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祭祀包含了很多自然科学理论,不要把三星堆故意引向神神秘秘!

一、三星堆此文物全部出土,露出真容后完全在笔者的预判中

8月4日下午3时三星堆下面这件文物已经全部出土,嘴部露出了如玉璋的很多纹饰,见下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器物头前部密密麻麻布满了此前从三星堆祭祀坑中出土的“牙璋”形态(见图中红色标示部分)。

目前此件文物暂时被命名为“龙头柱状器”。

有些专业人员认为是“龙”的造型,也有认为是:揉入了多种动物形象。

笔者可以肯定并且毫无异议:它的原型就是纯粹的“蚕”的模型!6月只是出土部分时笔者就做出了预判。

绝非“龙”也肯定不是多种动物的组合!

笔者敢如此肯定,自然是胸有成竹。

6月13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布发掘阶段性成果,此文物只露出了部分见下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19日笔者发表了“三星堆突破想象极限!真实的结果大出意外!”一文,文中认为是蚕的原型:“有一个现象十分难解:有一些器物本来非常简单,一眼就能看出它们的原型是来源于现实事物,就如以下这件文物,对于稍有生活常识和经验的人一看就应该知道它的原型来源于‘蚕’。而一些专业人士居然不认识?!只要自己无法解读的就认为是‘龙’的造型!本来是我国祖先们在自然科学方面的伟大贡献,动不动就往虚构的图腾龙靠,让人们产生误解:认为华夏民族缺乏科学探索!”

笔者在7月19日“三星堆考古的8大缺失、谬误或误解!”、7月31日“破解三星堆最大的难处是什么?”二篇文章中再次进行了阐述,并列出了更详细的图(下图)进行对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笔者为何敢如此有信心确认此器物?

除了多次说过能够完全破解三星堆的整体祭祀外,笔者去年撰写的一篇投到世界顶级期刊Nature的论文(未发表,但转移给了其子刊,又因后来笔者有更深入的发现,放弃了转移,目前正在修改)对此有非常深入的分析,只要一看到那篇论文,此器物确认为蚕的原型不言自明(因为论文还未发表,学术期刊规定不能提前透露核心内容,不然就无法发表。有关分析论文发表后再分享到平台)。

那篇论文用了几百张图片,最后综合起来也有几十张,尤其深入探讨了玉璋、玉琮的真实用途,并结合了日本、越南等东南亚出土的文物,只是没有探讨玉壁,此论文正在修改,会加入玉壁的内容及三星堆新出土的一些器物作为证据。

三星堆的祭祀者为何把蚕制作成如此形状?这正是三星堆的器物的特点。在原型的基础上进行夸张,再加入一些图案来说明、解释。

三、三星堆的祭祀坑已经处于商朝末期,距今才3000多年,很多自然科学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再不要把三星堆故意搞得神神秘秘!

经过科学的C14测定,三星堆的祭祀坑已经处于商朝末期,距今已经不远才3000多年,很多自然科学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再不要故意把三星堆搞得神神秘秘!

一个如此有自然科学内涵、人文研究价值、可以反映华夏祖宗荣耀、激励后代上进的无比宝贵的遗址,却往玄幻、神秘方向引导,被这类视频、文章充斥了平台,以获得大的流量。把严谨的考古弄得乌烟瘴气!尤其动不动就说成是《山海经》中的记载!笔者前面已经说过:有上千万人在解谜三星堆,其中有90%以上是以《山海经》为依据。然而此书却:作者不详、版本来源混乱、历经多次增补、篡改,理解不仅要具备古文知识,还要涉及很多古、今自然科学知识。

特别是只要一看到新出土的造型奇特难以解释的动植物,立即就往《山海经》靠,认为该书中有记载!

华夏祖先从诞生到延续、发展、繁荣,并不是靠臆想、空想,而是依靠顽强的拚搏自然的强大的实力,然后不断总结经验,继续征服自然,而不是一些人胡乱吹的以为靠一些起花拳绣腿的东西!

把科学考古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中,特别是:前,对不起祖宗,后,会误导子孙!

很多器物看似神秘、奇特、奇怪,是因为我们没有理解到三星堆人想表达什么?特别是民间人士以及部分考古专业人员缺乏古代工艺知识,形成的局限性,自己认为有些工艺不可思议或无法制造,其实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就连如此普通的玉璋、玉琮、玉壁都没有搞清它们的实质,对于其他更为复杂的工艺的了解更是可想而知。

就拿三星堆的黄金来源来说,很多人对古代淘金技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断然得出:四川古代不产金的结论!以此认为这些金是去南亚、西亚贩卖而来。然后得出三星堆是外来文明。

这是用自己的无知和坐井观天的局限性来判断事物,然后得到远离现实和真相的狭隘结论。

殊不知,四川在古代就有非常成熟的淘金技术,这种传统工艺一直传承到上世纪70年代还在大量使用,而这种工艺门槛并不高也不需要非常复杂的技术,现在也还有很多人掌握,只是由于残留物污染较大,现在不准使用这种落后技术而已。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大队(目前称为村)在政府组织下还在当地大量淘过金,在嘉陵江淘沙金,在我们村的山上的泥土中淘金。因为塌方死了人,所以才停止了。目前属于国有资源不允许随便开采。

只是其中要用到一种关键的东西:汞,就完全具备淘出黄金的能力!

而笔者查阅了有关史料,生产汞的历史远远超过3000年。生产汞需要一种重要物资:朱砂。而从出土遗址或史料可以核实,我国生产朱砂的历史何止5000年?

作者简介:吴粲(代蔚)。毕业于四川大学,世界范围策划学(策划经济学)奠基人,主要代表作《策划学(第七版)》。世界范围从自然科学角度对时间理论的深入研究者,代表作《时间的终极问题》。某大学(文章仅代表自己观点与学校无关,故隐去)策划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广安满屋飘香酒业的法人。