因为那档子事,他现在早拿退休金了,就算是患了中风,境遇也不会如此凄惨。”

那是上世纪的一九九二年,我考入了离家八十里的一所中专学校。开学那天,为了省几元钱的交通费,父亲和我一大早就一人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出发了,到了学校,交学费,找宿舍,一切安顿好以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父亲已经不可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家了。

我劝他在学校附近的小旅馆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往家赶。父亲摇摇头说:“要是住旅馆,咱今天早晨省下的钱就又花出去了,咱八十里的自行车算是白蹬了。”

“那你住在哪里,总不能睡大街上吧!”我问。

父亲笑着说:“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有个小学同学在这个学校上班,他就是咱们村的,只是很多年不回去了,咱去找找他,让他给我找张床,你也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

父亲说的就是郭秋荧,想不到在学校里他还是个名人,我们父子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多年不见,他见到父亲之后还是十分热情,听说我考入了这所学校,他还和父亲开玩笑说:“这孩子念书可不随你,比你有出息多了。(当时能考上中专是件很荣耀的事)。”

他和父亲谈了什么,我已经没有印象,最后,他安排了父亲当晚的食宿,我离开时他还特意嘱咐我,以后在学校里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

在学校的时间长了,我才知道郭秋荧在学校并不是普通的老师,而是主管后勤的副校长,在学校里是个实权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时,学校在周边建了一排平房,出租给校外的人员做生意,许多校领导的亲戚都到这里租房子,开文具店或者小吃店。因为各种关系错综复杂,所以在租金的收取上差距也相当大。一位开小吃店的女老板因为没有关系,租着最偏僻的店面拿着最高额的房租。

后来她打听到管后勤的副校长郭秋荧在租金的收取上很有话语权,便有意结识了他,偶尔请他吃顿饭,送他一点虽花钱不多却很贴心的小礼物,渐渐的两人便熟络起来,女老板也的确得到了一点点实惠,不过距离她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回过头来说郭秋荧,他是一个农家弟子,靠着努力学习跳出了农门,改变了命运。他当初考入的是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大部分都要回到乡村小学教书。而他在学校里因为身材高大,相貌俊朗被外班的一个女生相中,开始了“女追男”的历程。

那个女生的长相实在有点惨不忍睹,一开始郭秋荧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女生锲而不舍,而且透露出自己的父亲是市里的一位局长,两个人走到一起,他就可以不再回到乡村小学。

最终,理想被现实击败,他和那个女生毕业后组成了家庭,他也如愿地留在了城市,在岳父的关照下一步步走到了副校长的位置。

虽然拥有了社会地位,但他在家里却始终没有地位,他丑陋的老婆经常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她家给的,没有她,他什么都不是。更关键的是不仅对他,对他的父母这个女人也颐指气使。所以,郭秋荧表面风光,其实生活过得相当痛苦。

结识这位女老板后,他才第一次领略到女人的温柔,在她面前他有了男子汉的自尊,这种惬意的生活让他流连忘返。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他对她的照顾越来越多,她给予他的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他们突破了最后的界限。

那是在我即将毕业的前一年,学校里传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郭秋荧因为强奸饭店的老板娘,被公安局逮捕了,接下来就是判刑和他离婚的消息。

在我放暑假回家之后,村里人也在讲述郭秋荧的故事,毕竟村子不大,能有人在外面工作就是令人羡慕的明星人物了,出了这样的事就更具噱头了。村里流传着好几个版本。

有的说是因为老板娘向他索要钱财未果,告他强奸。有的说是他和老板娘被她的丈夫捉奸在床,为了撇清关系,老板娘指认他强奸。

还有的说本来就是老板娘夫妻安排好的“仙人跳”,只是他拿不出他们讨要的金额,结果成了强奸犯。莫衷一是,难辨真伪,唯一确定的是,他因此进了监狱,从此妻离子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狱后的郭秋荧没了工作,也没脸回家,直接去了外地的城市打工,很少回来,这么多年我也很少见过他。当年意气风发的中年人已经垂垂老矣,他的境遇只能让人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